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佛教动态 佛教历史 佛教理论 经典文献 佛教人物 菩萨信仰 诸佛信仰 戒律制度 修持法门 佛门法事 佛教宗派 唐密文化
佛教道场 佛教名山 佛教团体 佛教造像 佛教乐舞 佛教文学 佛教教育 佛教体验 佛教生活 社会关怀 佛教旅游 佛教产品 事务管理
藏传佛教 南传佛教 东方佛教 西方佛教 台湾佛教 港澳佛教 英语佛教 佛教学者 学术会议 研究机构 论著精华 宗教比较 宝藏杂志
 
 
【会员登录】
 
【最新文章】
固顶文章首届弥勒论坛在保定兜率寺举行
固顶文章成都市中心发现堙没千年的著名
固顶文章第四届宗教经典翻译理论与实践
固顶文章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成立“国际禅
固顶文章则悟大和尚率138人赴印尼摩诃般
固顶文章江西靖安宝峰禅寺夏季内观禅修
固顶文章致辞|增勤法师:人间佛教是世界
固顶文章致辞|觉培法师:星云大师让佛教
固顶文章致辞|郭立宏教授:人间佛教的发
固顶文章学生论坛专场|硕博俊彦畅谈人间
固顶文章“人间佛教与中华文化”论坛圆
固顶文章第三届赵朴初人间佛教思想暨太
固顶文章嘉宾云集|高论迭出盛赞人间佛教
固顶文章思想碰撞|政教学商四界共话人间
固顶文章主旨观点|中华文化复兴 佛教不
【本文相关文章】
清辨对瑜伽行派的三性思想之批判
清辨《中观心论》及其《思择炎》
陈那逻辑理论探析
总  编:李利安
运营总监:陈品宏
编  辑:李 伟
 
您现在的位置: 西部佛学网 >> 佛教理论 >> 部派佛教理论 >> 正文
 
陈那的三性思想
──在《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圆集要义论》中的理解
 
作者:陈宗元 文章来源:中华佛学学报第13期(2000)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28 19:31:19
  页123

提要
  依护法在《成唯识论》卷3所引用的陈那《集量论》中的一偈说:「似境相所量,能取相自证,即能量及果,此三体无别」。此偈为陈那三分说的重要根据,但须注意的是「此三体无别」。

  又继承他思想的法称也在注释《集量论》的《量评论》中说:「以分化为特相的所取、能取形相的惑乱」(vibhaktalak.sa.na-graahyagrahakaakaaraviplavaa),能取、所取的二分是计所执,是如毛发一样的错误,非是真实的存在。如此看来,陈那是一分说非是三分说、陈那为有相唯识学派的说法、势必修正。可是,当吾人检视陈那在《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圆集要义论》中对于唯识三性的解释时,偏重于对治说。发现陈那以计所执性来说明二取,无二取之智即是圆成实性;以帝网、干闼婆城等幻喻来形容依他起性,并且说:「此依他者,即无明自体」(《大正藏》册25,p.908c),即依无明自体(=心识)所生起的是依他起,并非是如同毛发等计所执性的错觉。

  此外,陈那在《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圆集要义论》中说,为对治十种分别散乱而说三性,故三性在陈那的理解中,不同于世亲对于三性的统一说、实践说。以对治的立场来看,依他起性的有无问题,显然并不十分重要。重要的是离有无而悟中道。依妄识之生起、而知一切空无自性。现证心外无法时,却是因果宛然有业有报。若是能如佛现量自证,则说空说有无非方便,此方是唯识回归般若之深义。若论其陈那(己破外境实有)的心识说是一分说或三分说,心识中之相有或无、端视其立场而定。依心识有自我显现功能而言,则是三分说,若是唯一识体虚妄成三分非真实而言,则是一分说。因此,与其争论陈那是一分说或三分说,不如强调他是「现量自证说」或者是「空性说」来的自然些。

 关键词:1. 依他起性 2. 幻喻 3. 对治的三性 4. 相见二分 5. 现量自证说

 

 

页124

一、前言
  陈那唯识思想的特色,就是说在识上一切境(所取)的显现是无,因此据此境相而生,以无之境为境性的能取,它自己的显现也是无。境相与境的显现一样都是计所执性,即妄识上的所显现之能所分化,它是二取(所取、能取graahyagraahaka)的,也就是二取的无。[1][1] 如《掌中论》中说:「妄有非实故,与所见不同;由境相虚妄,能缘亦非有」。[2][2] 如此,陈那所主张的相见二分(所量、能量)是计所执,真实的只是唯一的识分(自证分)。此说则与传说的安慧一分说较为接近,而不同于护法的四分说的立场。如此一来,则陈那是属于有相唯识学派的说法势必修正。到底陈那的三性的定义如何?陈那在唯识立场上所建立的相见二分,真的是被定位为计所执性?为了理解这些问题的盲点,因此吾人有必要进一步确定陈那对于三性的定义,及三性和相见二分的关系。本论文特从陈那《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圆集要义论》[3][3] 

