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佛教动态 佛教历史 佛教理论 经典文献 佛教人物 菩萨信仰 诸佛信仰 戒律制度 修持法门 佛门法事 佛教宗派 唐密文化
佛教道场 佛教名山 佛教团体 佛教造像 佛教乐舞 佛教文学 佛教教育 佛教体验 佛教生活 社会关怀 佛教旅游 佛教产品 事务管理
藏传佛教 南传佛教 东方佛教 西方佛教 台湾佛教 港澳佛教 英语佛教 佛教学者 学术会议 研究机构 论著精华 宗教比较 宝藏杂志
 
 
【会员登录】
 
【最新文章】
固顶文章首届弥勒论坛在保定兜率寺举行
固顶文章成都市中心发现堙没千年的著名
固顶文章第四届宗教经典翻译理论与实践
固顶文章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成立“国际禅
固顶文章则悟大和尚率138人赴印尼摩诃般
固顶文章江西靖安宝峰禅寺夏季内观禅修
固顶文章致辞|增勤法师:人间佛教是世界
固顶文章致辞|觉培法师:星云大师让佛教
固顶文章致辞|郭立宏教授:人间佛教的发
固顶文章学生论坛专场|硕博俊彦畅谈人间
固顶文章“人间佛教与中华文化”论坛圆
固顶文章第三届赵朴初人间佛教思想暨太
固顶文章嘉宾云集|高论迭出盛赞人间佛教
固顶文章思想碰撞|政教学商四界共话人间
固顶文章主旨观点|中华文化复兴 佛教不
【本文相关文章】
潘麟导师《心经》公益行海口站开
【视频】潘麟导师讲授《心经》
以《般若心经》开启人生智慧一一
潘麟导师《心经》公益行温州站开
《<心经>直解》之“三世诸佛”
总  编:李利安
运营总监:陈品宏
编  辑:李 伟
 
您现在的位置: 西部佛学网 >> 经典文献 >> 大乘显教经典 >> 正文
 
潘麟著《心经直解》连载十一
 
作者:潘麟 文章来源:《<心经>直解》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2-11 9:24:34

得大自在

   

  从哲学上讲,有阴必有阳,有现象必有本体,有束缚必有解脱,有他在也必有自在——既然一切宇宙现象皆为缘起他在,那必有不依因待缘而起的存在,也就是说,必有不依他而在的存在,佛法称此“不依他而在的存在”为“自在”。说得哲学化一些,“自在”就是存在之在其自己,“他在”就是存在之对其自己。

  依华严宗和《华严经》,存在(真如)有“不变随缘”和“随缘不变”两大特征。“随缘”即是现象世界,也即是生灭法、有为法;“不变”即是本体世界,也即无生法、无为法。依《般若心经》,随缘的就是他在,因缘所生就是他在;不变的就是自在,非因缘所生就是自在。入于感官者,方是现象,入于感官者,方构成我们的经验。故现象世界即感官所及之世界,现象即构成经验之世界。因现象是缘起而来,故现象即是他在。本体非因缘生起,故本体即自在。那么自在(即本体)与他在(即现象)之间是什么关系呢?是“不变随缘”和“随缘不变”的关系。也是“全水是波”和“全波是水”的关系。

  佛法不是用来谈论的,她是用来体证和达成的。故下面所论,请大家一定要将身心融入进来,也可以理解为将经文经境融入进我们的身心存在中去。我们讲什么,就是在我们的生命中自发地、真实地、清楚地、亲切地呈现出什么——这就是我们上面所说的“无为止观”。因无为止观又名“圆顿止观”,不存在我修行一段时间后才能到达此境。不是这样的,是此时就呈现此境,是当下就到达此境。无为止观又名“佛果止观”——即于佛之果位上来自发地、真实地、清楚地、亲切地呈现出经中所说一切境界、一切内涵、一切功德。

