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佛教理论总论 > 正文

《星云大师讲演集》-生活与道德(上)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3-18)

时间:公元一九七八年十月十七日地点:国父纪念馆对象:法师、护法信徒(弟子依空记)一、道德与非道德  …

时间:公元一九七八年十月十七日

地点:国父纪念馆

对象:法师、护法信徒(弟子依空记)

一、道德与非道德     

二、世间的道德生活

三、佛教的道德生活    

四、如何实践佛教的道德生活

  感谢佛陀的慈悲,感谢诸山长老法师的光临指教,感谢诸位护法居士不畏路途遥远、不辞事务繁忙,拨空来听讲。

  今天是我们此次北部弘法讲演的第二天,本来此次弘法讲演不预备翻译为台语,以便有更多的时间向各位讲说。但是从昨天讲演完毕之后,一直到今天,接二连三地接到数百通电话,大家一致反应说:“我们听闻佛法不在求多,只要让我们听得懂,那怕是一句偈也就受用不尽了。”为了应大众热烈的要求,虽然明知翻译可能会占去一部份的时间,但是佛法是大家所共有的,因此今天决定还是用翻译,让大家都能够得到一些佛法的醍醐。

  昨天向各位谈到“佛教与生活”的关系,并且就“生活与信仰”这个主题,向各位报告我的看法。今天要继续向各位讲说的题目是“生活与道德”,“生活与道德”主要在说明佛教对道德的看法,并且就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应该如何去实践佛教所指示的道德而加以分析。

  一般人以为有了财富,人生就有价值;有了名位,人生就有意义。其实人生的真谛并不在此,有了道德的人生才是最重要、最圆满。宋朝的明教契嵩禅师曾经举过譬喻说:在我们的观念里,生为帝王是最崇高伟大的,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能掌握无上的权势威力,是千万人羡慕而不易轻得的厚爵高位。但是夏桀、商纣、幽王、厉王,虽然也贵为帝王,因其暴虐无道,如果我们将某人比拟为他们,此人一定非常的不悦,因为商纣夏桀的寡德,使人们耻与为同类。伯夷叔齐是春秋时代的贤人,兄弟两人为了耻食周粟,相率隐居于首阳山,采薇而食,经常三餐不继,终于饿死。如果我们将某人比喻为夷齐兄弟,此人一定很欢喜。虽然夷齐兄弟贫无隔宿之食,但是因为他们有道德,忧道不忧贫,古人赞歎他们为圣之清者,因此人们以他们为修身的楷模,可见得在人们的心目中,君主之位并不可贵,高风亮节的道德才是人生最宝贵的装饰品。下面我将分成几点和各位谈谈生活与道德的关系:

一.道德与非道德 

  什么是道德?什么是非道德?大家首先应该明白地加以分别。凡是举心动念,对别人有所侵犯,甚至危害到社会公安的就是不道德;相反的,对社会大众有利益的就是道德。道德与非道德有时很容易划分,有时却很难给予明确的分别。首先我要向各位提出介于道德与非道德之间的问题,让大家参考。

 (一)安乐死与道德

  常常有人会问我:一个身患重病,药石罔效、奄奄一息的人,能不能给予一针,让他免受病苦的折磨,安乐而死呢?换句话说:佛教对于“安乐死”抱持什么样的看法?事实上,一个人即使重病弥留的时候,能不能再生,是很难断言的。譬如在台北,有一位赵老居士,非常热心于电台布教,并且经常往来于监狱,对身系囹圄的犯人说法。几年前,不慎跌了一跤,脑震荡,送到三军医院,医生写上了红字,宣布回生乏术,甚至于将他送到太平间,认为不久人世。但是赵老居士至今仍然身体健朗,在台北各道场往来走动。各位听了上述的例子之后,一定会以为:佛教是反对“安乐死”了吧!事实也不尽然。佛教有种种的法门与方便,而一切的法门与方便,如果不能和大悲心相应的话,都是魔法,因此佛法以慈悲为根本,对于“安乐死”,佛教不绝对否定它,也不断然肯定它。对于每一个生命,我们应该本着爱心、慈悲心,让它健康地存在。万一不得已,而施以“安乐死”,如果确认是出于慈悲心,不忍病人受苦,也没有什么不对,重要的关键在于是否以慈悲心为出发点。

