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的脆弱复苏

  文/努里埃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

  发于2021.1.4总第979期《中国新闻周刊》

  到2020年年底,金融市场(主要是美国的)达到了新的高度,因为人们寄希望于即将上市的新冠疫苗为快速的V形复苏奠定基础。发达经济体的主要央行仍保持着极低利率和非常规货币的信贷政策,股市和债券也得到了进一步提振。

  但这些趋势扩大了华尔街和主流社会之间的差距,主要体现在实体经济的K形复苏中。拥有稳定白领阶层收入、能够远程办公和依靠现有积蓄的人处境很好;失业者或从事不稳定的低薪兼职工作的人处境糟糕。因此,疫情也为2021年埋下了社会更加动荡的隐患。

  在新冠危机之前的几年中,美国84%的股市财富持有在10%的股东手中(其中51%持有在顶层1%的股东手中),而底层的50%几乎一股都没有。美国前50名的大富豪比底层50%的人(即大约1.65亿人)财富还要多。新冠疫情加快了这一财富集中,因为对主流社会不利的,正是对华尔街有利的。通过削减高薪岗位,然后重新雇佣自由职业者、兼职或小时工,企业得以提高利润和股价。随着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以及其他劳动力替代品、资本密集和技术倾向型科技的更广泛的运用,这些趋势将逐渐加快。

  对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新冠疫情不仅引发了衰退,也引发了世界银行所谓的 “疫情萧条”,让一亿多人回到了极端贫困的边缘,即每天生活费低于2美元。

  在经历了2020年上半年的自由落体后,全球经济从第三季度开始了V形复苏,但这只是因为许多经济体过早地重新开放了。到了第四季度,随着重新采取严厉的封锁措施,欧洲大部和英国陷入了W形二次探底衰退。甚至是对于新疫情限制措施政治意愿不大的美国,在第三季度增长7.4%之后,第四季度和2021年第一季度的增长能有0.5%就很不错了——平庸的U形复苏。

  美国家庭新的风险规避已经造成支出下降,因而就业、生产和资本支出也受到影响。而公司部门和许多家庭的高债务意味着将进一步降杠杆,这会减少支出,增加违约,随着不良贷款吞噬银行资产负债表,还会造成信用动荡。

  就全球而言,私人和公共债务从2019年占GDP的320%增加到 2020年的365%。到目前为止,宽松货币政策阻止了企业、家庭、金融机构、主权和整个国家的大量违约,但由于人口老化以及中美脱钩所引发的冲击,这些措施最终将导致更高的通胀。

  不管主要经济体经历W形还是U形复苏,都会留下持续的伤疤。资本支出的下降将拖累潜在产出,经历长期失业或半失业的工人未来工作能力也将受到制约。这些环境将引起新“无产者”的政治反弹,可能进一步破坏贸易、移民、全球化和民主。

  新冠疫苗无法改善这些阵痛,即使它能够迅速平等地让全世界77亿人都用上。考虑到物流需求(包括冷链)和“疫苗民族主义”的兴起,以及虚假信息煽动的公众疫苗恐惧,我们不应该寄希望于此。此外,疫苗有效率超过90%的结论是基于不完善的初步数据。据我请教的科学家所言,如果第一代新冠疫苗能够达到50%的有效率,赶上每年的流感疫苗,就已算得上十分幸运。事实上,严谨的科学家都在对90%有效率的说法表示怀疑。

  更糟的是,到了2021年年底,随着接种人群(他们仍然可以被传染,并非真正免疫)开始作出高风险行为,如大型室内聚会、不戴口罩,病例可能再度增加。

  最后,2020年还有一件政治大事:拜登当选美国总统。不幸的是,这并不会给经济带来多大区别,因为国会共和党的阻挠将阻止美国实施现状所需要的大规模刺激。拜登也无法将大量支出用于绿色基础设施、对公司和富人征税或加入新贸易协议(如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的继任协议)。即使美国准备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修复盟友关系,新政府能够完成的成就也颇为有限。

  在美国与中国之间,“修昔底德陷阱”已经挖好,老牌但削弱的霸权与新兴力量之间的冲突基础已经奠定。随着控制未来产业的竞争日趋激烈,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的数据、信息、金融流、货币、支付平台,以及依靠5G、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大数据、物联网、电脑芯片、操作系统和其他前沿科技的产品和服务贸易的脱钩。随着时间的推移,世界将稳定地分裂为两套互相竞争的体系。

  在全球经济四分五裂之时,随不断深化的不平等性而生的民粹主义的持久威胁、人工智能引领的科技失业、水涨船高的地缘政治冲突,以及气候变化和人畜共患病的日益频繁和严重的人造灾难(部分原因是动物生态系统的毁坏),未来十年将是分裂、动荡乃至长期混乱的时期。2020年只是这一切的开始。

  (作者系鲁比尼宏观合伙公司CEO,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

  《中国新闻周刊》2021年第1期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