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大乘显教理论 > 正文

《星云大师讲演集》-佛教的政治观(上)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3-09)

时间:公元一九八四年七月地点:台北国父纪念馆听众:法师、护法居士(弟子依空记)一、佛教对国家政治的贡…

时间:公元一九八四年七月

地点:台北国父纪念馆

听众:法师、护法居士(弟子依空记)

一、佛教对国家政治的贡献  

二、僧团与历代政治的关系

三、佛陀对仁王政治的看法  

四、吾人对当今政治的态度

各位法师、各位护法居士:

  今天是佛学讲座的圆满日,我要和各位谈谈“佛教的政治观”。许多关心我的信徒都劝我不要讲这个题目,理由是一般人听到政治尚且要回避三分,尤其佛教徒最好不要和政治扯上关系。事实上政治是管理众人的事,人是群众动物,无法离群索居,势必与大众有密切关系,既然无法离开群众,因此每个人也不能远离政治而生活,与其逃避这个既敏感而又切身的问题,不如面对它建立正确的认识,因此我认为应该把佛教对政治的看法,坦然地向各位解说,让大家都能了解佛教与政治的关系。

  有人一提到政治,总联想到党派的问题;一触及政治,总关涉到选举的事情,其实除了党派选举之外,还有许多与政治有关联的问题,需要佛教徒们去关心、去了解。譬如每个国民都需要缴税,成年男子需要服兵役,同样的,佛教徒也必须缴税、服兵役,这些和政治都息息相关,不能漠然不关怀,下面我分成四点来说明佛教对政治的看法:

  一.佛教对国家政治的贡献 

  佛教对于国家政治的贡献,历代都有记载,不胜枚举,我约略分成十类来说明:

  1.帮助生产:社会上有些不了解佛教的人讥讽出家人不事生产,坐享其成,其实佛教对于促进国家社会的生产有很大的贡献。譬如印度佛教的托钵生活传到了中国,经过百丈禅师的改革,提倡农禅生活,主张“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不但寺院本身达到了自给自足,并且增进了国家的农业生产。譬如我们各位吃的胡椒、胡萝卜、胡桃,甚至綑绑东西的胡麻,都是西域高僧将佛法传入东土的同时,从边疆胡境带到中国的日常用品,这是佛教对于农业生产的贡献。

  除了帮助国家的生产,佛教对于山坡地的开发、森林的维护也功不可没。《顺治皇帝赞僧诗》有两句说:“天下丛林饭似山,钵盂到处任君餐”,佛教的寺院又称为丛林,自古名山僧占多,在丛山峻岭之中,出家人披荆斩棘,开启山林,创建道场,既培植了森林,也为名山增添了灵气。

  2.开发交通:许多的道路是出家人胼手胝足修建的;许多的河流是僧侣双手开凿完成的;许多的江边滩头是沙门撑起摆渡的桨木,方便过往的行人;许多急湍飞瀑的江上,是佛门衲子以慈心悲愿架起了桥梁,沟通了两岸,引度多少的迷津。筑路、开河、摆渡、造桥等慈善工作,佛教徒都献出了他们对国家社会的关怀。

  3.保护生态:文明科技的进步,带来了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保护生态成为现代人流行的口号。几千年来,佛教对于山林的保护、动物的爱护、水土的保持,整个环境生态的均衡维护,可以说尽了最大的心力。林木不轻易砍伐,山坡不任意滥垦,珍禽异兽不随便捕杀,在佛教认为有情无情众生皆有佛性,不可以妄加伤害,在慈爱不忍的悲心之前,生态自然获得保护,人类也享受了自己播种的美果。

  4.利济行旅:佛教有时在路旁搭建一座凉亭,让羁旅在外的游子有个歇脚休息的地方;或者在路边挖掘一口水井,供给饥渴的人清凉甘露;甚至在路口施茶,让疲惫的行人得到滋润,恢复体力;晚上悬挂灯火,让夜行的乡客有了照明,以便兼程赶路。佛教施亭、施井、施茶、施灯的措施,提供了在外奔波流浪的异客多大的方便,替国家社会也尽了一份义务。

