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佛教动态 佛教历史 佛教理论 经典文献 佛教人物 菩萨信仰 诸佛信仰 戒律制度 修持法门 佛门法事 佛教宗派 唐密文化
佛教道场 佛教名山 佛教团体 佛教造像 佛教乐舞 佛教文学 佛教教育 佛教体验 佛教生活 社会关怀 佛教旅游 佛教产品 事务管理
藏传佛教 南传佛教 东方佛教 西方佛教 台湾佛教 港澳佛教 英语佛教 佛教学者 学术会议 研究机构 论著精华 宗教比较 宝藏杂志
 
 
【会员登录】
 
【最新文章】
固顶文章首届弥勒论坛在保定兜率寺举行
固顶文章成都市中心发现堙没千年的著名
固顶文章第四届宗教经典翻译理论与实践
固顶文章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成立“国际禅
固顶文章则悟大和尚率138人赴印尼摩诃般
固顶文章江西靖安宝峰禅寺夏季内观禅修
固顶文章致辞|增勤法师:人间佛教是世界
固顶文章致辞|觉培法师:星云大师让佛教
固顶文章致辞|郭立宏教授:人间佛教的发
固顶文章学生论坛专场|硕博俊彦畅谈人间
固顶文章“人间佛教与中华文化”论坛圆
固顶文章第三届赵朴初人间佛教思想暨太
固顶文章嘉宾云集|高论迭出盛赞人间佛教
固顶文章思想碰撞|政教学商四界共话人间
固顶文章主旨观点|中华文化复兴 佛教不
【本文相关文章】
部派佛教中有关“异生不能断诸烦
丈雪禅师的思想
《僧叡的生卒年代与思想》
佛教的根本思想
突破与超越—试论禅宗思想对中国
总  编:李利安
运营总监:陈品宏
编  辑:李 伟
 
