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文学 > 其他体裁 > 正文

北宋禅悟词略论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8-19)

[摘要]本文把北宋禅悟词分为颂古词、游戏词与见性词三大类,分析了禅宗对词人的影响与各类禅悟词的艺术特…

[摘要]本文把北宋禅悟词分为颂古词、游戏词与见性词三大类,分析了禅宗对词人的影响与各类禅悟词的艺术特点,而以禅入词,开拓了新的题材,使词富于理趣,使词境变得空灵、深邃。

 

根据禅理的阐述方法与禅境的表现手法的不同,北宋禅词可以分为佛理词、禅悟词与禅意词三大类。禅悟词与直接宣扬佛教教义的禅词大异其趣,是词人参悟禅理的作品,主要以心性开悟、明心见性为写作主旨。禅悟词主要分为颂古词、游戏词与见性词三大类。

 

一、颂古词

颂古词是对当代禅师和古德的语言、行迹加以赞颂,以表达禅悟的词。它主要就其留下的话头、典故进行发挥,以表达禅理、禅趣。惠洪八首《渔父词》都是赞颂古德之作,分别赞颂万回、丹霞、宝公、香严、药山、亮公、灵云、船子等高僧,兹仅录其《药山》一首:

野鹤精神云格调。逼人气韵霜天晓。松下残经看未了。当斜照。苍烟风撼流泉绕。    闺阁珍奇徒照耀。光无渗漏方灵妙。活计现成谁管绍。孤峰表。一声月下闻清啸。

这首词是赞颂药山惟俨禅师的。上阕是药山点化李翱悟道的故事。《景德传灯录》卷十四《澧州药山惟俨禅师传》说:郎州刺史李翱向师玄化,屡请不起,乃躬入山谒。师执经不顾。侍者白曰:太守在此。翱性褊急,乃言曰:见面不如闻名。师呼曰:太守!翱应诺。师曰:何得贵耳贱目?翱拱手谢之,问曰:如何是道?师以手指上下,曰:会么?翱曰:不会。师曰:云在天,水在瓶。翱乃欣惬,作礼。而述一偈曰: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翱又问:如何是戒定慧?师曰:贫道这里无此闲家具。翱莫测玄旨,师曰:太守欲得保任此事,直须向高高山顶坐,深深海底行,闺阁中物舍不得,便为渗漏。’”下阕则是药山月夜在孤峰之顶长啸的典故。师一夜登山经行,忽云开见月,大啸一声,应澧阳东九十里许,居民尽谓东家,明晨迭相推问,直至药山。徒众曰:昨夜和尚山顶大啸。李赠诗曰:选得幽居惬野情,终年无送亦无迎。有时直上孤峰顶,月下披云啸一声。’”[1] 整首词塑造了一个机锋犀利,又恬淡自然、超脱达观的高僧形象,既有对禅的彻悟之意,又有清新圆明之禅境。

黄庭坚是苏门弟子中佛学修养最高的人。他的《渔家傲》四首,主要是以禅宗的宗风话头儿、人物、公案为题材写成的:

渔 家 傲

江宁江口阻风,戏效宝宁勇禅师作古渔家傲。王环中云:庐山中人颇欲得之。试思索,始记四篇。万水千山来此土。本提心印传梁武。对朕者谁浑不顾。成死语。江头暗折长芦渡。面壁九年看二祖。一花五叶亲分付。只履提归葱岭去。君知否。分明忘却来时路。

