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佛教理论总论 > 正文

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与准提信仰(一)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3-23)

一、前 言  《大正藏》第四六册(编号1955)收有《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以下略称《显密圆通》)一…

一、前 言

  《大正藏》第四六册(编号1955)收有《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以下略称《显密圆通》)一书。作者是「五台山金河寺沙门道 [厄+殳]」[1]。这部书所提倡的准提法,使佛教界对准提菩萨的信仰大幅度地提升,历元明清诸朝代,迄今未绝。在台湾,修习准提法的信徒也大多沿用该书所订的仪轨。可见该书之历史意义实不可轻忽,应有一定的研究价值。本文即系该书内容及准提信仰的初步探讨。

  关于《显密圆通》一书作者所驻锡的「五台山金河寺」,笔者原以为即是山西五台山的某一寺院。此文初稿完成之后,偶见一九九五年《文物》杂志所载的〈河北蔚县小五台山金河寺调查记〉一文,才知道此处之「五台山」其实是在河北蔚县,而不在山西。附志于此,以供参酌。

二、作者及其时代

  关于《显密圆通》一书的作者名称及该书的出现时间,历来有若干不同的说法。兹略举数例如次:

  (1)《大正藏》所载:「元、道 [厄+殳]」。[2]

  (2)新文丰版《碛砂藏》目次:「唐、道 [厄+殳]」。[3]

  (3)《佛教大藏经总目录、索引》:「宋、道殿」。[4]

  (4)《阅藏知津》(卷四二),〈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条:「宋,北辽金河寺沙门释道 [厄+殳]」。[5]

  (5)新文丰版《卍正藏经》第七○册:〈目录〉一一○页作「道殿」,〈索引〉一八一页作「道 [厄+殳]」。[6]

  (6)吕澂《新编汉文大藏经目录》:「辽.道 [辰+殳] 撰。应历八(九五八)」。[7]

  从上面所列举的几项记载看来,此书作者的名称及年代,确实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此下,笔者拟先从作者的名称谈起。

  在各种不同的名称之中,其中版本最古老的《碛砂藏》所载的是「道 [厄+殳]」。由于「[厄+殳]」字在各种字典中都查不到,而其偏旁「厄」的写法,与「辰」的草书甚为接近。因此,有人在出版该书时就写成「道 [辰+殳]」。至于另外有人写成「殿」,则显然是讹字。而《大正藏》本写成「[厄+殳]」字,当系依古版所仿刻的字。问题是「 [厄+殳]」字在字典之中仍然查不到。

  我的推测是作者的法号可能是「道 [辰+殳]」,由于作者手稿写的是草书或行书体,后人在刻书时乃依之仿刻成一个多数人都不认得的字。当然,作者自也可能以「道 [厄+殳]」二字为法号。只是用一个字典查不到的僻字作名字,可能性总是较低吧!

  关于作者的年代问题,已可确定的是所属朝代。他的着作时代是辽代,而且可以确定是在辽道宗之时。在《显密圆通》卷下末跋语中有下列文句:

  「今居末法,得值天佑皇帝菩萨国王,率土之内流通二教。」[8]

  依《辽史》(卷二一)〈道宗本纪〉所载,道宗清宁二年十一月,文武百僚上尊号─「天佑皇帝」。「佑」与「佑」互通,因此《显密圆通》书中的「天佑皇帝」当即「天佑皇帝」。而辽道宗被尊为天佑皇帝是在清宁二年(一○五六),道宗逝世于一一○一年。因此,《显密圆通》一书,当系撰于一○五六年至一一○一年之间。

  此外,在《显密圆通》卷首有「陈觉」的序文,陈觉的官衔有「宣政殿学士」等若干种。依《辽史》(卷二二)〈道宗本纪〉所载:

  「宋主曙殂,子顼嗣位,遣使告哀。即遣…翰林学士陈觉等吊祭。」

  由上列「天佑皇帝」与「陈觉」这二项史料,应可确定《显密圆通》一书是作者在辽道宗时所撰。关于这一发现,应归功于吕澂先生。他在其〈契丹大藏经略考〉文中,即指出「天佑皇帝」即是辽道宗。此外,该文中所载的《显密圆通》一书作者的法号就是「道 [厄+殳]」[9]然而,吕先生在其所编《新编汉文大藏经目录》〈纂集部〉所收之《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一书的作者,又署为「道 [辰+殳]」[10]。可见吕先生对于该书作者的名讳似尚未详考。

  附带一提的是吕先生在前引《新编汉文大藏经目录》书中,曾注明《显密圆通》的成书年代是应历八年(九五八),这是沿用《大正藏》所收《大正藏勘同目录》中的记载 [11]。这一年代与《显密圆通》作者在卷末所谓的「天佑皇帝」年代不符。因为「天佑皇帝」的尊号是在一○五六年开始的。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