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佛教动态 佛教历史 佛教理论 经典文献 佛教人物 菩萨信仰 诸佛信仰 戒律制度 修持法门 佛门法事 佛教宗派 唐密文化
佛教道场 佛教名山 佛教团体 佛教造像 佛教乐舞 佛教文学 佛教教育 佛教体验 佛教生活 社会关怀 佛教旅游 佛教产品 事务管理
藏传佛教 南传佛教 东方佛教 西方佛教 台湾佛教 港澳佛教 英语佛教 佛教学者 学术会议 研究机构 论著精华 宗教比较 宝藏杂志
 
 
【会员登录】
 
【最新文章】
固顶文章首届弥勒论坛在保定兜率寺举行
固顶文章成都市中心发现堙没千年的著名
固顶文章第四届宗教经典翻译理论与实践
固顶文章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成立“国际禅
固顶文章则悟大和尚率138人赴印尼摩诃般
固顶文章江西靖安宝峰禅寺夏季内观禅修
固顶文章致辞|增勤法师:人间佛教是世界
固顶文章致辞|觉培法师:星云大师让佛教
固顶文章致辞|郭立宏教授:人间佛教的发
固顶文章学生论坛专场|硕博俊彦畅谈人间
固顶文章“人间佛教与中华文化”论坛圆
固顶文章第三届赵朴初人间佛教思想暨太
固顶文章嘉宾云集|高论迭出盛赞人间佛教
固顶文章思想碰撞|政教学商四界共话人间
固顶文章主旨观点|中华文化复兴 佛教不
【本文相关文章】
苯教和藏传佛教之关系刍议
符咒、掐决、变神——密教与道教
醍醐灌顶与甘露滋心
试说密教中婆罗门教因子
净土五会念佛与密教音乐关系之检
总  编:李利安
运营总监:陈品宏
编  辑:李 伟
 
您现在的位置: 西部佛学网 >> 唐密文化 >> 唐密研究 >> 正文
 
对《三国遗事·神咒篇》中出现的新罗密教传播的探讨
 
作者:卞᣾…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5-28 17:52:23

 

.

一、 序言

在《三国遗事》(卷五)中记载有不少的新僧的名字,如:密本、惠通、老居士、恩惠、明朗等。

    其中密本、惠通、明朗三人都是曾经到唐求学并善无畏三藏学习印度胎藏界密法,而后归国的。

    因为使用神秘的密的原因,所以们为僧人。而且惠通和明朗二人在“密本摧邪”和“汝见我通乃奉香”中以主人公的身,也明他是密僧无疑。因为显示神通,以神秘的法解决现世所求的原因。但《三国遗事》的作者,生活在高后期的一然把密本、惠通、明朗三人善无畏三藏一起述的原因,在年上造成一些混

    到了近代,韩国的李能和日本的忽滑谷快天通学术研究,于最初把密教传入新的僧人问题有所保留,他所掌握的新僧人的原始史料是什不得而知。他二人提及因在先撰的《朝鲜佛教通史》和《朝鲜禅教史》中只是简单记叙的原因,找原始料几乎是不可能的。

    了再次理清这一部分,准把收于《三国遗事》卷五中的容作一番探,思路如下:

    第一,明朗跟随善无畏三藏学习,得到其密法的髓,除了为众生消除恶业除病魔、维护家庭的安定等共通以外,明朗在密方面有着更重要的贡献

    第二,实际上新的密教从明朗始,得到了大幅的弘。不如此,在明朗以后,其后裔的努力人明的看到了密的隆盛展。高初期的广、大德、大、三重等纷纷依托于神印宗,明朗依循传统的密方式修行,神印宗成为宗派的宗祖。

如上所述,明朗与其它初期密僧的不同在于他不仅从善无畏三藏那里得到密法的髓,因其密法的弘扬让人刮目相看,他分在天磨山修建了持庵、母岳修建了咒锡院等主要道,灌顶则只在道场举行。

所周知,密宗以理、事的灌行依托,修三密瑜伽其相而得到悉地成就。

本文所关注的是《三国遗事》的作者一然是如何认识教传播的一方面。

二、《三国遗事》中与密敎关联的内容分析

《三国遗事》中的眞言呪语

出现在《三国遗事》的咒语从属的用术语为数不少,整理如下:“神呪”、“神术”、“神仙之术”、“总持”、“咒”、“咒活”、“神印”、“神印宗祖”、“印法禳之”、“宫”、“逐毒龙”、“主”、“断甁项()”、“砂甁”。这些用都是在灌法的广范围内的形小到密根本精神的范围来看,无外于“息灾”、“增益”、降伏“、“喜”。