  什么叫“自在”?自在就是不假缘起、不依他物的自己而在。没有谁让我成为这个样子的,是我自己让我成为这个样子的。如果是别的什么东西让我成为这样,而不是那样。那么这种存在就不是自在,又成了“他在”了。自在的意思就是,不是任何他物让我这样,是我自己让我这样的。这就叫“自己而在”,故名“自在”。

  就像上帝的存在那样。是谁让上帝成为这个样子,而不是那个样子的呢?没有人!是上帝他自己让自己成为这个样子的,是上帝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本来就是”,这就叫“自在”。如果有一个什么人把上帝设计成这个样子,而不是那个样子,那上帝就不再是上帝了。因为上帝已经依赖于他之外的什么东西而存在了。如此,上帝就不再是上帝了。上帝要想永远成为他自己,永远是他自己,那么他必须做到一点:就是他必须保持着自己的自在之本性,不然,他就不可能永远保持着是他自己,而不是别的什么。

  也就是说,只有自在才能不变。不变就是永恒之别名。一切现象之物,都是无常的,而不是恒常的。佛陀发现,缘起必缘灭。缘起之物,因为是因缘而起,就不可能永恒。当因缘发生变化时,此物也必然随着发生相应之变化。因为现象万有皆为缘起,缘起即他在。他在就不可能恒久,必随“他”而变。

  只有非因缘所生,方可永恒。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永恒。“非因缘所生”者,是什么呢?就是“自在”。因为自在是自己而在,非假依他物而在。

  自在即自生。自在不可能从他而生,一旦从他而生。那又成了因缘所生了,又落入缘起的现象之中了。自在必自生——即自己生下自己。自生即是不生。佛经中称为“无生”。修行佛法就是悟入和证入此无生之境——实即悟入或证入此自在之境。

  上帝不能有妈。上帝一旦有妈,上帝就不是自在了——而成了一个他在,依他母亲而在。上帝的母亲是什么意思?就是“他”的意思。如果上帝有母亲,上帝就成了一个依“他”而在者。上帝不可以成为一个依他而在者,一旦成一个依他而在者,上帝就不再是永恒的了。因为依他而在者,必无常,必受束,必沉落。所以,上帝不可以有母亲。如果上帝没有父母,那上帝来自哪里呢?上帝哪也不来,上帝来自他自己。因为上帝是一切事物的源头,也是一切事物的归宿。上帝是万有之母,但上帝自己是没有父母的。

  如果把“上帝”这个词,改为“自在”这个词。那么上述对上帝所有特征的描述,全部适用于“自在”。在西方,人们把那个最终的存在,名之曰“上帝”,在东方,佛陀称其为“自在”。其实,上帝就是自在。自在就是上帝。差别只在于,西方人认为,上帝在遥远的远方;东方人认为,自在就在生命的深处,就在存在的当下。自生即创造。没有自在,即没有自生。没有自生,即没有创造。没有创造,即没有这个生生不息的世间万有。

  自在即自发:自发地创造万物。在西方,是上帝创造万物。那么,上帝为什么要创造万物呢?为什么要创造这个宇宙和这个人类呢?不创造不行吗?不行!为什么,因为这就是上帝。“因为这就是上帝”——这等于没有回答,但也是最正确的回答。在此处没有“为什么”,我们不能问“为什么上帝要创造这个宇宙,而不是不创造呢?”这种问法就是错误的。因为问法是错误的,那么所有的回答,当然也就全是错误的。此处不可以问“为什么”,因为没有为什么。如果于此处非得问个为什么这样的话,那只能回答说:因为自在,所以自发。上帝在自在的前提,自发地(不是某个人命令他这样做,上帝这样做,纯属自己乐意这样做)创造了这个宇宙。

  同理,我们也不可以问依《华严经》创立的中国华严宗:为什么真如(即自在)不守自性,忽然念起,以成“无明”呢?又由于“无明”的妄念执着,从而生起生灭变化的森罗万象。为什么会是这样呢?这里没有“为什么”,这样就是这样了——但没有为什么这样。这就是自在的自发性,使其如此——而不是如彼。