 (二)偷富济贫与道德

  有人又如此问:“偷富济贫”是道德,还是非道德?有人称赞这种行为是侠义作风,大加喝彩。但是就佛法来看,仍然不究竟,贫穷的人虽然被救济了,但是却侵犯了富有的人家。凡是对人足以构成伤害的,都是非道德的,真正的道德是不损害任何人,而人们可以得到利益。

 (三)杀人救人与道德

  有人或许会提出如此的问难:如果杀了一个人,而能够救很多人,是道德,还是非道德呢?佛经上有这样一段记载:佛陀在因地修行的时候,为了救五百个人而杀了一个人,佛陀的作法合乎道德吗?佛陀是抱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悲心,而杀了一个人,在大乘的戒律中是赞歎佛陀的行为。我们在修行菩萨道,杀一人而救五百人的时候,除了动机要纯正,抱持大慈悲心之外,还要具备甘心情愿接受因果制裁的胆识,因为有所造作,必有报应。日本的井上日昭禅师杀了一位奸臣,替万民除了百害。山本玄峰禅师说:“一杀多生通于禅。”意思是说:杀了一个人,因此而救了许多人,是通于佛法的。佛教是非常重视生命的宗教,不杀生是佛教徒共守的戒律,尤其小乘佛教更是严守。杀生是不道德的行为,但是如果本着大慈悲,救人救世的心去杀生,在大乘的戒律是开放的。譬如今日我们处于反攻复国的时候,一旦战争爆发,佛教徒可以杀害敌人吗?只要我们扪心自问:如果真正本着救民出于水火、杀一救百的愿心,并且甘愿负因果的责任,在大乘的戒律是赞美这种行径。

 (四)自杀行为与道德

  有人又说:自杀的行为合乎道德,或者是不道德的呢?有些人以为自己活得没意思,想自我了断,他以为这又不会伤害到别人,和他人有么关系,有什么道德不道德呢?我要郑重地告诉各位:在佛法看来,自杀仍然是杀生,是不道德的,佛法是不允许有自杀的行为。事实上,一个人的生命,并不是个人的所属,这具血肉之躯,最初由父母的结合而生养,并且从社会接受种种所需以茁壮、成长,生命的完成,是社会众缘所成就的,取之于社会大众,就要回报于社会大众,每一个人,都有权力使自己这个生命,活得更幸福、更有意义,但是没有权力毁灭任何的生命。

 (五)仁义牺牲与道德

  或许有人又会问:既然如此,那么一般的英雄豪杰“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壮举,是合乎道德,还是不合乎道德呢?如果抱着成仁取义、救人济世的心,牺牲自己成全大众,这是道德的升华,是值得赞美的。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生命的意义,在于道德的完成。听到一句半偈的人生真理,都可以舍弃生命,更何况躬身去实践完成,无怪乎古圣贤人不惜牺牲生命而甘之如饴。佛陀在因地修行时,舍身救护生灵的记载,在藏经里到处可见,这种杀身的举止,正是大悲心的具体表现,至善至美的道德升华。

 (六)杀生捕鼠与道德

  有些开药店的商人说:我们开药店,售卖消除蚊蝇、蟑螂等害虫的药,或者捕杀老鼠有罪过吗?农夫也问:我们种田栽水果,为了收成好,要喷洒农药,驱杀害虫,有罪过吗?在这里,我不能违背佛法打妄语说:这些行为没有罪过。但是根据佛法,驱除蚊虫等,并不是很严重的大问题。因为佛法所说的不杀生,主要以“人”为对象,以杀人为严重,杀人,此为佛所不许。如果为了去除虫害,当然,预防比杀害要好些,但以人为本的佛法,为了生存,虽用农药,并不是很大的罪恶。即使受过戒律的比丘,犯了此过,依佛法上来说,也不过犯了“恶作”而已。“恶作”的行为,是可以用忏悔的力量加以洗除的,并不如杀人那样不通忏悔。事实上,我们平时在有意无意中踏死的小生灵更多,而我们都不自觉,譬如脚下爬行蝼蚁,不知踏死多少?这种无意中杀害生灵的行为,纵使有罪,也很轻微,有些甚至无罪,最主要的不能怀着瞋心而杀生,以瞋心而故意杀生,是必堕地狱受苦的,佛教之重视动机、存心,由此可见一斑。我们不要把佛法的规范,视为畏途,认为是束缚我们自由行动的绳索,或以为佛法的戒律要求太严,难以守持。其实佛法的戒律有很宽容、自由的精神,只有在不侵犯他人自由的情况下,才能享受更大的自由。

