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义理 > 人间佛教 > 正文

佛教与妇女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8-04-04)

佛教由小乘佛教发展到大乘佛教,妇女的地位得到提高。这是因为,大乘佛教提倡众生平等,妇女是众生的一部分…

佛教由小乘佛教发展到大乘佛教,妇女的地位得到提高。这是因为,大乘佛教提倡众生平等,妇女是众生的一部分,所以,妇女与众生一样,在佛祖面前是平等的;大乘佛教宣扬人人可以成佛,妇女当然也可以有成佛的机会。这是最根本的两条原因。

法华会上的龙女,以八岁的稚龄而成为大智文殊菩萨的老师,并且当下成就佛果。《大宝积经》中的妙慧童女,也以八岁的童髫,向佛陀提出震惊全座的如何断惑开悟的问题,启发小根小器的二乘趣向大乘的信心。《维摩诘经》中的天女,深契无所得空的微意,当场将舍利弗变成女身,折服了声闻弟子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对女性的轻慢心,告诉佛弟子们成佛只在自性上用功夫,而不在男女形相上起差别,提高了女性在佛教中的地位,为大乘佛法开拓了新天地。一乘佛法的《华严经》描写善财童子参访五十三位善知识追求真理的感人故事,其中女性的善知识就占了几位之多,如休舍优婆夷、自在优婆夷、慈行童女、有德童女、师子嚬呻比丘尼、婆须蜜多女、夜天女神等等,都是对佛法有独到体证的大善知识,引导善财童子进入法界之境。

女性除富有慈悲心,知道布施结缘,广求多福之外,女性中智能洋溢、善于说法、导人入信的龙象也不在少数。如胜评夫人发十大愿心,说大乘佛法,作狮子吼,阐扬如来藏思想;鸠摩罗什的母亲耆婆不但自己舍弃王宫的荣华富贵,并且度子出家,教育儿子成为佛门龙象,对经典的翻译留下很大贡献,耆婆对儿子这种不占有的无私大爱,实为天下父母应如何爱护子女的楷模。末利夫人虔信三宝,严守净戒,以她的方便智能感化了暴怒的国王,慈悲地救了御厨的生命,是一位母仪天下、悲智双运的伟大女性。

佛陀的姨母大爱道夫人抚养幼年的悉达多太子长大成人,佛陀成道后,她身先表率带领五百位释迦族的女子出家,并且纾尊降贵接受八敬法的要求,为佛陀精神做了最具体的脚注,比丘尼教团的得以成立,大爱道是功不可没的第一人。韦提希王后和频婆娑罗王夫妇是虔诚的佛教信徒,是原始佛教僧团能够蓬勃发展的伟大护法,后来他们的儿子阿阇世王听信提婆达多谗言,将国王夫妇囚禁在牢窖里,准备害死夫妇二人,韦提希慨叹娑婆世界的好斗多苦,萌发厌离之心,求生他方清净国土,佛陀于是为他们说《观无量寿经》,娑婆世界首次听到西方极乐净土的殊胜法门。没有大爱道的发心出家,就没有比丘尼教团的成立;没有韦提希的请法,净土思想将无法宣扬于娑婆,有了这些卓越的女性,或者为众生请转法轮,或者自伸广长舌,宣说妙谛;或以慧光破除诸暗;或持悲心济拔沉溺,使弘法利生的佛教事业增添了无比光彩。

由于女性天然的悲悯心与慈爱心,女性对佛教的贡献是显而易见的。

佛教的布施分为内布施和外布施,内布施主要指自己内心的修炼,对于佛法义理的领会与感悟,外布施则指财施、法施、无畏施。相比较而言,内布施的作用尤为重要,由于妇女在众生中进行广泛的宣传和讲解,使得佛法的光辉照耀在社会的各个层面;由于妇女们的布施净财,一栋栋庄严巍峨的殿宇寺院兴建起来了;由于妇女们的护持道场,一次次殊胜圆满的法会举办成功了。如果没有妇女的发心乐施,佛教哪有今日兴盛的情况?我们能够安心在寺院拜佛学法,应该感谢幕后功臣的佛教妇女为我们所做的种种功德。

人们走进寺庙,经常可以看到许多妇女在那里服务,她们或者到厨房拣菜、典座、行堂、端茶,或者在佛堂抹桌、扫地、擦窗、抬物,在家里她们是女主人,很多人雇有管家、工人来侍奉,但是到了寺庙,她们系上围裙,竞相服务,不怕油腻、骯脏、劳累,在服务奉献中她们长养了菩提,增益了福慧,也使佛教活跃了起来、昌隆了起来。

妇女普遍有良好的口才,比较肯主动招呼他人,妇女不仅自己信仰了佛教,并且积极的接引初机者入信,为佛教接引了许多新的有缘人。在当今的中国大陆,经济生活的多元化,社会文化生活的多元化,为人们的信仰及终极追求提出了许多新的课题,许多人终日茫然,感到生活内容的空虚及缺乏安定感,佛教正是顺应了人们的这种信仰需求,为人们的心灵找到了一所宁静的港湾,而妇女的细腻与对信仰的虔诚,正是最适合做这一工作的人。妇女这种播种引渡的热忱。,使佛教增加了许多的信徒,也使许多的大众亲近了佛法,使许多的个人改变了人生、社会得到了净化。

