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大乘显教理论 > 正文

《星云大师讲演集》-佛教现代化(下)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3-15)

二.佛教现代化的依据    宗教应该因应时代的需要,而有所革新改进的认识,普遍见于各宗教。譬如天主教…

二.佛教现代化的依据 

  宗教应该因应时代的需要,而有所革新改进的认识,普遍见于各宗教。譬如天主教、基督教允许祭祖,允许神父参与世间的活动,基督教更是极力提倡革新,我们佛教也需要作一番革新,趋于现代化。那么佛教,要依据什么以达到现代化呢?下面我仍然分为六点,加以说明。

 (一)观机逗教

  所谓“观机逗教”,即对方是什么根器,就施予什么教化。佛教是属于大众的,佛陀为了度尽一切有缘的众生,解决众生们的各种痛苦,敷设八万四千种法门,并且依众生的根机,将佛法分为人、天、声闻、缘觉、菩萨等五乘,网罗一切的学派。譬如儒家讲三纲五常,而佛教提倡三皈五戒中的不杀、不盗、不妄语、不邪婬、不饮酒,依次为五常的仁、义、信、礼、智,因此依佛教的看法,注重人文精神的儒家,可归为人乘的佛教。

  基督教讲永生,信仰上帝才能进入天堂,否则就下地狱。佛教也讲天堂地狱,佛教的天堂是思衣得衣、欲食得食,长寿幸福的三界二十八天。因此基督教可归入天乘的佛教。只是佛教认为天乘虽然可以享受无比的快乐,但是尚未涤尽烦恼垢秽,终非究竟的境界。佛教理想中的境界是慈悲的佛陀,而不是愤怒的上帝。

  道家主张清净无为、弃智无争的思想,可归为声闻缘觉的二乘佛教。二乘佛法偏重于各人的自度自了、遁世潜修,因此被大乘佛教呵斥为焦芽败种的小乘。五乘中的菩萨乘是抱持出世的思想,从事入世的度众工作,也就是将声闻、缘觉的出世思想,和人天的入世精神融和为一体,不仅自利,更要利人;不但自度,更需度他。佛教虽然方便将一代教法分为五乘,为的是不舍弃任何根器的众生,但慈悲济众的菩萨乘,才是佛教所致力推弘的法门;进而专权教的三乘趋入实教的一乘,才是最究竟的境界。

 (二)契理契机

  所谓契理契机,就是上契诸佛之理,下契众生之机的意思。宇宙人生的真理虽然是佛陀所宣说的,但是佛陀即使不出世,真理还是存在的,由于佛陀出生于娑婆世间,四十九年之中,以种种的方便权巧,契合众生的根机,而说种种的法门,因此契理的佛法,乃得宣扬于世间。

  根据经典上的记载,佛陀最初成道时,在金刚座上对大乘利根菩萨说华严经。由于华严经乃佛自所证的觉悟境界,为称性的根本法门,因此二乘的阿罗汉听了,如聋若哑无法领会,佛陀于是说契合于他们根机的方等诸经。在法华会上,佛陀演说一乘教的法华经时,有五千名的声闻弟子,由于道理太深,不能相契,因此纷纷退席,这就是有名的五千退席。因此今日的布教人员,对于圣贤至高至善的道理,要适合众生的程度,运用智能,深入浅出施以教化,才能收到预期的效果。譬如对老农老圃而言,笛卡耳哲学的深奥,比不上如何种植稻谷菜蔬,有更好的收成来得重要。佛陀在世时,对调琴的琴师就以音乐为譬,教导众生如何不急不缓地调和自己的心性;对放牛的牧童就以牧牛为喻,教化弟子如何驯服放逸的身心,使奥妙的教理都能贴切善巧地契入众生的心中,佛陀可以说是最善于教化众生的教育家!

