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大乘显教理论 > 正文

《星云大师讲演集》-佛教现代化(上)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3-15)

时间:公元一九八二年二月 地点:佛光山对象:台湾省政府办国学研习会的老师(弟子依空记)一.什么是佛教…

时间:公元一九八二年二月

地点:佛光山

对象:台湾省政府办国学研习会的老师(弟子依空记)

一.什么是佛教的现代化  

二.佛教现代化的依据

三.佛教现代化的原则   

四.如何推动佛教现代化?

各位国学研习会的老师们:

  你们这一次到佛光山来参加活动,看到佛光山各方面的设备、情况,不知道各位有什么感想?或许各位会觉得佛光山和其它的寺院不一样,充满现代化的气息。住在山上的职事和同学们,不管是新来参学的,或者是居住很久的人,大家一定也有同感,佛光山的一切很现代化。将佛教推动向现代的新纪元,是我们历年来努力的方向,虽然我们的宗旨、目标,不一定皆能为社会上的大众所体会,但要把佛教的真理,广大地传播给社会,让现代的人们欣然地接受,佛教走上现代化,是一条必然的途径。今天就针对“佛教现代化”这个问题,向各位提供我个人的看法。

  佛教从印度本土传到中国,长期来受到中国政治民俗等的影响,产生有别于印度的中国佛教。在印度,僧团为引导社会道德归趣、超越国家权力的出世间团体;在中国,在专制君主体制之下,一切都附属于政治而存在,佛教也无法幸免。君主的施政方针,往往决定佛教的兴衰与否?有名的三武一宗法难,即是印证。尤其到了明朝,佛教由于当政者的政策,遂走上了远离社会人群,封闭自守的局面。

  我们都知道,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年轻的时候,当过沙弥,做过和尚,了解佛教四姓皆摄的包容性,容易为社会大众所接受,是一股不可轻视的力量。当时由于一些不法份子假借宗教为谋叛的温床,因此明太祖即位后,即对一切的宗教,特别是佛教,采取软硬兼施的政策,以分散其对社会的影响力量。他要求全国的出家人,到山林中去修行,使佛教脱离社会,无法和群众接触,而成为少数人修心养性的安养所。因此佛教由隋唐时代积极投入社会,救度人们痛苦的盛世,而没落至关山门的佛教、保守退避的山林佛教。余波所及,影响至现代,佛教度化群机的功能无法发挥,遂成为社会人士嗤之以鼻的对象!

  民国以来,经过新佛教领袖太虚大师的极力提倡,推行八宗兼弘的人生佛教,一些年轻的僧侣,受到大师的影响,对未来佛教应何去何从的方向,有了新的体认,而喊出:“打开山门,走进社会。”“佛教要下山去!”“佛教要大众化、通俗化、文艺化。”等等的口号。本来佛教即以人为本的宗教,佛教是五乘共有的真理,不光是出家人特有的修行准则,是七众弟子共有的人生指南。佛教应该普遍化于每个家庭,佛教应该为每个人所接受。过去的大德,为了达到此理想,禅宗者,则提倡化禅机于耕作之中的农禅生活;净土宗更是大事传播三根普被的净土思想,忙人闲人都可修念佛法门。更有一些受过现代教育的人,主张以现代语文来诠释大藏经,以现代的印刷方式来流通佛教的经典,使佛陀高深教义,能够普遍地为一般庶民所了解。

  综观民国以来所提倡的“佛教现代化”运动,今日究竟完成了多少?佛教是真正现代化了?我们以为尚嫌不足。佛陀以一大事因缘降生于世,所谓一大事因缘即示教利喜。也就是开示众生以言教,给与众生以欢喜。基于此原则,佛法一定要适合于现代人的需要,让众生欢喜,自然地接受,才是佛陀示教的真正本怀!

