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兰琳宗

  “孙小果还号称在监狱里发明了一个‘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后获得了实用新型专利,云南省第一监狱据此认定孙小果‘重大立功’再次报请减刑。”1月22日晚,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第二集披露了孙小果案一桩桩离奇事。

  孙小果发明专利有多荒唐?专案组成员说审讯他的时候,“我给你纸给你笔,还需要什么样的制图工具,你要实在画不出来,我把原图给你照着画,照着画他都画不出来。很尴尬,就沉默。”

  人情关系学打通办荒唐事的渠道。孙小果母亲孙鹤予、继父李桥忠疯狂托关系,利用“朋友圈”“战友圈”熟人请托,打通层层关节;司法人员、监狱管理干部关关失守,碍于情面、领导招呼,弃原则、规矩于不顾。调查表明,井盖设计图纸是孙鹤予托人从外面带进去的,在一些监狱干警帮助下,同监其他懂技术的犯人制作出了模型。孙小果的设计陈述材料经鉴定都不是本人笔迹,是同监犯人代写的。第一监狱在相关领导授意关照下,据此认定孙小果“重大立功”报请减刑。

  固然有孙小果家人请托、人情社会积弊等原因,但更关键在于相关司法权力失去了监督制约。综观孙小果案,从立案关、审判关到减刑关,多个环节都有公职人员严重徇私枉法问题。“中间只要有一个人是严格执法,他的这个事情就走不下去,每一个人都松这么一个小口子,最后就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这反映的是很多环节上的权力运行都出现了漏洞、职责职权失去了刚性约束,要么是制度不完善、要么是制度不执行、要么是监督不到位,最终导致权力寻租、权力滥用,孙小果得以离奇“复活”。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