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佛教理论总论 > 正文

僧教育,二十一世纪中国佛教的关键词——能进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5-02)

我非常感谢这次会议的主办方,能够给我这个机会站在这里,就中国佛教应该如何在21世纪—这个…

    我非常感谢这次会议的主办方,能够给我这个机会站在这里,就中国佛教应该如何在21世纪—这个信息化的时代更好的走向世界这个问题谈谈我的看法。

    作为一名生活在新世纪的中国僧人,对于中国佛教界的发展现状我感到无比的骄傲与自豪,对于汉传佛教的未来,我更加自信,那肯定是前途一片光明:21世纪的汉传佛教定将走得更远,走向世界。当然,我认为这还需要一个前提。

    首先,我想说:对于汉传佛教的前景,我的乐观态度绝对不是盲目的。为什么呢?从大环境上看,我们的条件与老一辈佛教领袖相比,可谓是得天独厚。一方面,我们有政府的大力支持,自从20世纪80年代初,人民政府实行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以来,佛教文化事业的迅速发展得以保障:不仅大量的寺庙得到了修复和保护;各种节日、佛事活动井然有序进行;而且众多的僧伽人才享有更多的机会接受规范化的教育和培训。另一方面,生活在21世纪这个信息化、全球化的时代,科技的腾飞不仅为我们佛教界之间的交流与学习提供了便利,同时也为我们向更多的信众宣传、弘扬佛法提供了便利。众所周知,在今天,随着交通的发展,全球网络的完善,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开始关注神秘的东方文明,他们对中国的自然风景、宗教习俗感到好奇。很多西方人开始努力去了解中国的佛教文化,而这对于我们弘扬佛法,传承汉传佛教来说,是绝好的机会。

    接下来,我要问个问题:既然我们的机会如此之好,那是不是作为僧人,我们就不需要做些什么了,坐享其成即可?我想大家肯定会说:当然不是!

   是呀,时代在发展,生活在不同历史背景下,我们面临着特殊的困难和挑战,而传承佛教文化从来就不是一项简单、轻而易举的事业,当然不可以坐享其成。我们必须综合分析现状,针对我们的缺点与不足,研究对策,这样才可以牢牢的抓住机遇,创造汉传佛教更加美好的未来。

    那么什么是我们的缺点与不足?我们又该采取什么样的对策呢?现在,我就来揭开我的答案,在我看来,可以使我们的佛教走得更远、发展更健康的前提和对策就是大力发展佛教教育事业!

     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们的老一辈佛教界领袖就认识到了中国佛教文化教育的重要性,他们曾一次次的提出培养人才是中国佛教工作的头等大事。但是,直到现在,我们的僧教育事业也没能走得很远,无论是我们的教育理念和体制,还是教育模式和管理方法都还停留在原有阶段,相对比较滞后。今天因为时间关系,我主要想就两个方面谈谈我的看法。

    第一,   关于学与修的问题:

    当下,很多人批评我们的僧教育过于注重文化知识,忽视了在思想品德和道德规范方面的培养,忽略了修行。在我看来,这一观点不无道理。如今,全国经济高速发展,人民的生活条件大幅提高,社会显得躁动不安;伴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寺院财富的增多,各种各样的问题随之出现,而作为僧人如何抵制诱惑,就更多的要依赖于自身的修行,依靠加强“修养”教育、加强道风建设来保持佛门清净。

    虽说现在很多的佛学院都采取“学修一体化、生活丛林化”的办学模式,在课程设置里都包含了学与修这两方面的内容,但最后落实到日常实践中时,大多还是会把学习成绩作为衡量人才的唯一标准。身为一名佛教教育工作者,我觉得这就要求法师们在实践中既要以身作则,严格要求自己,为学生做好榜样;同时又要不断探索新的教育方法,设法做到真正的把“学”与“修”结合并重。

    第二,   关于“走出去”的问题

    纵观历史,佛教在中国一直是连结中外宗教与文化交流的纽带,对推动和促进中外外交发挥过重要作用。特别是在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佛教已经打破了各系以往从不交流的局面,现在汉传、藏传和南传三大系交流频繁,团结互助,真正地走到一起,不仅在世界佛教里呈现了一个全新的形象,而且中国佛教界对推动中日、中韩以及东南亚等国的民间外交,对促进两岸交流,祖国统一大业也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但是总的看来,中国的佛教更多的是请进来,走出去的时候不多,而且我们的走出去又仅仅局限于把僧人送到各国去学习。我们必须改变观念,将我国的佛教推出国门,向世界宣传中国的佛教,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佛教,只有这样,中国佛教才能在世界佛教里拥有更多的发言权。

    而提到“走出去”,我们就不得不提僧人的语言教育。没有语言障碍是我们“走出去”与人沟通、宣传汉传佛教的基本保证。也许有人会说,那我们多配备一些翻译不就都解决了?其实不然,因为我曾经在斯里兰卡读了几年书,所以在这方面有比较深的体会。我在斯里兰卡进修那会,曾经就碰到过一些外国人,因为语言的问题而对我们的僧人,甚至我们中国的佛教产生很多误会。

    既然,弘法是我们每一个僧人的责任,既然世界的全球化进程在逐渐加快,那我们没有理由,停留不前。众所周知,现有的对于中国大乘佛教的经典翻译仍然非常有限的。中国作为大乘佛教的发源地,理所应当担负起翻译的工作,把汉传佛教推向世界,让更多的人来了解汉传佛教、了解中国。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说我们每一个僧人都应该努力去做翻译,就拿我自己来说,我并没有能力去投身于佛法的翻译事业,但是我很清楚的知道,作为一名法师,我可以为大量的学生启蒙,去发现、培养真正有潜力的后备人才。如果我们在佛学院的教育过程中,坚持不屑的注重对学生语言能力的培养,当我们具备大量的既精通佛法又精通语言的法师时,我们就一定能更好的发扬汉传佛教。

    以上两点呢只是我对佛教教育事业现状的一点认识和建议,可能并不全面,但是我觉得佛教教育事业需要我们每一个僧人的关注与努力。众所周知,科教可以兴国,人才是第一生产力,当然教育也可以振兴中国佛教,只有真正的重视佛教教育,有效的解决现存问题,才能培养更多合格、优秀的人才,才能使中国的佛教走向世界。

    我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