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佛教动态 佛教历史 佛教理论 经典文献 佛教人物 菩萨信仰 诸佛信仰 戒律制度 修持法门 佛门法事 佛教宗派 唐密文化
佛教道场 佛教名山 佛教团体 佛教造像 佛教乐舞 佛教文学 佛教教育 佛教体验 佛教生活 社会关怀 佛教旅游 佛教产品 事务管理
藏传佛教 南传佛教 东方佛教 西方佛教 台湾佛教 港澳佛教 英语佛教 佛教学者 学术会议 研究机构 论著精华 宗教比较 宝藏杂志
 
 
【会员登录】
 
【最新文章】
固顶文章首届弥勒论坛在保定兜率寺举行
固顶文章成都市中心发现堙没千年的著名
固顶文章第四届宗教经典翻译理论与实践
固顶文章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成立“国际禅
固顶文章则悟大和尚率138人赴印尼摩诃般
固顶文章江西靖安宝峰禅寺夏季内观禅修
固顶文章致辞|增勤法师:人间佛教是世界
固顶文章致辞|觉培法师:星云大师让佛教
固顶文章致辞|郭立宏教授:人间佛教的发
固顶文章学生论坛专场|硕博俊彦畅谈人间
固顶文章“人间佛教与中华文化”论坛圆
固顶文章第三届赵朴初人间佛教思想暨太
固顶文章嘉宾云集|高论迭出盛赞人间佛教
固顶文章思想碰撞|政教学商四界共话人间
固顶文章主旨观点|中华文化复兴 佛教不
【本文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总  编:李利安
运营总监:陈品宏
编  辑:李 伟
 
您现在的位置: 西部佛学网 >> 诸佛信仰 >> 释迦牟尼 >> 正文
 
佛陀的一生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中国藏传佛教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1-3 17:32:45
     从出生到降魔成道

  一、诞生与出家
  二千五百年前,印度北方的释迦族已建立了迦毘罗卫国。当时的国王,姓乔达摩,属刹帝利种,名净饭王,娶天臂城国王的女儿为妻,名摩耶夫人。夫人四十五岁那年,在蓝毘尼园的无忧树下诞生了太子,据《佛说灌洗佛形像经》载,太子在四月八日降诞,诞生后不久,即行走七步,举右手说:“天上天下,唯我为尊。”
  传说摩耶夫人在蓝毘尼园生下悉达多太子后的第七天便辞世,从此,太子便由姨母摩诃波闍波提夫人扶养长大。悉达多从小虽宴居宫廷,但种种富贵享乐的生活并没有染污他的清明宿智;人生苦乐,生命来去的问题,反而不时触动他敏锐多感的心灵,使他经常潜心于一种超乎哲学的宗教思索。有一天,太子出城郊游,先后在各个城门遇见佝偻老叟、命垂病患、出殡死尸等震慑人心的悲惨景象,这番机缘,让他深刻憬悟到无法掌握的变异人生,原来一切是无常的、是苦的。最后,太子遇见一位仪容祥和的出家修行者,被他出俗脱尘的气质所感动,兴起无限崇敬,恭敬的问道:“请问你,你是甚么人?你为甚么要穿与众不同的服装呢?”
  “呵!你要问我这个吗?我告诉你,我是离开家庭束缚的沙门,我厌离老病死的苦恼,我为了要求得自由解脱的大道。众生,没有人能免除老病死,没有人能逃脱瞬息万变的无常,因此,我才出家来做沙门。我没有甚么可以忧愁,也没有甚么可以欢喜。我的希望只是能够获得不生也不灭,达到冤亲平等的境地。
  “我,没有财欲也没有色欲,终日隐居在山林寂静的地方,断绝世间名利的关系,没有‘我’的观念,也没有‘我所有’的东西,没有净秽的选择,也没有好丑的分别,在市镇或村庄上乞食,滋养这假合的色身。
  “遇到别人有苦难的时候,我就设法为他解救,我没有希望别人报酬的心理,更没有求功德的念头。我只觉得众生的苦恼都应该让我一个人承受,我不努力去解救生死大海中的众生,还有谁呢?”
