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文学 > 文学综论 > 正文

传统佛教的文学观——汪娟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7-09)

五、结论以上由汉译佛典、译经家和僧俗雅士三个方面对传统佛教的文学观进行了考察,综合以上的论述,可以进…

五、结论

以上由汉译佛典、译经家和僧俗雅士三个方面对传统佛教的文学观进行了考察,综合以上的论述,可以进一步推衍以下几点结论:

1。汉译佛典的文学观偏向于“崇实尚用”,文学是为宗教服务的,凡是无益修行的戏论文字皆应舍弃(小乘),凡有助于利益众生的文艺赞咏皆应学习(大乘)。译经家的文学观偏向于“重质轻文”,认为翻译的重点在于保存经论的本旨,语言风格宁可质朴而不要太多的文巧修饰,注重文学的内容远过于文学的形式。僧俗雅士的文学观,主要是从小乘的观点(诗魔、绮语皆为掉悔,应当舍弃)中解放出来而迈向大乘的观点(化掉悔为道机,化诗魔为空王,化绮语为道种),致力于“文道合一”的文学观,因此对文学内容的重视,依然胜过于形式。

2。由于佛教注重文学的实用性,因此举凡佛经的翻译,俗文学中变文、宝卷、劝世诗偈、俚曲小调、灵应小说等,都是为了弘宣佛教的目的而盛极一时。佛教的散文包括论议、碑铭、忏文、愿文……等等不同的文体,也是为了护法弘教而创作的。佛教的诗歌不只是吟咏情志,而且是以诗作佛事,以诗词来悟道的。

3。由于佛教偏重于文学的内容,因此佛经的文体,质朴而近本,不用绮词俪句48[70];佛教的灵应小说,语言质直不文49[71];佛教的诗歌,劝世诗则近于俚俗口语,俾使村夫村妇皆能解;禅门悟道诗则尚乎清丽高逸,以“不立文字”之文字发挥禅理,正所谓“但见情性,不文字,盖诣道之极也”。[72]

传统佛教的文学观是一个很大的题目,资料也相当琐碎而繁多,原本应依时代顺序、针对相关的作家和作品逐一进行细部的探研,才能得出全面而系统性的成果。由于笔者才疏学浅,囿于时力,只能先以宏观的角度进行探索,至于其他后续的问题,留俟来日进一步地研究。

  [1]《大正藏》50,页332中。

  [2]《大正藏》51,页881下~882上。

  [3]《大正藏》2,页345中。

  [4]《大正藏》4,页557下。

  [5]《大正藏》7,页597下。

  [6]《大正藏》8,页626中。

  [7]《大正藏》8,页839中。

  [8]《大正藏》44,页669上。

  [9]《大正藏》14,页540下。

  [10]《大正藏》14,页548上。

  [11]《大正藏》10,页192中。

  [12]收入《佛教与中国文学》(张曼涛主编,现代佛教学术丛刊19,大乘文化出版社),页345~382。

  [31]见梁启超,前揭文。

  [32]《大正藏》55,页53上~中。

  [33]《大正藏》55,页55上。

  [34]《大正藏》55,页63下。

  [35]《大正藏》55,页71下。

  [36]《大正藏》55,页74上。

  [37]《大正藏》55,页73上。

  [38]《大正藏》55,页76中。

  [39]《大正藏》50,页437上~439下。

  [40]见梁启超,前揭文。

  [41]《大正藏》50,页459中。

  [42]《大正藏》50,页724中。

  [43]《大正藏》52,页330~331。

  [44]收入严可均校辑:《全上古三代秦汉六朝文》第3册(台北:宏业书局,1975.8),页3010上。

  [45]《大正藏》53,页829上。

  [46]《大正藏》53,页468下。

  [47]《大正藏》47,页1062下。

  [48]《白氏长庆集》卷16(收入《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080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6),页185。

  [49]同前注,卷45,页493~494。

  [50]萧丽华,〈晚唐诗僧齐己的诗禅世界〉,《佛学研究中心学报》第2期(1997.7),页157~178。

  [51]分别见《白莲集》(收入《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084册),页333、333、344、350、385、389。

  [52]《袁中郎诗集》下.“七言律”,(清流出版社,据“襟霞阁精校本”),页2。

  [53]皎然《诗式》卷1“文章宗旨”条,收入《丛书集成新编》第80册,(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1984.6),页1下。

  [54]《大正藏》50,页899下。

  [55]《东坡全集》卷10,(收入《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07册),页170。

  [56]《石门文字禅.原序》,(收入《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16册),页146。

  [57]《刘宾客文集》卷29,(收入《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077册),页506。

  [58]王梵志着,项楚校注:《王梵志诗校注》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10),页754。

  [59]《寒山子诗(拾得诗附)》(圆觉学舍,1985.6),页84、95。

  [60]袁枚着,雷笺注:《笺注随园诗话》卷16,(台北:鼎文书局,1974.10),页650。

  [61]参考覃召文,《禅月诗魂——中国诗僧纵横谈》(北京:三联书店,1994.11),页11~14。

  [62]收入《佛教文学短论》(大乘文化出版社,1980.1)页163~171。

  [63]《白氏长庆集》卷70(收入《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080册),页782。

  [64]同前注,卷71,页789。

  [65]《白莲集》卷3(收入《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084册),页347。

  [66]《新纂大日本续藏经》第66册,页728下。

  [67]《禅宗全书》第32册,页7上。

  [68]参考蔡荣婷:〈唐五代禅宗牧牛诗初探〉(收入《“山鸟下听事,檐花落酒中”──唐代文学论丛》,国立中正大学中文系主编,1998.6),页297~364,特别是页307。

  [69]转引自中村元《中国佛教发展史》(余万居译,天华出版事业,1984.5),页470-473。

  [70]见梁启超,前揭文。

  [71]唐临〈冥报记序〉:“临既慕其风旨,亦思以劝人,辄录所闻集为此记,仍具陈所受及闻见由录,言不饰文,事专扬确,庶后人见者能留意焉。”见大正藏51,页788上。

  [72]皎然《诗式》卷1“重意诗例”条收入《丛书集成新编》第80册,页2上。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