  所谓“佛教现代化”,并不是标新立异,也不是惑众取哗。现代化的佛教,乃是本着佛陀慈悲为怀,普化众生的心愿,本着历代祖师,尤其是太虚大师的主张,吾人只不过在此稍尽一点棉力罢了!根据印度出土的遗迹,佛陀在世时所住的精舍,不管在卫生、通风等设备,都相当的进步,达到当时的“现代化”。翻阅中国佛教史书上的记载,北魏时代置有僧只户、僧只粟,以解决人民的饥馑;唐代设有悲田院、疗病院、施药院等福祉设施,以救助孤苦疾病的人。佛教要因应每一个时代的需要,以最巧妙的方便,将佛陀慈悲的精神,普示于社会,也就是要“现代化”于每一个时代,因此,我们提倡佛教现代化,并不是创新,而是复古,把过去诸佛、大德的教化,以现代人熟悉、乐意接受的方式,揭櫫于大众而已!

  关于“佛教现代化”这个问题,我个人提出以下诸点,供给各位做为参考:

一.什么是佛教的现代化 

  上面我们提到佛教要现代化,那么现代化的佛教,究竟有一些什么原则呢?我想提出几点:

 (一)现代化的佛教是合理的,不是邪见的

  佛教之异于其它的宗教,为佛教不仅富有信仰、戒律、礼仪等实践行门,更有合理性、客观性的思想理论作为实践的根据。佛教的根本教理-原始佛教的三法印、缘起说,大乘佛教的般若空,不仅合乎佛教的道理,并且合乎人间的道理,不管任何时代、任何地域都能适用于人类社会,并且随着科学文明的进步,更加能证明其合理性。

  所谓三法印就是“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根据佛教的看法,世间上没有一样东西是固定不变的,人体细胞每日的新陈代谢作用,由少年、青年、壮年而老化的人生过程;物理现象界宇宙星球的不断运转,山河大地沧海变桑田的瞬息变化,都说明了“诸行无常”颠扑不破的真实性。因此人间的富贵、快乐固然无常,世上的苦难、灾厄也是无常。我们快乐的时候,居安要思危,未雨要绸缪;处困苦的时候,只要努力奋发,一定能改变困境,获得快乐。因“诸行无常”不仅仅是消极性地由好的情况变成坏的情况,或由坏的情况变成好的情况,“诸行无常”提供吾人精进向上的积极意义。

  自有人类文化以来,生命起源一直困扰着无数的思想家、哲学家。有的主张宇宙的一切是唯一神创造的,譬如基督教、天主教的上帝,印度婆罗门教的梵天、回教的阿拉等等都将宇宙的来源归诸于神格化的第一因。有的则主张一切是命运安排好的;有的以为是无因无缘、偶然机会的凑合;有的则认为一切现象是物质元素的结合。佛陀为了破除这些邪见,提出“诸法无我”的独特见解,而揭示出因缘生灭的法则。所谓“诸法无我”是宇宙万象没有固定性的自我、本体,一切现象只不过因缘和合而成。因缘条件不具备了,就消灭分散。如果能明了“诸法无我”的道理,就个人而言,对于世间的一切就不会起贪着心,提得起、放得下,自在快乐。就社会而言,如果人人都能体认“无我”的妙意,那么就没有自我中心的思想,不坚持己见,处处为他人着想,成全别人,社会必定和乐安详。因此无我乃是去除小我、私我的意思,小我去除了,大我才能显现出来;私我空无了,涅槃寂静的真我才能呈露出来。因此世间的事物,如果合乎三法印、空的道理,就是佛法,否则就是邪见,这是佛教现代化的第一条原则。

 (二)现代化的佛教是实有的、不是玄想的

  真理除了具有普遍性、必然性,真理更具有信实性。譬如前面所叙述的“诸行无常”的道理,就是最好的印证。佛教说无常,凡是有生命的东西,必定会死亡;聚合的东西,必定会败坏,因此说有生必有灭,有成必有坏。无常的道理,普遍适用于一切现象,并且必然如此演变,是千古不移的真理。