  有时候我们听到一些人慨歎佛教的教义太深奥,无法登堂入室,窥其玄密。但是反观今日信众聆听佛法的心态,也有待商榷。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些佛教徒,赶场似地奔跑于各道场之间,一问之下,说是去听经,本来听闻佛法是好事。但是再细问对方:“那位大德讲经讲得如何呢?”则回答:“讲得很好,我完全听不懂。”听不懂的佛法再高深、再精彩,只是束之高阁的装饰品,对生活品质的提高毫无意义,实在不知道好在哪里里?因此今后弘法的人,弘扬佛教教义的时候,不但要契理,更要注重契机,让众生都能蒙沾甘露法味的滋润。而闻法的人,也要修学适合自己禀质的法门,努力和佛法相应,才能契入佛法的智能大海!

 (三)方便多门

  佛教里有一句话说:“方便有多门,归源无二路。”好比我们从高雄到台北去办事,或者坐火车、或者搭汽车,甚至乘飞机,虽然交通工具不同,但是最后都能到达目的地,所谓“条条道路通罗马”。同样的,佛陀为接引众生契入涅槃妙心,而开演了八万四千种法门,虽然法门千差万别,但是最终的目的,无非希望众生能证悟自家清净本性。

  近代弘扬净土思想的大德──印光大师,在世时受到信徒们的尊崇。有一次信徒们听说大师要到某个寺院讲经,大家慕名联袂前往。讲经法会进行至半途,听法的信众稀稀落落地离去。大师看了于是说:“大家那里是来听经的,只不过是好奇,来看看我印光是不是三头六臂罢了!”从此不再讲经,而以书信往返来接引信徒,皈依的弟子有十万人之多。由大师的例子,讲经说法固然是度众的方法,鱼雁启迷何尝不是利生的方便?譬如弘一大师也常以墨宝赠送信徒,只要运用得当,世间的辞章艺术,也可以成为登陆彼岸的津梁。

  佛教为了达到万源之本,而有种种的说法,有时谈空说有,有时论相说性。譬如过去有人问智藏禅师法要,禅师一概回答:“有!”而同样的问题询问径山禅师时,禅师却回答:“无!”乍看之下,彷佛矛盾不通,其实说有说无,理同出一辙。径山禅师是从证悟的境界而说自性毕竟空,一心之外,别无他物,因此没有天堂地狱、田园妻子的假名,心佛众生三无差别。而吾人不能体证此境界,因此智藏禅师才方便地从事相上说因缘差别有。事实上有无本为一体,非为二物,今后如何运用千差万别的方便法门,使众生同归真理之门,是佛教现代化的努力目标!

 (四)恒顺众生

  “恒顺众生”本来是华严经中普贤菩萨所发的十大愿心之一,意思是说菩萨要顺着众生的意愿,满足他们的希求。但是由于众生的智能为无明所蔽,如果放纵欲望,贪婪无餍,难免产生偏差,因此佛教一向视五欲为烦恼渊薮,恒顺众生的希望,继而导之入于善道的理想,也因此很难推行。譬如一般人所需要的是升官发财、儿孙满堂,而佛教认为“黄金是毒蛇、金钱是罪恶。”“儿女是讨债鬼”,看到别人夫妻结合就说:“爱是苦啊!夫妻是冤家聚头。”把亲情伦理、钱财官位说得十分可怕,让一般人裹足生畏,不敢信仰佛教。其实金钱本身没有罪,如果善于运用,金钱往往是推动各种事业的净财;爱情也不是可怕的东西,只要处理得当,爱情也不失为生命力的泉源。

  我们的七情六慾好比流水,可以灌溉田园,也可能淹没屋舍。而对这一股载舟覆舟的欲流,如果一味加以堵塞,恐怕弄巧成拙,反而泛滥成灾,只有用疏濬的方法,导入于沟渠,才能收到水利之益,因此佛教现代化的依据,是如何因应众生的需要,将之引导于正途,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加以排斥。拳头固然会打伤人,但是腰酸背痛的时候,拳头也是止痛的良剂!其实拳头本身无善无恶,持之行善则善,握之作恶则恶,如何趋善祛恶,系乎是否能够巧妙运用。

