发生在山西省大同市灵丘县的一个农家小院,一名身份不明的男子持械突然闯入了村民杜某家中,造成两死两伤。一本神秘的笔记本揭开了悲剧发生的缘由,但凶手却从此销声匿迹,一逃就是三十多年。直到2020年,警方才发现了他的踪迹。这么多年他究竟藏身何处呢?

  1981年9月正值秋收的季节,灵丘县寒风岭村的村民们忙碌了一天准备回家休息了,没想到此时一阵尖叫声打破了这个小镇的宁静。

  慌乱中,杜某呼喊住在一同个院子里的母亲和妹妹,但是院子里除了延续到门口凌乱的血迹已经无人应声,进了母亲居住的屋子,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满身是血倒在地上的母亲和妹妹。

  在对另一个屋子查看时,自己的女儿和两个月大的儿子躺在床上也已经没有了反应。时任灵丘县公安局治安股股长的牛兴和在案发当天正在值班,在得到消息后他立即赶往案发现场。在看到现场的情况后让牛兴和感到十分震惊。

  经民警勘查,东侧的屋里杜某的妹妹杜某板死亡,杜某的母亲重伤昏迷,在西侧的屋中,杜某两个月大的儿子死亡,一岁半的女儿受伤昏迷。在牛兴和的印象中,灵丘县还从未发生过如此恶性的案件。

  仅仅出门半天,家里就发生了如此的变故,杜某一下子就蒙了,他疯狂地呼唤着自己的两个孩子,但是他们已经无力起身应答,在现场民警的帮助下将伤者送往了一百多公里外的县城医院进行救治。

  民警首先需要确认的是谁闯入家中?嫌疑人的作案动机是什么呢?

  灵丘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 张丽峰:屋里就是除了这个有血迹,大量的血迹,还有打斗的痕迹,没有其他一些翻动的迹象,死者家里面也没有丢失钱财,应该排除这个抢劫案件。

  警方判断,既然财物没有损失,更没有破门或是翻墙闯入的痕迹,很可能是熟人作案。

  推测作案动机 发现案发现场应还有一人

  既然犯罪嫌疑人并不图财,那么对妇女和小孩进行攻击的目很可能是寻仇,这名男子究竟和杜家有什么样的矛盾呢?就在警方推测男子作案动机的时候,情绪平稳下来的杜某忽然回想起来,案发时,现场应该还有一个人,但是这个人在案发后却不见了踪迹。

  杜某想起来当天出门务农,他委托妻子的外甥女冯某帮忙照看孩子,冯某当时仅仅15岁,她是否遇害了呢?民警得到这个消息立即到冯某家查看。在冯某家,民警见到了惊魂未定的她。

  大受刺激 目击者无法描述案发情景

  冯某是现场唯一没有受伤的目击者,但是她却并不认识这位行凶的男子,案发时由于过于恐惧,她抱着头躲在角落里,体貌特征等无法向警方进行细致描述。

  据冯某说案发之后她整个人都吓坏了,边哭边跑回了家。既然未对冯某进行伤害,那么很大程度上可以证明,凶手的指向性非常明确,就是冲着杜家来的。杜家的院子里住着杜某的父母,杜某夫妻俩还有结婚后回娘家的妹妹杜某板,这里五个人里,嫌疑人究竟和谁有如此仇恨呢?

  杜某一家都是踏踏实实的农民,平时以务农为生,也不常出门,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根据对整村挨家挨户的走访排查都反应这名男子比较面生,并不是本村村民,就在民警一筹莫展的时候,在医院守候的民警传来消息,正在抢救中的杜某母亲口中一直在念叨着一个名字。

  灵丘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 张丽峰:杜某母亲王某芝,就是跑出去以后,呼唤人以后,之后就有点昏迷,她因为失血过多,被送往这个灵丘县人民医院。到了医院以后,就属于昏迷不醒的这种状态吧,只是嘴里面喊着牛孩牛孩。

  那么,牛孩儿是谁?他的真名又是什么呢?

  山西省灵丘县公安局副局长 刘建元:获知王某芝一行就说牛孩儿,咱们进一步了解牛孩儿,她的女婿小名就叫牛孩儿,姓张,是怀仁县鹅毛口镇魏星村人。

  妹妹的丈夫有嫌疑 两人一月前刚举办婚礼

  伤者杜某的母亲王某芝口中的牛孩儿原来是自己的女婿、死者杜某板的丈夫张某才。这个情况让民警大吃一惊,因为就在仅仅一个月前,杜某板经亲戚介绍,和丈夫张某才举办了婚礼嫁到了怀仁县生活,案发前一周,杜某板和丈夫一起回到了娘家居住。新婚燕尔,怎么可能对杜家人下手呢?