  有的宗教为了显示其奇特,对于其教主之描写,极尽灵异之能事,譬如基督教的耶稣为童女受胎所生,有的甚至假托信史以外的人物为创教者。我们从创立佛教的教主──释迦牟尼佛的生平事迹,可以明了佛教是个重视实在,不尚玄想的宗教。根据印度历史的记载,佛陀为印度释迦族的王子,为父母所生的血肉之躯,而不是呼风唤雨、捏造无凭的神仙。佛陀的成道过程、教化事迹,也实实在在有凭有据记录于史书之上,而不是虚无飘渺、神奇怪异的存在。佛陀本身对于弟子的教导,也着重于人生问题的解决,凡是和了脱痛苦、成就慧命没有关系的形而上学,都为佛陀所呵斥。在箭喻经里,佛在世时,有一位长老的孩子,请教佛陀有关世界有边无边、灵魂存在不存在等本体的问题,佛陀于是引用毒箭为譬喻,避而不答,此即有名的十四难不答。佛陀所关心的是如何拔去众生身上的烦恼毒箭,而不是有关毒箭的种类、制造方法等和生命没有相干、玄之又玄的问题。

  佛教三藏十二部的经典之中,充满高妙的道理,八万四千个法门,都是针对众生的毛病,而开出的药方。因此佛教虽然有深奥的哲理,但是更注重实践,纯粹性哲学理论的探讨,并不是佛教所推崇,这也是哲学思辨上,将佛教的教理发挥至极点的部派佛教之所以被视为小乘的原因。佛教不以谈玄说妙的文字游戏为满足,佛教真正的目标在于解决众生的疾苦,因此现代的佛教是实实在在以解决人生问题为主旨、以人文主义为本位的宗教,而不是虚幻不实的玄思清谈。

 (三)现代化的佛教是现世的,不光是未来的

  在一般人的观念里,总认为当现实生活中失败已极、走投无路的时候,才会以宗教信仰为精神归宿,因为许多的宗教,总是教人把希望寄托于渺不可知的未来,因此宗教遂被一些自鸣为受过现代科学新知洗礼的知识份子,嗤为不能解决现时的病痛,只是暂时麻醉神经的鸦片。其实宗教真正的目的,并不在叫人逃避现实,躲入未来世界的象牙塔里,而是勇敢地面对当前的痛苦,并且找出离苦得乐的方法,因此宗教对于未来虽然有美颜的丽图,但是更注重现在世界的开发、完成,而佛教就是典型的例子。

  佛教讲时间,虽然说有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但是着重于现在;佛教讲空间,此世界、他世界、无量十方诸世界,但是着力于此世界的净化;佛教讲有情,不止人类而已,地狱、饿鬼、畜生,乃至十法界无量众生,但是重视以人为本的佛法、以人为本的解脱,因为现在的问题如果没有办法解决,更遑论无量阿僧只劫的未来;吾人所居住的娑婆秽土都无法净化,如何去庄严其它的国土?此世界的众生都无法教化,如何去济度无量的众生?因此现代化的佛教,虽然说三世、十方、无量众生,但是更重视此时、此地、此人。

  佛教的重视现世,可以由有名的三世因果偈看出端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佛教认为人生的祸福苦乐不是前世注定、无法改变的;佛教主张人类造下什么业因,将来一定要对自己的行为付出责任,受到相等的果报,因此佛教有别于机械的因果命定论,也不同于拨无因果的享乐主义者,而提倡不常不断的中道思想。根据佛教的教义,过去我们所做的一切,虽然已经无法挽回,但是我们如果能够把握每一刻真实的现在,努力开垦自己生命的园地,未来的世界仍然是美丽灿烂的。所谓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因此我们对于既成的过去,不需要再无谓地伤感懊恼,对于未来也不必过份的憧憬幻想,重要的笃实地活在每一刻的现在里,把现在的身心安顿得恰当,使它不出问题,就是善于对待自己的调御师了。因此现代化的佛教,虽然说过去、现在、未来,但是更重视现世的完成;仙邦帝乡虽然逍遥惬意,但是比不上双脚踩在大地上的落实。

