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佛教动态 佛教历史 佛教理论 经典文献 佛教人物 菩萨信仰 诸佛信仰 戒律制度 修持法门 佛门法事 佛教宗派 唐密文化
佛教道场 佛教名山 佛教团体 佛教造像 佛教乐舞 佛教文学 佛教教育 佛教体验 佛教生活 社会关怀 佛教旅游 佛教产品 事务管理
藏传佛教 南传佛教 东方佛教 西方佛教 台湾佛教 港澳佛教 英语佛教 佛教学者 学术会议 研究机构 论著精华 宗教比较 宝藏杂志
 
 
【会员登录】
 
【最新文章】
固顶文章首届弥勒论坛在保定兜率寺举行
固顶文章成都市中心发现堙没千年的著名
固顶文章第四届宗教经典翻译理论与实践
固顶文章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成立“国际禅
固顶文章则悟大和尚率138人赴印尼摩诃般
固顶文章江西靖安宝峰禅寺夏季内观禅修
固顶文章致辞|增勤法师:人间佛教是世界
固顶文章致辞|觉培法师:星云大师让佛教
固顶文章致辞|郭立宏教授:人间佛教的发
固顶文章学生论坛专场|硕博俊彦畅谈人间
固顶文章“人间佛教与中华文化”论坛圆
固顶文章第三届赵朴初人间佛教思想暨太
固顶文章嘉宾云集|高论迭出盛赞人间佛教
固顶文章思想碰撞|政教学商四界共话人间
固顶文章主旨观点|中华文化复兴 佛教不
【本文相关文章】
部派佛教的分张
從部派佛教到大乘佛教
從原始佛教到部派佛教
印度部派佛教的分立与师资传承的
《俱舍论》概述
总  编:李利安
运营总监:陈品宏
编  辑:李 伟
 
您现在的位置: 西部佛学网 >> 经典文献 >> 部派佛教经典 >> 正文
 
部派佛教中有关“异生不能断诸烦恼”的讨论
 
作者:释悟殷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1-16 10:07:29

 异生,是和圣者相对应来说。异生,是凡夫众生;圣者,是证得初果,乃至证阿罗汉果的圣者。行者听闻正法,冀望藉着修道,断除烦恼,由凡夫地,超凡入圣,晋升为圣者之流,乃至最后证得究竟解脱。

  那么,异生能否断除烦恼呢?学派中二种意见:一、异生不能断诸烦恼。如化地部说“异生不断欲贪、瞋恚”(大正49.17上);譬喻师说“异生不能断诸烦恼”(大正27.264中),大德说“异生无有断随眠义,但能伏缠”(264中、下)。二、异生能断诸烦恼。如有部论师说“异生能断欲贪、瞋恚”(大正49.16中),“异生以世俗道亦能断结”(大正27.264下),“异生能断欲界,乃至无所有处,见、修所断随眠,唯除有顶”(465上);犊子部说“若断欲界修所断结,名为离欲,非见所断”(大正49.16下)。何以有此歧异?以下分析之。

  一、异生不能断诸烦恼

  异生不能断诸烦恼,这是化地部和譬喻师的意见。据《大毗婆沙论》记载,譬喻师主张“异生不能断诸烦恼”的学理依据是:“若以圣慧见法断者,是名真断”的圣教。行者现观四谛法,以圣无漏慧见四谛理,入正性离生(见道),断诸烦恼,得证果位,晋升为圣者之流,才是真正的断烦恼;而凡夫没有无漏慧,故不能断诸烦恼(大正27.264中)。譬喻师的意思是,断惑离系缚是无漏圣道的力量,凡夫异生未得无漏圣道,故不能断诸烦恼,因为“无有世俗道能断烦恼”(大正27.741下)。必须特别留意的是:异生不能断诸烦恼,是指世俗道不能断“见所断惑”(见惑)只能暂伏烦恼而言。此如譬喻者大德说:“异生无有断随眠者,但能伏缠,亦非世俗道有永断义”(大正27.741下,264中)。至于化地部主张“异生不断欲贪、瞋恚”(大正49.17上),由于文献缺乏,真义如何?难得圆满解说。或许可以比照譬喻师所引[若以圣慧见法断者,是名真断]的圣教来解说:凡夫异生未有无漏慧,故不能断见所断惑。而且,以渐次证果来说,欲贪、瞋恚是欲界烦恼,三果才能究竟断除,故而说“异生不断欲贪、瞋恚”。