  5.文化建设:历代以来有不少的艺术家在敦煌、云冈、龙门、大同,雕刻许多惊天地、泣鬼神的佛教艺术石像,在暗无天日的石窟中描绘巧夺天工的壁画,为中华民族的文化留下了瑰璨的遗产,甚至中国佛教伽蓝殿宇建筑之雄伟豪壮,至今还成为后代子孙夸耀国际友人的文化宝藏,佛教艺术的精美,在中华文化宣扬的工作上,扮演了功不可没的角色。

  6.安住军民:过去每逢兵荒马乱的时候,寺院往往成为军队驻扎的场所、难民栖止的避风港。有一位将官告诉过我,他曾经率领两师的军队,住在四川的皇觉寺,躲过了一场兵灾。民国二十六年抗战兴起的时候,我出家的南京栖霞寺,曾经收容难民达二十万人之多,寺里的饭头师父们,每天为了煮稀饭给二十万人吃,就忙得人仰马翻,不可开交,佛教的慈悲包容,使许多遭受刀兵劫难的人,免于颠沛流离的痛苦。

  7.兴办教育:过去寺院曾经举办过不少的义学,礼请名师大德,免费教育失学的人,我个人也曾做过义学的教师。这几年来,政府更是利用寺院的场地,举行各种的讲习会,佛光山也常常提供讲习服务。除此之外,寺院更是供给莘莘学子读书的最佳环境,例如:范仲淹、王安石、吕蒙正等名将宿儒,都是在寺院里苦读成功的, 先总统蒋公中正先生,也曾经在雪窦寺读过书。佛光山新竹分院的无量寿图书馆,有最舒适的冷气设备、最幽雅的宁静环境,是学生们最喜欢读书的地方,每逢星期假日、寒暑假期间,更是座无虚席。另外寺院也创办各种的学校,譬如泰北中学、慈航中学、侨仁中学、智光商职、普门中学等等,以佛教服务奉献的精神,为国家社会作育英才。

  8.医疗救济:佛教不仅要用戒定慧三学来袪除我们贪瞋痴三毒的心病,更要以现代的科学医药来治疗我们杂难奇症的身病。我的家乡江苏扬州的前辈高僧监真大师,他不仅将佛教及中华文化传到日本,成为日本的文化之父,并且把医药也传播到日本。尤其它早在扬州已成立施诊医疗,并且做得非常广大,成绩斐然。

  几年来佛光山先后在高雄、台北成立佛光施诊队,每星期五天开车到穷乡僻壤,替贫病的人看病医疗,每天平均有三百人接受我们的义诊,我们的宗旨是:“把医药送到偏远的地方,让健康的人为贫病的人出力。”看到医护人员每天拖着疲惫的身心,我劝他们休息的时候,第二天睡了一觉,他们又精神抖擞地对我说:‘大师!我还是去施诊吧!’佛教“但愿众生得离苦,不为自己求安乐。”的慈悲精神,使他们忘记了辛劳,每日生活在为人服务的快乐之中。

  除了施诊医护之外,佛教更从事多种的赈济工作,例如施棺、施衣、施米,佛光山每年均举办有冬令救济,为饥寒交迫的困苦者送一些温暖。除此之外佛教办有养老育幼的福祉事业,如佛光山的宜兰仁爱之家、佛光精舍、大慈育幼院等,多年来为社会孤老无依、童稚失怙的人提供安稳的家。