 

页125

中去探索,希望能对于一分说或三分说,或着是有相与无相的冲突矛盾,寻找出一合理的解释之道。

二、陈那三性说的特色
  传说陈那和世亲有师承关系,但在三性上的理解,有相同的结论,却有不同的论证过程。[4][4] 如陈那在《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圆集要义论》中说:

praj~naapaaramitaayaa.m hi triin samaa`sritya de`sanaa

kalpitaj paratantraj ca parinispannam eva ca (k.27)

般若波罗蜜,说三种依止;

谓计依他,及圆成实性。

Naastiityaadipadai.h sarva.m kalppitam vinivaaryate

Maayopamaadid.r.s.taantai.h paratantrasya de`sanaa (k.28)

无此等说句,一切砟计止;

幻喻等见边,此说依他性。

caturdhaa vyavadaanena parini.spannakiirttana.m

praj~naapaaramitaayaa.m hi naanyaa buddhasya de`sanaa (k.29)[5][5]

有四种清净,说圆成实性;

般若波罗蜜,佛无别异说。[6][6]

 

页126

此中须注意的是:

  (1)般若波罗蜜多实是依持三性而说,此三性即是偏计所执性,依他起性,圆成实性。以此三性来说明般若波罗蜜多。

  无此即naasti的翻译。等是aadi的翻译,是指「说法者的偏计」[7][7] 或指凡夫的偏计所执性。全句为意指凡夫计诸相而产生执着对碍,是偏计所执应该遮止。如说「偏计者,谓虚妄巧异执着造作,止谓止遣。……一切皆是止遣偏计有相执着。」[8][8] 因此所谓偏计是将「虚妄」没有存在的东西「执着」为实有,故名计。如此错误的见解,应该遮止,是为「止门的否定」。

  依他起性是以如幻等比喻来说明,「幻谓帝网、等者等摄干闼婆城等诸幻法,幻者由他法有所成故,今取彼幻喻此法故,乃名幻喻。」[9][9] d.r.s.taantai.h译为「以见边」,所谓见边者即是「由彼喻晓如是法之故,名见边。」又说「若有闻说幻喻等诸见边义,智者当知,此即是说依他起性。」[10][10] 因此依他起的东西,就是以如幻来比喻,表示虽非真实存在,但却是依他而生起的。

  般若经所说的四种清净,[11][11] 就是用于说明圆成实性。即自性清净,离垢清净,所缘清净,平等清净。[12][12] 清净是vyavadaana的翻译,表无染或得清净[13][13] 的意思。而《摄大乘论》亦说四种清净,[14][14] 但所不同的是以得此道清净及生此境(即所缘之意)清净取代所缘清净。第一的自性清净就是指无差别的无二智、本性无虚假的真我性,一切众生具有如来藏、一切法等同善逝如来无自性。

  第二离垢清净的离垢,是指离垢染随观力相应无二智,而所完成的清净。

 

页127

  第三所缘清净即以所有的般若波罗蜜多义等一切所缘境界的行相作用,又彼所得性或所成性,也是所缘。所缘清净即是在这些所缘中得到清净。

  第四平等清净(此在《摄大乘论》无列名),所谓平等是指平等微妙清净法界的大法光明,[15][15] 彼平等性乃名平等,于如是平等中得清净。

  佛于般若波罗蜜多中,以三种自性来说明三种对治谬见的方法,如以幻喻等见解来说明的话,即是依他起性。若以止门来说明一切行相的话,则是计所执性。若是圆成实性来说明的话,即无言说之门,但随分位而言说分位,实际上是无。般若波罗蜜多经的说明,只是在这三性的意趣,并无其它的说明。陈那也是继承这样的传统,对于三性的看法只是立足于单纯的批判角度,并无其它的用法。[16][16]

三、与世亲三性说的相异处
  陈那的依他起性的看法,只是停留在于认识论的范围。类似于《辨中边论颂》,是以虚妄分别来讨论的,如说:

artha.h parikalpita.h svabhaava/

境是砟计所执性

abhuutakalpa.h paratanrta.h svabhaava.h/

虚妄分别是依他起性

graahyagraahakaabhaava.h parini.spanna.h svabhaava.h/

所取和能取无是圆成实性[17][17]