  关于什么是道德,什么不是道德的问题,其最主要的关键在于我们的一念。如果心里的一念是慈悲的,以预防为出发点,而不是存心杀害,如此,纵使构成杀害的行为,罪业也是轻微的、合乎道德的。相反的,如果出于恶心、瞋心而蓄意杀害的,那就是不合乎道德。即使尚未杀害,在起心动念的当时,就是不道德的。古人说:“道心惟微,人心惟危。”我们要谨慎地守护我们这颗心,使它起心动念都合乎道德准则。

二.世间的道德生活 

  上面和各位谈到道德与非道德的区分,那么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有些什么道德生活呢?

 (一)感情生活的道德

  佛教称人为“有情众生”,也就是依情爱而生活的意思。人是感情的动物,感情生活是人人必须,离开不了的。那么一个人在感情生活中应该有些什么道德?对于感情生活应该如何处理?

  讲到感情,人们往往对越亲近自己的人越有感情,人们良知也恐怕爱自己胜于爱别人。所以儒家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又说“推己及人”,在儒家的观念里,爱有亲疏,爱由亲始,从尊敬自己的长辈推而及于他人的长辈,体恤自己的幼小广被至他人的幼小;从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进而亲戚、朋友,由自己血缘至亲推广开来去爱和自己有相关的人。越有道德的人,爱心越扩大,甚而连亲疏差别都泯除,这就是民包物与、物我一体的胸襟,也就是佛教“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心怀。

  和佛陀同时代的提婆达多,本为佛陀的弟子,并且和佛陀是堂兄弟。后来心存不轨,背叛佛陀,三番两次想陷害佛陀。有时派人去行刺佛陀,有时驱遣恶象想踏死佛陀,甚至令人埋伏在佛陀经过路上,企图推下巨石把佛陀压死。一次又一次,极尽狠毒,务必致佛陀于死地才罢休。但是佛陀却一点也不计较,甚至于告诫弟子说:“你们要多尊敬提婆达多,他是我的善知识,我们因他而更坚强,我们因他而更能发扬佛道,他是我们推展佛法的逆增上缘。”没有黑暗,就显不出光明的可贵;没有罪恶,就显不出善美的价值;没有作恶多端的人,就显不出好人的值得尊敬;没有非道德的行为,就显不出道德的崇高。有道德的人,不仅爱和他亲近的人,甚至于陷害他的人,也一样的爱他。佛陀的感情,把他的慈悲推广到爱他的仇敌,佛陀的感情是无恨无私的慈悲,我们是佛陀的弟子,也要把感情升华、净化、扩大,让我们的感情生活合乎道德,那多如黄河泛滥的情欲之水,要能疏导,要能控制,最好,以慈化爱,以智化情,这是身为佛教徒所应该注意的。

 (二)伦理生活的道德

  佛教不仅是重视感情的宗教,佛教也是非常重视伦理关系的宗教。佛陀成道之后,没有几年,他的父亲净饭王去世了,王子们商量着:净饭王出殡的时候,大家自愿担负棺木。佛陀知道了,对大家说:“我也参加一分,尽尽我为人子的心意!”第二天,佛陀与王子们一齐担着父王的棺柩出殡。佛教对于慎终追远的孝亲之道是很重视的,佛陀躬身留给我们可贵的典范。佛陀自幼失怙,由姨母大爱道夫人抚养长大。佛陀成道以后,大爱道也要求跟随佛陀出家。当时印度最初的僧团,没有女众,佛陀也不主张妇女出家学道,但是对方是姨母,是抚养自己成长的长辈,佛陀为了尊重伦理,因此开了方便法门,允许大爱道等削发出家,以报答哺乳之恩。

