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佛教社会学 > 正文

佛教末法观的现代意义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7-24)

佛教末法观,是指佛教经过正法、像法、末法三个发展阶段,必然走向消亡,佛教徒对此应有清醒的认识…

    佛教末法观,是指佛教经过正法、像法、末法三个发展阶段,必然走向消亡,佛教徒对此应有清醒的认识,有高度的责任感和深深的忧患意识,精进努力,使佛法久留人间,造福众生的理论。末法观的主要内容是:

    第一,佛教缘起性空和成住坏灭的基本教义说明,佛教弘传必定经历正法、像法、末法的不同发展阶段,然后走向消亡;

    第二,末法时代有十万龙天护持正法;佛教徒要有高度的忧患意识、责任感和使命感,敢于承当;

    第三,在末法时代,只要精进努力,创造条件,末法可以转化为正法;

    第四,末法观的主体是人,培养具有般若智慧、严持净戒、解行相应、高素质的僧才,是正法久住的关键;

    第五,末法时代,众生根机浅钝,净土法门最当机,禅净双修,小乘、大乘、密乘结合,显密圆融,定能开显佛法无限生机,利益人天。

    佛教末法观在历史上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对佛陀的思念、佛陀圣物(如舍利)、佛塔、圣地、圣迹的崇拜,对佛教的教义诠释,佛教经典的结集、编撰、刻印、刻石、流通,对教派的形成、法门、宗风、戒律、宗教改革、教育、学术文化、建筑、艺术等都有深刻的影响。从现代来说,主要有如下几方面:

    1、 增强僧人的忧患意识,激发僧人的紧迫感、责任感和使命感。

    慧远在《沙门不敬王者论》中说:“斯乃交丧之所由,千载之否运。深惧大法之将沦,感前事之不忘,故著论五篇,究叙微意”。他对于佛教大法即将沦落,面临千年的厄运(“否运”)深感忧虑,为了高竖正法幢,坚持“不事王侯,高尚其事”的理想追求,坚持自己的信仰和人格,并对净土法门的弘传表示自己的执着态度。谢灵运在《佛影铭》中也明确地说:“夫大慈弘物,因感而接。接物之缘,端绪不一。难以形检,易以理测,故已备载经传,具著记论矣。虽舟壑缅谢,像法犹在,感运钦风,日月弥深。”佛教的弘传,有各种不同的因缘,从道理上去探求、领会是比较容易的。但随着岁月的流逝,当时佛教已进入像法时代,这是不争的事实。正是从此现实出发,慧远建莲社,弘净土,六时念佛,求生西方。他不遗余力地提倡净土法门,“在山三十年,迹不入俗,专志净土,澄心系念”。即使送客,也足不过虎溪,有“虎溪三啸”之美谈。慧思大师立下誓愿:“入末法过九千八百年后,……至大恶世,我今誓愿,持令不灭,教化众生,至弥勒佛出。”他以北魏太武帝灭佛事件为鉴戒,发誓在末法时代修行成佛、度人无数,持佛经,令永不灭,直至弥勒菩萨(未来佛)出世,决不动摇。

    佛教末法观不是使人悲观,而是激励僧人站稳脚跟,知难而上,更加精进。“若大家不苦心孤诣于佛法,必被外道埋没。佛法要灭,内部灭于邪见、经忏,外部灭于外道。” 这是台湾西莲净苑开山、当代弘扬净土法门的高僧智谕法师对于末法时代佛教存亡的忧患意识和弘扬佛法的清醒认识。一九八五年三月,智谕上人说:“际兹末法,戒律堙灭,出家人务须站稳脚跟,不享受,不浮华,不懈怠,不放逸,庶几于心无愧,复不负十方供养也。”一九八七年十月,智谕大病,仍然抱病勉强起床,给大家讲经,带领修学。他的一片苦心,溢于言表,说:“我恐怕大家懈怠下去,所以很勉强支持。我为什么这个样呢?我也知道,我休息会舒服一点,可是我可怜末法时期的佛法,眼看没落了,正法无人传。如果我一口气不来,恐怕你们再听到这个法就很难了,所以我不敢偷懒。”无论是玄奘历尽艰险西行求法,鉴真双目失明东渡,还是虚云禅师三步一拜朝礼五台,智谕抱病讲经,愿为“弥陀孤臣”……这种奋不顾身,为弘扬佛法死而后已的精神,正是末法时代僧人的楷模。

    2、识别真假、邪正,弘扬正法。

    末法时期,法弱魔强,佛法与相似佛法、外道乃至邪魔,真假难辨。《楞严经》卷六说:“彼等群邪,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我灭度后,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炽盛世间,潜匿奸欺,称善知识,各自谓已得上人法,诱惑无识,恐令失心,所过之处,其家耗散”。