  既然凡夫不能断烦恼,那么,如何会通:“猛喜子比丘已断欲染,乃至断无所有处染,生非想非非想处”,以及“外仙已离欲染”的圣教呢?譬喻师大德说:

  所引契经,不断说断,不离说离。如余契经,不断说断,不离说离。何等契经不断说断?如说:“愚执我我所,死时皆永断,智者既知此,不执我我所。”何等契经不离说离?如说:“有村邑中,童男、童女戏弄灰土,以造舍宅。于此舍宅未离染时,修营拥卫;若时离染,毁坏舍去。”如此二经,是不断说断,不离说离。所引契经,义亦应尔。然诸异生于诸烦恼,实未永断,但能暂伏。谓离染时,以世俗道攀初静虑,离欲界染;渐次乃至攀非想非非想处,离无所有处染;非想非非想处无上可攀,故不能离。犹如蚇蠖缘草木时,攀上舍下,若至极处,无上可攀,即便退下。如人上树,应知亦然。如野干等践暴麻芦,但损苗茎,不除根栽;异生离染,应知亦然,唯能暂伏,不能永断。(大正27.264中--下;741下)

  大德举二个“圣教”为量,批评“猛喜子生非想非非想天”和“外道离欲”的圣教,是不断说断,不离说离,都非真义;并以“蚇蠖缘草木”,“人上树”,“野干践麻芦”等三个“譬喻”,证成了凡夫只能暂伏烦恼,唯有已得无漏慧的圣者才能真正断除烦恼的主张。

  又譬喻者以为“异生不能断诸烦恼”,“但能伏缠”,自然就主张“唯伏烦恼亦得上生”;同理,有部论师既然主张“诸异生能断欲界,乃至无所有处,见、修所断随眠,唯除有顶”,必然的会说“伏烦恼不得上生,要断下地诸烦恼尽,方得上生故”(大正27.355上)。

  二、异生能断诸烦恼

  有部论师与犊子部,都主张异生能断烦恼,但异生所断烦恼的内容,二者还是有所不同。

  (一)有部:异生能断三界见、修二惑

  有部认为:“异生能断欲贪、瞋恚”(大正49.16中),“异生能断欲界,乃至无所有处见、修所断随眠,唯除有顶”(大正27.465上)。笔者以为:有部“异生能断烦恼论”,与有部断惑证真的修道次第与学派风格有关。何以故?如《大毗婆沙论》说:

  [三结中有身见结,或见所断,或见修所断]云何见所断?若有身见非想非非想处系,随信、随法行现观边苦忍断,是见所断。谓有身见,从欲界乃至非想非非想处可得,世俗道起能断欲界乃至无所有处有身见,于非想非非想处有身见,此世俗道无能断力,便住不进,后若见道现在前方能断彼。……从欲界乃至无所有处有身见,彼若异生断,以修道断;圣者断,以见道断。异生断,以世俗道断;圣者断,以无漏道断。异生断,以智断;圣者断,以忍断。异生断,以九品断;圣者断,以一品断九品。异生断,数起断;圣者断,不起断。异生断,不观谛断;圣者断,观谛断[戒禁取、疑,亦同]。(大正27.265上--中)