虚妄是abhuuta的翻译,英文是「whatever has not been or happened」[18][18] 意为从来不曾存在或发生的事情。虚妄分别就是依他起性,虚妄分别所现是似有二取而实无义,偏计所执的境是「似有实无」中执有二取以为实,而圆成实性则是无二取。陈那则解释

 

页128

圆成实性为「无二之智」,[19][19] 即无二取之智或根本智、一切无差别之智等。陈那对于三性之处理,则是以对治的方式处理。非是说空说有,总说三性皆是空性,不仅实外境是空,虚妄是空性,就连无二取的圆成实性亦是空性,不可执取。陈那以对治的方式来处理三性,是较单纯的。但《中边分别论释》则是进一步地处理依他起性通其它二性的问题,如说:

abhuuta-parikalpo’sti dvayan tatra na vidyate/

虚妄分别有,于此(虚妄分别)无有二取;

`sunyataa vidyate tv atra tasyaam api sa vidyate// I. 1

此(虚妄分别)中有空性,于彼(空性)中亦有此(虚妄分别)。[20][20]

虚妄分别现有二取,而二取空(wunya)即是空性(wunyata)。虽是在空性中,但也不离虚妄分别性。若是认为空性中无一物者,则亦落于错误之中。此比较于陈那的说法,亦有类似之处。如说:

如所说相即圆成性等自色相非无,若于如是自色相中,起色无相分别散乱者,释尊于此皆悉止遣。[21][21]

又说:

问圆成实性中,云何可有彼言说门?以彼法中无有性故,如是随其所生分位,即彼如是所说分位而亦无实。[22][22]

于圆成实性中所现自色相,若说其有,是错误说法。但若说其无性亦是无相分别散乱者,因此说有说无,无非是散乱分别所见毫无真实可言。所以为对治如此分别散乱之故,般若波罗蜜多经以三性说,来形成相违对治与能所对治,以避免有无二取的偏见,说偏计说依圆,无非是对治上的方便,说即说离,[23][23] 亦是令人离二边而悟中道。在此可以看出陈那谨守三性在般若波罗蜜多经中仅为对治的基本立场,但世亲却进一步地组织三性的构造,使依他起性融通圆成实性而往更高的立场攀升,如说:

 

页129

谓即于彼二空性中,亦但有此虚妄分别,若于此非有,由彼观为空,所余非无故,如实知为有。

又说:

谓虚妄分别中有空性故,及空性中有虚妄分别故,是则契中道。[24][24]

依此解释即可达到空有并存,依他起性和圆成实性相依相成,且不一不异的胜义境界。并且由此更进一步地在依他起性中开显入「无相」的方便之相,如说:

idaanii.n tasminn eva abhuutaparikalpe

今,于此虚妄分别之中

’sal-lak.sa.na-anuprave.sa-upaaya-lak.sa.na.m praidiipayate/

开显入无相的方便之相

upalabdhi.m samaasrita na upalabdhih prajaayae/

依(识的)取得,(境的)取得不生;

na upalabdhij samaasritya na upalabdhi.h prajaayate// I.6

不依(境的)取得,而(识的)取得不生。[25][25]

如此识以外,所分别所取之境是无故,修习只取识而不取境。而由于所取无故,悟入「境识俱泯」的无相境界。也就是因所取能使能取生起,故所取无生起时,能取亦无。则入无计所执性,无所取能取之无相境界。[26][26] 如世亲继续在《辨中边论释》中说:

artha-sattva-aatma-vij~napti-pratibhaasam prajaayate/vij~naana.m

识生变似境,有情,自我,了别;

na asti ca asya athas tab-abhaavaat tad apy asat//

此境非有,此(境)非有故,彼(识)亦无。[27][27]

将境与识作一能变与所变的处理解释,认为识与境是有能所关系,依观行之实践而成就「境无识有」,若离二边则即能入「境识俱泯」[28][28] 的圆成实性──空之境界。因

 

页130

此世亲在《辨中边论》是以虚妄分别为中心,精要地论说依他起性统一三性的思想。依他起性通染净二分,[29][29] 于三性上行唯识观,虚妄分别显现即是阿赖耶识缘起说,这就是说本论以虚妄分别统摄阿赖耶缘起说、三性思想、唯识的实践。在此不得不钦佩世亲的教理组织能力,他对于依他起性上接圆成实性的发挥似乎已到了极点。