  太子听沙门的话后,满心欢喜的说道:“我也是和你一样的思想,远离一切欲念,寻求解脱的境界。同时,我也有救度众生的愿力,只是我还没有懂得怎样去作,今天幸而遇到你,我仿佛见到黑暗的世间上一盏明亮的灯光。”
  太子说罢,再看沙门,沙门忽然不知跑到那儿去了。
  太子以为这是过去诸佛来点化他的,他即刻决定踏上修行之路。
  悉达多太子为了寻求自由解脱的境界,实现救度众生的愿力,必须割爱辞亲,放弃王位。有一天,太子终于向净饭王恳求允许他出家修行,净饭王难过万分,不愿答应。
  二、参访明师
  在二十九岁(一说十九岁)那年,悉达多太子毅然决定动身求道,他在夜半唤起御者车匿,骑上白马,疾驰出宫,离开迦毘罗卫城,踏上修行的路途。黎明时分,到了罗摩村,悉达多自行剃除须发,现出沙门相貌,并命令车匿自行返宫,代他向净饭王表明自己为了救度众生解脱烦恼,出家求道的心志。
  首先,他到了毘舍离的苦行林,向薄伽婆仙人求法。随后到王舍城的一处森林中,追随数论派仙人求学解脱之道。在苦行林中,悉达多看到来自各地,形形色色的苦行者:有的披着草衣,或身穿树皮而立;有的卧在泥中,或裹尘而坐;有的裸体曝晒在炙热的烈阳下;有的一手举起或单脚站立,甚至赤身躺在荆棘堆上或铺满铁钉的木板上;还有一些节食者,一日一米或一周一粒,或断食一个月,乃至长达三个月以上,使肉体饱受饥饿的痛苦煎熬。这些苦行者,认为透过对肉体与精神的折磨,最后可以达到生天的目的。面对这些苦行者的种种修行方式,太子心中感触良深,但他认为求生天界并不能真正解脱烦恼,因为天福享尽,仍旧要堕落五趣。于是,离开苦行林,继续寻师访道。
  当时王舍城附近的修行者,最普遍的修行法,不是苦行就是禅定。所以,悉达多离开苦行林后,转而追随阿罗逻迦蓝与郁陀迦罗摩子两位修习禅定的仙人。悉达多很快获得精深的禅定成就,还受到两位仙人的赞赏,并希望他能留下来指导自己的弟子。可是,悉达多发现禅定固然可以获致难得的轻安和快乐,但那只是暂时的,无法彻底解决人生的苦恼。
  三、六年苦行
  于是,悉达多继续到离王舍城外更远的盘荼婆山修习苦行和禅定。后来,又到尼连禅河边伽耶山附近的苦行林,尝试各种更为艰困的苦行,日食一麻一麦,以禅悦为食,风雨无阻。
  在以前净饭王派遣王师追赶太子的时候,留下憍陈如等五人随侍太子,但太子当初跋涉在途中,各处参访,早就和他们五人分开。现在太子进入尼连禅河边的森林修行,憍陈如等听到这个消息,都从各方赶来,和太子共同修习苦行,并供太子随时差遣。
  日复一日,度过六年苦行的悉达多,肉体虽然能承受各种困苦,但内心仍无法彻底克服烦恼,使心地清净,于是毅然放弃苦行,带着消瘦羸弱的躯体,走到尼连禅河沐浴,洗净身上的汙垢,接受牧羊女的乳糜供养,而逐渐恢复体力。
  憍陈如五人见到太子接受牧羊女的供养,大为惊奇,他们以为勇猛精进的太子已经退失道心,因此不愿再追随左右,可是也不想回释迦国,于是转往西方波罗奈城外的鹿野苑修行。
  四、成等正觉
  悉达多恢复体力后,就在菩提树下以柔软的草叶铺在座上,一心正念的端坐,并立下誓言:“若不成正觉,不起此座!”从此,默默的思索解决生死的问题。传闻,就在这种不可思议的甚深思惟中,掀起了天摇地动的景象,蛰伏的魔王波旬派遣诸魔女来引诱扰乱禅定中的悉达多,但是太子丝毫不为所惑。魔王又派遣众恶罗刹来胁迫悉达多,投掷各种利刃兵器,但是这些刀刃到了湛然不动的太子金刚座前,却如花瓣般一一散落,不能伤害太子。
  降伏恶魔以后的太子,志愿更加坚固,心中更加平静,深入在三昧的禅定境界中,心灵澄清不染,终于在一片清朗的夜空中,目睹明星,豁然大悟。成就佛果的悉达多,自内心道出赞叹的话语:“奇哉!奇哉!大地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着,不能证得。”悉达多彻底觉悟了生命的真谛,成为人间的佛陀。