三十年来无孔窍。几回得眼还迷照。一见桃花参学了。呈法要。无弦琴上单于调。摘叶寻枝虚半老。拈花特地重年少。今后水云人欲晓。非玄妙,灵云合破桃花笑。

忆昔药山生一虎。华亭船上寻人渡。散却夹山拈坐具。呈见处。繁驴橛上合头语。千户垂丝君看取。离钩三寸无生路。蓦口一桡亲子父,犹回顾,瞎驴丧我儿孙去。

百丈峰头开古镜。马驹踏杀重苏醒。接得古灵心眼净。光炯炯。归来藏在袈裟影。好个佛堂佛不圣。祖师沉醉犹看镜。却与斩新提祖令。方猛省。无声三昧天皇饼。

这四首词分别赞颂禅宗初祖达摩、灵云山志、船子和尚、马祖道一四位禅宗高僧的行迹。其一概括了禅宗初祖达摩一生的事迹,以万水千山来此土赞达摩传道的艰辛,以面壁九年看二祖比喻悟道的艰苦历程,以一花五叶亲分付颂达摩的功绩,以分明忘却来时路喻悟道之后任运自在、无为无作、自由超脱的境界。其二整首词演绎佛典,有灵云志勤禅师三十年未能悟道的故事、有晋代法显禅师得眼的故事、有江西马祖道一禅师无弦琴故事、有金陵保宁仁勇禅师摘叶寻枝的故事、有释迦牟尼佛拈花的故事 ……黄庭坚整篇地搬演佛典、公案,表达了他对前辈宗师的景仰,寄寓了自己参禅悟道的心得,以及对人生的反省。他以词阐扬禅理,超出北宋其他文人词人,不输于僧人禅悟词。

从颂古词方面的比较来说,由于惠洪是文人出身,而黄庭坚佛学修养不输禅僧,所以两者不相上下。

 

二、游戏词

游戏三昧是禅家悟道的重要途径。禅宗强调见性成佛,不提倡坐禅静修、诵经礼佛,甚至反对一切清规戒律,追求超脱自在、无拘无束的境界,到北宋时则进一步发展成为一种游戏人生的态度。它成为文人自由通脱、戏谑诙谐的人生态度产生的重要思想来源,不仅为文人提供了一条可以兼顾世俗享受和道德清修、兼济天下和独善其身的中间道路,而且也为他们提供了从人生失意中重新站起来的精神法宝。他们常以游戏三昧的人生态度来应对现实生活中的挫折和磨难,以游戏笔墨的创作态度来调侃人生与命运,坦然超脱之中蕴含着坚强与孤傲。苏轼和黄庭坚便是其中的典型。对待人生失意,苏、黄所做的不仅是坦然处之,更是以诙谐戏谑的态度去超越这一切,即苏轼所谓以真实相出游戏法”[2]( 2195)

苏轼知杭州时,以这种游戏三昧的态度,尝携妓谒大通禅师,大通愠形于色。他因此写了《南歌子》,令妓歌之

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借君拍板与门槌。我也逢场作戏、莫相疑。  溪女方偷眼,山僧莫眨眉。却愁弥勒下生迟。不见老婆三五、少年时。

整首词几乎是以禅宗语录、公案词人略加点缀而成,趣味盎然。以女色相戏谑只不过是逢场作戏,大通却眨眉不高兴,执着于之辨,未能了悟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陷于我执法执之中。作艳词是逢场作戏,人生何尝不是如此?禅僧仲殊还专门写了一首和词:

解舞《清平乐》,如今说向谁·红炉片雪上钳槌。打就金毛狮子、也堪疑。    木女明开眼,泥人暗皱眉。蟠桃已是著花迟。不向春风一笑、待何时? [3]

黄庭坚的《渔家傲》词前小序云:余尝戏作诗云:大葫芦挈小葫芦。恼乱檀那得便沽。每到夜深人静后,小葫芦入大葫芦。又云:大葫芦干枯,小葫芦行沽。一住金仙宅,一住黄公垆。有此通大道。无此令人老。不问恶与好,两葫芦俱倒。或请以此意倚声律作词,使人歌之,为作渔家傲。其词亦云葫芦却缠葫芦倒。俗而又俗,简直就是绕口令,令人绝倒。他的《南柯子》则有秋浦横波眼,春窗远硒眉艳语,寓庄于谐,亦庄亦谐,完全是游戏的味道,正所谓借题棒喝,拈示后人义 。他的《鹧鸪天》则以戏谑之笔抒写随缘任运的闲适,也抒写了人生的无奈与苦涩:

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风前横笛抖吹雨,醉里簪花倒著冠。身健在,且加餐。舞裙歌板尽清欢。黄花白发相牵挽,付与时人冷眼看。

其《步蟾宫?妓女》写妓女虫儿真个忒灵利”“恼乱得、道人眼起何妨随我归云际。共作个、住山活计,可谓充满风流放荡、轻薄油滑的戏谑之味:

虫儿真个忒灵利。恼乱得、道人眼起。醉归来,恰似出桃源,但目送、落花流水。何妨随我归云际。共作个、住山活计。照清溪,匀粉面,插山花,也须胜、风尘气味。

调侃之中隐含着词人归隐山林的志趣。

北宋文人在词的世界里游戏人生,也游戏笔墨。他们或善感多情,或诙谐幽默,有时甚至显得风流轻薄。但这不是纵情声色的颓废表现,而是他们面对命运拨弄和世人冷眼的坚强而高傲的姿态。这也折射出他们在禅宗影响下的特殊的文人心态。其中,苏、黄二人戏谑文字最多,他们均与佛教有极深的渊源,禅宗甚至视他们为黄龙宗派门人。正如惠洪对苏轼词的评价:东坡居士,游戏翰墨,做大佛事,如春形容,藻饰万象”[4]。也许在禅家眼中,在宋代众多信仰禅学的文人中,只有苏、黄二人真正领悟了游戏三昧的真谛。

僧人禅词中,仲殊与宝月也有艳词,但是我们无法视其为禅宗的开悟之词。因为没有更多的证据表明这是他们以游戏三昧的手法来表现自己的禅悟境界,所以并不能视为禅词。

 

三、见性词

1、万法皆空

惠洪的《鹧鸪天》则以蛾扑火喻人趋利,宣扬人生如梦、万法皆空的佛理:

蜜烛花光清夜阑。粉衣香翅绕团团。人犹认假为真实,蛾岂将灯作火看。方叹息,为遮拦。也知爱处实难拚。忽然性命随烟焰。始觉从前被眼瞒。

佛教认为一切都是变迁不息的、无常的。广阔宇宙,不外苦集之场,大千世界,万物纷纭,只是一场虚幻:是身如聚沫不可撮摩。是身如泡不得久立。是身如炎从渴爱生。是身如芭蕉中无有坚。是身如幻从颠倒起。是身如梦为虚妄见。是身如影从业缘现。是身如响属诸因缘。是身如浮云须臾变灭。是身如电念念不住……”[5] 现实中有很多人不择手段追逐名利,甚至不惜以生命为代价。但这只不过是认假为真实,因为一切都可能转瞬间忽然一切随烟焰,到头来只是一场空。只有这时,人们才会始觉从前被眼瞒。它教导人们只有去除妄念、清心寡欲,不沉迷于现实樊笼,才能超脱世俗。

对于文人而言,在经历了宦海的浮沉与亲朋离散的痛苦,他们对于佛教观的认识更加深刻。具体表现在他们认识到地位、权势、名利只不过是一场空,只会带来更大的痛苦。苏轼从仕途失意、亲朋离散的痛苦中脱身而出,认为功名富贵皆空,只堪妆点浮生梦”(《渔家傲》)。《满庭芳》也是如此:

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着甚干忙。事皆前定,谁弱又谁强。且趁闲身未老,尽放我、些子疏狂。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    思量。能几许,忧愁风雨,一半相妨。又何须,抵死说短论长。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上片视名利为蜗角虚名,蝇头微利事皆前定算来着甚干忙,到头来只是一场空。以宿命思想抒写不为世用的愤懑,讽时愤世而又充满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的无奈;下片以清风皓月、流连诗酒来自慰自适,飘逸旷达。全词反映了苏轼跳出名利陷阱,实现精神解脱的超脱与旷达。

