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佛教理论总论 > 正文

《星云大师讲演集》-佛陀的样子(下)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3-19)

  其实,佛陀的金容,岂是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所能形容的,比方说佛陀是丈六金身,当时有一外道听了怀疑,…

  其实,佛陀的金容,岂是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所能形容的,比方说佛陀是丈六金身,当时有一外道听了怀疑,他就用尺去测量佛陀究竟有多高,但他量了丈六,又是丈六,永远是量不完的。《西游记》小说叙说孙悟空一个觔斗十万八千里,但他翻了几十个觔斗,也翻不出如来的掌心,这正可以形容佛陀的金容相好,崇高过山岳,深远逾海洋。

  三十二相中有一广长舌相,这是形容佛陀说法的音声,可以远闻。音声究竟能传播多远?在《宝积经》中,说到佛陀的大弟子,神通第一的目犍连,有一次想测量佛陀说法的音声,飞翔到距离娑婆世界无量远的东方佛国,再测听佛陀的音声,依然可以听到。数千里外的欧美广播,我们现在况且能够收听,何况功德巍巍的佛陀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只是我们凡夫所了解的佛陀,佛陀的真正金容相好,又岂是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所能形容包含?

  八相成道──佛陀的金容虽然有着无量的相好,但是佛陀诞生在人间,他终究也是人。关于佛陀应身的金容,在人间整整八十年的教化,说明佛陀一生的经过,那就是八相成道。

  兹将八相成道略述如下:

  1.降兜率:佛陀由燃灯佛授记,他就是娑婆世界的补处菩萨,先住于兜率天的内院之中,经过四千岁,是在观察娑婆世界教化的机缘。

  2.入胎:在兜率内院住满四千年后,即乘白象由天而降,由圣母摩耶夫人右胁而入胎。

  3.诞生:是在四月八日的艳阳天气,于蓝毘尼花园中降诞,降诞后即能行走七步,曰:“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4.出家:十九岁的时候,因感念世间无常,弱肉强食,而且人间多不平现象,遂毅然骑马踰城出家学道。

  5.降魔:在修道的时候,内心有贪瞋烦恼的魔,外境有声色货利的魔。征服魔军的邪恶,不为魔女所诱惑,这需要大雄、大智、大无畏的降魔精神。

  6.成道:降魔以后,终于在十二月八日,于菩提树下金刚座上,夜睹明星,而成正觉。

  7.转法轮:佛成道以后,于五十年中,谈经说法,把真理弘遍人间,使法轮常转于世。

  8.涅槃:八十岁的那年二月十五日,教化因缘已满,由动归静,把生命进入宇宙造化之间,遂于娑罗双树下进入涅槃。

  佛陀是人间的大圣者,佛陀既生于人间,他的金容相好,就有婴儿、童年、青年、壮年、老年的不同,大迦叶尊者命雨舍大臣所绘的八相成道经过,正可说明佛陀一生的化迹。

  金身受灾──佛陀的金容圣身,是那么相好庄严,我们就以为这应身的佛陀,在人间的活动,是顺心如意,百无阻碍,那是错误的想法。

  佛陀的教法,说明这个世间是无常苦迫,但是成了佛陀的人,就能逍遥于这定理之外吗?绝没有这样的道理。从佛陀一生有为的金容圣身的变化,说明世间诸行无常的真理。“身教重于言教”,佛陀口中讲着世间苦空无常无我的真理,而他却万年常青,不病不老,这岂不矛盾?佛陀示教在人间,他有为的色身、金容、相好,仍有不少的灾害发生。

  不管怎么说,功德所修积而成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总是有为的身相,不是无为的法身。佛陀应化的有为金容圣身,所受的灾害,那自然也是意料中的事。

  佛陀在行路的时候,曾遇到两次灾害,一次是行走轲地罗山的时候,被有名的怯陀罗毒树的木刺刺伤足踝;一次是在耆阇窟山下经过的时候,为提婆达多从山上推下的巨石,击伤右腿流血。佛陀又有两次对大众宣布他患病的消息,一次命名医耆婆为他调下痢的药服用,而后病愈。一次背痛命阿难尊者到村中乞求牛乳,命大迦叶尊者为其诵念七菩提分,病苦得以消除。佛陀又有两次为饮食而遇到困难,一次是在婆罗村安居的时候,适逢饥馑之年,在三个月中,每日唯食马麦充饥;一次出外乞食不遇,空钵而还,只有饿着肚子等待天明。

  婆罗门的战遮女,曾当面指着佛陀的金容,诬蔑佛陀;拘利城的善觉王,指着佛陀的圣身,批评佛陀;佛陀的灾难迫害是不要紧的,提婆达多、战遮女、善觉王,他们都得到不幸的果报,一个伟大的宗教家,要有向灾难、迫害挑战的精神。

  佛陀的圣身金容,遭受如许的灾害,不了解此中深义的众生,很容易生起疑惑,憍萨弥罗国的国王波斯匿王,就曾经将这个问题提出来请问佛陀,他问道:

  ‘佛陀!您的金容相好,品德威严,这是天上人间所没有的,但是佛陀您在传播真理的生涯中,为什么会有那些灾害呢?’