    本来,在佛教看来,世间一切如幻如电,如露珠泡影。《红楼梦》所谓“假(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真真假假,真假难分。正法与邪法也是如此。在20世纪80——90年代,中国佛教界的赵朴初先生等大德法师,不仅对邪教早有警惕,最早向上级反映“法轮功”问题,亲自指示中国佛教协会、《法音》杂志对《转法轮》组织人研究、写文章反驳,对“法轮功”组织的定性抓紧论证,明确说“法轮功是邪教”,“光是取缔还不够,还须以理摧伏其谬论,才能有效”。宗教界没有辜负赵朴老的期望,1996年以来,从北京、长春、浙江到各地,都写文章批判、找“法轮功”说理,开会论定邪教性质,其摧邪显正之功,世人共睹。2001年3月16日,新华社全文发表了《中国佛教协会致全国佛教界的公开信》。这封义正词严的公开信,在全国宗教界引起巨大反响,是一曲激浊扬清、弘扬正法的中华民族正气歌,是摧邪扶正的战斗檄文,也是新世纪中国宗教自立、自强、自尊、自律的庄严宣言,向世人郑重宣告:中国宗教界以“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爱国爱教,护国利民”为宗旨,以“狮子吼”、“金刚怒”、无坚不摧的钢铁决心反对邪教,尊重生命、尊重信仰、崇尚科学、捍卫人权,这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的。正义必定战胜邪恶,正法必定战胜歪理邪说,这是历史的必然,时代的召唤,也是全国人民、全人类的共识。

    3、佛教末法观激励信众严持戒律,根据不同根基,弘扬净土等殊胜法门。

    佛教末法观有一个重要思想,佛陀灭度之后,正法五百年,像法一千年,末法一万年;末法时代不仅经典难闻,而且修道者越来越少,修道的人中间,开悟得道的更少。但是,即使处于五浊恶世,也还是有道可修,有门可入的,这就是净土法门。只要归心净土,一心念佛名号,蒙佛力加持,即使一生造恶,临终忏悔,也能往生极乐。唐代道绰法师在回答“一切众生皆有佛性,远劫以来应值多佛,何因至今,仍自轮回生死,不出火宅”的问题时说:“圣道一种,今时难证:一由去大圣遥远,二由理深解微。是故《大集月藏经》(卷五五) 云:‘我末法时中,亿亿众生起行修道,未有一人得者。当今末法,现是五浊恶世,唯有净土一门,可通入路。’是故《大经》(卷上) 云:‘若有众生,纵令一生造恶,临命终时,十念相续,称我名字,若不生者,不取正觉。’”虽然去圣时遥,理深难解,修道得法者少,但只要十念相续,念佛名号,定能往生净土。认为“计今时众生,即当佛去世后第四五百年,正是忏悔修福,应称佛名号时者。若一念称阿弥陀佛,即能除却八十亿劫生死之罪,一念既尔,况修常念,即是恒忏悔人也。”坚信在末法之际,正是忏悔修福之时,念佛能消除恶障,蒙佛加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中国佛教八大宗派中,虽然各有殊胜之处,但多是上根人得益,中下根人难蒙熏济,而弥陀净土应机最广,净土念佛法门于末法时代特别兴盛。所以,佛教许多高僧高瞻远瞩,不仅能认识和把握世界成住坏空的普遍规律,而且找到末法时代入道的最好途径——净土法门。

    末法时代世界千变万化,诱惑甚多,固然修持不易,而这正好激励广大信众,精进努力。智谕法师认为:“经上说,色思想若伏,还没断,仅仅伏下,禅定就生。大家末法时期,不能得禅定,就是被色思想害了。我们说末法时期众生根机差,主要差在这个地方。如果色思想一断,禅定就起。如果色思想不断、不伏,想得禅定,那是骗人,那不可能。” “末法时期。……我们师徒努力于佛法、戒律。劫末,火烧初禅,水淹二禅,风吹三禅,不能烧掉佛法、戒律,不能淹没佛法、戒律,不能吹坏佛法、戒律。”佛教末法观对严持净戒,弘扬净土等殊胜法门,起了非常重要的激励作用。

