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佛教理论总论 > 正文

《星云大师讲演集》-阿罗汉的宗教体验(下)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3-18)

二、阿罗汉的生活   阿罗汉的生活和我们一般凡夫是不太相同的。他们清晨起来,就披搭着袈裟到檀越们的家…

二、阿罗汉的生活 

  阿罗汉的生活和我们一般凡夫是不太相同的。他们清晨起来,就披搭着袈裟到檀越们的家中托钵。托钵乞食法在原始佛教僧团里,是每日必行的修行之一,僧伽们双手捧钵,不分贫富,不拣精粗,无论净秽,向信众次第托乞日用所需,让一般人能够种植福田。托钵乞食有别于世俗上不事生产的乞讨生活,其中有很深的道理。沙门向世间的人托钵,接受他们物质方面的供养,而出家人则为信徒们讲说佛法,一为财布施,一为法布施。信众以物质供养沙门的色身,而沙门则以佛法长养信众的慧命。托钵使佛教和社会接触在一起,产生密切关系,使佛教的真理能够散播于人间,而不是少数人退隐山林的调剂品。而沙门在托钵时,次第乞食,主要在培养平等心、忍辱心,对于对象的贫富、食物的甘美或粗劣,不敢妄生差别,且以惭愧心来接受信施,以慈悲心将佛法还施于信施。藉着托钵制度,佛陀成道后,住世的四十九年之中,宣说了无尽的妙法,度化了不少的大众。而我们中国佛教,由于民情、风俗、气候的不同,不行托钵之制,和人间脱离了关系。其实从佛陀推行托钵乞食之法来看,佛法属于社会的、大众的道理,是不难明白的。

  在阿罗汉中,其生活态度并不尽相同,如须菩提专门向富贵之家行乞,原因是富者生活有余,向他们行乞,不成他们的负担,并让他们继续为来生致富之道播下福田的道种;但大迦叶则专向穷苦的人行乞,理由是让贫者今生种下福田,免除来世贫穷之果。二者的作风不同,各有其方便,但在佛陀看来,都有偏执,不合中道精神。从佛陀所订的次第乞食法,可以领略出佛陀倡导中道的用心。

  托钵乞食的生活之外,宴坐习禅的生活也是阿罗汉们每天很重要的功课之一。阿罗汉们喜欢在寂静的地方,或者在林中,譬如佛陀当初领导诸弟子在迦兰陀竹林的精舍中修行,在尼拘陀树林中教化弟子如何瞑思宇宙的真理。其它如阿那律、跋提、劫宾那三位尊者,结伴在波利耶沙罗林中共同修持佛道,过着和合无诤的生活。阿罗汉们有时也在水边禅坐,如在恒河边或尼连禅河边,或者在洞窟里观想,譬如十大罗汉中的伐那婆斯尊者,终日坐在岩洞里,世间的喧嚷、烦恼都被远隔在洞窟之外,侵扰不了他的心。又如优波先那比丘尼在岩洞中证悟空无自性,虽然被毒蛇咬啮,却毫无痛苦,安详地进入涅槃。

  有些修行十二头陀的阿罗汉,则更远离愦闹,在渺无人烟的塚间旷野宴坐,并且胁不就蓆,行不倒单,如大迦叶尊者,终年累月参禅于白骨累累的坟间,不以为苦。宴坐习禅,是对自己真如佛性的一种观照,在心念荡涤尽净之后,平等一如的法性智能才能够显现出来。禅定是进趋佛道、证悟菩提的必修门径,是沙门一种自内证的自受用。在禅坐中沙门或者持种种观想,或者念佛、念法、念僧、念佛陀的慈悲、功德、牺牲、圆满;念法的普遍、平等、智能;念僧的和乐、清净、忍辱戒行,策励自己也能和三宝的功德相契合。

  阿罗汉除了内修禅定的生活之外,在僧团中,阿罗汉们奉持戒律,不可犯戒的生活也是很重要的一环。好比国家有国法,学校有校规,为了维护僧团的清净,佛陀也制定了不少戒律来安住弟子们的身心。只是国法校规是来自于外界的强制规定,而戒律是发诸内心自我约束反省。经上说:“不怕无明起,只怕觉照迟。”戒的精神,并不在束缚身心,而是在不侵犯大众的情况之下,自己也能够得到更大的解脱与自由,因此持戒不重在个人,而重在大众。又凡夫俗子,虽免有放逸犯过的时候,如果能够时时警惕自已,使不再犯,就善莫大焉了,因此戒律不在不犯,而重在能否挚诚恳切地忏悔。在僧团里常常实行布萨、说戒,使阿罗汉们对人生有所警觉,不敢放逸;对自己有所不满,常行精进;对生死有所厌离,不生贪者,时时以慈悲喜舍四无量心来守持杀盗淫妄四戒,护守清净的戒体。