四、如幻喻的依他起性
  相较于世亲对于依他起性和圆成实性关系的发挥,陈那除了提出了四种清净以解释圆成实性以外,对于依他起性的描述也是非常平淡的,如说:

maayopamaadid.r.s.taantai.h paratantrasya de~sanaa/(k.28)

幻喻等见边,此说依他起性

mayopama译为「幻喻」,即具有「如幻」的意思。因取其不真实不存在[30][30] 之意,犹如虚妄的东西一样,故有此翻译。此外,根据三宝尊对于「幻喻」的解释是说:

颂言幻喻等见边,此说依他性等者,幻谓帝网,等者等摄干闼婆城等诸幻法,幻者由他假法有所成故,今取彼幻喻此法故,乃名幻喻,谓由彼喻晓如是法故。

帝网即indra-jala之直译,而干闼婆城gandharva译为蜃气楼。此两者都是看起来似乎是真实存在的,但实际上仔细分析的话,非是如外境真实的存在,反而是无明自体[31][31] 所显现的妄有。[32][32] 除了帝网、干闼婆城之比喻之外,在陈那的《掌中论》中也曾经用绳来作为依他起性的比喻,如说:

见彼(绳)之分,于彼之知也恰如蛇之误。彼绳也再支分解观察的话,绳之自性也不可得。其不可得者,于绳之所想,也恰如蛇之领纳一样,只不过是迷妄而已。[33][33]

 

页131

这就是以有名的蛇绳比例来表示三性,在这里很明显地是将依他的绳,当成是迷妄分别。见绳误为蛇,这是计所执性,但绳的觉知则是依他起性的有,如说:

若是如此思考的话,则因瓶等的外界事物自性不可得之故,所以是无。(因是无,所以)计性很明显地是正确的。但缘此有相之识是存在的。例如即使幻化或蜃气楼等是无,但缘此有相之识则如此(是有),(此说)同意的话如何?[34][34]

陈那对于「迷妄」的解释是将一切非真实的东西,都当成是由无明妄识所显现而成,故是非真实。虽有人主张「其(妄)识是有」,但陈那则否认识有,因「与所见事不相应故」,[35][35] 即实外境无法是识中影像生起的原因。由此可知陈那在此依然立足于唯识传统的说法,即「境无识有」、「赖耶缘起」的立场来解释一切。对于上面的问题,他继续说:

迷妄非是真实之故,恰如显现的无一样。显现非有之境,恰如彼(境)的自性一样(是空)。

妄识的所显现之相是二取,是计所执性的无。但此处须注意的是能显现之识,虽自体是无二智,但因无明种子而显现故,所以是虚妄。此虚妄是依无明种子而生起的,故是依他起性。如说:

砟计者,谓诸愚夫于诸无二清净智中,砟计诸相执着对碍,此说名为砟计所执。依他起性者,谓无二智自性安住,无明种子二有对碍,而彼无明依他起故,此即说为依他起性[36][36]

 

 

页132

由此可知,此处的依他起性正如绳、帝网之比喻,是依妄识的虚妄分别而显现的有,是识的所现,与事(外境)不相应时的非实有,[37][37] 并非是兔角之无。绳与兔角之说明,应该可视为陈那对依他和计的理解。

五、三性是对治说
  由上可知,由唯识立场(即己排除心外实境)的心内自证说来看,心内的三分说,从他的如幻显现来说是依他起性的有。若是从清净的识体而言,执取外境实有则相见二分(所量、能量meyamaana)转为二取(所取、能取graahyagraahaka),是计所执性的无。三分是虚妄,一分说(无二取之智)方是圆成实性。若能破除外境实有之迷妄,则就平等清净而言,心内的一分三分说只是角度说法的不同而已,是方便说法,毫无实义可言。若执圆成实性为实亦是错误,因「以彼法中无有性故」。如以三性配合三分说作一简单的图形的话,则以下可当作参考:

偏计所执性
 二取(如外境实有论)
 如兔角、二月等
 
依他起性  
 心内的如幻相见二分
 如绳、帝网等
 
圆成实性  
 非三分的自证现量    
 如灯火、光自体等            [38][38]
 

                   

陈那是一分说三分说,端视其立场而言并无一定。但执外境为实有则三分堕于计所执性,故陈那不是一分说亦不是单纯的三分说,只能说是外境非实有的自证现量论者,若是认定陈那为有相说亦是言之过早。因陈那对于相见二分只是认定其如幻而已。此可在安慧的著作里,没有发现三分说的说法可为证明。三分、四分只是依护法对陈那的思想理解而进一步发挥的。[39][39]

  陈那唯识思想的特色,就在于识的自证说。识有自己显现或认识的功能,如同灯火有照耀的功能一样。[40][40] 识与灯火等只是默默地照耀,并无照耀自己或他者的意愿

 