  经过抢救,伤情稳定的杜某的母亲告诉了民警当天的事情经过。

  灵丘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 李雷:他当时说是牛孩干的,牛孩把我们家害成这样,一开始我们也没意识到是她家里人干的。

  调查嫌疑人行踪 其父母收到一封信

  得到这一线索后,民警立即前往张某才家中了解情况,得知张某才在案发之后并没有回过家,他的父母也不知他去了哪里。就在警方开始调查他的踪迹时,一封署名张某才的信寄到了他的家中,收信人是他的父母。而信中的内容也增大了警方对他的怀疑,与此同时,他屋中还有一个笔记本,上面所记录的内容,也暴露了张某才深藏的秘密。

  写信时间是案发四天前,信中的内容是他即将要去杜家找妻子杜某板,然后写了一些对父母的嘱托。除此之外,就在民警对张某才房间进行搜查时,抽屉中的一个笔记本吸引了民警的目光。

  事无巨细 笔记本中记录结婚花销

  在这本笔记中,详细记录了,自从和杜某板认识以来,花费的彩礼、路费、媒人等等费用,事无巨细,总计8100元。

  灵丘县公安局副局长 刘建元:也就是说他对他娶媳妇这一块,所有的花消都记在上面,还有一句话,他说老婆杜某有命难逃,有这么一句话。

  嫌疑人身份确定 警方未获得其照片

  这暗藏杀机的四个字和提前寄出的信件,以及现场目击者的证言,种种线索都指向了杜某板的男朋友张某才。民警立刻安排部署,对犯罪嫌疑人张某才展开搜捕。但是在1981年,我国的还未使用身份证,更没有进行联网,所以也只能依靠张某才家中现有的照片对他进行抓捕。

  据参与侦办的民警回忆,当年的集中搜捕行动一直持续了一周左右,但并未获得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最后不得不终止。但是案件的侦办却没有停,由于案情重大,当地公安局全警动员。然而,奋战了几个月,依然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张某才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完全失去了踪迹。

  张某才在案发后就杳无音讯,那么他究竟去了哪里。39年间办案民警多次调整侦查方向,辗转河北、陕西等多个省份,核查案件线索和嫌疑人轨迹,却多次徒劳而返。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了,这期间,一代又一代的民警也始终不放弃对张某才的追捕。

  从身份背景入手调查 有重要发现

  从1981年案发,直到2020年,张某才也成为全国范围内在逃时间最长的逃犯之一,随着公安部“云剑行动”的开展,民警继续对本案展开侦查,重点从嫌疑人张某才的身份背景入手,对他的社会关系也进行了全面复查,终于有了重要发现。张某才的藏身之地也最终浮出了水面。

  办案民警通过细致的分析研判,依靠大数据平台对多路线索进行关联、碰撞,掌握了张某才可能藏匿于内蒙古自治区一带。

  灵丘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 李雷:秘密蹲守的几天慢慢了解到张某的活动轨迹,平时就是在小区附近活动一些,还了解到张某已经结婚了有两个孩子。

  同时民警调取了张某兵的户籍照片,将其带回灵丘,拿到被害人亲属家中对其进行辨认工作。

  山西省灵丘县公安局副局长 刘建元:摸排出了张某兵后,心情是比较激动的,因为这个命案通过咱们了解,他发案时候张某是26岁,现在应该是65岁了,张某兵的户籍信息是68岁,也就是年龄相仿,张某兵是张某的可能性非常大,于是咱们又将张某兵的照片混杂在其他照片里,让受害人进行了辨认,进一步确定了犯罪嫌疑人,

  得知此消息后专案组分派三个追捕小组,并制定多套抓捕方案,对张某才展开合围抓捕。

  39年过去,当年二十多岁的张某才已经年过六旬,在逃亡的这些年他改了名字,又组建新的家庭,还有了两个孩子。看到民警的到来,他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归案之后,如实交待了犯罪事实。

  根据张某才的说法,当时结婚给了杜家将八千余元的彩礼,但是杜某板内心却并不愿意和张某才过日子,时不时的就跑回娘家。

  灵丘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 张丽峰:杜某板就偷偷的从这个张某才家跑回了娘家。完了张某才就到了他娘家,到了他丈母娘家就往回接这个妻子杜某板。杜某板执意是不回,其实到后面,我觉得应该是,也不是这个彩礼钱,两个人应该有了这个。可能因为这个彩礼钱生完气了,两个人有了这个隔阂了应该。并且张某才在家里面就是说你要是那个啥,我就杀你全家。

  因彩礼问题起冲突 供述作案经过

  就这样在案发当天张某才到了杜家希望将彩礼要回,双方不再往来,但是杜家却并不愿意归还者八千余元的彩礼,就这样张某才于杜某板和其母亲争执了起来,并且逐渐上升为肢体冲突,混乱中他拿起铁锤向在场的人砸了下去,这时气愤的张某才又到了隔壁,对杜家两个孩子实施了残忍的报复行为。案发后,张某才虽然逃之夭夭,但是当年的案件就像一场噩梦,一直跟随着他的逃亡之路。

  39年过去,杜某的母亲去世、父亲已经年老,当年案发的那处房子也已不复存在,39年来,当年的事情像一块石头压在杜某心头,当年给杜家造成的伤痛到今天也一直无法平复,如今案件尘埃落定,他的心结也终于解开了。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