  在阿罗汉当中,优波离是奉持戒律最严谨的一位,精进求法的人,对于持戒清净的优波离,都能恭敬礼遇,但是一些行为放荡不拘的人,对于一丝不苟的优波离,就不欢迎了。好比顽皮的学生,总是讨厌训导老师的管教一样。偷兰难陀比丘尼,不喜欢优波离的严肃,有一次听说优波离要到此地举行忏摩法,赶紧将门窗紧闭,表示不欢迎,并且当面恶骂优波离尊者,骂他请佛陀制定种种戒规,使他们不能纵心所欲、为所欲为,增加他们生活上的困扰。虽然僧团里有这些愚劣不敏的人,但是大部份的僧伽都能持戒不违。事实上,戒律能否奉持,对于僧团的清净慧命有莫大的关系。俗话说:“物必自腐而蛆蚀之,人必自侮而人侮之。”佛教僧团的败坏,外来因素固有,但是真正使佛教衰微的,还在佛教内部本身,因此要僧团永久存在,必须僧伽持戒清净,持戒生活实在是阿罗汉们超凡入圣的钥匙!

  阿罗汉们要进趋无上佛道,听闻佛陀的开示,是不可或缺的法门。尤其根据经上记载,我们娑婆世界的众生,耳根特别的灵敏,佛法容易透过听闻,进入八识田中。所谓闻思行证,听闻了佛法,吾人才知道如何思辨行为的善恶,发为正行,证得圆满无上的佛果。在原始的佛教教团里,阿罗汉们过着每天都能够聆听到佛陀演说正法的生活,无怪乎证果悟道的人众多,览今抚昔之余,让我们觉得多么歆羡!

  阿罗汉平日皆在僧团中过着团体共修的生活,有时候阿罗汉也单独到各地行脚参访。譬如十大弟子,经常行脚到各地弘法利生。像富楼那尊者就常常行云流水般行脚于各地,布教度人;优波离尊者也往来于各地宣扬佛陀的戒法;就是佛陀自己,为了度化众生,有时早晨在迦毘罗卫国说法,而晚上又到了摩羯陀国,席不暇暖地行脚于全印度,把他的慈悲无止尽地施给待救的众生。

  阿罗汉们为了求法、弘法,不厌辛苦地行脚弘化,有的则和同参道友们参禅论道,这些都在在刻画出阿罗汉多彩多姿的生活内容。陀骠尊者夜不眠宿,持着灯火,为晚间行脚的比丘照明,并为他们挂单服务,在僧团里好似没有人情温暖,其实僧团不讲求人情,但是注重道情,这种无私无求的法爱,就是阿罗汉们生活的写照。

  在台湾的佛教,有些人的生活,和佛陀时代的阿罗汉们有些不同。虽然平时我们不行托钵乞食,但在佛光山有一项规定:“早晨不可以不吃早餐。”清晨早起,和大众过堂念供养咒吃早饭,一天的生活就开始纳入轨道。饮食、作息一正常,身体自然健康,修行或办道都不成问题,从内涵来看,就是因应佛陀托钵制度的现时代方便法门。佛光山上建设朝山会馆,方便远途的信众餐宿,也是本着陀骠尊者方便求法者的精神,让更多的人,能够进入佛法大海。

三、阿罗汉的诤论 

  跟随佛陀出家的弟子中,勤奋于道业,正知正见的圣贤比丘固然很多,而顽强好诤的愚痴弟子也有。佛教好比大海一样,有蛟龙潜居在深处,但也有不少鱼虾遨游在浅水滩上,佛教不弃舍任何众生,更显出其慈悲深广。在龙蛇混杂良莠不齐的僧团里,罗汉之间也难免有种种的诤论,现在我们就举例说明罗汉们有什么纷诤。