 (五)随喜功德

  “随喜功德”也是普贤十大愿之中的一愿,意思是说随时将欢喜布施给他人。比方看到别人有成就的时候,不起嫉妒的心,随口说些赞歎的好话;看到别人失意的时候,不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随口说些鼓励的言语。除了随口布施欢喜之外,随手做好事,随心帮助人,乃至给对方一个浅浅的微笑,一句不经意的问安,都是随喜的功德。

  佛教的四摄六度皆为很好的随喜功德,譬如四摄法中的慈颜摄,就是以和颜悦色对待别人,也就是脸上的随喜功德。爱语摄就是以柔软语、真实语和对方交谈,也就是口上的随喜功德。同事摄就是站在对方的立场,以对方最能接受的方式,自然地摄化他。譬如父母为了餵小孩子吃饭、喝牛奶,或者以糖果哄骗,或者好言诱之,让小孩子生欢喜心,乖乖地吃饭。同样地从事教化工作的人,对待众生要如父母疼爱子女一般,以慈爱心给予欢喜。而对方欣喜接受布施,才有功德可言。因此经上说慈悲喜舍四无量心,不仅施的人要欢喜,受的人也欢喜接受,才是真正行布施者。

 (六)不舍一法

  经上说菩萨不舍弃任何的众生。对菩萨而言,如何顽冥愚昧的众生,都具有佛性,都有得度的可能。因此菩萨为了使众生觉悟其清净自性,只要对众生有利益,不舍弃任何一法,总想尽办法度化他,甚至因此而贬损自己,也加以运用。

  有一次信徒送来一块饼,赵州禅师为了印证弟子文偃禅师的境界,就对弟子说:“我们把自己比喻得最丑陋、最肮脏的人,就赢得这块饼。”最后文偃禅师把自己比喻为在粪便中乘凉的蛆,而赢得了饼,也得到了乃师赵州禅师的印可。从这则公案可以了解禅师们在污秽的粪便中,都能洒脱自在的乘凉,多么逍遥超脱!而为了印证法要,连取譬于粪便的法门都不舍弃,赵州禅师可称得上善教化众生的长者,佛教的四弘誓愿的其中一愿说:“法门无量誓愿学。”因为众生无量无边,而菩萨要度尽无边的众生,因此菩萨要修学一切的法门。为了救治众生的病,要开出种种的药方,有时用补药,告之以正道;有时用泻药,泻去其邪见;有时甚至用毒药,以毒攻毒,祛除其愚痴。所谓善治病者,砒霜毒药,皆能治病。只要善于运用,无情的青山溪流、繁花翠竹,都是上弘下化的好道具!

三.佛教现代化的原则 

  我们推动佛教现代化,应该遵守一些什么原则?我仅提供几点,以便各位参考。

 (一)度生重于度死

  一般人的观念里,人死了才需要找个出家人来诵经、超荐超荐,佛教彷佛是专为死人而设立的,和活着的人毫不相干,佛教对社会而言,遂变成多余的存在,和实际生脱离关系。细察其原因,这种风气的形成,佛教界中的一些人士也难辞推波助澜之咎!

  当我们问某人:“你为什么出家学佛?”一般人总是回答说:“为了了脱生死。”本来解脱生死的根本烦恼,是佛教最终的目标,但是了脱生死并不是逃避现实生活,要从日常的身心净化中去下功夫。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出家?我绝对不敢说为了了脱生死。我十二岁的时候,看到家乡的一位大和尚,对着众多的信徒讲经说法,威仪具足,令人敬慕!我心想:假如我也能出家度化那么多人,让大家在有生之年,就能蒙受法益,不必等到断气了,才麻烦一些人来唱唱念念,那该有多好!根据经上记载,替去世的亡魂超荐,固然也有功德,但十分利益亡者只领受三分,其它的七分还是生者受益,如果超度的法会做得不如法,功德就愈小了。因此度死固然重要,度生则更为迫切,生者、死者都能度化,才能了脱生死。