2、人生如梦

人生有欢乐忧愁,有生老病死,变化无常,难以预料,恰如《金刚经》所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北宋中后期的文人大都在党争中经历了宦海浮沉,常常感叹生命短暂、人生皆空,真是人生如梦。这种思想也在词中表现出来,如王安石的四百年来成一梦(《南乡子》)、无奈被些名利缚,无奈被他情担阁(《千秋岁引?秋景》),王观的朱衣引马金带,算到头、总是虚名(《高阳台》)、人生似、露垂芳草(《红芍药》),李之仪的婉思柔情,一旦总成空(《临江仙》)、万事都归一梦了(《蝶恋花》)、人生弹指事成空(《踏莎行》),苏辙的七十余年真一梦(《渔家傲?和门人祝寿》),黄裳的争奈多情都未醒(《蝶恋花》)、好笑人痴处,白头青冢,世间犹说醒醒(《满路花》),晁端礼的十年屈指,一梦回头(《满庭芳》),赵令畴的人生一场大梦(《西江月》),张耒的繁华梦、毕竟成空(《满庭芳》),陈瓘的浮世纷华梦影(《满庭芳》)、人生如梦(《减字木兰花》),葛胜仲的穷通皆梦(《渔家傲》),俆俯的旧来好事浑如梦(《鹧鸪天》)……

最具代表性的是苏轼。他的坎坷经历与人生如梦的感叹,很容易使他认同佛教的空观,所以人生如梦,虚幻无实。佛教空观与老庄虚无思想相结合的空幻之感,形成了苏轼特殊的人生观,于是感慨吾生如寄耳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反复出现。在徐州,他写了《永遇乐》(彭城夜宿燕子楼梦盼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连用二个字、二个字,既是慨叹古人,也是慨叹自己,表达了他对人生虚幻的感悟。这种对人生大彻大悟的感受,每每在苏词中出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临江仙》) 人间如梦,一尊还酹江月”(《念奴娇》)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西江月?平山堂》)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西江月?黄州中秋》)古今如梦,何曾梦觉”(《永遇乐》)笑劳生一梦,羁旅三年”(《醉蓬莱》)万事到头都是梦”(《南乡子》)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临江仙?送钱穆父》)君看今古悠悠,浮幻人间世。这些百岁光阴几日,三万六千而已”(《哨遍》)其间有感慨,有无奈,有悔恨,有呐喊,有痛苦,有解脱。据统计,在苏轼360余首词中,使用60余次,50余次,字更多达140余次。本来按照佛教的观点,勘破诸法皆空,就能灭除一切烦恼和痛苦。然而,在苏轼诗中,人生如梦的主题却常常伴随着深沉的慨叹,并不轻松达观。尽管他勘破红尘,却难舍红尘,四十七年真一梦,天涯流落泪横斜,反而由于认识到人生的虚幻而更加痛苦。以东坡之旷达豪放尚且时时在自宽中饱含着一种无法排遣的痛苦,他人又怎能逃之?

3、自性清净

禅宗主张本性是佛,离性无别佛”[6](350a)自性清净,顿悟成佛,那么怎样才能悟得清净本性呢?自性是佛,不劳外求”[6](354bc)不知心即是法,法即是心。不可将心更求于心”[7]佛向性中作,莫向身外求。自性迷即是众生,自性觉即是佛。”[6](352b)“若起正真般若照,一刹那间,妄念俱灭,若识自性,一悟即至佛地。”[6](351a) 所以禅宗贵自求而不重他求,重自我解脱不重外力的帮助。这种开悟是任何语言都不能表达的,只能靠人的内心去体验,从总体上直觉地去领会,这便是以心传心,皆令自解自悟” [6](349a-b)。表现此禅理的词,从表面上看描绘的是一种情境,基本不直接道出佛理,实质上以表现佛门心性开悟为根本意旨,渗透着深深的禅理。

则禅师的《满庭芳》是这样一首极富禅理的词作,被《罗湖野录》称为世以禅语为词,意句圆美无出左右”[8]