  自在而自生,自在而自发,又引伸出另一个特性:自然。自然就是自己而然——不是他物让我这样的,是我自己让我这样的,这就叫“自然”。为什么自在是自己而在的呢?为什么自在是自生的呢?为什么自在是自发的呢?为什么自在要“不守自性,忽然念起”,“从而生起生灭变化的森罗万象”呢?或者换一种问法:为什么上帝要创造这个世界呢?为什么上帝要将这个世界创造成这个样子,而不是其他可能的样子呢?……

  上述这些问题没有人可以回答,佛陀也不会回答。——因为这些问题都属于佛陀明确规定不予回答的“十四无记”之例。不仅佛陀没法回答我们这些问题,就是上帝也没法回答这些问题?如果我是上帝的话,我可能回答说:没有为什么,因为我就是这样的。这就是我。——这等于没有回答。

  “就是这样的”——这就叫“自然”——自己而然。

  “自然”在佛家的专有术语是“法尔如是”:法——一切现象,一切存在,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其他样子?没有为什么,规律之使然,法则之使然。如果乐意,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地追问:是什么让规律成为这样的呢?是什么让法则成为这样的呢?佛陀说:是规律让规律这个样子的,是法则让法则成为这个样子的。这很像是个绕口令,在玩弄文字游戏。但是没有办法,让谁来回答这个问题,都只能是这样子回答,别无他途。

  “自然”在道家的都专有术语是“道法自然”。在道家,“道”这个词没有确指,大概是指天地的法则、规律、属性和存在等,这些形而上的东西。“道法自然”里的“法”字,有“源于”“效法”“依持”之意。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道——天地的法则,存在的根源,它来自哪里呢?它们哪里也没有来,道就来源于它自己。是道自己让道成为这个样子,而不是别的什么样子的。用西方人的话说:是上帝让这一切成为这个样子的,这就是上帝的意志。

  “道法自然”的完整句子是这样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人效法和依持于地,地效法依持于天,天效法依持于道。唯有“道”谁也没法效法和依持,因为在道之外,别无他物。那么道怎么办呢?它只能效法依持于它自己。这就叫“道法自然”。

  西方对外界物理世界研究的科学,翻译为汉语,叫作“自然科学”,并将自然科学研究的对象,称之为“自然界”。其实,自然科学研究的对象是物理世界,经验世界,又名现象世界,唯独不可以称之为“自然世界”,因为“物理世界”“经验世界”“现象世界”正好是“他然世界”——依他而在的世界,万不可称之为“自然世界”。但是没有办法,我们已经将其翻译为“自然科学”一百多年了,习惯了。若将其再译为“他然科学”,大家会不习惯的。但于我们心中应有一个认识,就是断不可混淆,中国人所说的“道法自然”与西方的“自然科学”中的“自然”二字,其义正相对立。

  “道法自然”在儒家的专有术语是“天道使然”。为什么一切是这个样子?儒家说,是天道让其这个样子的。“天道”就是佛家所说的“佛性”“法身”“真如”“涅槃”“法界”“般若”等,也就是《心经》里所说的“自在”。儒家的天道不是好像、类似于佛家所谓的自在、佛性等,不是好像,更不是类似,是“即”——天道即是“佛性”,天道即是“自在”,天道即是“法身”“真如”“涅槃”“法界”“般若”等。同时天道也等同于西方人心目中的“上帝”。天道使然——是天之道让世界成为这个样子的,与西方人所说的“是上帝让一切成为这个样子的”,完全同义。

