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大乘显教理论 > 正文

《星云大师讲演集》-佛教法对时空的看法(上)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3-15)

时间:公元一九八二年十一月廿二地点:高雄中正文化中心对象:法师、信徒(弟子依空记)  一.一般众生的…

时间:公元一九八二年十一月廿二

地点:高雄中正文化中心

对象:法师、信徒(弟子依空记) 

一.一般众生的时空  

二.现实生活的时空

三.圣者解脱的时空  

四.如何利用时空

各位法师、各位护法信徒:

  感谢佛陀的指引,让我们有殊胜的因缘在这样的时空里听闻佛法,我今天要和各位讲的题目就是:“佛教对时空的看法”。

  时空,包括了时间和空间:时间是往古来今,竖穷三际的;而空间则是百界千如,横遍十方的。这两种东西对大部份的众生来说,就像呼吸一样,日用而不觉,依各人根机的深浅而有不同的领悟。蜉蝣朝生暮死而不怨,人世七十寒暑而不足,各自囿限在一己狭小的生存时空中。但是,从佛教轮回的法则来看,众生的生命是无尽的,不仅是空间无边无际,连时间也是无穷无尽不可限量的。如果我们能够参透时空的真谛,就能够从东西南北的空间中解脱,从分秒日月的时间里破茧而出,到达“处处清凉水,时时般若花”的逍遥境界。

  以下,我分四点来跟各位谈谈佛教的时空观念:

  一.一般众生的时空 

  所谓“一般众生”,不仅指我们人类凡夫,也包括了天、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这些五趣的众生,这六道众生的时空,是什么样的时空呢?

  我们先从时间上来说:

  (一)刹那──在佛教里面,最短暂的时间单位叫做“刹那”,以现在的时间来算的话,大约等于七十五分之一秒,是很短暂的了。在佛教里面如何计算这么短暂的时间呢?

  一念,就是一个念头、一个想法,有九十刹那。

  一刹那,有九百个生灭。

  一昼夜,有三千二百八十二万刹那。

  可见刹那的生灭是很快的。我们现在看花是这样的红,叶子是这样的绿,而花和叶在时间里面刹那不停的生灭,过了一段时程就会凋谢,它们是在每一刹那的时间中不停的生长、凋萎的。像这个桌子,我们看到它好好地放在这里,但是如果让科学家用放射线或显微镜来照射的话,可以看到木材里面的纤维组织有伸缩变化,在刹那刹那之间不停的坏灭,过几年就会腐朽了。世上那有不凋谢枯萎的花草?又那有不耗损毁坏的桌子?就是因为一切事物都在刹那之间生生不息,也在刹那之间灭灭不已,所以俗话说:“少壮一弹指,六十三刹那”,年轻人弹弹手指就是六十三刹那,短暂的光阴迅速消逝,年轻的岁月转眼成空。刹那,实在是非常的快、非常短暂的!

  (二)阿僧只劫──长的时间,佛教里称为“阿僧只劫”,阿僧只劫非常非常的长,长到难以形容。我现在把“阿僧只劫”里面比较短暂的两个时间单位向大家作个说明:

  “芥子劫”:就是在方圆十公里的立方体大城里,装满芥菜子粒,每隔一百年取出一粒芥子,直到取完为止,这段时间就叫做“芥子劫”。这一段时间到底有多长,恐怕要用多位元的电脑才能算得出来。

  再以“磐石劫”来说,就是一块十公里立方体那么大的石头,每隔一百年用砂纸磨擦一次,一百年一百年的擦一次,直到把大石头磨灭了,整个擦成粉末了,就是“磐石劫”。这种时间更长。

