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广州1月10日电 (蔡敏婕)“与其他国家相比,内地肺癌有着独特的流行病学特征和患者类型。比如我国肺腺癌患者的EGFR(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率约为60%,而美国仅为10%左右。”中山大学肺癌研究所所长龙浩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正是这种区别于别国的高基因突变率,使得靶向治疗成为目前中国肺癌诊疗的重要手段之一。

  但是如何克服靶向治疗的耐药性依然是未来要面对的问题,“第四代靶向药物正在进行临床试验,预计2到3年能上市”。

  肺癌是全球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癌症。在中国,肺癌同样是发病率、死亡率最高的癌症。根据组织病理学特点不同,肺癌可分为非小细胞肺癌和小细胞肺癌,其中绝大多数是非小细胞肺癌,约占所有肺癌的80%-85%,约75%的患者在发现时已处于中晚期,5年生存率很低。

  目前肺癌常见的治疗方式包括手术、放疗、化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等,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的出现开创了肺癌治疗新纪元。

  所谓靶向治疗就是针对已经明确的致癌位点,使用不同的靶向药物来阻断癌细胞的信号传导,阻碍癌细胞生长,其全身副反应小。患者如果要采用靶向治疗,则需要进行基因检测来确定是否有相关的靶点基因改变。

  “EGFR、ALK等常见的靶点已经有一代、二代、三代靶向药物‘三代同堂’,使得肺癌患者无论是一线、二线、甚至是三线治疗都有对应的药物可以选用,不断帮助患者延长生存期。”龙浩表示:“目前已有针对不同靶点的肺癌靶向药物相继在内地上市,据最新临床研究显示,EGFR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一线使用三代原研靶向药的总生存期达到了38.6个月,超过了3年。越来越多肺癌患者可以带癌长期生存,肺癌正在逐步向慢病化转变。”

  创新药物的上市初期,由于研发成本、专利等因素,价格往往会比较高。在普通百姓的既往印象中,靶向药物似乎成为“贵族药”。为了推动创新药物的可及性,近年来,内地持续进行国家医保目录的谈判准入和更新工作。

  将于今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20年)》内药品总数2800种,在肿瘤领域,有超过50种抗肿瘤药被纳入医保,其中和肺癌患者有关的有7种靶向药物和2种免疫药物。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