  自在即自生,自在即自发,自在即自然,同时,自在即自由。

  自由的字面意思是“自己即自己的意志”、“自己即自己的命运”或“自己即自己的主宰”。这里的关键词是“自己”,即不由他物来决定自己是什么或该做什么。自由就是解脱。自由与解脱完全同义。东方儒、佛、道、瑜伽等传统文化,数千年来苦苦追求的就是这个东西——自由。自由就是解脱,自由就是自在。所以东方文化可一言以蔽之:追求解脱的文化,也即追求得大自在的文化。在我们的汉语词语中,我们时常是“自由”和“自在”连用,叫“自由自在”。其实,自由就是自在,自在也即是自由。

  自在即自觉。这个觉就是般若之智慧。般若之智慧来自何处?它哪里也不来,它来自它自己——即来自自在。不是自在有可能产生自觉(般若),不是的,是自在本身就是自觉,自在本身就是般若,自在本身就是大觉。这种觉,这种智,在西方叫作“上帝之觉”或“神智”。佛陀称之为“般若”。成佛就是成为此觉,融入此智。如此,我们即从一切迷幻中醒来,成为一个大彻大悟的觉者——佛。

  所有的问题皆出来,自在(般若、神智)无法直接看到它自己——就像我们的眼睛没法直接看到它自己一样。它某一个时间,突然想看一下它自己,它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推出去,成为一个“客体”或“他者”,如此,它才能将“他者”视作一面镜子,来看清楚它自己。或自在以他者的身份,反观其自己。如此,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诞生了——整个现象世界就是这样诞生的。整个客体存在,无非是那个绝对主体——自在的一个“镜像”。

  一旦这个绝对主体——自在转化为客体,即将自己认同为从它自身化生了来的这个巨大的、立体的、生动的、复杂的“镜像”世界的同时,自在就陷入迷茫之中,流浪在外,与物沉浮。但自在毕竟即是自觉,它有着向往觉醒的一种无法阻挡的内驱力。这种向觉的内驱力,驱动着物质世界向意识世界(即觉醒世界或曰生命世界)演化。慢慢地,形成了相对独立的生命世界——佛家名之曰“有情世界”。有情世界(即众生世界)只是自在向其自身回归的半途。众生有了意识,意识就是觉知,意识就是觉醒。但这种觉知和觉醒,还处在很初级的阶段。因此,我们还要继续修行,还要继续成长,继续觉醒,直至成佛——即彻底地觉醒,也即自在彻底地回归其自己,或曰自觉彻底地回归其自己。

  这种回归有两种方式:放任不管和有目的的修行。依佛教观念,所有的众生,不管你度他们,还是不度他们,最终他们都无有例外地走向成佛。但这个“最终”是多久呢?是一个久远到无法计算的时间概念。为什么“所有众生最终都无有例外地走向成佛”呢?这是因为“真如内熏”之故。佛陀说,那个叫作“真如”的东西(又名般若或佛性),它会不断地在我们的意识内部,或曰生命内部不断地熏染我们,令我们不知不觉地走向觉醒,或向觉醒去努力地成长我们自己。“内熏”也可以理解为“内驱”——有一种向往解脱,向往觉醒的内在驱动力。

  但如果将我们的解脱与觉醒全部,寄托于这个“真如内熏”上,这跟不作任何努力没有两样。这就是佛陀的作用:他出世来引领我们,启迪我们,令我们速证菩提。在佛陀的教导下,我们就可以将那个长得无法计算的时间,缩短为一生,或一个月,再或是一瞬间。为什么我们可以将这个觉醒由“长得无法计算的时间”,一下子缩短为一瞬间呢?因为自在本来即是自觉,本来即是般若。我们无非就是从自在跟它自己玩的镜像游戏中走出来,成为它自己。——通俗地说,就是意识从现象世界中走出来,成为本体自己,或意识从他在中走出来,成为自在之自己。所谓的“生命觉醒”或叫“生命解脱”,无非就是自在从离其自己回来,重新成为了自己。