  时下佛教有一种弊病,青年发心出家学佛,有些寺院不知施予教育,而青年本身也不知如何精进,有些于是三三两两凑在一起,到处赶经忏。更有甚者,一些在家人士也加入此行列,竞争激烈,“经忏公司”乃如雨后春笋,到处林立,徒然造就一批靠死人吃饭、使佛教趋于末流的焦芽败种者。因此佛教要步向现代化,“度生重于度死”的原则,是第一要务。

 (二)奉献重于祈求

  台湾的宗教界一片重于祈求的现象,要求佛菩萨保佑他添丁发财,要求神明赐给他功名富贵,把宗教的信仰建立在个人的私欲、贪求之上,使宗教的格调不能特出,人性无法透过宗教的薰陶而提高升华,我以为现代化的佛教应该发扬服务、奉献的精神,为大众付出一片热诚,为社会献上一份关爱。

  在平时的修持中,我和佛光山的徒众一样也拜佛祈愿,只是我不曾祈求佛菩萨保佑我长命百岁,保佑我发财腾达。我总是如此的祈求着:“佛菩萨!请将一切的苦,难都降在我的身上,让您的弟子考验自己,能不能为众生担当苦难?请将所有的挫折都加诸于我,使您的弟子在挫折中,把自己训练得更坚强,为众生挑负一切的责任!”

  我们不曾想过要从菩萨那儿得到一些什么?我们只是因为信仰了佛教而如何为大众尽一份心力,奉献一份微薄的力量,我们觉得奉献的心愿,才真正能和诸佛菩萨慈悲的精神契合!

 (三)生活重于生死

  前面我们提过,当我们问佛教徒:“你为什么学佛?”佛教徒一向的回答是:“为了了脱生死!”“你为什么出家?”“为了解脱生死!”我们也提倡了生脱死,但是在了脱生死之前,先要把生活问题解决了,才能达到真正的了脱生死之境。眼前的生活都无法解决了,还奢谈什么生死解脱呢?

  为了某些人要了脱生死,放弃人间的责任,到深山幽林中去清修,我们这些人就要辛苦的工作,供养他生活所需,让他躲到山林中去修行。此人成佛作祖了,而佛教也因此被讥为社会的包袱!其实这种只求自度自了的思想,是无法成佛作祖的,因为缺乏大悲心,是成不了佛的,而大悲心是在渡引大众,利益群机之中养成。我们认为了生脱死并不是自私自了,绝非偷懒享受。我们应该先在人间辛劳播种,从生活上去健全身心,解决生死的问题,而不是当社会的逃兵!

  过去太虚大师提倡佛教要从事生产,我们以为出家人也要学会社会的技能,具有服务社会的能力,譬如我对佛光山的大众,要求每一个出家男众要具备教师的能力,女众要成为护士或幼教人员,以自己的劳力,换取所得来办道修行,不必仰赖社会养活我们。自己的生活没有匮缺了,进而服务社会,奉献人群,协助众生解决生活上的问题,解脱生死的根本烦恼。因此推行佛教现代化,虽然最终的目的是生死的解脱,但是必须从生活的完成着手,所谓“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这种人间佛教,生活佛教的推展,是佛教走上现代化的必行要径!

 (四)事业重于庙堂

  放眼今日台湾的宗教,三步一寺,五步一庙,已经到了近乎泛滥的地步,其中佛教的寺院也不在少数。而这些林立的寺院,不但不能为佛教提供什么贡献,反而分散了佛教的力量,使社会人士对于佛教所投入的物力,以及佛教本身的才力,分散于各个寺院,无法集中于一处,充分发挥佛教教化社会的功能,阻遏了佛教的进步!