 (四)现代化的佛教是正信的,不是迷信的

  谈到宗教信仰,随着民智的开发,而有种种的层次。在过去知识未开的时代,人们对于自然界的刮风、下雨、打雷、闪电等现象,无比的敬畏,随时会危及生命财产,因此举凡雷公、雷母、风伯、雨姐都成为膜拜的对象,乃至大树、石头都成为神只,能够降祸赐福,因此而产生自然精灵崇拜的宗教。随着时代的递移,由对自然界的信仰,而进入以民族英雄为崇拜对象的宗教。譬如关云长忠义可佩,遂和孔子并列为文武二圣,成为儒家精神的丰征。岳武穆精忠爱国可敬,到处建有岳王庙,受到万民的景仰。郑成功开垦台湾、妈祖救济苦难,都成为老百姓心目中伟大的神明,香火不绝。乃至封神榜、西游记等神异小说中如李哪里吒、孙行者等子虚乌有的人物,也为民间所膜拜不疑。现代化的佛教,应该从对自然图腾的崇拜、英雄式的神权信仰,走向净化身心、提升生命的层次;现代化的佛教,不可以如过去知识低落的时代迷信怪诞,以神奇蛊惑民众,而应该将人心导引至正信的领域。

  有人一提到宗教信仰,总认为是村夫渔妇的迷信行径,我们以为迷信固然不可宣扬助长,但是有时迷信却比不信更好。我们看看老公公、老婆婆持香祷告于神明之前时,宗教的信仰,使他们不敢心存恶意、作奸犯科,他们的心思是善良的,他们的人格是高超的。有时候这种宗教信仰是维系社会伦理道德的一股力量;迷信有时候何尝不是推动国家进步的能源!譬如军人为国家牺牲,为卫民而献出生命,为什么要为国家、为人民而牺牲奉献呢?因为对自己保家卫国的使命产生一种不问任何原因、不计较任何条件的绝对信仰,也就是“迷信”的情操,因此可以不顾一切牺牲,献出所有,因此迷信不一定就不好,如果善于运用,有时可以收到很大的效果。

  过去有一位老太婆信佛虔诚,没有受过教育,不会看经,因此持诵“唵嘛呢叭弥吽”,并且每诵一句,就拿一颗豆子来计数,昼夜不断,精进不已。由于她不认识字,把“吽”字误念成“牛”字,虽然如此,时日久了,精诚所至,竟然念到豆子自动跳起来的境界。从这则故事,我们可以明了,当我们对一件事产生无比的信心,专注前往,毫不退缩,自然能产生巨大的力量,完成目标。古人说:吾心信其可行,则移山倒海如反掌折枝之易。因此对宗教、真理、正义,产生磐石不移的“迷信”,不足忧惧,值得担心的是什么都不信,精神没有寄托的地方,心灵没有安住的场所;心田中毫无善恶是非的种子,才是最令人忧心忡忡的事!在泰国有一种习惯,女孩子选择对象结婚时,要先了解对方有没有当过和尚,当过了和尚,表示此人已受过宗教纯善的薰习,严格的生活训练,有了宗教的信仰,才能嫁给他,如果没有宗教信仰,表示此人缺乏人生目标,不能轻易托付终身。宗教信仰,有时成为衡量一个人人品的准则。

  各位也许会以为我对迷信的行为表示赞同,其实我只是想表明迷信虽然不值得推波助澜、极力宣扬,但是总比完全没有信仰要好。迷信有时也会带给我们极大的束缚,譬如有的人盖房子要看风水、八卦,乔迁时还要算时辰,如果不如此,恐怕祸及子孙、冒犯祖先,其实依照佛教的看法日日是好日,处处是好地,算命看地理无非是我们自找的一些束缚而已,我们应该从迷信之中挣脱出来,培养正信,开拓自己的生命,才是佛教现代应走的途径。

  迷信是对宗教不计利害得失、全心全意的信奉,由于不明宗教净化人心、提升生命的道理,终究不是十全十美的境界;另外比迷信更糟糕的是不分是非善恶、邪知邪见的信仰-邪信,譬如过去中国社会里,有一些不法的宗教组织,如白莲教、一贯道等,以邪说异行,蛊惑民众,违背宗教劝人向善、敦风懿俗的原则,更是不足采取。现代化的佛教,应该远离邪信的桎梏,摆脱迷信的束缚,建立正确的信仰,培养一颗活活泼泼的心意,徜徉于真理的领域。