  有一次,佛陀为了让比丘们生惭愧心,于是决定暂时离开僧团,到忉利天为母说法。佛陀去了忉利天之后,大家好像失怙的孩子,昼夜盼望,好不容易三个月过去了,佛陀回到人间的日子终于来临了,弟子们争先恐后地去迎接佛陀。有一位莲花色比丘尼,一马当先,抢在众人之前迎接到了佛陀,兴高彩烈的顶礼佛陀说:“弟子莲花色第一个迎接佛陀您的归来!”佛陀却笑着回答他说:“莲花色!迎接我回来的,第一个人并不是你,而是须菩提!”大家一听,非常诧异!因为须菩提尊者并没有来迎接佛陀,佛陀怎么称赞他是迎接佛陀的第一人呢?原来须菩提在灵鹫山的洞窟中缝衣,听说佛陀回来了,从观照诸法空性的甚深般若中,和佛陀的法身相应,真正地迎接到佛陀遍一切时、遍一切处的真如法身,因此佛陀赞歎他是第一个见法迎佛的人。阿罗汉所争的不是个人的得失宠辱,而是和真理是否相应的迫切大事。

  阿难陀尊者是僧团中大家公认性情温和、处世无诤的人,即使受到别人的侮辱毁谤,阿难陀也忍耐地不加辩驳。但是当他的哥哥提婆达多背叛佛陀,引诱五百比丘脱离僧团破坏和合僧,并且持棒棍想伤害佛陀时,平日温和谦让的阿难陀,终于无法再忍受下去,他和哥哥争执起来,提婆达多看到一向温驯的弟弟,正义凛然地责骂自己,只好悻悻然地带领徒众回去,不敢有所蠢动。后来舍利弗尊者亲自来到提婆达多的僧团里,展开激烈的论战,把受诱惑的五百弟子又带回佛陀的僧团。证果的阿罗汉平日无所争,不为衣食供养而争,但是一旦正法遭到破坏时,阿罗汉为法为教,是不惜生命力争到底的。

  证果的大阿罗汉已经断除了我执我见,但是有些未开悟的沙门,我执我爱仍然非常强烈。譬如有一次佛陀在俱睒弥说法时,弟子们之中起了强烈的争执,佛陀于是为他们宣说长生童子不报父仇,以慈止怨的典故。好比一块良田当中,虽然有几株稗草,但是无碍累累果实的成长,平坦的大道上,虽然有些许的瓦砾,无阻光明前程的完成。在佛门里,佛弟子毕竟是未成佛的佛弟子,要求每一个佛弟子都成为圣贤,是不可能的。

  在阿罗汉的诤论当中,必须一提的就是富楼那尊者对大迦叶尊者所提出的食法八事之诤。佛陀应世八十年之后,在拘尸那城涅槃。佛陀涅槃之后,首座弟子大迦叶领导大家在耆闇窟山主持第一次经典结集。富楼那闻讯披星戴月地赶去参加,对于大迦叶禁止食法八事,表示抗议,提出坚决的论诤。所谓食法八事就是指:内宿、内煮、自煮、自取食、早起受食、从彼持食来、杂果、池水所出可食物等八事,在年岁饥馑、食物难觅时,可以方便行之。但是大迦叶所领导的长老上座们坚决反对,加以禁止。传说富楼那尊者等年轻开放的一派,另外于洞窟外举行结集,而为日后佛教分为上座、大众二部根本分裂的滥觞。

  后来阿罗汉们各自对于自己所传承的佛法,认为是最合乎佛陀本怀,而有种种不同的见解,后来愈演愈烈,终于形成二十部枝叶分裂的部派佛教时代。

  综观阿罗汉的诤论,有别于世间的纷争。世俗的纷争乃为名誉、利益而争,并且以打倒对方为能事,这是一种强烈的我执我爱。而阿罗汉的诤论乃欲显扬自己所受持者,是宇宙至真至上的真理,此乃因为知见的不同而产生的法执。只是真理愈辩愈明,阿罗汉之间没有凡夫之间的钩心斗角,甚至致人于死地的恶毒心肠,阿罗汉所表现出对法的执着,有时让人觉得不失他们的可爱!

四、阿罗汉的修养 

  阿罗汉的圣果是需要长久修行才能完成的,好比世间上一件完美无瑕的艺术品,也要经过艺术家呕心沥血加以锤链,才能成为不朽的作品一样。在南传的《弥兰陀王问经》中,记载着成为一个人天师范的出家人必须具有二十二个资格:诸如忍耐、柔和、惭愧、无执着、精进、正行等等,都是沙门必须遵守的。以下介绍阿罗汉如何修养他们的言行、调御他们的身心。