  寺院本来是传播佛法的道场,是大众心灵寄托的地方,但是今日佛教界,有许多人将寺院视为个人清修的场所,是安养天年的养老院,是逃避世间责任的收容所。使佛教取诸于社会,而对社会却不能有所回馈,担当起福利社会的责任,肩挑起引导人生的大任,使佛教成为社会诟病的对象。

  慈航法师说过:“宗教生存的三大命脉为教育、文化、慈善。”一座寺庙盖得如何的富丽堂皇,如果没有教育、文化、慈善等事业做为内涵,不是完整的道场,只是虚有其表的建筑而已。我当初开建佛光山时,有一些名家送我一些宝贵的字画,由于当时经济拮据,捉襟见肘,有人就建议我,将这些字画义卖了,以建设佛光山。我一幅也舍不得卖,保留了下来,因为我们以为有了历史文化,宗教才有生命。我们自从创建佛光山以来,一直在创办这三种佛教事业,在教育方面则办了培养弘法人才的佛教学院,以及社会一般的学校,乃至以社会各阶层人士为对象的各种讲座、夏令营,务求僧众信众,出家与在家都受到教化。在文化方面则办有出版社,编辑佛教丛书刊物。在慈善方面则设立养老院、育幼院等福祉设施。我们的宗旨是以教育培养人才,以文化弘扬佛法,以慈善利益社会,以朝圣净化人心。希望透过佛教事业的创办,为佛教开创新纪元,担当起弘法利生的任务,使佛教免于寄生社会之讥。因此佛教现代化,吾人应有事业重于寺庙的认识!

 (五)大众重于个人

  佛教的教团称为僧伽,僧伽的意思就是众,僧团本来就是六和合众,因此佛教是个非常重视大众的宗教,离开了大众,就没有佛法。而社会是由大众组成的有机体,所以佛教是无法脱离社会而独立存在。

  佛经上说:诸法因缘和合所成。世间上的万相,不能单独存在,一切都彼此相互依存,才能成其事。譬如我们所穿的衣服,要经过工人的纺织、缝制,才能适合地穿在我们的身上;我们所吃的米饭,要经过农夫辛勤地播种,商人的搬有运无,才能吃到香喷喷的饭食;我们出门的舟车、生活上的所需品,没有一样不是取诸于社会大众的辛苦结果,没有了社会大众,个人必然没有办法生存下去,大众是我们的恩人,大众如我们的父母,我们应该报答大众的恩泽,所谓报众生恩,取之于大众,回报于大众。

  我们如何报答众生的恩惠呢?慈航法师说:“只要一人未度,切莫自己逃了!”地藏菩萨的大誓愿说:“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佛教重视的是大众的福利,而非个人的解脱。只要有一个众生尚在受苦,菩萨是绝对不自己证入涅槃,享受快乐。这种以众为我,利他即自利的大乘菩萨行,才是佛教现代化的真正精神所在!

 (六)法乐重于欲乐

  不管男女老幼、贫富贵贱,人生活着是为了追求快乐,乃是人之常情、共同的目标。但是如果仔细地思考,究竟有多少人能够得到快乐呢?有人以为拥有亿万的财产就很快乐,但是有钱的人也有他的痛苦,有时担心金钱周转不灵;有时为了事业的推展,忙得无法和自己的妻子儿女团聚、共享天伦。有的人以读书为乐,但是如果不能活用,满腹的经纶也无济于世。有的人以爱情为乐,但是人间多怨偶,法庭上互相控告的,不少是当初恩爱的夫妻。有的人则在信仰中寻找快乐,只是不幸信了邪教,不但人格不能升华,并且危害社会。那么,真正的快乐是什么呢?真正的快乐不在欲乐,而在法乐。维摩诘经上说:“吾有法乐,吾不乐世俗之乐。”来佛光山出家的大众,他们牺牲了世俗的享乐,献出了青春年华,看似愚笨,其实他们自有一种法乐。我们所提倡的是佛法的快乐,也就是真理的快乐。佛法的快乐不是以感官五根去感受的人间快乐,而是一种虽然不看不听也陶然自在、发诸于内心的宁静之乐,参禅者有禅悦,诵经者有法乐,拜佛者则有法喜的智能之乐。我们对于世间上的一切,自有与世俗不同的看法,我们所追求的是简朴勤劳、超然物外的宗教生活,我所向往的是内在生命的显发、精神上的解脱自在的般若之乐!我希望每一个人都能确实地去体会这种法乐,使我们的身心更安住!