  在佛教里面,“芥子劫”和“磐石劫”都还算是小劫,至于“阿僧只劫”这样的大劫却是无量无尽,不可言说的。

  (三)各种众生的寿命──众生寿命无定,像水面的泡沫,忽然生起,又忽然消灭,各有不同的寿限。人,通常只能活到一百岁左右,而蜉蝣的生命却是早上生晚上死,这种朝生暮死就是蜉蝣的百年光阴。乌龟是世上最长寿的生物之一,可以活二百五十年,而类似感冒的滤过性病毒只能生存三小时,这种二百五十年和三小时虽然相差极大,却也各是一生。大象和海豚可以活九十年,牛马猴狗能活十五年至二十年,老鼠能活三、四年,蚊子苍蝇却只能活五到七天,这也是牠们的一生。这许多众生的寿命,无论是朝生夕死也好,是三小时、一百年、二百五十年的寿命也好,用尘世的观念来看,也许很长,但是在无限的时空里面,还是很短暂的。为什么呢?因为依照经上的记载,人上面就是“天”,离我们最近的一个天,叫做“四天王天”,“四天王天”里的人可以活五百年的天寿,换算成人间的岁月,是二万五千年;再上一层的是“忉利天”,有五万年的寿命;“夜摩天”有四十万年的寿命;“兜率天”有一六○万年的寿命,还有更高的“化乐天”,“他乐天”里的人有六四○万年的寿命。如果由欲界天再往上说到色界天,那就更不可思议了,色界天里“他化天”的众生可以活到二五六○万年,是我们一般人很难想象的。再往上还可以追溯到无色界天,无色界天里的众生可以活过八万大劫,八万大劫的时间更是长到人类无法想象的地步了。然而不管多么长的时间,也还是在生死的流转里翻腾,不能超脱时空的囿限。

  在无间地狱里面的饿鬼更是难以翻身,不但身心无间,时间无限,受罚受罪的苦更是难以名状。经上有一个“饿鬼等痰”的例子形容很好:在地狱里有个受罪的饿鬼,长久没有东西吃,觉得饥苦不堪,日日引颈盼望有什么东西可以裹腹,好不容易发现有一个人要吐痰,看准了这个天大的好机会,饿鬼就巴巴的等这一口痰来吃。他等了又等,看着城市倒坍、城市修复、城市倒坍、城市修复,修好了又倒坍,坏了再修好、修好了又坏……如是城好城坏各七次,无数时间悠悠飞逝之后,他才等到那一口痰。地狱里无日无夜的漫长时间,说来实在可怕。

  至于空间,在佛教里面,大的空间叫佛刹、虚空,小的叫微尘,名称虽然不同,却都是指称三千大千世界,说有多大就有多大,是无边无量无限无涯的。

  宇宙到底有多大呢?以现代科学的立场来说,我们现在站立的地球上面有一个太阳,据科学家研究的结果,证实地球的面积只有太阳的一百三十万分之一,换句话说,太阳是地球的一百三十万倍大,而在敻辽的虚空之中,一个银河系就有大约两千亿个太阳,宇宙里面的银河系又多达几百万个,大家想一想,宇宙是何等浩瀚深奥!

  再从微尘方面来说:现代物理学上把物质分解成最小最小的单位,叫做原子、电子、中子,而微尘是比中子更细微的。这就像牛毛也是很细的,可是牛毛的尖端用高倍的显微镜放大来看,还可以发现更多更小的成份,这种比一般观念还要细微了几万倍的情形,就是微尘。我们的小拇指表面上乾干净净不带一丝一毫的灰尘,实际上却寄生了成千上万的细菌和尘埃;一只小小苍蝇的眼睛由四万个小眼组成,这些空间都是极细极微,是人眼所不能见的。

  经由各式各样科学仪器的探测分析,科学界对于我们生存的时间、空间作了种种广袤深微的解说,这种种科学上的说法,我们现在听了都会觉得宇宙太广太深,但是在佛法里面,这种说法还是很浅很小的,为什么呢?因为在佛法里面的时间和空间,都是至大无外、至小无内,是无量无边的。我今天在这里跟各位讲话,明天透过广播电视可以远远传到全台湾各地,后天译成文字发表可以刊布于东亚欧美,将来印行出书还可与世界千万大众结法缘、增法喜──佛法,永远是超越时空的!

  二.现实生活的时空 

  在广大的宇宙里面,我们每天的生活都与时间和空间紧密相合,离不开时空关系。一个人做人做得好不好,处事顺不顺利,就要看他对于人际关系如何处理,对于时间的久暂怎么把握,对于空间的分寸如何安排──你不注意时间,行事太快太慢,都会引起别人的憎厌;你不了解空间,占了别人的位置,抢了别人的优势,别人也不高兴。所以,时空对于我们人生真是关系重大。

  在现实生活上,有人感到时间不够用,分秒必争;有人觉得光阴漫长痛苦,度日如年;有人贫无立锥之地,世上无处可容身;有人良田广厦万顷,连月球上的大地都想买,形形色色,不一而足。有名的唐伯虎曾经作了一首打油诗,来形容光阴的短暂易逝:

  “人生七十古稀,我年七十为奇;前十年幼小,后十年衰老;中间只有五十年,一半又在夜里过了。算来只有二十五在世,受尽多少奔波烦恼。”