妇女的本性,使得她们极具有悲悯心,看到社会有不幸的事件,多能解囊相助,出钱出力,救灾救难,为人间增添温馨,给社会带来福祉。譬如有些妇女利用闲暇,组队到孤儿院为院童洗涤衣服,制作羹汤;到养老院为老人清扫环境,作护理医疗等等,发挥佛教慈悲济世的精神。近几年来,有功于社会慈善公益事业,受到表扬的佛教妇女日益增多,这就充分显示了妇女在福利社会事业中的重要贡献。

在当今的世界与佛教界,妇女更能发挥和平随顺的性情,在家中和善亲人,在族里敦亲睦邻,在社会谦恭随缘,甚至做一个世界和平使者。唐朝的文成公主信仰佛教,为了唐朝和西藏的关系,嫁到了西藏,把佛教也带到了西藏,为西藏佛教的源流播下了重要的种子,并且把唐朝的文化传扬于藏地。今日的佛教妇女接受各种专业训练,可以透过各种途径,为佛教做一名和平的使者。

当今人类文明的发展,以佛法的角度而言,是颇不平衡的,且因为这种不平衡具有潜在张力和危险性。最显著的例子就是人类理性及自我约束力的成长,没能和科学技术的成长成正比。当今社会,战争、贩毒、种族冲突等现象日益严重,实在令人忧心。然究其真正的根源,是人类自身思想感情上的自私心理。其次,人类在群己关系和人与自然关系的认识上,还没有成熟,尚不能和人类社会、经济、自然界等层面的发展齐头并进,结果造成了人类个体的不安全感,也造成了许多完全不必要的磨擦及对立。

在当今社会,工作节奏的紧张,生活内容的庞杂,人类彼此间的防范和猜嫉,世界自然资源日趋枯竭,生态平衡的严重破坏,以及随之而来的精神失落、精神紧张、心理失衡、道德退化,将引导人类对回归自然、找回失落本心的精神慰藉(包括宗教)产生一种需求。这将为注重向内观照、追求精神超越与生命联系的和谐,返朴归真、长于了脱生死、乐于奉献、关怀终极人生的佛教提供了经济、政治基础和客观需要,为佛教的长足发展提供了可能。

今天的佛教,要能承担各种济人利世的事业,改良人群的风格,促进人类的道德,救度人类的灾难,消弭人世的祸害,促进社会进步、世界和平,实现民主、平等、自由等政治理想,凭各人一片清净之心,去修集许多净善因缘,使恶浊的社会,变成庄严净土。

同时,佛教作为解脱的宗教,就是救世——救难——治心的宗教。救世为务,治心为本。要治心,必须救难,拔苦与乐。所以,利乐有情,庄严国土,其根本在治心(净化人心);其最佳切人点,则在于济人利世、救拔众生出离苦海,使其享受法乐和禅悦。因此,佛教界的妇女应把自己对于佛教典籍的深刻理解与感悟,化作度化社会与人性的实际行动,与其他佛教界的弟子一起,在有条件的地方,普遍成立佛教界的“希望工程”,在本世纪初,和各界志士仁人共同努力,促进老、少、边、贫地区的子女都能普及初中义务教育,提高青少年的思想、文化、身体素质,这是根本之根本,是佛教界四众弟子长期发心去做的有长远意义的跨世纪工程、创世纪工程;在因缘成熟时,各省、市、自治区和有条件的县(市)普遍建立佛教慈济功德会,如目前福建省佛教教育基金会、四川省慈济功德会和湖南省佛教协会那样,使佛教教育、社会慈善、印赠经书、护持道场等事业更全面地、持久地展开,取得更大成效;建立安养院、孤儿院、弱智儿童教育中心、盲人学校等;建立现代化的慈善医疗院校、康复中心、巡回医疗队,佛慈诊所等;为患者(尤其是残废人)解除召痛苦,进行康复治疗、心理治疗、精神治疗;开展义务献血,捐献器官、骨髓、遗体等活动;长期从事可再生资源回收工作,参加治理“白色污染”、“黑色污染”等自然环境保护、绿化工作。

如此从这方面切人社会,深人民众,佛教的社会福利功能大大加强,不仅能对经济社会的发展作出应有的、更大的贡献,从而赢得了人们的信任,赢得了人们对佛教无私奉献、慈悲喜舍精神的赞誉,且更体现出佛教关怀人间的人世精神、积极进取精神。这也是佛教界妇女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对佛教新的发展与创造。这不仅是菩萨“自利利他”精神的生动表现,也是“人生佛教”、“人间佛教”根本宗旨的体现,亦是当今佛教核心内容之所在。(信息来源:摘自《五台山研究》)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