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佛教理论总论 > 正文

舍利子释疑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7-28)

佛教界重视舍利子,非常的尊敬他。但起初,只是舍利,后来才着重到舍利子。舍利是印度语,或译作室…

    佛教界重视舍利子,非常的尊敬他。但起初,只是舍利,后来才着重到舍利子。舍利是印度语,或译作室利罗、设利罗:译义为“骨身”,“遗身”即死后身体的总称。我国对于祖先的遗体都安葬全尸于坟墓,坟墓便成为我们民族宗教的尊敬对象。但印度俗例多用火葬,火葬后的骨灰——舍利,藏在金属的石质的,陶质的容器中,埋在地下,稍稍高出地面,即称为塔,塔是高显的意思,这等于我国的坟了。藏舍利的容器无论是金属的,石质的,有特殊形式,可以供奉在屋里,也就称为塔。这种藏舍利的塔就是中国宝塔的来源。印度重火葬,塔里供奉舍利,舍利与塔在印度民族宗教中,也就成为尊敬的对象了!

    依于尊敬遗体——全尸或骨灰的道理,就是生前剃下的发,剪下的爪,还有牙齿,都是遗体——舍利而受到尊敬。所以佛教中,有发舍利、爪舍利、牙舍利,及发塔、爪塔、牙塔等。

    遗体何以被尊敬?一般人对父母眷属的遗体,由于生前的有思有爱,所以或安葬全尸,或收拾骨灰——舍利敬藏在塔里。特别是对于父母、祖父母等,表示着爱敬“追远”的孝德。这点,中国与印度,都是一样的。如对社会而有功有德,他的坟墓,在中国会受到一般人的尊敬。佛教中,教主释迦牟尼佛,与弟子——菩萨或罗汉,以及后世的高僧大德,火化后的舍利,受到佛教徒普遍的尊敬供奉。几年前,印度的散琪古塔,发现了佛的大弟子舍利弗与目犍连的舍利,受到印度政府的尊敬。其后作为最珍贵的礼物,奉赠锡兰的佛教界去供奉。又如抗战期间,日本人在南京发现了玄奘三藏的舍利,曾分散在南京、北平、日本,建塔供奉。前年又由日僧奉还奘公遗骨的一分到台湾,也曾引起朝野尊敬,并决定在日月潭建塔供奉。佛及弟子的舍利受到尊敬供养,是由于佛及弟子,曾依此遗体,引发智慧慈悲等功德,开示人生的真义,化导无量数人,去恶向善,进向于至善的境地。所以《金光明经》说:“舍利是戒定慧功德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般若经》也说:“佛身及设利罗(即舍利),皆由如是甚深般若波罗密多劝德所熏修故,乃为一切世间天人,供养恭敬,尊重赞叹”。佛及弟子的舍利受到佛弟于的尊敬供奉,不但有着敬爱追慕的孝思(如一般人的尊敬父祖遗体):由于佛及弟子的甚深功德,所以供奉舍利,能使人引发信心、向上心,能激发人类的善念,鼓舞人类向真理的追求。

    一直到现在,缅、泰等佛教国,还只是尊敬供奉舍利,而我国却特重舍利子。据传载:释迦佛火化后的舍利是坚固不坏,犹如金刚的微粒。我国的高僧大德火化后,也常在骨灰中发见坚固的微粒(但据传:佛舍利是永久不坏,而一般的舍利子久后还是要坏的)。因此我国佛教徒,对此舍利中的“坚固子”,特别尊敬,称为舍利于。舍利子就是舍利中的坚固微粒。这确是容易珍藏,适宜于信徒经久供奉的。

    何以火化后会有此舍利子?我国流传的信念是:如人久离淫欲,精髓充满,就会有坚固的舍利子。据我所见而论,这不外血肉精髓骨脂等,经火化的融冶而凝成。这在我国僧众间原是平常而并不太希奇的。民国卅六年春,太虚大师在上海圆寂,我初次见到了舍利子。那年秋天,途经苏州,特地去木渎灵岩山,瞻礼印光大师的舍利子。这次,又见到章嘉大师的舍利子。论数目,章嘉大师要多些,但晶莹文采的舍利子,虚、印二老要多一些。几年前,台湾后里毗卢寺的妙尘优婆夷,汐止静修院的达心比丘尼,都曾发现有舍利子。去年,曼谷振东法师,生前是平常的应赴僧,但火化后却发现舍利子甚多。去年底,家师在新加坡去世,据广洽法师等函告,得舍利子甚多。我的师弟还邮寄数颗给我,现供奉于小银塔中。舍利子原是平常而并不太希奇的。而太虚、印光、章嘉大师等舍利子,值得我们尊敬,建塔供奉,那是由于他生前的功德——慈悲、智慧、自利利人的德业。他们的舍利子是戒定慧等功德所熏修的,所以是“甚难可得,无上福田”!

