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佛教哲学 > 正文

持松法师讲《密宗大意》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12-14)

心莲     持松阿阇梨讲于宜昌居士林 张志恒记   佛法在中国分成实、俱舍、禅、律、天台、华严、…

 


持松法师讲《密宗大意》

心莲 

 

   持松阿阇梨讲于宜昌居士林 张志恒记

   佛法在中国分成实、俱舍、禅、律、天台、华严、法相、性、净土、真言十宗。在印度发源之地,大要只分两宗,曰显、曰密。显者浅显也,密者深秘也。显宗教显义著,学者但善观经典,即可如法修行。密宗教义潜藏法海,非经师传不可。

   中国密教自唐失传,越千余年,于今始由东瀛传来,一线曙光,宛如铁塔初开,还我二部大法,求道者生逢其时,当闻法起修,不可说食不饱。

   密宗分两大部,曰金刚部,曰胎藏部。密有三义,曰众生自密,曰佛密,曰言说密。佛性本众生所同,为累劫无明所掩,众生遂不复自觉,如富家藏宝地中,久而竟自无其处所,是谓众生密。

   如来大悲,以普度众生为宏愿,本无密不传人之法,惟此天曰自证之法,则非机不传,不器不传,非时不传。譬如长者富有资财,诸子年少,贪于游戏,诸所宝物,皆任给与之,惟干将莫邪,心不轻授,盖恐其自伤伤人也,是谓佛密。学者承受阿阇梨所传之法,非同入曼陀罗同时灌顶之人,不可相与语,恐罹盗法之验血愆也,是谓言说密。

   密宗教义,有最切要之二语,曰当相即道,即事而真。

   修真言行者,其初微小印证,可以唤雨呼风,咒药愈病。及其至也,可以即身成佛。

   修真言行者,必须三密相应。手结印相曰身密,口诵真言曰口密,心作观想曰意密。

   吾人礼拜佛像,亦为入实相之一端。或谓佛像泥塑木雕,焉能有感应。不知其中感应,有极显明易晓之理。譬之无线电报,因电气充满宇宙,无处无之,故一处置发电机,一处置收电机,彼此呼吸相应,不爽毫丝。佛之心量,满虚空,遍法界,众生心量,亦与佛同。今以佛比电气,塑像比收电气机,礼佛众生比发电机,其能感应之故,不显明易晓乎?

   如来一切智智,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

      何谓一切智智?一切谓名色等无量法门,此无量法门中,一一相,一一性,一一体,一一力,一一因缘果报得失,同相异相等,皆能以智慧力而遍了知,故名一切智。今云一切智智者,乃智中之智也。非但遍知一切法,而亦知是法究竟真实之际,知是法是常不坏相,知是法是不增不减,犹如金刚。此一切智智自证之境,视之不见,听之不闻,说者无言,要须观得乃能知之耳。

      何谓菩提心为因?菩提心者,所谓自净信心,即自信己心,犹如虚空,本来清净,无诸戏论分别。若此信心坚固不动,时时以此信心观察心之实相,则能离一切罪业,不到三界受生,一切功德,以此增长。譬如有人忘失宝藏,经人指示其处,即深信其言,勤求得之。然此宝藏遗而复得者,皆由信心之力,故曰菩提心为因也。

   大悲为根本者,根本是坚固不可倾动之心,若有人虽信得己身是佛,设非以大悲万行为缘,使之坚固,使之增长,则菩提大果,何由成熟?譬如种子为因,地水火风空五者为缘,缺一即不生长。故菩提心种子,亦须以大悲为地、为水、为火、为风、为空,而执持之、滋润之、温育之、开发生起之、舒服之,则无量功德,任运开发,由芽而茎而枝叶,次第庄严,故曰大悲为根本也。

   方便为究竟者,即是利他之善巧。谓曰净菩提心,大悲万行,果报圆成,今复以此教化众生,使皆能识自本心,见自本性。譬如旧种子生出新种子,今新种子又生种子。故名方便。又菩提心犹如真金,本性明洁,大悲犹如学习金师之艺,方便犹如艺术成就,随心所作,习成大器。然此心领神会之处,不能出以授人。诸一切智智方便成佛之果,亦复如是。虽自在变现种种像貌,然不同掌中一物,可以转授他人,故曰究竟。

