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北京12月4日电 (陈婧)新冠肺炎疫情这一重大外部冲击对世界经济金融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后疫情时代的国际经济金融形势如何?

  日前,在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年会上,中国银行董事长、中国国际金融学会会长刘连舸指出,“双循环”是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要求,是应对外部复杂形势的战略举措,是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中国金融业要继续围绕“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新发展理念,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调整,更好地助力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和高水平对外开放。以创新为引领,打造科技金融服务新模式;疏通内循环的堵点,实现经济协调发展;加快绿色金融发展,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坚持开放发展,健全跨境金融服务体系;加大对普惠金融支持力度,实现包容性增长。

  在主旨演讲环节,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认为,2021年金融波动将持续存在,新的冲突蕴含在疫情之下经济复苏不确定性及企业破产的结构性变化中。

  纽约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克尔·斯宾塞认为,后疫情时代,新冠疫苗和美国大选尘埃落定都将对世界经济复苏产生积极作用。

  对于美国大选,斯宾塞评论道,现在还不清楚是否会有一个分裂的政府,我们知道民主党赢得了众议院,虽然多出的席位比往届减少了。但我们不知道参议院的构成,如果参议院被民主党控制,就会推出大规模财政计划,来应对病毒的冲击,后续还会推出其他计划。如果民主党没有控制参议院,我们依然会看到第二轮的财政刺激或缓冲措施,但是两党共同推出的措施力度会比民主党控制下的参议院能通过的刺激措施力度弱,两种情境会有很大不同。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杰弗里·萨克斯表示,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国家会出现大规模的投资,这种投资的增长会持续一代人的时间,这是世界所需要的投资。

  谈及全球债务的新特征,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2007、2008年以来,面对金融危机和经济持续下行趋势,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经济体不愿坐以待毙,充分利用其储备货币发行国的特权,施行“超常规”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全球流动性因此而长期泛滥,自然引致利率水平长期下行,全球陷入超低利率和负利率陷进。

  “新冠疫情发生后,全球债务更是一泻千里。如何处理巨额债务是后疫情时代最重要的任务。”李扬说。

  此外,李扬认为,面对不确定性的经济环境,中国的问题是最少的,解决问题的手段是最多的,政策空间是最大的。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