 (七)国情重于私情

  俗话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有父母亲人、乡里故旧,爱家乡固然很重要,但是爱国家更是要紧。即使是从事宗教工作的人,也一样要对自己赖以生存的国家加以爱护。佛教说要上报四重恩,也就是说除了要报答父母恩、众生恩、三宝恩之外,还要报答国恩家恩。如果没有国家的庇护,我们就无法安乐地过日子,更遑论安心办道了!

  佛陀在世时,听说琉璃王要大举攻打祖国迦毗罗卫国,虽然已经成佛证道的佛陀,也只好挺身而出,在大军经过的路上静坐,来劝阻这一场战争的发生。依照印度的习俗,如果大军遇见了沙门,今日就偃兵不战。琉璃王一看,阻道的是佛陀,只好退兵。第二天、第三天再出兵,佛陀仍然静坐在炎日下,琉璃王于是对佛陀说:

  “佛陀!这里太阳酷烈,请您坐到那边有树荫的地方,比较阴凉。”国王的意思是请佛陀离开此地,以便军队前进。佛陀于是说:

 “亲族之荫胜余荫。”亲族的庇荫,胜过树木的荫凉。眼看自己的国家即将遭到灭亡的不幸,到树下去享受习习的凉荫,又有何意义可言呢?身体都不存在了,毛发将何以安附?国家灭亡了,个人也无所依靠,所谓“覆巢之下无完卵”。佛陀也如此的爱国家,我们应该提升对私人、亲族的感情,把这种爱乡的感情扩大,去爱护国家,培养忧戚与共的爱国情操,为保护我们的国家尽一份责任。

四.如何推动佛教现代化? 

  我们已经确立了佛教现代化的目标原则,那么要如何推动,才能达成佛教的现代化呢?我仅提出四项供各位参考:

 (一)配合国家需要的发展

  国家的需要,就是佛教的需要。我们佛教徒对于政治,并不希翼什么,但是对于社会的安定,国家的前途,却不能不关心。

  观看今日世界的局势,大致可分为民主自由与极权专制两大壁垒,自由民主的国家讲求宗教信仰自由,譬如政府重视各种宗教的发展,设立宗教科,订立宗教法,辅导宗教的成长。我们希望将来宗教也能如其它团体一样,成立宗教法人,使宗教更组织化、制度化,发挥引导社会前进的效果。反观极权统治之下的国家,虽然表面上也允许人民自由信仰,但是实际上却又限制老百姓的宗教活动,所谓宗教信仰,只是虚应故事而已!

  政府自从来台之后,一直努力于将国家建设成民主自由的形象,况且民主自由乃是二十世纪不可遏止的世界潮流,我们宗教界也应该配合国家,以及世界这种走上自由开放之途的时代需要,站在宗教的岗位上,献出我们的力量,以佛教的慈悲平等,来消除极权国家的残暴阶级;以佛教重视精神、唯心的思想,来对治共产世界无神、唯物的谬论。

 (二)提高生活品质的内涵

  台湾目前的经济生活已经相当的进步,物质享受也非常高,但是我们的道德并没有跟着进步,生活内涵也不曾因此而提高。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些衣冠楚楚的人,随地吐痰便尿;上下舟车,争先恐后,不守公共秩序;缺乏道德心,破坏公物。不久前,政府开放观光,无论在飞机上、旅馆中,大声吵闹、到处走动的,一定是来自台湾的观光客。我们不能以一个暴发户为满足,我们更要提高生活的内涵,把社会建设成礼貌守法、充满爱心的理想境地,而宗教正是担负这种提升社会道德品质的最佳角色。