  唐朝的道明禅师,俗姓陈,人称之为“陈蒲鞋”。为了奉养高龄老母,编织草屦,售得微薄金钱,以为甘旨孝养所需,人们因为尊敬他的孝行,因此称他为陈蒲鞋。南北朝时代的北齐,有一位道济禅师,经常肩挑扁担,一头挑着行动不便的老母亲,一头挑着经书,到处讲经说法。人们因为恭敬他的高行,也尊重他的母亲,要帮忙禅师照老母亲,他总是婉拒说:“这是我的母亲,不是你们的母亲,我的母亲不论如厕吃饭,都应该由我身为人子的亲自来侍候。”佛教对于父母之恩的回报,是很注重的。

  跟随我出家学道的青年弟子门,他们的父母到了佛光山,我总是竭尽热诚招待他们,弟子们就说:“师父!您事情忙,我们的父母由自己来招呼就好了,怎好劳动您!”我总是回答:“不要紧!我出来将近四十年了,离开了父母、师父,孑然一身到了台湾,虽然明知近八十岁的老母亲还健在,但是我有家难归,有亲难孝,你们的父母等于我的父母,分一点让我照顾,尽尽我的心意。”佛教并不是说出了家就不要父母,不重视人间的伦理关系,而是要由孝顺自己的父母,扩而孝顺众生的父母;从今生的父母,而推及过去多生的父母。上面我略举数例,说明佛教对于世间的伦理道德一样重视,并且重视层面更深更广,所不同的,仅是孝顺的方法、方向不一样而已。

 (三)政治生活的道德

  佛教徒应该不应该关心国家政治呢?佛教徒不分在家、出家,都没有离开自己的国家,人人对于国家的政治应该抱持几分的关心。我们每天早课都要唱诵“国土巩固,治道遐昌,佛日增辉,法轮常转”,意思就是民国、佛法,都希望它兴隆。初一、十五唱的宝鼎赞:“端为民国祝万岁,地久天长。”正说明佛教徒关心国家前途,祝祷国运绵长。

  我们的教主佛陀也很关心政治。有一次摩羯陀国的阿阇世王和越只国有了纠纷准备发动战争,于是派大臣雨舍去拜访刚从越只国回来的佛陀,打探敌情。雨舍到了佛陀的精舍,佛陀知道他的来意,却故意不正面回答他,佛陀说:“你先请坐,等我和阿难谈过一段话后,再和你交谈。”佛陀于是转身问随侍在身旁的阿难说:“阿难!我们刚从越只国回来,你觉得越只国的政治,非常民主自由吗?”

  “佛陀!越只国的政治非常自由民主。”

  “他们的教育普及吗?”

  “教育非常普及。”

  “越只的人民遵守法律吗?社会讲求上慈下孝吗?人们具有宗教信仰、相信因果吗?他们的民风敦厚,对事业有贡献的热忱吗?”

  阿难尊者对于佛陀的询问,一一肯定地答复“有”,佛陀于是很慈悲、很严肃地说:“假如一个国家具有自由民主的政治,上慈下孝的民风,信仰宗教因果,这个国家必定是富强的,外国的侵略是不会胜利的。”雨舍大臣听了佛陀含蓄的开示之后说:“佛陀!我很惭愧,侵略战争是不会胜利的,我已懂得了。”

  我为什么要向各位说这段故事,因为我要告诉大家:我们的国家,自由民主,人人守法、教育普及,对上孝顺父母,对下慈爱一切,讲求宗教信仰的自由,认识因果报应的道理,仅凭这些,我们复兴基地的台湾,固若金汤,早在数千年前,佛陀已给我们最好的明示了。

 (四)经济生活的道德

  佛陀为我们揭示了“一切皆苦”的实相,更告诉我们解决痛苦的根本方法。因此佛教并不是要大家吃苦的宗教,佛教是指示我们如何追求究竟常乐的宗教。有人以为佛教反对享乐,要大家吃也吃不好,穿也穿不好,完全不重视经济问题,信仰了佛教,社会文明不能进步;其实,这完全误解了佛教,佛教的确是呵斥物欲,是反对过份耽迷于物质享受,过份沈沦物欲大海而无法自拔,佛教并不是漠视物质生活,其实佛教是非常重视经济、物质生活的。