  佛陀回答道:

  ‘大王!诸佛如来的永恒之身是法身,为度众生,才有应现这些灾害,那些伤足患背、乞乳服药,乃至涅槃,以其舍利分塔供养,这些都是方便善巧,欲令一切众生知道业报不失,令他们生起怖畏的心,断一切罪,修诸善行,获证永恒法身,寿命无限,国土清净,不要留恋娑婆世界的有为色身!’

  波斯匿王闻后,疑云顿除,欢喜踊跃,他不但认识了佛陀的金容,他更体会到佛陀甚深的大悲心!

  伟大的佛陀,他的圣身金容,我们虽然没有看到,但佛陀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那灵山会上的百万人天,中央端坐着相好庄严的佛陀,依稀还会浮现在脑海之中:

   “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三世亦无比;

    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

三.佛陀的真身 

  无相真身──佛陀的圣像,我们到处都可瞻礼;佛陀的金容,两千五百年前,确实是曾应现于世间,但佛陀的真身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佛陀的真身,就是法身。法身,才是佛陀真正的样子,但法身无相,九住菩萨尚不能见,何况我们给无明烦恼遮蔽了的众生?法身,无为无作、无形无相、无去无来、无始无终,我们怎样才能见到佛陀的法身呢?

  经云:“断一分无明,证一分法身。”可见法身不是在形相上求见的,法身的样子,完全是修证的问题。

  《华严经》云:“法性本空寂,无取亦无见;性空即佛境,不可得思量。”法身是离语言、离文字、离思量的境界,“若人欲识佛境界,当净其意如虚空”。法身,就是虚空身,虽无形无相可言可见,但无形而无不形,无相而无不相,法身是横遍十方,充实法界的。

  太原孚上座,有一次在扬州讲《涅槃经》,讲到三德法身的时候,广谈法身的道理,当时有一位参禅的禅师,在法会中听得失笑起来,讲经下座以后,孚上座搭衣持具,很虚心的向失笑的禅师顶礼道:

  ‘适才某所讲法身,莫非有不是吗?’

  禅师回答道:

  ‘你如要认识法身,请你停讲三日,闭目深思,看看法身究竟是什么样子?’

  孚上座听后即日宣布,《涅槃经》停讲三日,自己闭门参究,三日后,他对法身似有所悟,就很欢喜的说道:

   ‘法身之理,犹如太虚,

    竖穷三际,横亘十方,

    弥纶八极,包括两仪,

    随缘赴感,靡不周遍。’

  从这个公案里,可以知道法身非从形相上去了解的,非是用语言可以说明的。圣像金容,一说或一看,就可知道,唯有法身不是眼耳可以了知的,佛陀的无相真身是要从心上去认识的。

  真身相用──法身之体,虽然不是有形可见,有相可看,但法身的庄严德相,微妙之用,又不是完全不可知道的。《大论》说:“法身毕竟体,非彼相好身;不离于法身,此二非不异。”佛陀的圣身金容,那不是法身,但圣身金容确又是从法身所显现的相用。

  在《密迹经》中说:佛陀圣身,虽然分有法身、报身、应身,可是三身又不二的,因为报身、应身,是从法身理体上现起的,离了法身,也就没有报身和应身,所以从应身的金容上也可以测知佛陀的法身。当佛陀应化世间,到处说法的时候,在每一讲经的法会中,有见佛陀是金色身的,有见佛陀是银色身的,甚至还有见到佛陀是砗磲、玛瑙、琉璃色之身的;有的见到佛陀与人无异,有的见到佛是丈六金身,与转轮王无异,或见三丈、千万丈等种种不同之身。甚至佛陀说法的音声,也有种种不同,有柔软微妙声、有狮子大吼声,其所说法,也是随着各个听众的根器而不同,有闻布施、持戒,也有闻禅定、智能、解脱、大乘法等等,这怎么能说是普通的金容相好呢?这不就是从真身本体上所显现的不可思议的法身神力吗?

