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大乘显教理论 > 正文

临济宗鼓山系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3-14)

  从民国六十年(西元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五日下午二时起,我与虚云老和尚的法脉也有了传承关系,所得法派…

  从民国六十年(西元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五日下午二时起,我与虚云老和尚的法脉也有了传承关系,所得法派字号是知刚惟柔。我对法派的观念一向很淡,但是禅法极重传承。事实上我在民国四十七年春天,于偶然的机缘,使我与灵源老和尚(一九0二——一九八八)在高雄市的佛教堂,同榻而卧两个晚上。那两晚灵老很少倒单,我也正好有著修持上的一些障碍,他仅给了我“放下”两字的开示。便使我非常受用。但我始终不以自己是禅门中人,也有些不近世的禅林风格为然。直到去日本留学,参访了好几位禅师。,也打了精进禅七,并且得到龙泽寺派原田祖岳的传人伴铁牛老师的指导和鼓励,以为我可以在美国教化而不必顾虑语文的阻隔。所以于民国六十五年(一九七六)春天起,正式在纽约大觉寺开始教授修持方法。禅重传承,故于那年九月,先师东初老人到纽约访问时,请示能否得其曹洞法派的传承,他老则说剃度弟子与传法弟子有别,而近世丛林所谓传法,不在于心法而在于传承寺主方丈的位子;人不在焦山,虽可得其法而不可承其位。于是说过了就算,未有任何事可做的。

  我在另一方面,虽学过日本禅,却不想以日本禅为依归,教的也不是日本的那种模工,我得到日本禅师的恩泽,仍希望是中国禅宗的正经统。近世僧中,仅有两大禅匠,一是高旻寺的妙树来果(一八八一——一九五三),另一便是虚云和尚。我既曾与灵源老和尚有过受教之恩,而且他也是我具足戒的的尊证,故于六十七年冬回国期间,拜见灵老,得其禅法,没有任何仪式,仅在他老的禅房内顶礼三拜,见到此事的,只有一位他的近身侍者。很明显的,其中没有秘密,老和尚只是连声说了几个好字,我也永远不会去向他老人家要主寺的位子,我是通过灵老,和虚老的法脉接接上了头。

  饮水思源,现将虚老法系的历代祖师恭列如下:

  六祖惠能——南岳怀让——马祖道一——百丈怀海——黄檗希运——临济义玄——与化存奖——南院慧颙——风穴延沼——首山省念——汾阳善照——石霜楚圆——杨岐方会——白云守端——五祖法演——圜悟克勤——虎丘绍隆——应庵昙华——密庵咸杰——破庵祖先——无准师范——净慈妙伦——瑞岩文宝——华顶先覩——福林智度——古拙昌俊——无际明悟——大冈澄——夷峰宁——宝芳进——野翁慧晓——无趣如空——无幻性冲——与善慧广——普明德用——高庵圆清——本智明觉——紫柏真可——端旭如弘——纯杰性奎——慈云海俊——质生寂文——端员照华——其岸普明——弢巧通圣——悟修心空——宏化源悟——祥青广松——守道续先——正岳本超——永畅觉乘——方来昌远——豁悟隆参——维超能烂——奇量仁繁——妙莲圣华——鼎峰果成——善慈常开——德清演彻(虚云)——佛慧宽印——灵源宏妙——知刚惟柔(慧空圣严)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