  佛经上描写极乐世界的建筑岂仅是用钢筋砖瓦建筑的大楼而已,而是用七宝建成金碧辉煌的楼阁;极乐世界的设备岂仅是地毯、冷气而已,它讲究空气调节,每天都是微风吹动,自然温馨;极乐世界里面的音响设备,是“出和雅音”,连流水、花树、飞禽都在以音乐作佛事,它的八功德水比我们的自来水还要清凉,它不但可以解渴,并且还可充饥;佛国的世界是很富有的国土,那儿没有经济萎缩、没有通货膨胀等危机,没有能源缺乏,没有经营之苦。住在那里的众生,享受最富庶,但却毫无贪着的经济生活。

  佛教中有一些实践苦行人,希望借着淡薄物欲来磨链自己的意志,我们也不完全否定他的价值;但是在普通的社会里,适度地拥有物质文明的享受是合乎道德的。佛教虽然不否定经济生活的适度性,但是对于非法取得的财宝是不赞成的。举凡违背国法,譬如贩卖毒品、转卖人口的职业,或者违反佛法的不当工作,如屠宰、酒家、赌场的,都在禁止之列,也就是和佛教不杀、不盗、不妄语、不饮酒、不邪婬等根本大戒触逆的职业,佛教都不允许。佛教对于贪污舞弊的经济犯罪是反对的,对于诈欺背信的行为是不许的。除了上述各项之外,佛经上到处记载有七种不当之财不可以苟得,所谓七种非财是:(1)窃取他物,(2)抵赖债物,(3)吞没寄存,(4)欺罔共财,(5)因便吞占,(6)借势苟得,(7)非法经营事业。譬如偷盗、走私、倒会、囤积抬价、挪用公款等等都是非法的行为。求财要取之有道,非法求得的钱财,虽然眼前得到了,但是却种下了恶因,来世要加倍的受苦偿还。不如法得来的财宝,是不清净而罪恶的,是苦因而不是甜果。即使如法求得的钱财,也要用在有价值、有意义的地方。有钱是福德因缘所致,而懂得将钱用于合乎道德之处,更是需要高度的智能。

 (五)信仰生活的道德

  谈起信仰,容易先令人联想到神道教的拜拜,甚至有人误解佛教也是求神问卜的拜拜宗教。其实佛教是关心生命本源的宗教,有别于一般的宗教。综观台湾目前的社会大众,信神求神庇佑赐福的人多,而信佛依佛的道理奉行的人少,在他们认为佛菩萨不如神明的关系来得密切。在神庙里,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信众,手中持着线香,双膝朝城隍老爷、仙公、妈祖的神案前一跪,喃喃祈求着:

  “神明啊!请你保佑我升官发财,中爱国奖券。”

  “妈祖啊!求你保佑我的儿子考上大学,女儿嫁一个理想的丈夫。”神明是否灵验也不管,总之如此一求,心里感到一切都很满意,在袅袅升腾的烟雾中,似乎神明也频频地向他们微笑点头。可是信佛呢?就不是如此了,佛陀告诉大众:你们要把自己的幸福、欢喜布施给人;你们要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气度;要牺牲自己,成就别人。两者互相比较一想:信佛,一切都要给人,我不是什么都失去,也什么都没有得到吗?信神,神会给我黄金美眷、功名利禄。算了,我还是信仰神明好了。

  从这里使我联想到:一个不肖的子孙,只知向父母要求,真正孝顺的子女,只想奉献给父母。宗教的信徒也是一样,有出息的信徒,只求能奉献给宗教、给众生,不为自己求什么;没有办法的信徒,才想向宗教企求。大家不要以为不求什么就无所得,事实上“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无所求,将来所得到的更多,金刚经不是指示我们无相布施的功德更大吗?

  一个人把自己的一切都交托给神,让神明去控制、裁决,实在是太愚痴、太可怜了。信仰宗教,应该是寻求心灵的自由,而不是增添桎梏与束缚。佛教是讲自力的宗教,幸福与快乐,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佛教徒们!大家应该做一个正信的佛弟子,从神明的控制里走出来,呼吸佛光法雨的自由空气!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