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家属举报医生推销血液制品,广西涉事医院想“私了”被拒

  记者 王敏 编辑 苏航

  近日,广西梧州岑溪周先生向上游新闻记者反映,今年9月其母亲在岑溪市人民医院治疗期间,家属从该院不同科室的两位医生推荐的销售人员处购买了人血白蛋白及免疫球蛋白(均属血液制品),事后发现该血液制品价格明显高于市场价,且两位医生违反医疗卫生行风建设“九不准”等规定,于是向相关部门投诉。

  周先生称,当事医院、医生分别向其道歉并提出“私了”,希望其撤销投诉,并愿意退还购药款项。周先生称,自己和家人未答应,要求医院依规处理。

  11月26日,岑溪市卫生健康局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称,涉事医院医生没有明确要求患者家属购买、使用指定名称、供货商的生物制品,患者家属购买的人血白蛋白及免疫球蛋白均在参考价格范围内,不存在价格偏高及乱收费行为。

  12月11日,被指向患者家属推销免疫球蛋白的岑溪市人民医院ICU陈医生(音)表示,自己正在上班,有事请联系医院。该院ICU黄主任则表示“手机信号不好”,挂断电话。

  家属质疑医生违规推销血液制品

  周先生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今年9月8日,他母亲从外地转入广西岑溪市人民医院ICU治疗。

  岑溪市卫生健康局岑卫信处[2020]6号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显示,经调查,周先生母亲入住岑溪市人民医院时生命体征不稳定,呈昏迷状态、气管切开,肺部有明显感染病灶、感染严重。入院后医生根据病人情况,判断患者有使用免疫球蛋白及人血白蛋白的指征,多次和家属进行病情沟通,包括告知患者使用人血白蛋白及免疫球蛋白的目的及意义、医疗风险等。

  周先生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该院ICU陈医生向他表示,其母亲检查结果显示蛋白偏低,需要输入免疫球蛋白,并多次要求其购买。他并不清楚免疫球蛋白的具体作用,医生也未向他清晰说明情况,“按照普通人‘缺什么补什么’的想法,既然蛋白偏低,那就要补蛋白。”

  周先生称,9月10日,陈医生打电话叫人将8瓶免疫球蛋白送至医生办公室外过道,他向送药人员支付了药款共计5600元(每瓶700元)。9月12日,周先生母亲转到该院神经外科。当天,一名神经外科医生以同样方式,打电话叫人往病房送来2瓶人血白蛋白,共1240元(每瓶620元)。9月13日、14日,家属又以同样方式,购买了4瓶人血白蛋白,共2480元。

  9月16日,周先生母亲因肺部感染严重、生命体征不稳再次转入ICU治疗。此时,周先生从其他患者处了解到,医院外许多药店也可买到有正规生产批号和合格证的人血白蛋白,并可带回让护士帮忙用药。周先生发现,外面药店卖的人血白蛋白价格比医生推荐购买的每瓶便宜200元。

  9月27日,周先生及家人将母亲转至上级医院治疗。周先生产生了以下疑惑:医生推荐他人在医院售药的操作是否违规?为何医生要叫其他人送药,并让患者家属在医生办公室外与送药人进行交易?送药人是谁?与医生什么关系?这些药品是否有正规来源?医生是否向其他患者也如此推荐药品?

  院方承认医生“不规范操作”,想私了被拒

  周先生决定维权,他向岑溪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药品价格问题。

  10月12日,岑溪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回复周先生称,周先生的相关投诉不在受理范围:周先生所购买的血液制品价格在市场调节价格范围内,且无法确定药品来源,建议向当地卫健部门反映。

  周先生投诉后,10月11日,岑溪市人民医院患者服务部工作人员联系上周先生。该工作人员在电话中称,建议周先生最好跟卖血液制品的人“私了”,医院会促成对方退款。周先生多次表示,是医院医生打电话叫人送的药,医生应当承担相应责任。