  我常觉得政府有时表扬寺庙的根据,实在有待商榷。那间道观捐出了几十万、几百万,政府就颁给奖牌;那间寺庙兴办养老院、医院、赈灾济贫,政府就发给奖状。一些末流者,就以平日取诸于信众的钱,捐给政府二百万、三百万,得到政府的奖励,然后再以奖牌奖状为号召:我们是受到政府表扬的慈善团体,以取信于老百姓,而获得更大的利益。使原本负有净化人心、敦风懿俗使命的宗教,成为慈善机构。这种作法,使宗教失去存在的意义,无异加速宗教走上没落、乃至灭亡的悲运!

  佛教是宗教,慈善固然也是佛教事业的一环,但是我们所要从事的是佛法无上妙谛的宣扬,借此以收到人心根本的净化之效,而不仅仅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工作而已!翻开报纸,今日社会抢劫案件之多,已经到了悚目惊心的地步。世面上膺品假药,到处充斥,一片虚伪的风气,到处是欺骗陷阱,随时随地必须提防。我们认为针对这种时弊,遵守佛教的五戒,是培养大众守法的最佳良药。如果人人能不杀、不盗、不邪淫、不妄语、不喝酒,就不会伤害别人的生命,侵犯别人的财产乃至名誉,使我们的社会呈现一片祥和。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树立因果的观念,就不敢作奸犯科,我们的社会将充满爱心。有人也许会以为二十世纪的科学时代了,还迷信因果。二十世纪的时代,为何就不相信因果?其实因果非常合乎科学精神,如是因,必得如是果,那一件事能违背因果的原理?犯了罪业,虽然一时逃了国法,但是终究逃不了因果。前不久雾峰地政事务所的主任,犯了变更地籍的罪,判了死刑。更换了一位新的主任,才上任不久又重蹈故辙,判了死刑。社会上犯罪已经到了前仆后继的阶段,为什么会如此呢?主要是没有因果观念,以为自己能侥幸逃过,不会受罚。其实善恶因果终有报应的一天,只是来速来迟而已。因果的观念,告诉我们自己的行为自己负责,世间上绝对没有侥幸的事,前途的好坏,决定于我们自己是否努力。这种因果观念,是上进的一股动力,可以丰富我们生活的内涵;今后我们要做的事,是如何将佛法导入社会之中,将现今的社会生活,由追求声色犬马的物质享受,提升至追求心灵宁静的精神层次;将社会导向健康富足之道!

 (三)建设心理健康的道德

  政府提倡十大建设,心理建设是十大建设以外更重要的建设,在九全大会中曾经提出纲要,可见其重要性。今日的社会,富有的穷人很多,物质上虽然很富裕,但是精神上都很贫困。我们常常自满说:中华民族渊远流长,是个优秀的民族,但是一般人的心理又如何呢?看到别人富有了,就怀疑地说:“那个家伙,不晓得从那里弄来那许多钱,大概是偷窃的。”看到有人升官,就酸溜溜地说:“哼!那个人就会奉承阿谀,终于攀上了骥尾。”别人有任何好处都不欢喜,没有与人为善的随喜心,没有众生与我一体的胸襟。

  中国社会流行一句话说:“同行是冤家”。我们在佛光山上全心全力推动佛教现代化的工作,而阻碍佛教进步的,不是基督教、天主教,却是佛教人士。佛教里有一种可怜的现象,看到会讲经说法的法师,有一些佛教人士就批评说此人不会做事,只是靠一张嘴说说而已;看到兴办佛教事业的,又说此人只会做事,不懂修行;看到注重修行的,却又说此人只知盲修瞎练,不能着书说玄,总之佛教一无是处,大家一起同归于尽最好。我们应该以佛法的正确信仰,来匡正这种不良的风气,增进大众的心理建设,看到别人事业辉煌腾达时,要随喜赞歎,彷佛自己感同身受一般地光彩欣喜!