  佛子罗睺罗尊者出家之后,在佛陀耐心且严厉的调教之下,从一个顽皮无知、娇生惯养的王孙,渐渐成为温和谦让的沙弥。由于罗睺罗是僧团中第一位沙弥,当时僧团中有一项规定:一室只能居住一人,尤其沙弥更要礼让年长比丘。有一次罗睺罗去听佛陀说法,恰巧从外地来了一位比丘,管理寮房的比丘,于是把罗睺罗的衣单拿出门外,让给这位作客的比丘安住。罗睺罗回来一看,自己的房间被比丘占去了,想到佛陀平日的教诫:沙弥应该尊敬比丘,更何况沙弥当行忍辱。于是不敢有所辩驳,眼看乌云密布,山雨欲来,只好到厕所去避雨。不料大雨却倾盆而下,躲在洞中的黑蛇,顺着沟道,渐渐游行至罗睺罗身边,眼看尊者生命危在旦夕,幸好佛陀及时救护。佛陀于是制戒:沙弥可以在雨夜和比丘同一室共宿。罗睺罗如此稚幼垂髫之龄,就能够委屈自己,礼让他人,而毫无一丝怨恨之念,实在令人由衷感佩!

  又有一次,罗睺罗跟随师父舍利弗去托钵,半途遇到一位凶恶的少年,把沙石放在舍利弗的钵中,并且用棍棒打罗睺罗说:“你们沙门口口声声讲慈悲、行忍耐,我打破你的头,看你能怎样?”罗睺罗的头上,鲜血一滴一滴地流下来,但是尊者没有回手,默默地走到水边,掬取清水洗去斑斑血迹。尊者以世间上最大的力量––忍耐,来折服恶少的骄横。忍辱的力量,可以摧毁固若金汤的傲慢,可以销熔坚如铠甲的蛮横,暴力只能挫人之口,而不能服人之心,唯有忍耐、柔和,才能令人心悦诚服,衷心爱敬。阿罗汉就是以无比的忍辱度来庄严自己的道业。

  阿难陀跟随在佛陀的身边二十多年,侍奉佛陀的起居生活,是听闻佛陀圣教最多的弟子。但是佛陀涅槃后,大迦叶领导大众结集经典时,却不让多闻的阿难陀参加,因为阿难陀是个尚未证悟阿罗汉果的比丘,恐怕对圣教不能如实地领略。虽然大家极力举荐阿难陀,但是在大迦叶的坚决反对下,加上阿那律尊者也持同样的看法,平日甚得人望、对僧团有左右力量的阿难陀,只好忍耐,不敢有所异议。阿难陀受到长老们的压抑后,当夜加紧用功,进入甚深禅定,终于开悟证果,显神通进入会场,参加结集。

  以阿难陀当时在僧团中的声望、影响力,遭遇到打击,不但不加以反抗辩解,反而以他那谦和的心怀接纳下来,越是能成为大器者,其动心忍性的修养越深,将来的成就也越无法限量。其它如舍利弗尊者静坐园中,度过漫长黑夜,对于别人侵占其坐榻丝毫不以为忤;富楼那尊者勇赴蛮荒布教,虽遭遇迫害也甘之如饴,不灭弘法悲愿。对于圣者而言,一切的横逆、困厄,不能挫其弘法利生的心愿,只能使他的修养更成熟、人格更完美。这一切正是所以成就他道业的逆增上缘!

五、阿罗汉的教化 

  佛陀成道后,四十九年之间在恒河两岸不断地说法,救渡在生死流中浮沉的众生。佛陀的弟子阿罗汉们也效法佛陀,在印度各地宣扬佛陀的圣教。下面举例论述阿罗汉如何教化众生。

  迦旃延尊者是佛陀弟子中最善于论议的首座弟子。有一次尊者路过某处,看到一位老妇人蹲坐在水边,忧愁满面地哭泣着。尊者恐生意外,上前询问老妪为何如此伤心?原来老妇人家贫如洗,为人帮佣,因为生计困难而忧郁不已。尊者一听,老人家为贫穷而苦恼,于是教老妇人行布施之道,就可把贫穷卖给他。人生的富贵荣禄,是由布施种植福田而来,如果能对他人广修财法等供养,自然能去除贫穷之因,享受富贵之果。尊者并教老妇人用钵盛水,以至诚欢喜心供养尊者,老妇人以供养功德,得生忉利天享受快乐。尊者就是这么一位善于就近取譬,观机逗教,而能启迪迷津的圣者!