   别宗解三大阿僧祇劫成佛,乃就时分久远而言。密宗乃就三妄执而言。何谓三妄执?众生以一念不觉之无明,而生贪嗔痴慢疑五种根本烦恼。就众生二边之执,将此五种烦恼,一一各分为二,则成十种。将此十种,一一又分为二,则成二十种,如是叠次分为二,以至第五次分为一百六十种,是为一百六十心。此一百六十心,皆是世界妄想执著,众生漂流六道,造无量无边业,受无量无边死,皆此种妄想执著驱之也。此种妄想执著,有粗者,有细者,有极细者,故称世界本妄执,亦名三大阿僧祇劫。若能依法修行,超越此一百六十心之第一重粗妄执,即名第一阿僧祇劫,又超过第二重细妄执,即名第二阿僧祇劫,更超过第三种极细妄执,是名第三阿僧祇劫。若人能于一刹那间,超过此三种妄执,即一刹那成佛;一生超过,即一生成佛,乃至三大阿僧祇劫。不能超过此三种妄执,即三大阿僧祇劫不能成佛也。

   依显教修行,经无量阿僧祇劫,或有能到菩提,或有不能到者。密教则简单直截,即以真言为所乘之法,顿超直入而归于清净菩提心门。

   修真言道,有六种得无畏处。但在路途之中,无论得到若何境界,唯当一心清净,不生执著,不生疑怪,不起骄慢,不计超胜,方可自在达到彼岸。否则未到谓到,或稽留于化城,甚则著魔,其害不可胜言。故如来叮咛修真言门菩萨,当修十缘生观也。

   世间之人,以十种恶业为因,漂流六道,无有归趣,后以发心皈依三宝,或更受五戒,以此修十种善业之道,即在人间天上受生,免除地狱三途重大剧苦,名为最初得苏息处,是谓善无畏。

   真言行者初入三昧耶结缘灌顶之坛,投花所得本尊,即以此一尊真言供养修行,依音声念诵,观种子字形,其位与此善无畏齐。一切众生,以不知我之自性故,执有我身及身外之物。今以受三皈五戒,即依佛法,循身修观。初观此身之始,是父母精血合成,种子不净。次观住母胎中住处不净。次观此身本体,是发毛齿骨皮肉及涕唾屎尿垢污皮肤血肉筋脉髓肪膏脑膜肠胃脾肾心肺生脏熟脏赤痰白痰三十六种不清净物之所合成,本体不净。次观九孔常流露不净之相,自相不净。次观一气不来,膖胀烂臭,究竟不净。由观此身有此五种最不清净之相,故于此身不生贪爱,不被此身之所系缚,是为身无畏。

   真言行者,得本尊三昧众相现前时与此位齐。一切众生,于五蕴中执著有我,由此我执颠倒,生起贪嗔痴三种妄执。今修行者,了解此心为我执颠倒之所盖覆,观察五蕴自体,尚藉缘生,无有自性,则此五蕴所集聚之中,何能更有我在?譬如因树而有树影,若无树者,影以何生?因作观故,拔无明之种子,生十二因缘,不被我之所系缚。是谓无我无畏。

  真言行者,于本尊所现形像,能不生爱著,不生骄慢,其位与此同。行者虽知蕴中无我,然此心尚埋没于五蕴之中,今欲打破此蕴,不起执著,当观五蕴之自性,如幻、如阳焰、如影、如响、如旋火轮、如乾闼婆城,非有而有,而知五蕴六入十八界等本来空寂,证到寂然之界,不被五蕴之所系缚,是谓法无畏。

   真言行者于本尊所现影像,能作无性无生观者,与此位相齐。一切空法有法皆不可得,经所谓害法,不缘空、不缘有,心主自在,觉自心本不生。经所谓住无缘,由离此有空二边之境,不被法之所系缚,是谓法无我无畏。

   真言行者之心,于瑜伽道中得自在之用时,即与此位相同。由法无我无畏更进一步,得极无自性大空之智,则一切业烦恼,都无所系缚,并无所解脱。系缚与解脱,自性平等;世间与涅槃,自性亦平等,乃至蕴界处能执所执我寿命等,其自性亦皆平等,毫无厘之差。不被有为无为界之所系缚,是谓一切法自性平等无畏,得此无畏时,即是真言行者虚空无垢之菩提心也。

   以上所说六无畏种种心相,皆是说其外迹,以明修证之浅深。实则此心在缠出缠,皆无相貌可见,亦无浅深部位可见。若顿超之人,能于一念之中,以自己三业同于本尊,即是第六无畏,不必更要经过善无畏身无畏等位次也。

   所谓十缘生者,一曰幻,二曰阳焰,三曰梦,四曰影,五曰乾闼婆城,六曰响,七曰水月,八曰浮泡,九曰虚空花,十曰旋火轮。

   此十种缘生,为修真言者最宜注意之点。若不明此十种缘生,则于行法供养时,不能除去心中虚垢也。

   云何为幻?谓幻术师以咒力或以药力,能飞空隐形,履水蹈火,又能变作地水火风,及地水火风所造种种色像,或长或短,或青或黄,或奇声,或奇香,或变大地为黄金,或使水变为火,使旁观者眼目昏惑,见种种不可思议之事,从一至多,从小至大,辗转互相生起,而又上下四方,此往彼来。此种色像,非论理学可以判断其因由,唯此幻术者自证自知耳。持真言入,亦如幻师,依三密修行,得持诵成就时,能现一切奇特不可思议之事,自在神变,宛然不谬。此种境界,亦非世界智者所能测度,唯成就之人,自证自知耳。故持真言人,证到本性清净时,无论遇何境界,俱当作幻观。   