    4、激励大家共同合作,培养道德,深入经藏,革新佛教,促进佛教与现代和谐社会相适应。 

    对佛教末法观,佛教界、学术界有不同的看法。日本佛教界就有人不承认有末法时代。认为日本曹洞宗的开宗祖师道元禅师(1200-1253)就否定末法之说。道元禅师的《正法眼藏?辨道话》说:“大乘实教无分正、像、末法,只要肯修,皆可得道……证之得否,则唯修者自知,如用水之人,冷暖自辨。” 水野弘元认为,从佛教的“无我说”出发,不存在“末法”,“佛灭以后,佛教不一定只会增加不利的因素,只要创造有利的条件,就一定能够再度光大正法。”其实,他们并没有真正否定末法之说;如果说他们否定“末法”,也是有条件的,不是绝对的,因为他们认为,“只要肯修”,“只要创造有利的条件”,就是正法,就能延长正法的寿命,关键在于我们自己的努力。所以,套用《金刚经》的说法:说“末法”,即非末法,是名“末法”。如此而已。这和我们所说的正法与末法的辩证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1953年3月3日虚云禅师在上海市佛教青年会释迦佛七开示说:“我们已经皈依三宝,释迦佛是我们的本师……。唐宋元明以来,悟了道的祖师到处都有出现,佛法大兴。而今天根机不同,悟道的人不容易见到,就是真正持戒修行,真正替佛宣扬法化的人,也不易访求。虽则有人说目前是末法时代,距离佛灭度的时间太久了,所以会产生这样的现象,其实只要我们能真正持戒修行,信愿坚固,那末法就是正法。……各位大护法,他们领导周围的善信眷属们精进办道,替佛宣扬,令人赞叹,使人信仰,这就是正法住世,是莫大的因缘。”

    虚云高瞻远瞩,从佛法流布中土的历史明察当今之世态,揭示目前是末法时代,又指明“末法”可以转化为“正法”,关键在于佛弟子牢记自己肩负的历史使命,持戒修行,信愿坚固和精进办道。从惠思、静琬刊刻房山石经,到杨仁山创金陵刻经处,从太虚倡“人生佛教”的佛教改革,到虚云创建云南鸡足山、昆明华亭峰、福州鼓山、广东宝林山、云门山、江西云居山六大丛林,从台湾中华佛研所、慈济功德会、佛光山、中台山的崛起,到佛教走向世界,法水长流五洲,无不说明,只要有广大佛教信众有坚定的信仰,坚强的愿力,严持净戒,积极精进,末法即为正法,正法衰微即可以变成正法久住。

    末法时代,法弱魔强,如何应对?印光大师坚持扶正祛邪,以建设人间净土的正知、正见引导信众。大师常常勉励居士们在家学佛,居尘学道,善尽做人的义务。如《复宁波某居士书》说:“人生世间,不可无所作为,但自尽谊尽分,决不于谊分之外,有所觊觎。士农工商,各务其业,以为养身养家之本,随分随力,执持佛号。”这一段遗教,可说是对于学佛而废弃世事者的当头棒喝。印公对那些不重医德,只贪多得谢金的医生,深为厌恶,他在《复施智孚居士信》中说:“古德云:不为良相,必为良医,以其能济世救人也。无知之人,专志求利,于贫者则不介意,于富者则不令即愈,以期多得谢金。然以此存心,上天必减其福寿,其子孙必难发达,来生即不堕恶道,亦属大幸,决定贫病交膺,无可救药!倘能以人之病,为己之病,兼劝病者吃素念佛,以消业障,则人感其诚,必能信受,是由医身病,而并医心病,以及生死大病也。以此功德回向往生,便可永离五浊,高登九品矣……”。他希望大夫们,能够重医德,以医事作佛事,以济世救人为目的,必能福寿增延,子孙发达,将来九品高登,永离五浊;人人如此,则污浊人间即成极乐净土。

    他在纠正人们对佛经的谬解方面,坚持以佛经所说为主,谆谆教人不盲从魔说或曲解佛经。因为当时有些依附佛法的外道邪门,专门曲解佛经,以魔说欺惑世人,如说释迦牟尼佛已过去,“现在的佛教是弥勒佛掌盘”等语,又把“南无阿弥陀佛”曲解为“南方没有阿弥陀佛”,以蒙骗世人,博取名闻利养。表面上他们说是信奉佛教,实际上是专做破坏佛法的邪魔。印光大师对此深恶痛绝,常常告诫弟子们要以奉行正法为主。他在《复应脱大师书》中说:“南无阿弥陀佛,乃西方极乐世界教主之号。某某魔子,依从前魔子之解,更张大之,欲令一切瞎眼汉,谓彼大悟,故作此魔说。明眼人见之,知其着魔,丧心病狂,不依佛经所说……而依从前魔子所说,岂非魔王眷属?实为谤法!若以送人,来生不堕地狱,也当瞎眼。汝若不毁灭此书,亦当瞎眼。”读着大师遗教,可知印公彰显正法,纠正邪说不遗馀力。对迷途众生,循循善诱,用心何其良苦!

    总之,佛教末法观反映了佛教流传世间2500多年来,佛教徒畅佛本怀,兢兢业业,弘法利生的曲折而光辉的历程,表答了亿万佛子的忧患意识和 “十万龙天护持正法”的崇高责任感与使命感,对于激励佛教信众识别邪正,革新佛教,严持戒律,精进办道,庄严净土,与现代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相适应,化世导俗,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