  9.财务运转:佛教过去开办类似今日当铺、磨房的设施,只向百姓收取非常微薄的利息,甚至完全不取分厘,以帮助贫苦人士经济上的周转运用,譬如北魏的僧只粟、南北朝的寺库、唐朝三阶教的无尽藏院,都是佛教为了便民利国的金融事业。佛教称为当铺的开创祖师亦不为过,只是佛教创典当的制度,不同于今日一般当铺的高利放货,以剥削穷人血汗为目的。佛教是本着来之于十方,用之于十方的精神,把社会的净财做一个集中,然后再一次发挥其整体的力量,回馈于社会。

  10.科技文学:社会流行一句口号说“科技救国”,大家相信科技文明可以富国利民,其实从佛经里可以看出佛教已有前端的科技思想,譬如许多菩萨的名字:日光菩萨、月光菩萨、虚空藏菩萨等,把我们带至虚空的世界,与日月太空贯联起来。佛教认为宇宙最小的单位不叫电子、中子,而是微尘;最大的单位不仅仅是银河系、星云团,而是法界、世界海,佛教的宇宙观扩大了科技人员的思想领域,并且更丰富了我国文学艺术的内涵生命。中国的古典名著红楼梦、西游记、老残游记等,都与佛教有深厚的渊源关系,书中的作者受到佛教的钜大影响,佛法提升了他们的思想境界,终于创作了历久弥新的不朽作品。

  除了科技文学之外,佛教的典故如天女散花、目连救母等,提供戏剧说话精彩的题材。佛教的梵呗赞诵,给人一种清静肃穆的庄严气氛,尤其佛教的天女乐神们所使用的乐器,如琵琶、筝、琴等,其中有不少是中国乐器的滥觞。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们所使用的国音字母,是从佛教的梵音演化而成的,佛教对于中华文化的影响可以说至深且钜。

  佛教对于国家政治的贡献略举之,除了上述十点之外,还可以从历史上的几件事例来了解佛教在烽火漫连的乱世,如何扮演攘敌安邦的角色?

  唐朝的安禄山举兵造反,军需短绌,佛教徒于是发起贩卖度牒以增加军费,为平定安史尽了最大的力量,南宋高宗偏安江南,接受大臣宗泽的建议,礼请昭光禅院的法道禅师入朝共谋国事,在禅师的极力奔走、竭虑尽忠之下,为国家劝募了丰足的军粮,并且参战军旅、贡献计策,稳定了军机。曾经一度为禅僧的刘秉忠,元帝入主中原,耶律楚材仰慕他的贤能,特别征召他出仕为相,刘秉忠为了保全汉人的生命财产,免得受无辜的杀戮,只有挺身而出,立朝仪、订制度,辅佐耶律楚材进行汉化,延续了汉民族的命脉。至温禅师,元世祖感动他的赞助王化,特地敕封为佛国普安大禅师。

  降至民国抗日期间,日本对缅甸、锡兰等佛教国家散播谣言,诬指我国没有佛教,破坏宗教信仰,当时的佛教领袖太虚大师于是组团出国宣扬国风,揭穿日本的虚伪宣传,获得英、美、锡、缅各国的支持,滇缅公路得以畅通无阻,美国军需支援源源供应到后方,八年的艰辛抗战赖此终于胜利成功。目前定居在永和八十高龄的乐观老法师,年轻时曾组织僧侣救护队,参加抗日战争的后援工作,救了无数受伤惨重的军民。西藏的达赖喇嘛,为了追求佛教慈悲、自由、民主的理想,为了保护西藏免于专制独裁的奴役,率领西藏同胞抗暴。古来佛教徒面临国家危亡的时候,都能竭尽全力去效命保护,出家人虽然早已身在红尘之外,但是爱国救国的热忱却不落人后。

  二.僧团与历代政治的关系 

  历朝以来僧团的沙门和政治的君王常有密切的合作来往,其中或有辅弼朝政被尊为国师者,或有转而出仕朝中贵为宰相者,或有一度出家为僧再为人君者,更有舍弃九五之尊剃度出家者,而对于国家政治有深远影响的出家人更是不计其数,下面我举出一些实例来加以说明:

  (一)做过出家人的宰相

  南朝宋有一位慧琳法师,宋文帝礼请他为宰相来治理万机,南朝宋因此政治清明、国运强盛于一时,时人都称他为“黑衣宰相”、“紫衣宰相”,意思就是以出家人的身份来辅佐国家之事。唐明瞻法师以善识治国之方而闻名于朝野,唐太宗召入内殿,躬亲铺升床座,盛馔供养,向明瞻法师请教古来明君安邦定国之道,明瞻法师因此为太宗陈述以慈救为宗的方法,太宗大悦,尊为帝相。“贞观之治”的盛世,明瞻法师曾参与化育,可以说功不可没。明朝的姚广孝本来为道衍禅师,永乐皇帝爱其英才,敕令还俗辅佐朝纲,对明初的清明国祚贡献很大。

  (二)做过出家人的皇帝

  明太祖朱洪武未即帝位以前和佛教有一段很深的因缘,朱元璋幼年家贫,十七岁曾在皇觉寺出家为沙弥,有一次贪玩夜归,早过了寺院开大静的时刻,山门紧锁,只好在山门外露宿一夜,于是即兴吟了一首诗说:

  “天为罗帐地为毡,日月星辰伴我眠;

   夜里不敢长伸腿,唯恐踏破海底天。”

  口气豪迈,气宇非凡,大有佛印禅师“大千世界一禅床”的气度,后来能够创天下、管山河不是偶然的事。传说朱元璋从小口气就很大,并且常发生灵异的事情。有一次他负责扫佛殿,殿中供奉许多的罗汉像,因为一尊尊搬下来清扫非常麻烦,因此便对着罗汉像大声说:

  ‘喂,罗汉们!你们下来,让我扫扫地。’

  说也奇怪,那些异相百态的罗汉好像听懂似的一个个从佛龛上走了下来,等到朱元璋扫好了地,又一个个站回自己的位置。由于明太祖和佛教的这段因缘,因此即位之后极力建寺度僧,印纂经书,对佛教护持有加。

  唐朝武则天十四岁的时候,曾经在感业寺出家,后来再度入宫,并且揽握一国大权当上了皇帝。提起武则天很多人也许会摇头咋舌,惊诧于她的玩弄权术,其实在政治权力的争夺之中,鲜有不流血的惨事,而武则天又出生于重男轻女的封建时代,因此所遭受的评议自然更多,事实上武则天对佛教有很大的贡献,譬如佛教徒诵经常念的开经偈:“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就是武则天撰写的。武则天对佛法有极深的造诣,曾经为经典做过注解,并且敕令开凿敦煌石窟,巨大的弥勒佛石雕,就是在她的时代完成的。另外武则天对于僧团的敬重,历历披载于史书之中,例如华严宗的贤首法藏、北宗禅的神秀,都受武则天敕封为国师,甚至惠能大师也受过她的礼敬。

  唐宣宗本来为唐武宗的叔叔,为了躲避武宗的杀害,隐遁寺院出家为僧,有一天和志闲禅师一同游山玩水,禅师看到一泻千里、气势滂薄的瀑布不禁发出赞歎:

  “穿云透石不辞劳  地远方知出处高”

  宣宗听了,也借诗来抒发情怀,接着吟道:

  “溪涧岂能留得住  终归大海作波涛”

  意思是说自己这条蛟龙岂能终日受困于浅滩,日后仍要随着瀑流回归大海兴风作浪、一番作为,后来果然回朝主持国政。

  当宣宗尚在寺院为沙弥的时候,有一次看到黄檗希运禅师在拜佛,于是上前对禅师说:

  “禅师!你常常开示说‘不作佛求,不作法求,不作僧求。’请问禅师,你现在拜佛在求什么呀?”