  目犍连尊者虽然神通广大,但也非常善于度化大众。他经常以神通为方便,帮助佛陀降伏外道,引渡不少信众,并增加他们对佛法的信心。

  有一次僧伽们聚集在一起,互相交换彼此学佛的心得体验,目犍连为了让沙门对佛法生起大信心,于是运用宿命通说出七佛通偈:“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目犍连尊者以寥寥数句偈语,就把三世诸佛的无量佛法,阐扬殆尽,使学佛的人能够脉络分明地把握佛法的旨趣,更容易进入佛法大海之中。只要我们不造恶业,努力行善,时时保持心地的清净,就和诸佛菩萨不远了。目犍连可说是一位最善于弘扬圣教、化导有情的圣者!

六、阿罗汉的感情 

  佛教称人类为有情众生,是因为人类具有情识活动,因此我们最关心感情的事,尤其是男女之间的感情,更为大家所津津乐道。在华视的“甘露”佛教节目中,有一次播出六祖慧能的故事,我建议电视台节目制作部,不要加插女人的角色,从业人员对我说:“没有女人的角色,恐怕收视率不高。”放演之后,我询问大家观后感想如何,普遍批评说“曲高和宾”。因为里面没有爱情,只有法情,对一般喜欢卿卿我我谈爱情的人而言,品味嫌高了。各位一定很关心阿罗汉有没有感情的问题,我要告诉各位:阿罗汉没有男女的爱情,却有着浓厚的法情。有情众生的我们,一听到此,以为阿罗汉就是一个缺乏感情、槁木死灰的人,这样的人生太没有趣味了。其实阿罗汉经过净化以后的感情,很醇、很美、很有意义。列举一些阿罗汉在感情上的趣事给各位参考,让大家能认识到阿罗汉具有人情味、可爱的一面。

  佛陀未出家时的妃子耶输陀罗,后来也跟随佛陀出家,证得阿罗汉果。耶输陀罗的年纪和佛陀不相上下,到了她七十八岁那年,听说佛陀八十岁要涅槃,最初想我就和佛陀一同涅槃吧!继而一想:不行!我未出家前是佛陀的妃子,现在剃发染衣,成为他的弟子。如果和他一同涅槃,是大不恭敬的,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闲言闲语。算了,我还是提早涅槃好了。耶输陀罗打定主意之后,就安详地来向佛陀辞行,表达提早涅槃的心意。佛陀非常慈和地对她说:“你有这样的心意修养,我为你庆幸祝福。”开悟后的耶输陀罗,对佛陀有的只是无染的尊敬之情,而不是一般夫妻间的贪恋之爱!

  阿难陀是佛陀的侍者,相貌庄严,人人喜爱。经上描写他:“面如秋满月,眼似净莲花,佛法如大海,流入阿难心。”容貌庄严、性情温和、聪明伶俐的阿难陀,是世俗女子追求的白马王子。为了女众,阿难陀不知道遭遇多少风语流言,而阿难陀本身也是最维护女众的。在最初的僧团,佛陀本来不允许女人出家,但是佛陀的姨母大爱道带领许多的女众,要跟随佛陀出家。佛陀为了维护僧团的清净,叫阿难陀拒绝她们,要她们回去。一生都很服从恭敬佛陀的阿难陀,却违逆佛陀的指示,为女众向佛陀请求,佛陀受阿难陀及大家百般请求,终于答应接受女众出家,僧团中才有了比丘尼。比丘尼们实在应该感谢阿难陀尊者。阿难陀对于女众有的只是纯洁的法爱,而没有丝毫贪染的爱欲念头。因为阿难陀帮女人出家,比较保守严肃的大阿罗汉如大迦叶等,都不理睬阿难陀,而女众实在也给阿难陀带来不少的麻烦。

  有一次,一位檀越做了许多糕饼供养比丘,比丘分食之后,还剩下许多,佛陀告诉阿难陀,集合附近的贫苦人家,把糕饼分给他们。阿难陀于是把大家集合起来,每人分给一块糕饼。不巧分到一位美丽的少女之前,两块糕紧紧地粘在一起,分不开来,只好将粘着的两块糕,同时给了少女。一些好事的人,就到处绘声绘影地传播流言:“庄严多情的阿难陀喜欢年轻貌美的女郎,不然,怎么会分给她两块糕呢?”阿难陀百口莫辩,跪在佛陀座前,向佛陀表白心迹说:“弟子业障如此深重,僧团中的是非都为我一人而起。男女爱欲真是烦恼的根本来源。佛陀平日教导我们要远离爱欲,实在有非常深奥的道理。”佛陀听了阿难陀一番痛切的体悟后,安慰他说:“你平日除了多闻之外,也要重视戒行,如果戒行清净严格,闲话就减少了。”