  有部说凡夫异生能以世俗道、以修道断三界烦恼(除有顶),主因在于有部是“四圣谛渐现观”(大正49.16中)论者。行者先别观欲界苦,后合观色、无色界苦[集、灭、道,亦同],依次现观而入见道:此即“思惟欲界行入正性离生”。又有部以见道(正性离生)分凡圣,主张十五心见道:“若已得入正性离生,十五心顷说名行向,第十六心说名住果”(大正49.16中)。所以,行者由听闻正法,精勤修学,由四加行渐次引生苦法智忍(入正性离生——初心),从此见道十五刹那(初心至第十五心),即是预流向,或一来向,或者是不还向圣者。亦即从初心苦法智忍到第十五心道类智忍的现观位是见道位,尚未证得果位,只是“行向”果位;第十六心道类智是修道位,证得圣果,是“住果”位。如此,行者离欲染,或乃至离无所有处染,倘若未证入正性离生的话,都还是凡夫异生。这种说法,表示了有情的断惑证果,有次第证果和超次证果的不同——“四沙门果非定渐得”(大正49.16中)。不过,说“异生能断三界见、修所断烦恼(除有顶)”,是就超次证果者而言。如异生已离欲染乃至无所有处染,入正性离生,即马上得证三果;若未证入正性离生之前,即使已断除无所有处染,都还是凡夫异生。而且,《婆沙论》主还认为:“圣者见道现在前时,断见所断,后若修道现在前时,断修所断;异生修道现在前时,总断五部[见苦所断,见集、灭、道所断,乃至修所断],以诸异生不能分别五部差别,唯能总断”故(大正27.266上)。

  (二)犊子部:异生能断修惑

  据《异部宗轮论》记载,犊子部主张“若断欲界修所断结,名为离欲,非见所断”(大正49.16下)。犊子部的现观次第与有部大同小异:同样主张四谛渐现观,有部主十五心见道,而犊子部是十二心见道:“若已得入正性离生,十二心顷说名行向,第十三心说名住果”(大正49.16下,)。异生以世俗道断了欲贪、瞋恚,在未证入正性离生以前,都还是凡夫;直到世第一法无间引入苦法智,名“入正性离生”(初心),从初心乃至到第十二心道类智,是“行向”位(见道位),到第十三心,即得证果位(“住果”——修道位)。因为异生以世俗道不能断见所断烦恼,因此,犊子部说“若断欲界修所断结,名为离欲,非见所断”,是就有情未证圣果前(未断见惑),即以世俗道断尽欲界修道所断结,虽然欲界见惑未断,未入正性离生,但欲界修惑已断,已可说是离欲者了。这样,犊子部是主张“异生不能断见所断烦恼”了。

  (三)有部与犊子部之诤议

  有部主张异生“能断三界见、修所断烦恼”,犊子部却主张异生“不能断见所断烦恼”。犊子部和有部的差别在于:犊子部认为:有情以世俗道断尽欲界修道所断结,未断欲界的见所断惑,即名为离欲。简单的说,犊子部主张异生不能断见所断惑,但能以世俗道断修所断惑。而有部论师则认为:异生以不净观对治贪欲,以慈悲观对治瞋恚,或者以世俗智修六行观——粗、苦、障、静、妙、离,能断除欲界乃至无所有处见、修所断烦恼,唯除有顶惑;因有顶惑必依观四谛之无漏智方能断(无漏圣道方能断)。职此之故,不能同意犊子部“异生不能断见惑”的主张,对于譬喻师所举“圣慧见法断者是名真断”的圣教,亦会通为是指“究竟断有顶染”(大正27.741下)而言。

  三、与异生断烦恼相关的问题

  以上,说明了异生能否断烦恼的学派异见。这里有三个与异生断烦恼相关的问题值得探讨:一、有部论师与譬喻师,同为三世实有论者,何以一主异生不能断诸烦恼,一主异生能断三界见、修所断烦恼(除有顶惑)呢?二、断了见惑,即成为初果圣者了,何故断了三界见、修所断烦恼(除有顶惑)还是凡夫异生?三、三果圣者断除欲界九品修惑,才能远离欲界烦恼,何以犊子部却说“若断欲界修所断结,名为离欲,非见所断”呢?