页133

存在。因此论其陈那唯识思想的究竟,一分三分说、有相无相说还须视其对相(akara)的看法或定义而定。从作用边而言,无二取之清净智中的能显(见分)与所显(相分)是虚妄之显现是依他起性,因是依无明自体而显现的。但若从能显的唯一自体(自证分)来看的话,境相与境的显现一样,都是计所执性,是二取无。从真实面看,则相亦非是真实而有。依陈那之意,说依他说计,亦只是说明识的特性──自证而已,至于勉强说有相是依他起性、而无相是圆成实性的话,似乎有待讨论。对于相的看法,陈那应该说是「空性」说,或「心识自证说」,而一切语言概念唯是方便而已。因依他起可以作为无所有,非真实的义境之显现所依,故《摄大乘论》等基本上认为三性是即于依他起性的有或无似义,[41][41] 有或无起计所执,[42][42] 即于缘种子而生起的依他起性上为杂染。[43][43] 《摄大乘论》是主张「依他起通染净二分」,依他起性是不定性,它并没有定性为染分或净分。只是说为染分或净分说的可能性而已,故三性在《摄大乘论》中的理解是,三性是三种实践的阶段,而且是统一的。反观陈那在《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圆集要义论》的三性是对治说与《摄大乘论》的三性实践说、统一说是不同的,此表示陈那是并不僵化地主张计是空、或圆成实性是有等简单空有之分辨问题。[44][44]

六、结论
  三性是对治的三性或统一的三性,是依处理的角度的不同而有所不同。但陈那认为相见二分(即识的显境及显现的作用)是依无明自体所显现的虚妄分别,是依他起的有,非是如兔角的无。故陈那确实是传统唯识说「三界唯心」的拥护者,但他不以传统唯识的解释方法,而以「心识自证说」来破除外境实有论,再论证唯识正义。强调实外境是计的无,但心识的显现作用,是由无明种子所生起、是存在的,是具有「效力功能的事物」(arthakriyaasaamartha),[45][45] 是内无明种子起现行的识显现,是有效力的,不应是如兔角的计无。因此陈那维护唯识的传统立场,和无着、世亲的用心是一致的。虽表面上陈那似乎是停留在「境无识有」的立场,因他并没有如世亲一样,积极地去解释「识无」或无相实性的问题。但他将唯识思想上的三性上推般若,回归般若的空性立场去谈论唯识三性,而避免了「识之相」是有或无之所谓有无二极

 

 

页134

化的矛盾,而突显了一切无自性的真谛。[46][46] 若说无着、世亲代表古唯识,陈那代表新唯识的话,[47][47] 区别只在于般若的理解不同而已。由般若空性所说明的唯识中道正义,正是离空离有且圆融空有的极致说明。此陈那未明说,但在护法的《成唯识论》中则被发挥。[48][48] 对于陈那而言,能如佛自证现量的话,说空说有无非对治方便,说三性也只是去执而已,一切无自性方是正义,当然无自性亦无自性。故以有相无相以归纳陈那的立场,或以一分三分说来理解陈那,都有欠正确。陈那或许是开启有相无相之争的先端者,[49][49] 但说他属于有相唯识系统的说法,应该是从护法时代才开始的。[50][50]

Dinn?ga’s Thought of Three Natures: The Understanding in his Prajñ?p?ramit?-pind?rthasamgraha
Lecturer, Dept. of Religious Studies,

Fu Jen Catholic University
Chen, Chungyuan


--------------------------------------------------------------------------------

 

页135

Summary
  Dinnaaga was usually regarded as the promoter of the so-called three natures─parikalpitalak.sa.na, paratantralak.sa.na and parini.spannala-k.sa.na.  However, according to praj~n?p?ramit?pi.n.d?rsajgraha, Dinnaaga used the theory of three natures to deal with the ten kinds of discriminative and wandering mind.  Therefore, he was not the promoter of three natures.  It is not important whether there is paratantralaksana or not.  The important thing is to be free from havingness or nothingness in order to realize the middle way.  From the arising of delusive consciousness, one understanding that everything is empty and without self-nature.  When one experiences that everything is nothing but the function of consciousness, one will realize that there is the law of cause and effect, i.e. karma and retribution.  If one can experience the reality as the Buddha did, it is only a skillful means when one speaks of nothingness or havingness.