①总持是陀尼的译语,也翻为咒语。是指一不失善法、含多重、无所能障碍的功用。如果“文豆作法”是始于明朗的,那么真言持持法是由惠通而

② 断瓶断瓶法的简称似的有“实瓶”(《密敎发达志》第751页)、“泄瓶”(《密敎纲要》第2)。前者是忠于嗣法的用语,后者是相承的意思。

③ 神印宗是以明朗阿阇宗祖。文豆是梵Mūdra的音译,意的契印。在唐代曾有以“文豆法”退蕃兵的例子。

④ 逐毒是驱鬼役神的一消毒的意思。

⑤ 龙主的是降祈雨、雨法的主体,主要典是《》。

⑥ 神咒然范很广,主要以息灾求祥和安家治病主。

    以上密教大都是明朗阿梨而得,因在《三国遗事》的撰中,选择他作初期密的中心人物的原因。咒语是修的一方便法,可称为是密的特色。

    《明朗和神印》中也可以得知,是否是他作神印宗的宗祖的原因不得而知,被引用的《金光寺本》中可知明朗的字是育,是新沙干才良的子,其母南夫人是著名的慈藏法的姐姐。其明朗的具体情况则而知,至少在去唐求法一事上应该是比慈藏要早。

   《三国遗事》卷五慈藏入唐在新善德王五年(636),明朗入唐是在善德王元年(632),归国贞观九年(635)。如果以这个记录来看,明朗善无畏三藏无。因善无畏三藏是在唐玄宗元四年(716)才到达长[1],这样错误在《三国遗事》的惠通中也可找到。

    明朗去了龙宫得到了神的章‘神印’,建了神游林(天王寺),修法击退邻国的侵犯,由他使得密化得到了广泛的弘

    那么以明朗阿首的,在中日文中出的新初期的密侣们古籍中可以找到如下几位:《三国遗事》中的密本、惠通、明朗;中国中出的玄超、慧日;日本文中的林等。

(1)《三国遗事》中的明朗

前面提及的,近代的佛教韩国的李能和日本的忽滑谷快天都认为明朗是新最初的密。同意此点的有以后的者郑泰爀徐闰吉,前者是从传统来说明,后者是以依据护国仪规的神人秘法的凭据。[2]中国的何松在其《韩国史》(宗敎文化出版社, 1997年版,第234)中也提到说明朗是在初期弘扬杂密的僧人。

(2)《元享释书》的义林说

    (相当)在《元亨释书(10,第16)中记国师义林大阿103岁时,新罗国大法,付法弟子镇国的大德阿顺晓顺晓日本弟子最澄。如此在中日之必定是有一位新的僧人作文化承的中介。据最澄是一位的僧人。[3]

    镇国在山泰山西北岩寺,最澄是日本天台宗的始祖,也被称为传教。他从国清寺道邃那里得到天台教义在越州龙兴寺得到密授。越州是绍兴龙兴寺的址在在城内东门外的巷的河旁[4]原址上已是民房森立,在清时还存有本殿一座,日本还称台密的故

   在最澄撰《内证佛法相承血脉谱》(东方书院, 1930版,第34)中记有“大唐沙门义林大师”,即把林作唐代僧人。但是在田雷着《密教纲要》(丙午出版社,1916年版,第3)中引用“顺晓和上付法记”,把义林作僧的重要角色做了一番明,更重要的是,他师从善无畏三藏得到了大悲胎藏曼陀真传承是由善无畏三藏传给弟子一行→顺晓,可惜一行英年早逝,日本的《元亨释书》卷一中认为此是正法脉。其实与一行同在善无畏三藏下修的新僧玄超的角色更重要,由佐伯有淸的整理可以看到的法脉承是由善无畏 → 义 → 顺晓 → 最澄 → 广智的印心传法。[5]