    《中央日报》曾载有有关章嘉大师舍利子的报道——《佛身三宝》。记者对佛教是相当隔膜的(如称李子宽为法师),对舍利子的报道,辞句间不免有语病,这才引起读者的疑问。有些疑问依上文的解说,可以不需要再解答了,但也有还需要解答的。人的身体或遗体——舍利,唯有自己,才有权交给医院或化验室,去解剖或化验。章嘉大师的舍利子为内蒙民众及一般信徒的信仰对象,谁也无此主权,拿来赠给科学界去研究实验。所以有人提议,佛教会“基于爱国心”,捐赠科学界去作实验,显然是误解爱国,也滥用爱国的大帽子了。章嘉大师的舍利子现供奉于台北市青田街章嘉大师生前的办事处,让一切人瞻礼,所以如有研究兴趣的,不妨去看看,不一定要在博物馆中(有人建议捐给博物馆)。至于问起:“对我们社会之发展,科学之进步,有何帮助?”我可以举一事例来答复:孙中山先生死后遗体经过防腐手术,安藏玻璃棺中,奉安在中山陵,费用是相当大的。试问:就中山先生遗体自身来说,对我们社会之发展,科学之进步,有何帮助?中山先生的遗体与你我死后的遗体,有多大差别?由于中山先生生前对国对民的德业,才能受人尊敬。瞻礼中山陵园,能为中山先生的德业所感召,为以建民国,以进大同的伟大理想而努力!同样的,舍利子的受到尊敬,实由于生前的德业:而舍利子在信徒的心目中,充满着鼓舞向上的巨大力量。

    舍利子的受到尊敬还有另一因素,即舍利子每有奇突的现象。当然,并非每一人的舍利都有难思的奇迹。现在姑说两点,—、台利子是可以至诚感得的,佛教史载:孙权时,康僧会与弟子们虔诚祈求,竟然于空瓶中发见舍利子。西晋慧达在郎县祈求,舍利与塔从地涌出来。有名的宁波阿育王寺的舍利塔发见到现在,已一千七百年了。也许觉得这过于古老吧!那末,民国二十几年,朱庆澜将军去西安,经人陪之去游兴教寺——玄奘法师的塔院。朱公虔诚礼敬,塔上忽落下半块砖,检起来看,有两颗舍利子附在砖上。这才发起修复奘公塔,同时也修了奘公弟子——窥基、圆测的二塔(都在兴教寺)。二、舍利子是可以生长的:明初,西藏宗喀巴大师——黄教的创立者,晚年落下了一颗牙齿,交与大弟子保藏。后来问起,弟子是作为舍利而恭敬供养着。拿回来看,牙根上长满了舍利子。当时,取下舍利子,分给弟子们供养。而此牙齿在恭敬供养中,经常生长微粒的舍利子,一直到现在。也许觉得太遥远吧!那末,近在台北前司法院长居正,生前供奉舍利子五颗。死后,移供中正路的善导寺。去年,发见舍利子已增为十颗。今年春分了五颗,供养在新竹青草湖的福藏塔。善导寺的五颗舍利子不知现在有否增多!

    也许有人会建议,像这样的舍利子送科学家去“实验研究”,做一下“正确的分析”。其实不需要分析化验,我就可以告诉大家:这只是一堆物质元素,并无灵奇成分:然而舍利子并不因此而失去光辉。这如人类一样,不论那一位,活生生的送到科学家的实验室里,经一番正确的分析化验,报告是并无良善,也没有罪恶;没有忠贞,也无所谓邪逆。在科学家的化验分析里,这是毫无根据的。人,只是多少水分,多少铁质……,这些少的物质,时值美金x元x角。然而人类真的没有善恶,没有忠邪的分别吗?真的只值美金x元x角吗?近代由于偏重物质的科学发达,造成了人类意识上的严重毒害,普遍的变为庸俗的、功利的、唯物的人生观,引导这个世界的社会看来是进步,而其实是进步到毁灭的边缘。不知物质有物质的世界,意识有意识的内容,道德有道德的领域,宗教有宗教的境地。处理物质的那一套分析实验是不能通用于一切的。舍利子,尽管有不可思议的现象,到底是不常有的。而我们所以尊敬佛的舍利,佛弟子的舍利,如尊敬近代大师——印光、太虚、章嘉等舍利子,主要的理由,还是由于大师们生前的功德——慈悲智慧,自利利人,弘教护国的德业!

上一篇: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