  如果大家觉得上面的这些话不太好理解,我们可以试着换一个角度:上帝跟自己玩了一个认识自己或曰找到自己的游戏:他将自己化身为猪、狗,还有人。具体说,这个人就是你。如此,我们就成了上帝在“离其自己”后的一个个化身。这些化身就成了上帝的一个个立体的、生动的、动态的镜像。上帝通过我们这一个个镜子,看到了他自己。

  某一天,我们突然意识到,我们不应成为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的,我们是上帝化现出来的一个镜像,但我们不是这个镜子,我们是上帝自己。当我们有此觉识之后,如果我们足够信任自己,当下我们就由上帝的“离其自己”成为了上帝的“在其自己”——即成为上帝之自身。

  无论是耶稣,还是老子,还是佛陀,当他们大彻大悟后,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认识:他们什么也没有得到,他们只是得到了他们本来就有的——这算是什么得到呢?所以说,他们认为开悟后,“得无所得”。只是一个回家而已——所有开悟者都将那个开悟理解成“回家”。

  自觉是我们每个人的宿命——就像我们的肉体必有一死一样,我们的心灵不有此一觉。这就是我们的宿命——我们不想觉醒都不行,意识或曰生命的必然归宿就是觉醒:像上帝那样觉醒。觉醒就是般若,就是先验(或曰超验)智慧。换言之,成佛是我们的宿命,不想成佛都不行。既然此生我们回避修行,拒绝成佛,那么还有下一生,还有下下一生。直到我们轮回够了,受尽了无明之苦,受尽了轮回之患,某一天,我们开始发愿来求菩提。这样我们就走上了觉醒之路。直到获得彻底的、圆满的觉醒为止。

  自觉即光明。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光:一种是物理之光,如日月之光等。这种光明是外在的光明;另一种是意识之光,或曰生命之光。这种光明是内在的光明。生命之光即自觉之光,即觉性之光。耶稣说:我即光。他说的就是生命之光,觉性之光,不是指日月等外在的物理之光。佛陀在经中一再地开示我们关于内在之光。在《心经》的序分中,世尊即赞观世音菩萨为“作大光明”——意思是,观世音菩萨是世间之明灯,众生之导师。因为观世音菩萨是般若的化身,是光明的化身。从最根源处讲,外在的物理之光,也是源于自在的觉性之光。这个宇宙除了被各种物理之光所照耀之外,更是时刻浸淫于自在的觉性之光中。只是这种觉性之光,非肉眼可见——因为它不是物理之光,唯意识可知——即唯进入止观中可知。

  自在即自律——自律即自己给自己立法,或者说,自律即自己是自己的法律。人体、人类历史、社会、意识、道德、艺术、物理世界等,这一切都透显着很强烈的自律性。这些自律性有一个总来源——皆来自自在。因为自在即自律。

  自律即理性。西方人以合乎逻辑的知性为理性。在西方人心目中,合乎理性即意指合乎知性,也即合乎逻辑性。东方人认为西方所谓的“理性(即知性)”不是真正的理性,因为其所谓的“理性”仍然属于后天的经验范围,仍然属于感官和现象世界。东方文化中的“理性”是从自性上说,从体上说,属先验范围。所有的圣贤,他们的一切言行,无不自然地合乎法则,合乎理性。所有圣贤,通体内外皆为理性之化身——包括他们的所有情感在内。通过佛经,通过四书五经,我们可知,圣贤们的一切言行,没有任何一点,哪怕是很细微之处,是出于非理性的。这不是因为圣贤们,在做事之前,或言论之前,经过一番慎重的思择。事实正好相反,所有圣贤的一切言行,皆出于任运自然的天性。这其中没有丝毫的人为思择、权衡、造作、把持和私欲,一切源于自然。这“一切源于自然”而又无不合乎法度,合乎机缘,皆因这些圣贤们与道同体,与理同源之故;皆因自在即自律,自律即理性之故。