  时间是世界上最公正的东西,贫者不少一分,富者不多一秒,一切权贵威势,都不能夺。

  时间是世界上最能干的法律顾问,“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一切是非爱憎功过,俱由时间裁判。

  时间是道德的公证人,“平生莫作皱眉事,世上应无切齿人”,人格尊卑,久而自见。

  在现实生活里面,时间的脚步是三重的,人生七十古来稀也好,人生七十才开始也好,众生的生命都在“过去、现在、未来”三重时间里悠悠度过。“过去”的时间已经悄悄消逝,永远不回头了;“现在”的时间像箭一般的飞走,转眼即失去踪影;“未来”在犹豫中慢慢的接近、接近,忽然之间又擦身而过。这种种易逝成空的情形,许多诗人都感慨过:

  “公道世间唯白发,贵人头上不轻饶。”(唐.杜牧)

  “莫怪世人容易老,青山也有白头时。”(清.骆绮兰)

  这是说:世间最公平的是使少年变成白发的岁月,不管你有钱没钱,体壮体弱,一旦年光老去,发都会变白。青山有寒霜之时,人也有白头之日:

  “今朝一岁大家添,不是人间偏我老。”(宋.陆游)

  “世间何物催人老?半是鸡声半马蹄。”(宋.王九龄)

  这是说:人人会老,年年易老,人生就在岁岁年年的爆竹声中瞬息消逝了;生命在咕咕喔喔的鸡啼声里一日日度过,岁月在的的答答的马蹄声里一程程消失,最终还是会在无穷的时间里老去。佛教说生死流转、诸行无常,像白居易的诗:

  “愧我长年头似雪,饶君壮岁气如云!

   朱颜今日谁欺我,白发他日不饶君。”

  我们学佛法的人之所以要苦苦修行,就是为了在无限的时空里证入菩提,在刹那的时光中掌握永恒,在一花一木一水一石中契悟无等的妙道,得见无上的法界!

  在现实生活里,要勘破的不仅是时间,还有空间。有人上山与山争土,有人填海与海争地;土地诉讼案件层出不穷,是活人与活人争地;许多公寓大厦挖取坟墓兴建,是活人与死人争地;不但人与人为了争夺生活空间而兴讼,国与国也为了扩展生存空间而起干戈──大千世界的一切争战几乎都是为了生存空间而战。其实,“良田万顷,日食究竟几何?大厦千间,夜眠不过八尺”,人间各种有形无形的空间,尽皆幻渺;三界忽存忽亡的空间,都是心识。白居易另有一句诗说得好:

  “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生。”

  我常常跟大家说:“世间树木有千载,人生荣枯无百年”,也是同样的意思,无非是劝大家脱离我执、假相,舍弃生死无常的种种苦恼,进而离苦得乐。

  在现实生活里,有许多难以度过的时空,常常会折磨人,使人痛苦焦虑、彷徨失措。例如:

  “银行三点半,伤心病榻眠,受屈无处诉,失意痴迷时;

   绝病宣布日,逃犯容身难,贫无立锥地,妻儿哀哭啼。”

  还有一首打油诗说得更详细,我念给大家听:

  “人约黄昏后,玉人不来时;升学联考日,榜上无名时。

   生离与死别,伤心断肠时;初次为人母,阵痛难产时。

   卧榻辗转侧,不能入眠时;少年好械斗,父母着急时。

   内急肚腹痛,寻觅厕所时;全力去竞选,开票落选时。

   机车迎面撞,紧急煞车时;犯罪难逃避,宣布刑期时。

   沙场百公尺,推进困难时;眷属不和谐,吵闹分家时。”

  在现实生活里面,最难度过的时空实在太多了。像上面说的失约、落榜、生产、卧病、如厕、翻车、判刑、夫妻失和以至生离死别这些痛苦煎熬的时空,几乎人人不能免,结果因此引起漫天的纷争:这个位子是我的,这个东西是我的,这块地是我的,你不能动;你没有时间跟我谈话,你迟了二分钟误了班机,你未能及时上船而逃过了一场海难,捡回一条命……现实生活里的人生,真是一种空花水月的人生;现实生活里的时空,也是一片空花水月的时空:

  (一)空花人生──在花开花谢的时光里,人会悠悠忽忽的老去,今年的花与去年的不同,今年的我也已经不是去年的我了。就像下面几句诗说的:

  “今年花似去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