  我们从各种经典中可以知道教主佛陀,常常在同一个时间,在千万国土里作佛事,有种种名号,有种种身形,有种种教化,这不就是从法身所显现的相用吗?若非法身能显相用,何能至此?一佛的国土是三千大千世界,娑婆只是三千大千世界中的一小世界,佛陀应现世间,若非法身到处可显相用,何能教化三千国土?

  《起信论》说:法身,自体有大智能光明,遍照法界,真实识知。由此可知,就是娑婆世界的一切,也无一不是法身的相用,所谓“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总是法身”。在觉悟了的圣者眼中,无一不是佛陀的真身,无处不是佛陀的真身。佛陀将有为的身形进入涅槃,就是佛陀契合法性,把真身遍在一切法中,一切法中都有佛陀的真身,佛陀至今还和我们活在一起,我们就活在佛陀的法身中。

  不但我们活在佛陀的法身中,《楞严经》说:“十方虚空世界,都在如来心中,犹如片云点太清。”这如来的心,就是佛陀的真身;宇宙万象,都是佛陀真身的相用。

  真身处处──法身,就是佛陀的真身,这真身遍满十方虚空法界,所放的光明遍照无量的国土,要具足十住的菩萨,才能常常听到法身演说妙法。法身,是佛陀的境界,《华严经》说:“大海之水可饮尽,刹尘心念可数知;虚空有量风可系,无能说尽佛境界。”佛陀在各经中不时的指导修学的弟子,如何很亲切的认识佛陀的真身。佛陀说:“见缘起即见法,见法即见佛。”佛陀的法身就是诸法的自性,若能从缘起法中,通达诸法的空性,那就能见到佛陀的真身。《金刚经》也说:“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法在就有佛在,信法就是信佛,佛陀所以是佛陀,就是佛陀能契合法性,证悟法性,和法性打成一片;不相信法,不恭敬法,不了解法,就不能认识佛陀的真身。

  佛陀的应身,应现的因缘将了,要进入涅槃的时候,弟子们都很悲哀,佛陀就对大家说道:

  ‘你们大家不要悲哀,有为的、年老的应身如同破旧的车子一样,破旧的车子要坏的时候,用保养来继续使用,这终不是永久的办法。我把这有为的肉体生命,活上数千万年,和你们共同在一起,但有会合就有别离,这是不变的道理!佛陀进入涅槃,在法性中照顾你们,让佛陀的生命,和无为的法身相应,这生命与天地同长,与日月同光!你们大家今后能依我的教法而行,那绿色的杨柳,那青青的松柏,都是佛陀的法身。’能依着佛陀的教法而行,就能见到佛陀的真身。

  因此,那戒定慧三无漏学是佛陀的真身,那三十七道品、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法等,是佛陀的真身,甚至奉行这些教法的僧团,就是佛陀的真身。

  常住真身──佛陀的真身,佛陀的法身慧命,就是六和敬的僧团,佛陀常说:“能供养僧,则供养我已!”佛陀是多么重视僧团!所谓“绍隆佛种”、“续佛慧命”,都是要靠僧团,希望今后僧团不要以为佛陀已经入灭了,要知道佛陀的慈力永远加被着我们,我们要分散在四方弘法利生,让佛陀有无量的真身遍满在世界之上!

  唐朝的顺宗皇帝,对于佛陀的真身究竟在哪里里,曾向佛光如满禅师提出问答,现在把这问答写在下面,作为本文的结束。

  唐顺宗问佛光如满禅师道:

   ‘佛从何方来?

    灭向何方去?

    既言常住世,

    佛今在何处?”

  如满禅师回答唐顺宗说道:

   ‘佛从无为来,

    灭向无为去;

    法身满虚空,

    常住无心处。

    有念归无念,

    有住归无住;

    来为众生来,

    去为众生去。

    清净真如海,

    湛然体常住;

    智者善思维,

    更勿生疑虑。’

  唐顺宗得到如满禅师这么回答,仍然有疑,又再问道:

   ‘佛向王宫生,

    灭向双林灭;

    住世四十九,

    又言无法说。

    山河与大海,

    天地及日月;

    时至皆归尽,

    谁言不生灭?

    疑情犹若斯,

    智者善分别。’

  如满禅师又再回答道:

   ‘佛体本无为,

    迷情妄分别;

    法身等虚空,

    未曾有生灭。

    有缘佛出世,

    无缘佛入灭;

    处处化众生,

    犹如水中月。

    非常亦非断,

    非生亦非灭;

    生亦未曾生,

    灭亦未曾灭。

    了见无心处,

    自然无法说。’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17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