  自在即自足。自足即圆满之意。佛法修行追求圆满,希望修行获得圆满。获得圆满即是获得自在。因为自在即圆满。除了自在之外,没有圆满。真正的圆满就是自在。大家试想一想,都自在了,能不是最彻底的圆满吗?人体、人类历史、社会、意识、道德、艺术、物理世界等,不仅是一个相对独立的自律系统,它们更是一个相对独立的自足系统。这些系统的自足性皆来自自在。没有自在,怎么可能有自足。没有自足,就没有真正的圆满可言。

  自在即永恒。一切他在之事物,皆不可能永恒。唯自在可以永恒。唯永恒为无限。既然永恒了,即不可能被任何事物所束缚,乃至不被时间和空间所束。自在即无形。自在不可能是一个有形有象之物。一旦这个事物在我们的眼中或感官中,以有形有象的方式呈现出来,那就说明它是一个有限之物。因为有形必有限,有限必有形。如果自在也是一有形之物,那么自在何能成为永恒?如果自在即永恒,永恒必无限,无限必无形。无形即空性——以空为本性。此空为无形无象之义,非一无所有之义。此空可理解成“非是一物”之义。

  因为佛家意在证般若,得自在,入涅槃(即证入无生之自在),故佛家特别喜欢讨论空性。佛陀被喻为空王——了悟空性之王。佛家对空性这点上,认识的最全最彻:佛家最为精彩之处全集中在此。这也正是为什么,以发扬般若空智为宗旨的《心经》,被称为佛陀之心脏,万佛之所依的原因。

  “观自在菩萨”:通过无为无我之大圆顿止观,不假次第,身心于当下全部化入大自在之境。此大自在之境为生命存在之终极境界,为觉醒与解脱之终极境界。过去、现在和未来一切佛与菩萨,皆自此境界中出生。

  《心经》的精华就是“观自在”三个字。整部《心经》无非是这三个字的进一步展开。余下所有的经文,都是这三个字的注脚。再进一步讲,浩如烟海的三藏经论,都是对这三个字的注释。“观自在”三字或“自在”二字是《心经》的“经眼”,更是全部佛经的“佛眼”——是画龙点睛的那个“睛”。学者若于此三字中深有所悟,余下的全部《心经》皆可不必学矣,乃至全部佛经亦可不必学矣。

  若于此句经文仍有未透之处,仍有疑惑未消,继续下面的经文学习对我们才有实际意义。

  “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行”是“处于”之义;“深”与“浅”相对。罗汉们也证得了几分般若(即自在,也即空性)。但罗汉们证入的般若(空性)是浅般若,是浅空性,不是深般若。谁证入了深般若呢?是大菩萨和佛陀们,他们才是证入甚深的般若。与般若同体,与自在为一。佛菩萨们因证入了甚深的般若,到达了圆满大觉和彻底解脱的彼岸——波罗密多。“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观自在菩萨(即正法明如来)于自在之中,而处于无上甚深的大觉之彼岸。处于此无上甚深的大觉彼岸中,他看到了什么呢?

  这是我们凡夫最为感兴趣之事,我们很想知道一个佛,或一个大菩萨,当他们处于那个终极境界之中,这个世界,在他们眼中是个什么样子呢?应该不会和我们夫凡眼中的世界一样吧?如果一样,那就不是佛境了。既然是佛境,那么他们眼中的世界和我们眼中的世界,肯定有所不同。这是我们很想知道的——怎样一个不同呢?《心经》告诉我们,佛菩萨眼中的世界,是这样的——“照见五蕴皆空”。(其他译本为“照见五蕴自性皆空”)

文章录入:逸舟    责任编辑:逸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文章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版权声明  使用条款  合作伙伴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7 中国佛学网  陕ICP备09024650号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联系方式:lianlee123@yahoo.com QQ:844984334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地址: 中国西安西北大学佛教所  邮编:710069
     友情支持:佛教文化旅游网   素食营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