 (五)现代化的佛教是进步的,不是保守的

  二十世纪是科技文明进步的时代,佛教不但要随着时代社会进步,并且要走在时代的前端,领导着现代的人心思潮向前迈进。

  现代化的佛教不能保守退缩、不能遵守成规,在各方面应该力求新的突破,寻新的进展。譬如在建筑方面,应该讲究庄严、圣洁,吸取现代科技文明的菁华,追求现代化。有些人来到佛光山,看到佛光山的殿堂客室舖地毯、装冷气,不能了解我们的作法,不以为然地说:“佛光山是佛教寺院,竟然舖地毯、装冷气。”我请教大家,不舖地毯,难道任它尘土一堆、泥泞满地才美观吗?不装冷气,难道热得汗流夹背才舒适吗?有的人看到出家人驾驶汽车,惊异不已?看到寺院有现代化的电气设备,以为新奇。其实一切物质的发明,都是为了使人们的生活更幸福、更舒适,如果透过现代文明的种种产物,能够使现代人很容易地了解佛教的道理,自然地接受佛教,为什么佛教要开时代的倒车,矫情不加以运用,而退到蛮荒不便时代呢?事实上佛教在每一个时代里,一直是很进步的,譬如现在大家使用的围巾,原来是出家人御寒的东西;少女们穿的凉鞋,滥觞于僧侣们的罗汉鞋。佛教要我们清心寡欲,并不是否定社会生活的价值,而是对一切的物质不起执着,役物而不为物所役,只要有片叶不沾身的功夫,何妨漫游于百花丛中呢?事实上,佛教的理想世界-佛国净土,譬如极乐世界的辉煌庄严,岂仅是冷气、地毯而已,而是黄金铺地;房屋的建筑不止是钢筋水泥,而是七宝所成。如果我们抱持娑婆的思想,地毯也不要,冷气也不用,自取不便,极乐世界不是也会变成娑婆秽土了吗?

  我们在佛光山利用天然的地形,建设了净土洞窟,希望藉着现代的雕刻,绘画等艺术,把极乐世界的殊胜情形,介绍给社会人士。有人对我说:“你们应该建筑地狱,让更多的人看了,心生畏惧,自然会信仰佛教。”宗教的信仰,是探讨生命的奥秘,而自然发诸于内心的一种需要,不是透过威吓利诱,而勉强入信的。况且十八层地狱在恐怖的极权国家里,我们追求的是民主开放的社会,民主开放的社会是西方充满光明、幸福、富足、安详的极乐净土世界,而不是黑暗、悲惨、痛苦、绝望的地狱。这个净土佛国,并不在西方十万里以外的极乐世界,就在吾人生存的娑婆世界里,因此如何把我们生存的娑婆世界建设成圣洁庄严、雍容肃穆的极乐净土,是我们应该努力以赴的方向!

 (六)现代化的佛教是道德的,不是神奇的

  有人说:科学是万能的。科学确实打开了不少宇宙的奥秘,但是却有更多浑沌未凿的天机,是科学的顽童所无法敲开的。连科学之父的爱因斯坦都认为:人生最后的领域,只能在宗教中才能找到答案。神秘是任何宗教共有的特质之一,但是并不是唯一最珍贵的,宗教更珍贵的内涵是净化人心的道德,而不是神奇。

  有的人看到神明能占卜未来,能以符籙袪邪,就信奉不疑,有的人看到鸾生穀坐关、炼丹修道,就崇拜有加。其实神异怪奇,并不是宗教所推崇的对象。譬如孔子就不语怪力乱神,佛陀也禁止弟子使用神通。神通有时虽然也不失为度化众生的方便,但是究竟不是常道,不宜经常使用,好比有刺激性的食物,偶而食之,可以提神醒脑,但是常久食用,则有破坏性灵之虞,不可不慎!况且不管神通如何的广大,终究无法解决人生的根本烦恼,无济于生命的净化。譬如鬼神也具有天眼、天耳、神足、宿命、他心等五种神通,但是仍然不能免于六道的生死轮回,主要是缺乏烦恼都已断尽的漏尽通。而漏尽通是在日常生活的身心净化中完成的,因此今后我们应该将宗教道德化,不要使其神奇化,将佛教指导社会人心的伦理道德,密切地应用于生活之中,推行人生的佛教、生活的佛教,从生活上的衣食住行、人际来往的关系中,去推动以道德为本、有利于社会的现代化佛教。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