  佛陀所彻悟的道理就是缘起,然而众生种种妄想执着,不能证得这真实微妙的道理。佛陀慨叹所证悟的真理是与世人错觉所见相违,不易被世人接受,因此认为宁可永入涅槃,不转法轮。据载,经过众梵天三次诚心劝请,希望佛陀怜悯世人在无边生死海中受苦,慈悲垂教世间,佛陀于是离开伽耶山菩提树下的金刚座,怀着一颗救济众生的大悲心,开始度化众生。

  从证悟到观机教化
  伟大的佛陀,施恩惠给众生,到处普洒甘露法雨,滋润众生枯干的心田。佛陀的教示,又是苦海中的法船,接引众生从生死的此岸,到达涅槃的彼岸。
  佛陀住世说法四十五年(一说四十九年)中,感化的众生无量无数。从最高的婆罗门阶级、国王、贵族,到工商巨富,乃至贩夫走卒,佛陀都一视同仁,应机说教。
  一、初转法轮、最初三宝
  佛陀最先想要度化的对象,是阿罗逻迦蓝与郁陀迦罗摩子两位教导他禅定的仙人。不幸,他们早已仙逝。
  于是,佛陀到波罗奈的鹿野苑,度化还在苦行中的憍陈如、阿说示、跋提、十力迦叶、摩诃男五个人。佛陀为他们宣说四圣谛与八正道,这是佛陀的最初说法,佛教史上称为初转法轮。乍闻佛陀的教诲,憍陈如等五人衷心感佩,惭愧先前的猜疑背离,从此随侍佛陀,成为佛陀最初度化的五比丘。当此之际,护持佛教久住的世间“三宝”都已具足:佛宝即佛陀,法宝即四圣谛等教说,僧宝就是五位比丘。
  二、千二百五十常随众
  接着,佛陀度化鹿野苑长者之子耶舍出家,耶舍的父母也皈依座下,成为最早的在家信徒。耶舍出家后,还引介五十位好友,相继接受佛陀的教化而出家,一同修行和证果。
  自从佛陀在菩提树下觉悟,出禅定以教化世人,到鹿野苑说法为止,弟子众组成的教团已初具规模。于是,佛陀和弟子们开始展开教化活动
  佛陀到优楼频罗村,度化出身拜火教的迦叶三兄弟及其门下千人同时舍弃外道,皈依在其座下。佛陀又到王舍城为频婆娑罗王说法,接引王公大臣,国王因此奉献出郊外的竹林精舍,成为教团最初的道场。
  后来在竹林精舍,佛陀度化了舍利弗与目犍连等二百五十位婆罗门青年;舍利弗与目犍连日后成为佛陀座下十大弟子之一。至此,教团已有一千二百五十人,这就是经典序文中经常提到的佛陀的常随众。
  三、教化四姓广被福祉
  佛陀教化弟子,是依据弟子的根器差异而给予不同的教说引导。对于能依教奉行的弟子,佛陀皆耐心调教;对于不能依教奉行的弟子,也予以方便随机摄受。譬如,佛陀自己苦行多年,深深体会苦行并不究竟,无法了悟正道,而大迦叶喜好苦行,坚决修持头陀,佛陀虽然不予鼓励,但也不直接阻止,伺机特别为大迦叶尊者宣说不苦不乐的中道生活。阿难尊者为佛陀姨母请愿,允许让女众出家,佛陀也随缘接纳。对不能依教奉行的弟子,佛陀也不会囿于成见,以人废言。
  此外,佛陀对于资质愚钝的弟子,总是不厌其烦的谆谆教诲。譬如周利槃陀伽不善记忆,佛陀就教他持诵“拂尘除垢”的偈诵。周利槃陀伽遵照佛陀指示,每日手持扫帚,一面扫除尘埃,一面用心持诵“拂尘除垢”,终于使他成为受人尊敬的比丘。对于懈怠弟子,佛陀会激励他上进;对于操之过急,过份勇猛精进的弟子,佛陀则教以缓和之道。有一位名叫闻二百亿的比丘,是琴艺超群的音乐家,由于他平日娇生惯养,初入僧团,不能适应沙门生活,加上求道心切,过于精进,身体日渐衰弱。佛陀不忍,慈悲譬喻说法,告诉他:“修行就像弹琴,琴絃太紧易断,太松则没有声音,如果不急不缓,就能弹出美妙的音声。修行也要不急不缓,把心放平和,才能持久有成。”
  佛陀教化弟子总是观机逗教,应病与药,所教化的对象,不分贵贱贫富,一律关爱。譬如担粪的尼提、理发的优波离,佛陀都慈悲纳受他们,成为僧团的一份子。佛陀还曾经救度五百盗贼,使他们弃邪归正,信仰佛教;教导妓女,令入正道;感化鬼子母,教其爱护一切幼童,有如己出。佛陀视一切弟子犹如自己的亲生子女,尤其对多病众生格外垂怜。幼童懵懂无知,需要庠序之教;众生有烦恼,更需要佛陀的慈光照耀。
  佛陀教化弟子的方法,约有四点:
  以慈摄众:佛陀不辞辛苦,为病比丘看病,照顾其生活起居,为目盲的阿那律穿针缝衣,不厌繁琐。佛陀不以权威力量来慑服大众,而以无与伦比的慈悲来摄众。
  以身领众:佛陀不以身份地位来压迫大众,在僧团中树立圣洁风范,使弟子们对他的圆融人格与崇高道德自然生起无限的景仰与恭敬,欢喜接受他的教导。
  以智教众:佛陀成道以后,四十余年间,昼夜适时无懈地演说四谛十二因缘、六度妙法,并且以无碍的辩才、善巧的譬喻,薰发众生的智慧,开启弟子的迷津。
  以法养众:佛陀不以金钱财物、美衣珍肴来养活众生,而以禅悦法乐来滋润众生慧命。
  佛陀四十余载的弘法生涯中,足迹踏遍了恒河南北两岸的国度,教化众生无量,其中杰出弟子不在少数,他们多能秉持佛陀的慈心悲愿,自觉觉他而行化人间,或者严守佛陀的教诲,用心道业。譬如大迦叶最初为寻师访道而遍游印度,在王舍城与那烂陀之间的多子塔,受佛陀的教化,第八天便证入阿罗汉果。他年纪较佛陀稍长,自律甚严,有“头陀第一”的美称,并曾获得佛陀分予半座的殊荣。佛陀入灭后,大迦叶统领教团,成为第一长老。
  当佛陀度化摩竭陀国的频婆娑罗王及贵族后,佛教日渐得到发展。后来,佛陀回到故乡迦毘罗卫国,度化其父净饭王及释迦族青年,如难陀、罗罗、优波离、阿那律、阿难及提婆达多等人。
  佛陀从迦毘罗卫国回到王舍城,前往西北方憍萨罗国的舍卫城时,还度化了只陀太子与给孤独长者须达多。于是,只陀太子与给孤独长者共同创建一座庄严的道场,称做只树给孤独园,献给佛陀,作为弘法的中心。这就是佛经中经常提到的只园精舍,也是佛陀一生中往来居住弘法度众最频繁的地方之一。
  佛陀成道后持续不断的教化工作,活动范围广被北印、中印、西北印等地区,弘法长达四十五年,度众精勤,直到涅槃之前,最后得度的是百余岁比丘须跋陀罗。

  
从弘法到建立教团
  一、教团的成立
  佛陀度化五比丘,是教团成立的开始。其后经阿难再三请命,佛陀同意姨母摩诃波闍波提和五百女众出家,这是最初的比丘尼僧团。不久耶输陀罗、孙陀利等释迦族女性都陆续加入僧团中。于是,随着岁月流转及佛陀教化地区的扩增,佛教教团成员增多,佛陀便以组织与制度来领导这庞大的僧团。
  具有组织的佛教教团,称为僧伽;通常有二十位或二十位以上的比丘或比丘尼共住。不过也有因地区偏远,致使组成人数过少,或十位、五位、四位不等。最初僧团成员分为“四众”,就是出家的比丘、比丘尼与在家的优婆塞、优婆夷。
  出家众主要任务是学习、实践与弘扬佛法,出家是扬弃个人世俗的物质享受,过着团体规律的生活,修习佛法,教化众生,使佛法因僧团而广为流传。在家众则是护持佛法,供养僧团,协助僧团从事弘法利生的工作。不论是出家或在家的修行者,佛陀都亲自为他们制定生活规约,让僧信都能在纪律中和合共处。
  二、雨安居的时与处
  安居,是佛弟子在雨季中,集合栖止于一处,净心修道的生活行事。为何施行安居,有其缘由。依《四分律》卷三十七<安居犍度>中记载,六群比丘不分春夏秋冬,于一切时都到世间去游行。一次适逢夏日,雨水骤涨,所携衣钵坐具等皆悉漂失,在慌乱中,众比丘不免践踏草木,伤害到虫蚁,因而受居士们的讥嫌。于是佛陀运用种种方便开导他们,制定在雨季三月之间,应当结夏安居。这是佛教雨安居的开始。
  依据《僧伽罗刹所集经》卷下的记载,释尊成道后,在四十五年说法当中,于各地雨安居的时间与地点如次:
  第一年:鹿野苑;第二、三、四年:灵鹫山;第五年:毘舍离;第六年:摩拘罗山;第七年:三十三天;第八、十一、十三年:鬼神界(位于婆只国);第九年:拘苫毘国;第十年:枝提山;第十二年:摩竭陀国闲居处;第十四年:舍卫城只树给孤独园;第十五、十六年:迦毘罗卫国;第十七、十八、二十年:罗阅城;第十九、二十一年:拓梨山。
  其后则未记载详细年代,仅说在鬼神界四回、舍卫城十九回,至于最后一年的雨安居,则是在跋耆境界的毘将村。

  从圆满到示现涅槃
  一、最后遗教与涅槃
