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这六场选举世界关注

  新华社北京1月4日电(国际观察)2021年,这六场选举世界关注

  新华社记者

  2021年,世界多国将举行选举。德国、日本、伊朗是地区重要国家,由谁担任新领导人将影响其所在地区局势;以色列、伊拉克、秘鲁的选举则关乎其国内政治乱局走向。这些选举各有哪些看点?

  德国:谁将接棒默克尔

  德国将于9月举行联邦议院选举。从目前形势看,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和基督教社会联盟(基社盟)组成的执政党联盟党仍有希望获得最多选票。

  从2005年起就担任德国总理的默克尔此前已表示将不再参选总理,这意味着德国的“默克尔时代”将在本次选举后落幕。由于联盟党极有可能成为选举最大赢家并主导新政府,因此新总理将大概率由联盟党中占主导地位的基民盟的新主席出任。

  基民盟定于1月中旬以线上形式举行党代会并选出党主席。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长阿明·拉舍特、曾出任联盟党联邦议院党团主席的弗里德里希·默茨、联邦议院外事委员会主席诺贝特·勒特根是新主席热门人选。

  日本:菅义伟能否连任

  2021年,日本有两场重要选举:一是主要执政党自民党将于9月举行总裁选举;二是本届众议院将于10月任期届满,面临换届选举。

  去年9月,菅义伟当选自民党总裁,随后接替因健康原因辞职的安倍晋三出任日本首相。安倍是中途辞职,菅义伟只能接替其剩余的自民党总裁任期至2021年9月。由于目前在野党实力太弱,自民党赢得众议院大选维持执政地位几无悬念,因此自民党总裁选举结果实际上将决定首相人选。菅义伟在党内本来就势力薄弱,如果他在剩余时间内拿不出政绩、内阁支持率持续下跌,连任自民党总裁进而保住首相之位绝非易事。

  至于众议院大选,最大的悬念将是选举何时举行。一般而言,日本首相会选择有利于本党的时机解散众议院提前举行大选,而不是等到众议院任期届满。但随着最后期限日益临近,菅义伟的选择余地越来越小。

  伊朗:美伊关系何去何从

  伊朗总统选举将于今年6月举行。目前,前国防部长侯赛因·达赫甘已宣布参选,多名现政府高官及部分前政要后代等也被舆论认为可能参选。不过眼下各政治派别内部仍在酝酿、协调,尚未确定候选人,而且候选人还需要通过资格审查,因此选战格局可能要到四五月间才会逐渐明朗。

  新的伊朗总统来自保守派还是改革派,被认为关乎美伊关系走向和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未来命运。德黑兰大学访问学者、清华大学伊朗问题专家刘岚雨认为,若保守派领导人当选,或将推动伊朗在地区事务上采取更多攻势,美伊关系缓和难度恐会较高;若改革派领导人当选,则可能采取较低姿态,意味着美伊进行谈判和交往的空间较大,或能实现关系缓和;若代表改革派的现任总统鲁哈尼在选举前能与美国新政府就重返伊核协议达成共识,对改革派的选情将是利好。

  以色列:政治乱局能否结束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右翼政党利库德集团和中间派大党蓝白党2020年5月组成联合政府打破了该国长期的组阁僵局,但双方由于分歧严重不久前合作破裂,导致该国将于3月23日举行两年内的第四次议会选举。

  与前三次选举相比,今年议会选举将是一场全新竞争,变数颇多:蓝白党内部出现分裂,选情堪忧,中左翼政党更受挤压;内塔尼亚胡的党内对手吉德翁·萨尔组建新政党并将角逐总理一职,另一右翼政党统一右翼联盟民调支持率攀升,选举格局演变成右翼内部之争;内塔尼亚胡很难像前三次选举那样得到美国“助选”……

  这一次,内塔尼亚胡能否继续连任,新内阁会否再度“难产”,以色列政局何时能稳定下来,都是颇受关注的看点。

  伊拉克:提前选举能否顺利

  伊拉克将于6月6日提前举行原定于2022年的国民议会选举。

  饱受战乱之苦的伊拉克内部政治派系林立、矛盾深重,且美国等多方外部势力不断干预,导致国家陷入长期政治内耗,社会问题严重。

  现任总理穆斯塔法·卡迪米2020年5月上台后将提前选举和选举改革作为政府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尽管提前选举的目标正在变为现实,但有分析指出,包括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和军事强人阿米里背后的政治派别在内,原有政治势力仍将是此次选举的主角。

  此次提前选举能否如期顺利进行,能否推动伊拉克结束乱局,将是对伊拉克的一场考验。

  秘鲁:是否会有新人出现

  秘鲁将于4月11日举行总统选举。截至目前,秘鲁共有19个政党向特别选举委员会递交总统候选人名单。

  经历2020年弹劾总统引发的政治和社会危机之后,今年的大选被许多秘鲁人视为恢复国家政治稳定和社会安定的出路。在过去20年中,秘鲁政坛腐败丑闻不断,一些政客不但自己贪污受贿,还以反腐名义争权夺利,让秘鲁民众倍感失望。不少选民不再信任传统政客,希望政坛能有新人出现。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