  This is the profound meaning of Vijbana matra theory to return to prajba. Dinnaga mentioned three natures when he spoke of the function of the self manifestation of consciousness.  But he mentioned only one consciousness when he spoke of the delusiveness of the three natures of consciousness.  Therefore, it is meaningless to argue the standpoint of Dinnaga; it is better to emphasize that he advocated theory of self realization by experience or emptiness.

 

 

Key words:  1. paratantralaksana  2. the simile of phantom

                 3. the three natures of treatment

                 4. the mental eject and the consciousness 

                   5. the thory of self realization by experience

 

 

 

--------------------------------------------------------------------------------


 

 

 

--------------------------------------------------------------------------------

 [1][1] 如《掌中论》中说:「迷妄非是真实之故,恰如显现的无一样。显现非有之境,恰如彼(境)的自性一样(是空)」一切境的显现是无,相对的以无之境为显现自性的能取,亦应是无。故能取所取的关系是计所执性(参考武邑尚邦〈陈那唯识说〉,《印佛研》第3卷一号,p.258)。此外在法称的《量评释》中也说:

yathaanudar`sana.m ceya.m meyamaanaphalastheti.h/

就如同(凡夫的无明)显现一样,彼所量、能量、量果的成立不存在;

kriyate vidyamaanaapi grahyagraahakasajvidaam//

但所取、能取、认识也是被确立的。

  法称被认为是再直接继承陈那思想的人之一,更何况他的《量评释》是解释陈那《集量论》的著作,因此《量评释》可视为陈那思想的发挥。此中的颂之中,凡夫的无明显现是被定位为是「所取、能取」的关系,这应是值得注意的。又说:

yathaa bhraantair niriik.syate/

就好像迷乱者所见一样;

vibhaktalak.sa.nagraahyagraahakaakaaraviplavaa/

同样地带有以分化为特相的所取能取形相的惑乱,

tathaa k.rtavyavastheya.m ke`saadij~naanabhedavat//

应该是成立的,如同毛发等等的差别知一样。

  很显然地,法称对于「所取能取形相」的理解,是偏重于如同「毛发」一样的错觉,是计所执性的。参考Pramaa.navaarttika of dharmakiirti, ed. by Raahula Saa.nk.rtyaayana, (appendix to J.B.O.R.S vol. xxiv part I II, 1938) k.330, 331, 356及参考户崎宏正《佛教认识论研究》下卷,大东出版社,p.15, 43
 

 [2][2] 参考《大正藏》册31,p.884c。此颂在真谛译中,并没有被译出。此外陈那在论中有进一步的批注说:「观健达婆城,及幻人等,其识是有,设有此识亦非实故,与所见事不相应故。此惑乱识于所缘境,作有性解,彼事自性己明非有。境既是无,能缘妄识亦非实有。云何令彼妄识有耶。」此处很明显地是说明外境无时,识亦无的「境识俱泯」之道理。妄识中的一切显现(能取、所取)非是真实之故。
 

 [3][3] 《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圆集要议论》是于980年带来中国,从982年由北印度的施护等所 传译,关于此论陈那只有颂遗留下来。于东北目录3809有藏文翻译,但此颂有三宝尊的解释,即三宝尊汉译的颂与颂释的作品《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圆集要义释论》四卷。此释论同时有藏文翻译,收藏于东北目录3810。《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圆集要义论》是梵文praj~naapaaramitaa-pi.n.daartha-sa.mgraha,其中pi.n.da译成圆集而artha译成要义。至于sajgraha则没有翻译出来。此论叙述八千般若的精要义理,但论中提到十六空、十种分别散乱及遍依圆三性,则是应该注意的。论中多处引用唯识观点来说明般若深义,可视为考察般若与唯识关系的重要数据。参考宇井伯寿《陈那著作研究》,p.17~18。
 

 [4][4] 陈那的三性说,与《摄大乘论》之三性说相同,即并非主张「计是空,依圆是有」。此表示世亲之后,瑜伽行派是尊奉《摄大乘论》说为根本,当时认为空有并不相违,一切学说以空作为根本,陈那即为此说的代表者之一。三性说是立足于空的思想,以八千颂经文为其空的实践,来对治十种分别散乱,此为八千颂般若重要思想。参考宇井伯寿《陈那著作研究》,p.328。
 

 [5][5] 参考Tucci博士所刊行的梵文原典及藏文翻译“The praj~naapaaramitaapi.n.daartha of dinnaaga”, 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1947, parts1-2, pp.53~75。
 

 [6][6] 汉译参考施护等译(《大正藏》册25,p.906a~c)。译者施护是在宋太宗太平兴国5年(980)2月来到中国,他是乌填曩国之人,和迦湿弥罗国的天息灾一起奉诏从事翻译,受封为显教大师,又称为传法大师。天息灾受封为明教大师。施护等的翻译,在明藏则为「施护译」。其一生翻译之作品约有一百零七部左右,多数都有传下来。不幸是其生年不详。
 