  佛陀一生的教化,有因缘的都已度尽,无缘的也已种下得度的因缘。涅槃之前,佛陀接受了金银匠淳陀最后真诚的供养。佛陀知道八十岁的应身世寿将尽,因此,选择拘尸那城娑罗双树林作为入灭的场所。
  阿难遵照佛陀的指示,在两株娑罗树的中间铺敷尼师坛为床。佛陀头向北,面朝西,右胁而卧,安详闭目,准备证入涅槃。随众们不知佛陀灭后如何使正法久住,于是公推阿难向佛陀提出四个问题:
  第一、佛住世时,以佛为师;佛入灭后,以谁为师?
  第二、佛住世时,依佛安住;佛入灭后,依何安住?
  第三、佛住世时,恶人有佛调伏;佛入灭后,恶人将如何调伏?
  第四、佛住世时,亲口言教,佛弟子易生信解;佛入灭后,若有经典结集又将如何令人起信?
  佛陀回答:“你们当认识法性,我入涅槃后,你们若依法而行,则佛陀常住世间。”又指示说:“我入涅槃后,大家应当以戒为师;依四念处而安住;调伏恶人,应默摈之;为使经典结集令人起信,在一切经典之首加上‘如是我闻’,以示共同约守。”
  佛陀即将入灭之时,又对比丘弟子作了最后一次教诲,嘱咐弟子们精进莫放逸。在《游行经》中记载佛陀最后的教诲:“是故,比丘!无为放逸,我以不放逸故,自致正觉,无量众善亦由不放逸得。一切万物,无常存者。”
  此外,在《佛遗教经》中亦有如此的嘱咐:“汝等比丘,常当一心,勤求出道。一切世间动不动法,皆是败坏不安之相,是我最后之所教诲。”
  二、八王分舍利
  佛陀涅槃后,弟子依转轮圣王的葬礼,以金棺收敛圣体。传闻,当时大迦叶远游在外,闻讯赶回,悲痛不已。这时佛陀从金棺中伸出足来,大迦叶顿然意会,誓愿担负显扬圣教的大任;佛足随即收入金棺,自引三昧真火荼毘。佛陀荼毘后留下的舍利,最初为拘尸那城的末罗族王所得,诸王不服,纷纷举兵争夺。参加争夺的有王舍城的阿闍世王、毘舍离城的离车族、迦毘罗卫城的释迦族、遮罗颇的跋利族、罗摩伽的拘利族、毘留提的大梵王及波婆的末罗族。后经调解,由香姓婆罗门劝息诸王战争,并以金杯来量,将舍利分成八份,八国各请回一份,建塔供养。
  八个舍利塔的位置,据《八大灵塔名号经》记载为:
  佛生处:迦毘罗卫城蓝毘尼园
  成道处:摩竭陀国尼连禅河畔菩提树下
  初转法轮处:迦尸国波罗奈城鹿野苑
  现大神通处:舍卫城只园精舍
  从忉利天下降处:桑伽尸国曲女城
  化度分别声闻处:王舍城
  思念寿量处:毘舍离城
  入涅槃处:拘尸那城娑罗林双树间
  佛陀出生在人间,修道在人间,成佛也在人间。他的一生,代表人间精进的修行典范,留给后人的是一条可遵循的解脱道路。他打破了当时印度壁垒森严的种姓制度,提倡四姓平等,深深影响古印度的社会、历史、哲学、文化与宗教的发展。所以,佛教的创立,在东方文明史上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文章录入:李伟    责任编辑:李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文章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版权声明  使用条款  合作伙伴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7 中国佛学网  陕ICP备09024650号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联系方式:lianlee123@yahoo.com QQ:844984334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地址: 中国西安西北大学佛教所  邮编:710069
     友情支持:佛教文化旅游网   素食营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