您现在的位置: 西部佛学网 >> 佛教理论 >> 部派佛教理论 >> 正文
 
部派的思想
 
作者:圣严法师 文章来源:佛教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0-3 22:08:41

    究竟有几部
    部派,大致是以各自所依的见解而分裂,相传是十八部,加上大众部及上座部的根本部,则成为二十部,但在现有的资料中,唯有上座部系的说一切有部及经量部的遗产最丰富,它们有许多部论典,可资吾人的研究。其他部派的思想,也是藉着有部论典中的间接叙述,而得到一些概念。特别是大众部,它虽分有本末九部,它的论书是少得几乎没有。
    说到律,我们必须知道,部派佛教之中,有的重视戒律,有的则对戒律不做争论。重视戒律问题的部派,为了所持意见的不同,便依根本律的解释而形成他们自己的律藏;对戒律不做争论的部派,虽在某种意见上不一致,但仍采用他们根本部的律藏,作为僧团生活的依据。
    因此,传说中的二十部,既没有二十部派的经论留下,也未必就有二十部派的律藏留下。实际上也不一定真有二十个部派,若细分析,又未必仅仅二十个部派。可是,二十部是北传佛教的通说。
    律分五部
    从律藏的分裂而言,通常是说「律分五部」,律分五部的传说,也有三类:
    (一)《大集经》所传:昙摩多,萨婆帝婆、迦叶 、弥沙塞、婆蹉富罗。
    (二)萨婆多部的师资所传:昙无德、摩诃僧只、弥沙塞、迦叶维(遗)、犊子。
    (三)《僧只律私记》、《舍利弗问经》、《大比丘三千威仪》、《佛本行集经》等所传:昙无德、弥沙塞、迦叶遗、萨婆多、摩诃僧只。
    在此三类传说之中,大致相似而略有出入,据印顺法师的意见,是以第三说最能见其古意。至於今日传存的六部律藏,本书已在第三章第四节中介绍。
    何时分裂
    各部派究於何时分裂,传说也不一致。近代学者之中的望月信亨博士,在其《佛教大年表》中假定了如此的几个上座部派:
    说一切有部:佛灭后第三百四十五年(西元前一四一年)。
    犊子部:佛灭后第三百八十五年(西元前一○一年)。
    法上部、贤胄部、正量部、密林山部,相继自犊子部分出;化地部从说一切有部分出;法藏部又从化地部分出。均与犊子部的年代相近。
    饮光部:佛灭后第四百二十五年(西元前六十一年)。
    经量部:佛灭后第四百四十五年(西元前四十一年)。
    这是以上座部根本分裂於阿育王时代的看法,是据南传记载以阿育王即位於 佛灭后二一八年(西元前二六八年)。实际上,大众部的分裂要比上座部的分裂尚早出一百年,上座部受了大众部思想的刺激,才有分裂的。若与北传的《异部宗轮论》相比,尚约有百年之差。
    二十个部派
    根据《异部宗轮论》的记载,共有二十个部派。实际上最盛行的,只有大众部、南方上座部、印度大陆的说一切有部、正量部、经量部,一共五部。五部之中有思想体系的,也只有大众部、说一切有部、经量部,一共三部。三部之中思想最繁琐的,仅是说一切有部而已。
    不过,既有二十部的名目,我们应该根据《异部宗轮论》(《大正藏》四九· 一五页中)所列的介绍一下:
    (一)大众九部:
    1.大众部(Mahasan.ghika-h.):这是大众根本部,音译为摩诃僧只。它的思想,到下一节再讲。
    2.一说部(Ekavya-vaha-rikah.):此依其所立的宗义而命名,所以,《文殊师利问经》(《大正藏》一四·五○一页中)把它称作「执一语言部」。窥基的《宗轮论述记》(《 续藏》八三.四三七页),说此部主张:「世出世法,皆无实体,但有假名。」因此近世学者有以为此与大乘般若的「无相皆空论」,以及与马鸣龙树所 倡的「诸法实相论」,有一致的地方。
    3.说出世部(Lokottarava-dinah.):此部也是依其所立的宗义而得名。《十八部论》称它为「出世间说部」,《文殊师利问经》称之为「出世间言语部」。此部主张:世间法从颠倒而生烦恼,由烦恼生业,由业生果报,果报是苦;出世间法是由道而生,修道所生的道果,便是涅盘。可见此派系对四圣谛做了认识的批判,苦、集二谛为妄非实,道、灭二谛是真实法。此虽与大乘的假、实、真、妄有距离(因为此是相对的,大乘是绝对的),但其仍被窥基及法藏等以为是分通大乘的教义。