  黄檗禅师听了,出其不备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在宣宗的脸上,并且说:

  “不作佛求,不作法求,不作僧求,当作如是求。”

  “你说当如何求也就罢了,何必动手打人?太粗气了。”宣宗申辩着。

  “这里是什么地方?容你在此说粗说细。”

  宣宗言下大悟,禅师的意思是要我们返求自己、内观自性,在清净的自性海中早已泯除一切的差别对待,那里还有粗细可言呢?唐宣宗当了皇帝之后,回想起这件公案,特地赐封黄檗为断际禅师,并且大举复兴佛教,使佛教在历经劫难之后,再度展开蓬勃的中兴气象。

  (三)做过皇帝再出家为僧

  梁武帝一生笃信佛教,除了礼请达摩祖师东来传法之外,并且抛弃位高权重的皇帝不做,三次舍身同泰寺为佛奴,自愿做佛的奴仆服务众生,群臣无策,只好以一万亿钱将他赎回皇宫重新理政,如此三次,可见梁武帝对于出家生活的向往。

  明朝的建文帝为了逃避燕王之难,二十六岁时逃到广西,在寿佛寺出家,法名为应能,善说法要,每次听他讲经说法的人众如海会云集,德高望重于一时。有一次在寺中做完功课,掩卷闲眺的时候,忽然忆起在宫中百官朝拜的景象,感触万端地写了一首诗:

  “阅罢楞严磬懒敲,笑看黄屋寄团瓢;

   南来瘴岭千层回,北望天门万里遥;

   款段久忘飞凤辇,袈裟新换衮龙袍;

   百官此日知何处,惟有群鸟早晚朝。”

  到了晚年由于思乡心切,终于被迎回宫中供养。

  清朝的顺治皇帝从小就对佛教有一份孺慕之情,当了帝王之后,对佛教的向往之思更是有增无减,他曾经写了一首脍炙人口流传千古的赞僧诗,诗中对于出家人洒脱自在的云水生活倾羡不已:

  “朕为大地山河主,忧国忧民事转烦;

   百年三万六千日,不及僧家半日闲。”

   当他看到政治明争暗斗、铲除异己的残酷情形,不禁要慨叹:

  “我本西方一衲子,为何生在帝王家?

   黄金白玉非为贵,唯有袈裟披肩难。”

  最后毅然决然抛下皇位撒手西去,追求他心仪已久“天下丛林饭似山,钵盂到处任君餐。”的出家生活。

  (四)做过国师的出家人

  历代有不少的出家人受到帝王的敬重,尊为国师,为国家的仁王之治贡献他们的智能。譬如禅宗的旁支,牛头宗之祖南阳慧忠禅师,唐肃宗、代宗都曾封立他为国师。华严宗三祖法藏贤首,唐高宗曾经跟随他求受五戒,武则天请他至宫中宣讲华严要义,法藏为了让武则天容易明了体用一如的道理,就近取譬宫门一对金狮,成就“金狮子章”的伟大著作,使华严宗在有唐一代大放异彩。而四祖的清凉澄观更是受到代宗、德宗、顺宗、宪宗、穆宗、敬宗、文宗等皇帝的敬崇,被尊为七帝国师,受到未曾有过的殊荣。唐悟达知玄国师,幼年时候就表现他过人的聪颖,五岁时就曾做过一首咏花诗,来说明诸行无常的道理:

  “花开满树红,花落满枝空;

   唯余一朵在,明日定随风。”

  悟达国师十一岁的时候,出家于资圣寺,唐文宗崇礼如师,宣宗即位后,曾颁赐紫袈裟,并且敕封为三教首座,曾经襄助宣宗复兴佛教,功绩炳然!有教化君王的诗留世:

  “生天本自生天业,未必求仙便得仙;

   鹤背倾危龙背滑,君王自古无百年。”

  其它如宝志禅师曾为梁武帝的国师、玉琳国师为清顺治皇帝的师父、天台智者大师受到隋唐两代帝王的尊敬。以上这些大师抱持方外之士超然胸怀,以佛法的无比智能,为国家的安乐、人民的幸福而提出了鍼言!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