 [7][7] 参考宇井伯寿《陈那著作研究》,p.295。
 

 [8][8] 参考施护等译,《大正藏》册25,p.906c。
 

 [9][9] 同上注。
 

[10][10] 同上注。
 

[11][11] 观空净心修养,则得四种清净。此清净即以空的实践净化一切,再从果上来看一切。此果为清净无二智(根本智),即为般若波罗蜜多,从果上看一切则是后得智。也就是论释中所说的:「圆成实性者,谓即无二之智。」参考《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圆集要义释论》,《大正藏》册25,p.906b。
 

[12][12] 三宝尊在《释论》提到这四种清净,但陈那在颂中并未明说。但若依推测《释论》的作者三宝尊与陈那是同一时代的话(参考宇井伯寿《陈那著作研究》,p.18~19)则似乎又可作为其思想的代言者,之外在《摄大乘论》中也已有四种清净的说明,故此四种清净亦可看出是唯识传统的说法,陈那只是引用其名相而已。
 

[13][13] Vyavadaana是语根√da的过去被动分词,加前置词vi-ava而形成的。但此处转为名词化,意为被净化的东西。
 

[14][14] 如说:「云何应知圆成实性?应知宣说四清净法,何等名为四清净法,一者自性清净,谓真如、空、实际、无相、胜义、法界。二者离垢清净…三者得此道清净,谓一切菩提分法波罗蜜多等。四者生此境清净。谓诸大乘妙正法教由此法教清净缘故。」参考《大正藏》册31,p.140b。
 

[15][15] 虽陈那并没有在颂中对于四种清净内容,作明确地说明,但在三宝尊的《释论》中,则有提出四种清净的内容说明。但平等清净在之前的《摄大乘论》中并没有出现,故可说是其陈那或三宝尊的独创。同样地,在《摄大乘论》中提到真如、空、法界等说法,而《释论》却提到「如来藏」、「清净法界的大法光明」等积极的概念。日本学者宇井伯寿则据此推测陈那继承般若系统的「一切众生皆可成佛」、「一乘思想」的概念,而进一步地反应出陈那「如来藏思想」的倾向,论其思想立场较接近真谛。参考宇井伯寿《陈那著作研究》,p.328~329。
 

[16][16] 参考宇井伯寿《陈那著作研究》,p.296~297。
 

[17][17] 参考长尾雅人Madhyaantavibhaaga-bhaa.sya,p.16,东京:铃木学术财团,1964;及参考汉译弥勒菩萨造《辨中边分别论颂》说:「唯所执依他,及圆成实性;境故分别故,及二空故说。」《大正藏》册31,p.477c。
 

[18][18] 参考Monier-Williams: Sanskrit-English Dictionary, p.75,名著普及会。
 

[19][19] 参考施护等译,《大正藏》册25,p.906b。
 

[20][20] 参考长尾雅人Madhyaantavibhaaga-bhaa.sya,p.17,东京:铃木学术财团,1964;及参考汉译弥勒菩萨造《辨中边分别论颂》卷上说:「虚妄分别有,于此二都无;此中唯有空,于彼亦有此。」《大正藏》册31,p.464b。
 

[21][21] 参考施护等译,《大正藏》册25,p.907c。
 

[22][22] 参考施护等译,《大正藏》册25,p.907b。
 

[23][23] 同上注,如说:「若即若离说者,谓般若波罗蜜多教中,有即有离故。……彼计依他等所有诸事相,或即或离,彼一一相如其所说,显明开示。」
 

[24][24] 参考汉译世亲着《辨中边论》卷上,《大正藏》册31,p.464b~c。
 

[25][25] 参考长尾雅人Madhyaantavibhaaga-bhaa.sya, p.17。
 

[26][26] 参考山口益《安慧阿遮梨耶造中边分别论释疏》,p.27。
 

[27][27] 参考长尾雅人Madhyaantavibhaaga-bhaa.sya, p.17;及参考《大正藏》册31,p.464c。
 

[28][28] 参考汉译世亲着《辨中边论》卷上(《大正藏》册31,p.465a)中说;「依止唯识有所得故,先有于境无所得生,由是方便得入所取能取无相。」
 

[29][29] 此思想在《摄大乘论》中就已存在,如说:「于依他起自性中,计所执自性是杂染分,圆成实自性是清净分,即依他起是彼二分。」《大正藏》册31,p.140c。
 