    4.鸡胤部(Kaukkut.ikah.):《部执异论》称此为「灰山住部」,《十八部论》(《大正藏》四九.一八页上)称其为「窟居部」,《文殊师利问经》音译为「高拘梨诃部」,《宗轮论述记》以其为「 矩昵部」。此部以经律二藏为方便教,以论藏(阿 达磨)为真实教。所以主张「随宜覆身」(有三衣无三衣均为佛所许可)、「随宜饮食」(时食及非时食均为佛所认可)、「随宜住处」(结界或不结界均非为佛所计较),但能求其速疾断除烦恼,即是佛意。此派生活不滞於教条,自由而严肃,精进用功,修为过人。此在当时的印度,确是进步的、革命的新思潮。可是,如果不能精进用功,而仅高唱此派的三点主张者,佛教就要亡了。
    5.多闻部(Ba-huh.):《部执异论》称其为「得多闻部」,有博学之义。此部的祖师,祀皮衣罗汉,与《奥义书》的中心人物Ya-jn~a Valkya同名,故有人以为此部思想有参考《奥义书》的哲学形态。《部执异论疏》中说:「《成实论》从此部出,故参涉大乘意也。」唯据《异部宗轮论》介绍的,并不能发现它有大乘的深义。
    6.说假部(Prajn~aptI-va-dina-h.):《文殊师利问经》未见此部之名,佛音(Buddhaghosa 或译觉音 )所着的《论事注》(Katha-vatthu-dat.t.hakatha-),亦未说到此部。《十八部论》(《大正藏》四九·一八页上)称此为「施设论部」,《部执异论》以此为「分别说部」或「分别部」。此部以《施设足论》为其中心思想。此部对於「现在」的「法」,以为现实世界之一面是「假」的,另一面是「真」的,此假与真的思想,至《大乘起信论》时,便成了真妄两面的大乘世界观。窥基的《唯识述记》又说:「今说假部,说有分识,体恒不断,周遍三界,为三有因。」如果此部真的有此「有分识」之说,那就可说大乘阿赖耶识的思想,是由有分识而开展来的了。
    7.制多山部(Caityasaila-h.)。
    8.西山住部(Aparasaila-h.)。
    9.住部(Uttarasaila-h.)。
    以上三部,是大众部最后分出,据《宗轮论述记》,说在佛灭后二百年满时,外道大天在大众部中出家,与彼部僧重详五事,因兹乖诤,分为三部。为了重详五事而分裂,但此事应在大天南游弘化数十年后,乃是承大天五事之大众部学者,可能是为了思想及住处的隔离而分裂成数派。《部执异论》说这次分裂成支提山(即制多山)及北山住之两部。《文殊师利问经》则说此次分为东山及北山二部。据佛音的《论事注》,称东山、西山、王山、义成山之四部为案达罗派。据玄奘《大唐西域记》称大案达罗,城侧之东山、西山,有二古寺,旧属於大众部。
    如果要问案达罗在何处?这要考察支提山的位置,据日本《国译大藏经》论部卷一三附录载,它是在吉斯特那河(Kistna R.)畔的别克士韦陀(Bexvada) 对岸的支提山。此处的案达罗,即是指南印度哥达瓦里河(Godavari R.)以南,并包括吉斯特那河以北的地区。这里的土着,有其特殊的文化及信仰,大众部佛教受其薰染而再分裂,是可能的。婆罗门教湿婆派的夜叉罗刹等,均为此等南方民族中的产物,在湿婆神像之中有同其妻拥抱淫亵之姿,今之印度教中,尚有男女生殖器的崇拜。到了大乘的密教,就有以男女性交为修持法门的情形出现。大众部在案达罗派之后,即消融於大乘佛教,初期的大乘出现在南印度,大乘密 教,也说由「开南天(竺)铁塔)」而得。
    (二)上座十一部:
    上座部最初分派,出了说一切有部,据说上座的根本部者,因见解不同而离开了旧住处,转到雪山之麓,成为雪山部。所以,连雪山部算起来,上座虽称十一部,却有十二部的名目,可资介绍的则仍为十一部。
    1.雪山部(Haimavata-h.):《十八部论》(《大正藏》四九·一八页上)称此为「先上座部」,《部执异论》名此为「上座弟子部」,《异部宗轮论》名此为「本上座部」。但此部的宗义,大多与一切有部相反,倒与大众部接近的多,采用大天五事,即其一例。又主张没有「中有」,亦与大众部一致;一切有部是相信有情众生在「欲色界,定有『中有』」的。因此,根据大众部及分别说部(如《大史》)所传,则将雪山部列入大众部的末派。据印顺法师的推定,仍以有部所说的为当。
    2.说一切有部(Sarva-stiva-da-h.):此部思想严整而广博,当以另节介绍。