  有些人到佛光山来参观,看到佛光山的各种建筑,就对我说:“你们为什么把佛光山盖得如此宽大呢?”难道把佛光山盖成马不旋踵的茅蓬才好吗?台湾的面积虽然很少,但是我们要把台湾建设成经济大国、文化大国、道德大国;我们建设佛光山,也是抱持这种予人方便、给人欢喜的心,希望佛教对社会有些微的贡献。今后我们对于别人的事业发展,也要抱着希望对方愈顺利愈欢喜的心,只求国家社会、佛教众生有成就,而不计较个人的享乐。我们以感恩心、慈悲心、知足心、惭愧心,来对待世间的一切,以众乐为己乐,培养荣耀归于大众,成功不必在我的器宇,以创造快乐的人生!

 (四)创造安和乐利的社会

  所谓安和乐利的社会,不仅仅指从事十大建设,开辟了高速公路、大炼钢厂而已;也不是拥有了电视、电冰箱就快乐无忧。有时物质愈充裕,心灵的空虚愈深;经济文明的过度发展,也会带来弊病。我们除了让众生生活所需不虞匮乏之外,更要让众生从佛法中,获得更大的富足。那么,如何才能建立安和乐利的社会呢?这需要从人际关系的调和去完成,在人际之间,如何才能取得和谐呢?彼此要相互尊重,不可以轻蔑他人,谚云:“愚者亦有一得。”又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我们不能因为对方出身微贱,而就轻视他的存在,有时候无用乃真正的大用。譬如有名的六根会议的譬喻,眉毛虽然没有视听的功能,但是缺少了眉毛,就失去了所以成为人的整体谐和感,因此眉毛的无用,乃是使人之所以为人的整体大用。佛教主张不轻易蔑视任何的众生,那怕是一只小象,将来也会成为大象,一个能够尊重的社会,才是有道德的社会。

  创造安和乐利的社会,除了彼此要互相尊重外,社会上的大家要分工合作,社会的有机体才能活动起来。好比眼耳鼻舌身等器官,各掌所司,将自己的功能完全发挥之后,人身整体才能运作自如。社会的进步,需要靠每一份子捐弃私见,合作无间才能达成。

  我们要将社会建设成为安乐和平的社会,必须奉行法治,一切依循法律、制度而行事,不以个人的主观好恶而冤枉任何的好人,放过恶人,使我们的老百姓都能享受辛勤得来的社会成果。生活在社会的每一个人,要具备公正无私的心,容纳异己的胸怀,不排斥和自己不同意见的人。事实上这个世界是大家共有共存的世界,而不是一己囊袋之中的私物,千差万别的事事物物,有时能使世界更多彩多姿,没有繁花点缀的大地,将失去了它的缤纷美丽!

  如何创造安和乐利的社会呢?我们每个人必须要互相尊重、分工合作、奉行法治、容忍异己、公正无私、赞歎随喜,才能达到这个理想。

  所谓佛教现代化,目的即将佛教慈悲、容忍的精神,提供给社会做为参考,希望社会遵循着佛教的平等法、因缘法、因果法等原则原理,而臻于至善至美的境地。社会如果透过佛法的指引,因此而能充实了内涵品质,提高了精神层次,那么佛教对于这个时代、社会,才具有存在的意义。社会的进步化、现代化,才真正是佛教所以走上现代化的宗旨所在!

  今天大家来到佛光山,没有什么佳肴可以款待各位,仅简单地提供几点我个人对于佛教现代化的粗浅看法,希望佛教的现代化,能带给我们的国家社会更多的富裕充足,全世界人类都能享受更大的幸福!谢谢大家!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