   日光著微尘,风吹之野中,转名之曰阳焰(本龙树大士说)。而愚痴人见之以为是水,但阳焰本非是水,且自性亦空。以世人妄想,互相谈议,谓是水耳。一切众生在无明阳焰之中,取著此是男相,此是女相,此是善相,此是恶相。然此蕴界诸法,本非男女善恶,且自性亦空,但以众生妄想,强立假名,互相谈议耳。真言人于成就时,见种种稀奇境界,乃至见诸佛海会,无尽庄严,应了知唯是假名,作阳焰观。

   梦者,人在睡梦之中,经过尽夜岁时,见种种异类形像,或异类声音,或受地狱之苦,或受天上之乐。当其在梦中时,以为实事,不生疑惑。及乎醒觉以后,都归乌有,而还自笑。众生在烦恼睡梦之中,执著四季寒暑,嗔喜忧怖。若觉悟时,都无所有。持真言人,于须臾间,见无异加持境界,或延一刹那为无量劫,或促无量劫为一刹那,或不动本处而遍游诸佛国土,供养闻法,此种事业,若于众因缘推求,都无起处,皆不出一念清净之心。行者得此境界,当作梦观。

   影者,如人以面临镜,则镜中现像,此像为镜作耶?何以镜来时而无像,而为执镜者作耶?何以无镜无面又无像,为自然做耶?何以待镜待面后有像,为无因而作耶?何以此像不常有亦不常无,且除镜与面,像不自出,是此像非镜作,非面作,非执镜者作,又非自然作,亦非无因缘而作也。真言行者以如来之三密为镜,自身三密为镜中像,由此因缘有悉地发生,能起五种神通,住寿长远,游诸佛国。得此神通时,当作镜像观。

   乾闼婆城,即蜃楼也。以日光初出,照海中之气,而幻现庄严之楼阁,日光转高,即无所见。持真言人,有三品悉地宫。上品者是密严净土,超过三界之上。中品者是十万严净佛土,如西方极乐世界等。下品者谓诸天宫及条罗宫。行者真言相应,成此三品悉地宫时,当作乾闼婆城观。

   譬者如深山峡谷中,或大房屋中,能出种种生声响,无智之人,以为彼谷中,屋中,有实在音声,殆未解得此响非生非灭,非有非无也。持真言人若于观想相应时,有诸佛菩萨,用种种声音,为我说法。又自身得舌根清净,能以一种声音,遍满十方世界。遇此境界时,当作响观。

   水月者,如月出时,照于一切江河池塘之中,凡水清者,皆有月影,现于其中。此月影不以水生,不以月生,又水亦不去,月亦不来。真言行者,以三密方便,能澄清自己心性之水,故诸佛密严海会之月,悉皆现于自己心中。若得此像时,应当作水月观。

   浮泡者,如天降雨生泡,泡虽大小无量,水性惟一味也。真言行者,以自心做佛,还蒙自己心中之佛开示悟入种种方便,辗转入无量法门,而又以自心为曼陀罗,以此境与心二种为缘,能作种种不可思议变化之事。得此相时,当了知一切皆不离于自心,作浮泡观。

  虚空花者,虚空非是可见之法,中无众生寿命等相,亦无造作者。而小儿仰视青天,谓有实在之色。一切诸法,亦如虚空,而无所有。但愚痴众生,以心迷乱故,弃舍诸法实相,而谓有众生寿命人我男女房屋城郭等种种杂物,岂知皆虚空花乎。真言行者,在修观行之时,若遇有种种魔事,及种种业烦恼之境,当作虚空花观。

   旋火轮者,有人手持火烬,旋转空中,手持方,此火烬在空中则成方相;手成圆,亦成圆相;大小长短,无不如意。然此一火,成种种相,本非实有,而愚人见之,以为实。真言行者于观想相,应时随心所转,无不成就,乃至以一阿字门,旋转无疑,成无量法门。当此之时,应知皆由净菩提心善巧妙用使然,作旋火轮观。

  右所讲演密宗教义,粗具大要,若欲进观其详,经典具在,可覆按也。  

     注:宜昌居士林全称“古夷陵佛教会居士林”,古夷陵即原宜昌县,现已经划归地级宜昌市。宜昌居士林创建于民国十四年(1925),民国二十年(1931)五月,持松法师由沙市来宜昌,留林四日,讲心经一次,说密乘法要一次,说皈依三味耶戒一次,受戒者200余人。上述讲演大概是此次来宜昌时所讲的一部分。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