(3)《大唐靑龙寺三朝供奉大德行》中的惠日说

     建中二年(781),新罗国僧人惠日自本携信物往青龙寺奉惠果和上,求胎藏界、金刚界及悉地法。同年新罗国僧悟得到胎藏毗遮那及尊持念法的授,在前往中天竺的途中死在吐蕃

    日本密教的初祖空海惠日同在青龙寺惠果学习,惠果以前曾玄超同在不空三藏下共同学习[6]惠果同时得到胎藏界和金界的授,所部一双”[7]海云编的《部大法相承师资付法》中也有同样记录[8]此持不同看法的是大村西崖和田雷[9]

    认为要完整的掌握中法脉承的的,需要向上追溯到惠果的老罗国僧玄超以及善无畏三藏。正是玄超善无畏三藏得到大悲胎藏曼陀真传而又惠果,肩着如泰山般巨重要的使命,因他的前后都是杰出的密教继承者的原因,才凸出他在法脉承中体梁作用。

三、善无畏三藏的入唐与《三国遗事》纪年的谬误

《三国遗事》中西户县的“新王子台”记叙如下:“于终南云际寺东悬崿之上,架室居焉。” 因为记录的非常详细的原因,令去现场实地考察归来者也是赞叹不已。[10]以后的原史料即使在《高僧》卷二十四中做了明,也不能原始料有所改,因料之初的客度很重要。再者于地理知重不足也不免纰缪韩国以外的地名、山名不是那容易掌握。除此之外,历于年代的述更是应该区别对待。在料的选择上,《三国遗事》的作者直接引用《高僧问题,但是却引于年代谬误的指

那么者所依据的原史料是何?谬误是如何引起的?们来一下。

四、结语

    《三国遗事》卷五中,明朗入唐在“善德王元年”,归国在“贞观九年乙未”,把两国混用在一起,有惠通的记录也是如此。惠通与郑恭在高宗麟德二年(665)返回了新罗恶龙。明朗和惠通二人都是师从善无畏三藏得到真传,但是因年代差距的原因,生了谬误周知,善无畏三藏入唐是在唐玄宗开元四年(716)

    那么是什原因一然忽了年代差距,要先问题开始需找。

  《宋高僧传》卷十四中引用了著者宁的《僧》中的一段,他善无畏三藏入唐的时间表示了疑惑,“又无畏非开元中者,贞观显庆已来莫别有无畏否。”

   《三国遗事》卷五中可的密本、惠通、明朗等人然都是直接跟善无畏三藏学习秘法,但是在中、日本的文中却找不到他的名字。

    以青龙塔院惠果和尚为起点,其承可以追溯到保寿寺新僧玄超,很重要的人物。但是在本文前面所列的《密教发达志》、《密教纲要》中却有所省略,至多也就提及空海和惠日是同而已。



[1]《大正藏》,新文豊出版公司,第50卷,第183页。“玄宗朝飜经三藏善无畏赠鸿胪卿行“我皇搜集贤良, 发使迎接. 以开元四年景辰, 大赍梵夹, 来达长安。”

[2]郑泰爀《密敎》,东国大学校译经院, 1981年版,第169页。徐闰吉《韩国密敎思想史》,云住寺, 2006年版,第11页。

[3]权又根《古代日本文化と朝鲜渡来人》,雄山阁,平成2年三版,第11页。

[4]陈公余·野本觉成,《圣地天台山》,佼成出版社, 平成8年(1996)年版。在书龙兴寺的位置还没有准确的找到,者按照《绍兴佛敎志》(浙江人民出版社, 2003年版,第44页。)中的记载进过实地考察。

[5]佐伯有淸《圆仁》,吉川弘文馆, 1989年版,第24页。

[6]《代宗朝赠司空辨正广智三藏和尙表制集》卷3《大正藏》,第52,844页。“则有金阁含光·新罗慧超·靑龙惠果·崇福慧朗·保寿元皎·觉超后学有疑,汝等开元,法灯不絶。”

[7]大村西崖《密敎发达志》,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刊中心, 2001年版;日本版, 1918年版,第750-751页。“内眞兼传部者, 盖不可不以慧果为初祖也。”

[8]《大正藏》,第51,786页。

[9]权田斧《密敎纲要》,丙午出版社,1916年版,第8页。

[10]唐長安新羅史蹟》,韓國學術情報[], 2008年,第408页。

文章录入:雪梅    责任编辑:雪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文章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版权声明  使用条款  合作伙伴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7 中国佛学网  陕ICP备09024650号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联系方式:lianlee123@yahoo.com QQ:844984334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地址: 中国西安西北大学佛教所  邮编:710069
     友情支持:佛教文化旅游网   素食营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