[30][30] 参考施护等译(《大正藏》册25,p.907b),如说:「若依他起性说者,即是幻喻等见边。何以故?无复有法故。」
 

[31][31] 依他者是说依属于他之故,名依他。此依他者即无明自体(参考施护等译,《大正藏》册25,p.908c)。此「无明自体」陈那虽无明说,应是指阿赖耶识而言。
 

[32][32] 幻喻的说法在《摄大乘论》中也有类似的形容。如说:「云何应知依他起自性?应知譬如幻炎、梦像、光影、谷响、水明变化。」(参考《大正藏》册31,p.140c)依他起性形容为幻有,是从无着、世亲的时代即以开始,因此此比喻并非陈那的独创。
 

[33][33] 参考义净汉译《掌中论》。如说:「复于绳处支分差别,善观察时,绳之自体亦不可得,犹如蛇觉,唯有妄识。」(参考《大正藏》册31,p.884b)
 

[34][34] 武邑尚邦〈陈那唯识说〉,《印佛研》第3卷一号,p.258。
 

[35][35] 参考义净汉译《掌中论》,《大正藏》册31,p.884c。
 

[36][36] 参考施护等译(《大正藏》册25,p.906b)。此外,又参考藏文的翻译如下:

del brtags-pa shes-bya-ba snon-po la soga-pa gan-shig yons-su ma-dag-pahi wes-pa la gzuj-ba dan hdsin-pa tha-dad-par snan-ba de la brjod de/byis-pa rnams kyis brtags-pahi phyir ro//

gshan gyi dban shes-bya-ba ni gan-shig gbis mer-pa wes-pa la ran-gi-no-bo rnam-par-gnas-pa na ma-rig-pahi dban-gis gis na gbis su snan-ba ste/de ni ma-rig-pahi gshan gyi dban yin-pahi phyir na/ gshan gyi dban shes brjed ro//

所谓计者,即是说于青等的完全不清净智上,显现出所取、能取的差别,而为凡夫之所妄计之故。

依他起者即是说自体安立于无二智上时,以无明之力显现为二,而因是无明的他力之故,说为依他起。(北京版ed. Vol.94, p.7, 1, 4~6)
 

[37][37] 参考本论文注2,谓「设有此识,亦非实故」。相反地,若是所见与事相应的话,则是实有。
 

[38][38] 参考拙著《法称唯识立场之研究》p.90,《中华佛学研究》第1期。就灯火本身而言,完全无能照、所照的关系存在,只是照耀而已。故比喻成无二取唯清净光明的圆成实性。
 

[39][39] 参考宇井伯寿《陈那著作研究》,p.342~344。
 

[40][40] 灯火唯有照耀的功能存在,如说:

prakaa`samaanas taadaatmyaat svaruupasya prakaasaka.h/

yathaa prakaa`so bhimatas tathaa dhiir aatmavedinii//

就如(光)显现时,因是以它(显现)为自体之故,

自相的显现被认为是如同光一样,所以知也是自体的认识。

  参考Pramaa.navaarttika of dharmakiirti, ed. by Raahula Saa.nk.rtyaayana, (appendix to J. B. O. R. S vol.xxiv part I II, 1938), k.209及参考户崎宏正《佛教认识论研究》下卷,大东出版社,p.13。
 

[41][41] 参考《大正藏》册31,p.137c。
 

[42][42] 参考《大正藏》册31,p.139b。
 

[43][43] 参考《大正藏》册31,p.139a。
 

[44][44] 参考宇井伯寿《陈那著作研究》,p.328。
 

[45][45] 参考拙著《法称唯识立场之研究》,p.98及注36《中华佛学研究》第1期。
 

[46][46] 同上注,p.97。
 

[47][47] 参考武邑尚邦〈陈那唯识说〉,《印佛研》第3卷一号,p.255。
 

[48][48] 参考拙著〈护法在成唯识论的立场之研究〉,p.159及注41、43,《中华佛学学报》第7期。
 

[49][49] 参考冲和史《讲座大乘佛教.唯识思想》,春秋社,〈无相唯识有相唯识〉,p.191。
 

[50][50] 将相见二分积极地解释成依他起性的是护法。参考宇井伯寿《陈那著作研究》,p.13。

文章录入:丽丽    责任编辑:丽丽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文章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版权声明  使用条款  合作伙伴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7 中国佛学网  陕ICP备09024650号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联系方式:lianlee123@yahoo.com QQ:844984334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地址: 中国西安西北大学佛教所  邮编:710069
     友情支持:佛教文化旅游网   素食营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