    3.犊子部(Va-ts1-purow1-ya-h.):《部执异论》称此为「可住弟子部」,《唯识述记》又称此为「皤雌子部」。此部是继承《舍利弗阿 昙》的思想而来,对此思想之不足处,加以补充的解释,由於所见不同而再分裂。此部虽自上座部分出,却受大众部教义的影响很深,而一般学者均以舍利弗持有大乘思想,故在犊子部,将如来一代教法分为五藏:过去、现在、未来(此三是有为法)、无为(无为法)、不 可说(非即非离蕴之我),此五藏的「不可说藏」,就彷佛於大乘的如来藏。此部以本体论的中心,便是「非即非离蕴我」的不可说藏,破斥凡夫的「即蕴我」及外道的「离蕴我」,而以非即非离蕴我作为诸法的本体。因此,这一不可说藏,又相似於大乘阿赖耶识的思想了。但此部仍执有一个诸法本体的「我」,故被清凉国师在《华严玄谈》卷八中评为「附佛法外道」。然其虽未及於如来藏或阿赖耶识的境地,却为大乘的唯识思想先铺了路。
    4.法上部(Dharmottar1-ya-h.):《文殊师利问经》称此为「法胜部」,《十八部论》(《大正藏》四九·一八页上)音译为「达摩郁多梨部」。
    5.贤胄部(Bhadraya-n1-ya-h.):《文殊师利问经》名此为「贤部」,《十八部论》音译为「跋多罗耶尼部」,《部执异论》名之为「贤乘部」。
    6.正量部(Sam.mitiya-h.):此部是犊子部下四部之中最盛的一派,《文殊师利问经》名其为「一切所贵部」,《十八部论》(《大正藏》四九·一八页上)音译为「三弥底部」,《部执异论》名为「正量弟子部」。窥基的《宗轮论述记》中说:「此部所立,甚深法义,刊定无邪,目称正量,从所立法,以彰部名。」西元四三二年从印度到锡兰去的佛音,在其撰着巴利文《论事注》时,正量部尚在流行;又从《大唐西域记》知道;玄奘游印时(唐太宗贞观三年至十九年,西元六二九 至六四五年),正量部尚多行於中印、南印、西印地方,东印亦有少许;稍后义净的《南海寄归内法传》(《大正藏》五四·二○五页上-中),也说到此部有三藏三十万颂,并说当时此部行於西印之罗荼、信度地方者最多,摩揭陀以及南海诸州,亦有少部分传存。可惜在现存的资料中有关犊子系下四部的记载太少,正量部的教义,则见於不知何人所撰及所译的三卷《三弥底部论》(《大正藏》三二· 四六二页上-四七三页上)。此部也是有我论者,大体与犊子部相同,唯其继大众部末派的思想而将大地、命根等「色法暂住」的思想加以分析,把色法的生灭观,分为两类:1)心心所、声光等,为刹那灭;2)身表业色、不相应行、身山薪等,为一期灭。因此,若以西方哲学来看,正量部似属於「现实的实证论」或者「经验论」者。
    7.密林山部(garika-h. ):《文殊师利问经》称此为「山部」,《十八部论》(《大正藏》四九·一八页上)称之为「六城部」,《部执异论》名之为「密林住部」。
    法上、贤胄、正量、密林山,此四部所存资料奇缺,据《异部宗轮论》(《大正藏》四九·一六页下)说是为了对一偈解释的不同,而在犊子部下分为四派,那一偈便是:
    「 已解脱更堕,堕由贪复还, 获安喜所乐,随乐行至乐。」
    此偈的异解,请参看《宗轮论述记》(《 续藏》八三.四六一页)。但在现存犊子部的教义中并没有此一颂文,现存的《舍利弗阿昙》里面也无此颂。
    8.化地部(MahI-sa-saka-h.):这就是传有一部《五分律》的弥沙塞部,北传《异部宗轮论》说它是从说一切有部分裂,南传《大史》则说它是直由上座本部分裂,大众部则以化地部为上座部分别说系之一,而与饮光、法藏、铜 三部一样。《文殊师利问经》称此为「大不可弃部」;《十八部论》以此为「弥沙部」;《部执异论》名此为「正地部」。另有「教地」、「弥嬉舍婆挹」、「磨醯奢娑迦」、「弥嬉舍婆柯」之名。《出三藏记集》卷三(《大正藏》五五·二一页上)说:「佛诸弟子,受持十二部经,不做地相、水、火、风相、虚空、识相,是故名为弥沙塞部。」此部思想,本宗同义者,颇类於大众部,末宗异义者,则继承一切有部。据《成唯识论》卷三所言,化地部的「穷生死蕴」,相当於第八阿赖耶识。据《无性摄论》卷二所言,此部说有三蕴:(1)一念顷蕴(一刹那有的生灭法)。(2)一期生蕴(乃至到死的恒随转法)。(3)穷生死蕴(乃至得到金刚喻定时的恒随转法)。由此可知穷生死蕴相似於大乘第八阿赖耶识。此部的本体论,立九无为说,是受大 众部的九无为思想启示而成立,其中异於大众部的有善法真如无为、不善法真如无为、无记法真如无为,此善、不善、无记之三性真如的思想,又相似於一切如如的大乘思想;其三性真如及不动无为之四项异於大众部,宜为由大众部过渡到大乘唯识,整理成六种无为思想的桥梁。《异部宗轮论》(《大正藏》四九·一七页上)说此部主张:「佛与二乘,皆同一道,同一解脱说。」此「同一」的意思,似乎是说真智本体并无差别。且其又主张:「僧中有佛,故施僧者,便获大果,非别施佛。」至其末宗,竟认为供养 堵波(佛塔),所得功德少。此也不能不想到化地部已有「吾人即是佛」(人皆可为因地之佛)的大乘的先驱思想了。