  (一)有部论师与譬喻师的诤议

  何以譬喻师说异生不能断诸烦恼,有部却说异生能断三界见、修所断烦恼(除有顶惑)?笔者以为:这牵涉到学派修行的现观次第,学派的菩萨观,以及学派的风格不同所致。详细情形,笔者于〈人间菩萨的活水源头〉“异生不断烦恼,菩萨不入灭定”部分,有较详细的讨论,这里简略说明如下:

  有部论师的修道次第[如前所说]:主张四圣谛渐现观,以见道分凡圣,主十五心见道。异生没有“无漏道”,也没有“无漏慧”,所以异生是以世俗智的修道断除三界见、修二惑(除有顶惑)。既然如此,有部的菩萨“犹是异生”,所以菩萨也是能断除这些烦恼的。这样,正符合了有部:“应言菩萨犹是异生,诸结未断,若未已入正性离生,于异生地未名超越”(大正49.16中);“菩萨唯依第四静虑起暖、顶、忍、世第一法,入正性离生”(大正27.33上);“菩萨先离无所有处染,后依第四静虑入正性离生”,“以三十四心刹那证得无上正等菩提”(大正27.780中--下),以及“一切菩萨,决定先于无所有处已得离贪,方入见道”(大正29.25中)等学说。

  又,有部论师以“三世实有论”的学理,认为已断尽烦恼的时解脱阿罗汉,若遇退缘,还会再现起烦恼而退堕(大正27.311下--312下)。那么,凡夫所断的三界见、修所断烦恼,是否还会再现起烦恼而退呢?论师说:不退法种性的异生,如菩萨等,其所断结必定不退;若是退法种性异生[退法、思法、护法、安住法、堪达法],其所断结则必定当退(312上)。如此,也符合了“菩萨九十一劫不堕恶趣,岂由以无漏慧觉知缘起?应作是说:或施、或戒,乃至下忍,皆于恶趣得非择灭”(大正27.165上),“菩萨先离无所有处染,后依第四静虑入正性离生”,“一切菩萨,决定先于无所有处已得离贪,方入见道”等学说。

  有部论师与譬喻师,主要的诤论点在于:有部主张“异生以世俗道亦能断结”,“异生以修道断”,而譬喻师却主张“无有世俗道能断烦恼”(无永断唯能伏)(大正27.741下,264下,465上)。不过,二者主张之背后,尚牵涉到彼此的学风——定、慧偏重不同的缘故。譬喻师偏重于慧,主张“异生不能断诸烦恼,唯能伏缠”,亦符合其菩萨观——菩萨“欲广修般罗若故,于灭尽定心不乐入”(大正27.780上)的思想。这种菩萨思想,将在大乘佛法中,为精进勇猛追求无上菩提者的指标而发扬光大。

  (二)断了见惑还是异生

  以渐次断证来说,断了见惑,即成为初果圣者了,何故断了三界见、修所断烦恼(除有顶惑)还是异生?这源于有部以见道分凡圣,主张十五心见道:“若已得入正性离生,十五心顷说名行向,第十六心说名住果”,“四沙门果非定渐得”(大正49.16中),以及异生能以世俗的修道“断欲界乃至无所有处见、修所断随眠(除有顶)”的缘故。超次证果的行者,即使断了三界见、修二惑(除有顶),倘若未引入正性离生,都还是凡夫异生。

  (三)异生断欲界修所断结名为离欲

  以渐次断证来说,三果圣者断除欲界九品修惑,才远离欲界烦恼,何以犊子部却说异生“若断欲界修所断结,名为离欲,非见所断”呢?据印顺导师的研究:这牵涉到九十八随眠中,那些是见所断,那些是修所断?《品类足论》说:九十八随眠中,八十八见所断,十修所断(大正26.702上)。《发智论》却说:九十八随眠中,二十八见所断,十修所断(大正26.930中,)。因此,《大毗婆沙论》中,有一番问答:

  问:若二十八见所断,十修所断,余不定者,《品类足论》何故说“九十八随眠中,八十八见所断,十修所断”耶?答:此文是了义,彼文是不了义;此文无别意趣,彼文有别意趣;此文无别因缘,彼文有别因缘;此文依胜义谛说,彼文依世俗谛说。复次,彼论依渐次者、具缚者、非超越者说;此论依非渐次者、不具缚者、超越者说。复次,彼论唯依圣者离染非异生,圣道作用非世俗说;此论通依圣者、异生离染,圣道、世俗道作用说。复次,此论是决定说,彼论依异门说。谓先离欲乃至无所有处染入正性离生者,彼见道中,亦证下八地见所断法无漏离系得,故作是说:“八十八见所断,十修所断”。妙音尊者亦作是说:“此论所说依决定理,《品类足论》说八十八见所断者,依证无漏解脱得说,或依渐次得果者说。”(大正27.266下--267上)

  《品类足论》是“依渐次者、具缚者、非超越者说”,“唯依圣者离染非异生,圣道作用非世俗说”;而《发智论》是“依非渐次者、不具缚者、超越者说”,“通依圣者、异生离染,圣道、世俗道作用说”。《婆沙》论主意谓:《品类论》说异生不能断见惑,是就渐次证果者而言;《发智论》说异生能断见、修二惑,是就超越证果者而设的。

  因此,印顺导师认为:犊子部立:“若断欲界修所断结,名为离欲,非见所断”。是本于阿毗达磨的旧说,《品类说》也是这么说的。《发智论》的〈结蕴〉“不善纳息”中,立二门:见修五断分别,见修二断分别。五断分别门,就是一般说的,八十八随眠见所断,十随眠修所断。二断分别门,则以为:除非想非非想处以外的八十八随眠,也是异生修所断的。如异生离欲染[及色、三无色]时,不但断修惑,也断欲界的见惑(大正26.930上--下)。而《大毗婆沙论》主评为:此文[二断分别门]是了义,彼[《品类论》]文是不了义(大正27.266下)。显然的,《发智论》创立新义,而旧义——八十八见所断,也还被保存。犊子部不同于说一切有部,实只是不同于新义而已。

  因此,简单的说,犊子部主张异生不能断见惑,是源于阿毗达磨论旧说:“八十八随眠见所断,十随眠修所断”。有部论师主张异生能断见、修二惑,是源于阿毗达磨论新义:“异生能断欲界,乃至无所有处见、修所断烦恼,唯除有顶”。

  如[前面引文]譬喻师说“离染时,以世俗道攀初静虑,离欲界染;渐次乃至攀非想非非想处,离无所有处染;非想非非想处无上可攀,故不能离”(大正27.264下) 。从此段文,显示了譬喻师亦认为:异生以世俗道能离欲界,乃至无所有处染修所断惑,但因未有圣无漏慧(未证入正性离生——见道),故只算是暂伏烦恼(离烦恼),一旦以圣无漏慧断尽见道烦恼(见惑),即是真正断烦恼了。这义涵着,异生是不能断见惑的。这样一来,异生能否断诸烦恼的诤论,都是源于学派对于“异生能否断除见惑”而来的不同解说而已了。譬喻师与犊子部,可说是承袭于阿毗达磨论的旧说——异生不能断见惑;有部论师发展于新义——异生能断见、修二惑。而譬喻师与犊子部的不同,是譬喻师特别强调于无漏慧断见惑,这也显示了譬喻师的学风是偏重于“慧”。

文章录入:逸舟    责任编辑:逸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文章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版权声明  使用条款  合作伙伴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7 中国佛学网  陕ICP备09024650号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联系方式:lianlee123@yahoo.com QQ:844984334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地址: 中国西安西北大学佛教所  邮编:710069
     友情支持:佛教文化旅游网   素食营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