咄这牛儿,身强力健,几人能解牵骑。为贪原上,嫩草绿离离。只管寻芳逐翠,奔驰後、不顾倾危。争知道,山遥水远,回首到家迟。    牧童,今有智,长绳牢把,短杖高提。入泥入水,终是不生疲。直待心调步稳,青松下、孤笛横吹。当归去,人牛不见,正是月明时。

是譬喻凡夫追逐声色名利之念犹如一头牛,执着而有牛脾气,很难调伏。想调伏这头心牛,必须要有相当的耐力及智慧。廓庵禅师曾以《十牛图颂》写降伏心牛的层次:从开始的寻牛,到见迹见牛得牛牧牛骑牛归家忘牛存人人牛俱忘返本还源,直至最后的入廛垂手,共有十个过程、十种境界。同样,这首词描写了牧牛调心的整个过程。这头身强力健的牛只管寻芳逐翠,却不顾倾危争知道,山遥水远,回首到家迟,就像不顾一切追逐声色名利等尘缘的人一样,起贪、瞋、痴等烦恼,继而造恶业,因而得受苦报。这贪念凡尘、难以调训的,要牧童牢把,使其慢慢平静下来。虽然已契悟这念心,但是还不能完全作主,还是要时时刻刻长绳牢把,短杖高提,使其不再向外攀缘。由于不断地看护调伏,日久功深,心中这头牛已心调步稳,已达到真纯不二、净无瑕秽、自在无碍的境界,就可安心地骑上牛背,孤笛横吹,同归心与境和谐无碍、自性不二之家,进入人牛不见的境界——无言无说,无能无所,契入心境俱空、人法双亡的绝对境界,当下即与诸佛的心印相契合。

禅宗的自性清净对文人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他们在感叹人生如梦之时,常常通过对自性清净的体悟,来取得心灵的超脱与慰藉。元丰六年,苏轼在《临江仙》中写道:我劝髯张归去好,从来自己忘情。尘心消尽道心平。江南与塞北,何处不堪行。既然人生虚幻,那么尘心消尽才能使原本寂静的本心平复,才可以江南与塞北,何处不堪行。元丰七年,苏轼自黄州量移汝州,途经泗州,浴于雍熙塔下,戏作两首《如梦令》,堪称以禅宗自性清净入词的代表:

水垢何曾相受。细看两俱无有。寄语揩背人,尽日劳君挥肘。轻手。轻手。居士本来无垢。

自净方能净彼。我自汗流呀气。寄语澡浴人,且共肉身游戏。但洗。但洗。俯为人间一切。

这两首词出于《维摩诘所说经》:八解之浴池,定水湛然满。布以七净华,浴此无垢人[9]生动地阐述了水与垢、人与心、无与有、染污与清净的辩证关系,印证了自性清净的禅理,寓理于喻,禅机妙发,使禅机理趣走进了词学领域。苏轼以禅宗游戏三昧的方式,巧妙地借用心净无垢的禅理,抒发自己不受尘俗污染,心灵纯洁无垢,超然物外,在人世佛国间自在游戏的感受。正所谓物我相忘,身心相空,求罪垢所从生而不可得。一念清静,染污自落”[2](392),幽默诙谐,富于理趣,读来并不令人生厌。

李之仪的《减字木兰花·次韵陈莹中题韦深道独乐堂》则从反面论述佛性常清净,何处有尘埃的禅理,以证自性清净

触涂是碍。一任浮沉何必改。有个人人。自说居尘不染尘。    谩夸千手。千物执持都是有。气候融怡。还取青天白日时。

居尘不染尘可以说是神秀的偈语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染尘埃的翻版,与惠能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佛性常清净,何处有尘埃” [6](348b-349a)的偈语不同。这是禅宗史上有名公案,也是北宗禅与南宗禅分化的开始。看来作者比较倾向于南宗禅,所以说谩夸千手。千物执持都是有,不必拘泥于有尘无尘,因为人的本性就是清净无尘的,正如苏轼所云居士本来无垢

徐俯《卜算子》则以佛日和尚因见冷灰中有一粒豆子爆而悟禅的公案,说明心空道亦空,风静林还静,只有排除外在的纷扰,才能认识到自己的清净本性,恰如卷尽浮云月自明一样:

心空道亦空,风静林还静。卷尽浮云月自明,中有山河影。供养及修行。旧话成重省。豆爆生莲火里时,痛拨寒灰冷。

就此类词来说,僧人禅悟词与文人禅悟词都谈自性清净,区别也很明显。则禅师的《满庭芳》是阐述如何调控心牛,达到自性清净的境界,重在修行与参悟。文人的自性清净词重在谈对自性清净的认识,意在解脱。僧人重在修证,文人重在说理。文人多人生如梦之叹,在于他们有着强烈的经世致用的思想和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有着强烈的追求功名利禄的欲望,但在党争的漩涡中,这一切都消磨殆尽,畏惧祸及自身甚至有性命之忧。对于建功立业的渴望,他们常常是在对古人功绩的赞叹与羡慕中,感叹自己早生华发一事无成的空漠与失落。佛教观成了他们对宇宙与人生的认识,成了他们解脱痛苦的工具,成了他们人生的精神支柱,而感叹人生如梦万法皆空,也是他们无奈的呐喊与抗争。

文人与禅师唱答、谈禅、参禅、玩味语录公案,作词表达禅理、禅趣,禅师也作词酬唱,表现了禅对词的浸染和熏陶,使词出现了新的气象。禅宗主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自性清净顿悟成佛,注重自心体悟,不依语言文字;词人则重视内心体验,追求韵外之致,两者存在着某些类似性,有了相互沟通的基础。禅门诠释经典教义时,舍弃了佛门中的表诠(从正面进行肯定性解释)方式,主要采用遮诠(从事物的反面进行否定性的解释)方式。遮诠是禅宗正统的诠释方法,其重点在于遣非显是、偏言显正,或借代,或暗示,或曲喻,或隐语,不直接说破,言有尽而意无穷。北宋词僧皆为禅宗弟子,直接把它吸收、转化为自己的表达技巧。其禅悟词运用象征、比喻、联想等方法的表达方式,与文人的禅趣之作的表现形式有相似之处。禅宗的自性清净顿悟理论,使禅词具有天然、空灵的意境,是禅词自由精神的具体表现,使词人连同审美愉悦在内的一切都消融在空寂淡远之中。词人以作诗之法来作词,咏古抒怀,谈禅说理,开拓了新的题材,开创了新的词境,使诗词趋于一体,为词这种素有艳科之称的俗文学体裁,注入了的新鲜血液,因而词境变得空灵、深邃。

 

参考文献

[1] 道元.景德传灯录[M].四部丛刊三编[G].上海:商务印书馆,1985年.
[2]
苏轼.跋鲁直为王晋卿小书尔雅.苏轼文集[M],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
[3]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 [M]卷五十七.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第393页.
[4]
惠洪.石门文字禅四部丛刊初编[G]卷二十.上海:商务印书馆,1922年.
[5]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M].大正藏[M/CD]八册.第752 b
[6]
慧能.六祖大师法宝坛经[M].中华电子佛典协会(CBETA).大正藏[M/CD]四十八册.
[7]
黄檗希运.黄檗山断际禅师传心法要[M].中华电子佛典协会(CBETA).大正藏 [M/CD]四十八册.第380 c
[8]
晓莹.罗湖野录[M].四库全书[M/CD].子部释家类.
[9]
维摩诘所说经[M].中华电子佛典协会(CBETA).大正藏[M/CD]十四册.第539 b

Brief  elaboration  of  Northern  Song  Dynasty’ Chanwuci ——Zhou Yao

AbstractThis paper divides Chanwuci of the Northern Song Dynasty into the Suguci,the Youxici, the Jianxingci, has analyzed the zen to the excellent poet the influence and each kind of Chanwuci the artisticcharacteristic, to the Zen enters the Ci Poems has developed the new theme, causes the Ci Poems to be rich in the philosophy , causes the Ci Poems boundary to change elusively and profound.

Key wordsChanwuci , Ci poems ,Zen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