    9.法藏部(Dharmagupta-h.):《文殊师利问经》称此为「法护部」,《十八部论》译为「昙无德部」,嘉祥的《三论玄义》,以法护为人名,是目连的弟子。这个目连,可能不是佛世以神通着称的大目犍连,而是阿育王时的目犍连子帝须,就是那位传称第三次结集的主持人,北传的优婆屈多(Upagupta),也即是此人;昙无德,便是他的弟子。如据窥基的《宗轮论述记》及《义林章》所说,此部有经、律、对法(阿 达磨)、明咒、菩萨之「五藏说」;但此菩萨藏是将大众部的杂藏改变,其馀四藏亦多同大众部。此部特重明咒藏(Manrowa)及菩萨藏(Bodhisattva-pit.aka),而开后来大乘密教之端绪;日本东密以达摩鞠多为龙智菩萨 的别名,而达摩鞠多与法藏部主Dharma-gupta(法藏)的梵语相同,密宗的龙智,或不即是法藏部主,然亦不无渊源。汉译的《四分律》,即出於此部。此部承受大众部的思想颇多,所以日本凝然的《通路记》,把法藏部摄於大众部的一系。但它毕竟是上座部的分别说系所属。
    10.饮光部(Ka-syapI-ya-h.):《文殊师利问经》称此为「迦叶比部」,《十八部论》称为「优梨沙部」,《部执异论》称为「善岁部」或「饮光弟子部」,另有「迦叶惟」、「迦叶遗」等,乃是以部主之名而得名。据日本《国译大藏经》论部第五十二的结集史分派史说,此部可能是由阿育王时的迦叶惟被派至雪山地方弘化而兴起的一派。据印顺法师的《印度之佛教》第六章第三节一一八页说:此部与化地部、法藏部,化行於印度大陆,於圣典多有改作,与大众部系的多闻部、说假部,同其作风;或融入《吠陀》而尊为佛说,或仰推目犍连的神通以证实明咒之可信,或以破外及对内之论争而别为撰集。
    11.经量部(Saurowantikah.):《部执异论》名此为「说度部」或「说经部」,《十八部论》称此为「僧迦兰多」或「修多罗论」,正量部传称此为「师长部」,唯各部所传均以此部为从说一切有部分出。说度部的梵名是Sam.krantika(转移) Vada(说),故在南传的《大史》,以为经部出於说转部,实则说经及说转,同为 经量的本末二计。此部出於有部,但受大众部的影响,而对有部思想采取批判的立场,后来大乘唯识思想,由经部而出者很多。例如色、心互薰的种子说,约「种子曾当」而说三世;唯识的「道理三世」,虽见於《瑜伽师地论》卷五一(《大正藏》三○·五七九页上│五八四页中),但在经部的鸠摩罗多论师,已是这一思想的先兆。又如经部的「细意识」说,以为「灭定细心不灭」、「执无想定细心不灭」,亦即是根本识第八阿赖耶识的先驱思想。不过,经部毕竟仍是小乘,它的色、心互薰说是二元论,唯识家则以万法不离识,乃是一元论。由鸠摩罗多的细意识,到室利逻多则进而主张胜义我(胜义补特迦罗),此为微细而不可设相的「真实我」,大概可解为「法我」之执,所以仍是小乘。但由此往上一步,便是大乘「无我」的「实相」了。所以,「胜义我」有常住不变义,乃是大乘「真常唯心」思想的先驱。
 

文章录入:丽丽    责任编辑:丽丽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文章搜索 高级搜索

     

    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版权声明  使用条款  合作伙伴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7 中国佛学网  陕ICP备09024650号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联系方式:lianlee123@yahoo.com QQ:844984334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地址: 中国西安西北大学佛教所  邮编:710069
     友情支持:佛教文化旅游网   素食营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