  在双方40多分钟的录音中,医院工作人员反复征询周先生的意见:“医院怎么做才能让你满意?”“是否可以私了”。

  周先生一再表示,希望按照医院规章制度进行公正处理,并向他反馈结果。对方表示,会将问题提交医院党委和院长办公会。

  10月13日,该院ICU黄主任在电话中向周先生解释了其母的用药情况。黄主任称,ICU医生推荐使用免疫球蛋白是符合周先生母亲救治条件的。“为何医生打电话叫人送药,并在办公室交易?”黄主任承认,该医院医生存在不规范操作,但大多都是这种模式,“并不是我们一家才这样。”

  黄主任问周先生,这件事怎样才能到此为止?是否可以到医院私下解决?并表示可以退还其购药款项。

  周先生称,10月15日,该院ICU陈医生在电话中向他道了歉,希望能达成私了,并取得谅解。周先生问陈医生,交易的药品从哪里来?陈医生承认叫人拿药到办公室交易的事实,但“药品来源自己也不清楚”。陈医生称,该药品以前是医院定点采购药品,肯定正规、合格,患者使用后不会出现问题。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2013年12月,针对医疗卫生方面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制定出台《加强医疗卫生行风建设“九不准”》,其中明确规定:包括医疗机构、医疗卫生人员“严禁参与医药产品、食品、保健品等商品的推销活动”“严禁利用执业之便谋取不正当利益,严禁接受药品、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等医药产品生产、经营企业或经销人员以各种名义、形式给予的回扣”等规定。

  家属不服卫健局意见书,坚持要求依规查处

  11月26日,岑溪市卫生健康局向周先生出具了岑卫信处[2020]6号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

  该意见书称,“由于当时医院药房无人血白蛋白及免疫球蛋白,出于使用安全角度考虑,医院建议患者可以通过共享处方平台购买合格的药品及生物制品,也可以自行购买合格的生物制品……医院医生没有明确要求患者家属购买、使用指定名称、供货商的生物制品,医生也未参与购买行为。”

  意见书还称,“该患者家属所购买的人血白蛋白及免疫球蛋白均在参考价格范围内,不存在价格偏高及乱收费行为。”

  周先生表示,“意见书的内容,与事实不符。”

  周先生向记者提供其与岑溪市人民医院办公室工作人员、ICU主任、ICU医生的通话录音显示,医生承认向患者家属推荐药品,并让其在医生办公室与送药人进行交易。

  12月11日,上游新闻记者致电岑溪市卫生健康局,该局医政股工作人员称,岑溪市人民医院已经与周先生的父亲“私了”,医院已经调查清楚并向该局汇报了相关情况。

  周先生向记者明确表示,自己与父亲两人都没有答应医院和医生所提的“私了”要求,没有去医院要求退款,也没有对医院、医生谅解,“不是简单打几个电话道歉,或者登门拜访,我就原谅了。”

  周先生说,老百姓挣钱不容易,看病更不容易,当自己知道医院存在违规操作后,就要求医院按规章制度进行处理,以后大家看病更透明,“绝对不是处理意见书所写的什么问题都没有,最后医院帮医生掩盖事实真相。”

  周先生还称,10月28日,他向岑溪市卫生健康局信访投诉,对方通知受理后根本没有与自己联系,而是把信访事项转给岑溪市人民医院自查。他认为,作为上级主管部门,岑溪市卫生健康局存在失职。

  同日,上游新闻记者再次致电岑溪市卫生健康局医政股,告知周先生一家并未同意与医院“私了”一事,工作人员表示将就此事进行了解。此后,记者多次联系医政股,均未得到回复。

  12月11日,向患者家属推销药品的该院ICU陈医生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自己正在上班,有事请联系医院。记者又向该院ICU黄主任核实情况。黄主任表示,自己“手机信号不好”,随即挂断电话。

  12月11日,上游新闻记者多次致电岑溪市人民医院患者服务部,均无人接听。12月13日,该院患者服务部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这件事主要由部门主任处理,自己不了解具体情况,但会通知主任回复记者。但截至记者发稿前,仍未得到回复。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