  我希望今后的佛教徒,对于僧团的事,不要妄加干涉批评,因为一般人不了解僧团中有些净化过的感情很可贵,那是一种只讲求奉献,不存占有对方的纯真感情,那是一种只求众生能得到安乐,不冀回报的完全牺牲。阿罗汉的感情是广泛地施给每一个人,而不是特定的某一对象。这种超越男女占有欲的法爱,显得更美丽、更升华!譬如大迦叶尊者看似冷若冰霜,却有着真挚的热情。他和貌若天仙的妻子妙贤,渡过了十二年有名无实的夫妻生活,最后一起跟随佛陀出家。妙贤由于拥有倾国倾城的姿容,有时托钵会遭到恶人调戏,大迦叶于是将托乞回来的食物分给她食用,并激励妙贤精进修行,证悟正道。这种胜过夫妻之情的道情法爱,才是人生最珍贵、最真挚的感情。其它如莲花色受了外道的收买,企图以美色迷惑目犍连尊者,尊者不但没有被诱惑,并且以神通度化莲花色,使其皈依佛陀出家,成为比丘尼中神通第一的弟子。阿罗汉不是没有感情,而是扬弃男欢女爱的享乐,追求无贪无私的大慈悲。

  阿罗汉表现在男女方面的是净化、转化、升华的法情,表现在人伦来往的又是什么样的感情呢?阿罗汉并不是故意矫枉过正,不要感情的人。如佛陀常称自己是大阿罗汉,佛陀本身就是个感情非常纯厚的人。有一次夏日安居中,远处的僧团有了纠纷,佛陀就派优波离前去排解,优波离推辞地说:“佛陀!请您派他人去止诤吧!”“你为什么不去呢?”“佛陀!那儿多雨,地方又远,必须住宿,而比丘只能带一套袈裟,万一下了雨,一时不容易乾,衣服粘在身上,既很重而又很难受。你还是派别人吧!”佛陀思索一下,又问:“从这里到那里往返需要多少时日?”“去程要两天的时间,调解纷争至少也要两天,回来又要两天,一共需要六天!”佛陀于是召集大家,在夏日安居中,六天以内,沙门可以拥有两套袈裟。佛陀一方面统理僧团,使它成为清净和合的团体,一方面也顾及生活上真正的需要,在人事上看到为法勤劳不懈的弟子,总是很体恤他们的辛苦,解决他们的困难。佛陀实在是个非常有感情的慈父。

  有一天,佛陀看到一位弟子忧愁满面,忐忑不安的样子,于是问他:“为了什么事,如此地忧心忡忡?”“佛陀!有一个人送我一个美好的钵,我想把他转赠给阿难陀尊者,但是阿难陀尊者必须七天之后才能回来。依照佛陀的戒律,一个人不可以一天之内同时拥有两个钵。我不知如何是好?”佛陀听了,于是向大众宣布:在一周之内,可以多放一个钵。佛陀总是处处给人欢喜,只要合乎情理法的,佛陀无不成全他人之美。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佛陀制戒的精神,是随顺需要而制定的,充满了圆融的思想。佛陀和阿罗汉,虽然生活俭朴严肃,但是法情友爱是很浓厚的。譬如佛陀曾为弟子们不厌其详地解说慰问病人之法,对于不同年龄的病者,应如何看顾病情、侍奉汤药,这些都是佛陀所关心的问题,实在说,佛教的僧团里,是充满了崇高纯洁的法爱道情。

  一九六二年,我曾到印度朝拜圣地。当我登上灵鹫山上,回想到佛陀当时演说《法华经》,百万人天倾耳聆听圣教的盛况,我想就让我长眠在此,常随在佛陀身畔多好!能和宇宙第一人的佛陀在一起,人生多美!到了菩提伽耶金刚座上礼拜,这里是佛陀成道的地方,一花一木,一瓦一石,都散溢着沁人心扉的馨香,我恭敬地连脚都不敢踩上去,深怕沾污了圣地。我看到了舍利弗、目犍连尊者们的故乡,佛陀的八大圣地,给予我无限的感受,我自己也从苦行中,尤其是佛陀的圣谛中发了愿:“将此身心奉尘刹!”唯有将自己的身心贡献给佛陀、众生、国家,才能报答佛恩!

  连续二天来,我说了佛陀和阿罗汉的宗教体验,意犹未尽,明天将尽心尽力为各位讲说:菩萨的宗教体验。我们明天准时再见!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