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文学 > 佛教散文 > 正文

苦难是一笔财富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4-27)

“苦难是一笔财富。”这是人们常说的一句激励、奋进的话,但学会正确对待苦难更有现实的意义,毕竟…

    “苦难是一笔财富。”这是人们常说的一句激励、奋进的话,但学会正确对待苦难更有现实的意义,毕竟,苦难不是幸事,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起。

    人生路上,走过三十多年的风风雨雨,面对生活中的困难,面对生命中的挫折,我从依赖变为独立,由软弱变为坚强。我曾经发誓如果我无法战胜那些苦难,证明我的人生很失败,那么我将会把它们带进坟墓,但我经顽强的走过来了,我决定把它写下来,以勉励那些浪费生命,自暴自弃的人。

    我从小就是一个非常内向、温顺的孩子,心里有什么事情从来不对任何人讲,只在自己的心里默默的与自己的心灵对话。从我记事起父母就隔三差五的争吵,有时候在白天,有时候在晚上,当时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知道害怕。因为那时我们村里有很多小孩子的父母为吵架离婚,甚至自杀。当时我真的很害怕,害怕会失去父母,特别是妈妈,每次和父亲吵架都说不要活了,我幼小的心灵一直处在恐惧中,只要父母吵架,我晚上几乎不敢睡觉,总害怕一觉醒来,不见了妈妈。在吃饭的时候父母也会争吵,我只要一听到他们争吵的声音,马上就吃不下饭了,嗓子好象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咽不下任何东西。为此我常常生胃病,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去看一次医生。因为我们姊妹多,父母为此日夜辛苦劳作,但也只能勉强维持生活,在我幼小的心里,非常渴望能为父母分担一些困难,我也非常清楚只有我快快长大,才能分担父母的重担。在没有长大之前,尽力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每天扫扫地,洗洗自己的衣服上,帮父母烧烧火,感觉父母快从地里回来的时候,早早地备好凉茶。我的努力表现没有白费,父母对我格外的疼爱,虽然他们还会吵架,还说要离婚,还说不要活,但他们会说:“如果不是想到小华,我就……”,我一听到这些话,就瞪着大眼睛看着他们默默的流泪,心里想“我怎样做才能让你们不吵架呀?”父母一看到我这个样子,就不再吵了,他们觉察到对我的影响,我为此也找到了制止他们吵架的办法,我只要感觉他们有吵架的苗头,我就流眼泪,这一招还真灵,后来父母吵架的次数一次次减少了。我表现得更好,在学校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在家里,帮父母做做家务。父母更加疼爱我,每次见人都夸我,我成为他们的骄傲。我们姊妹六个,我是老二,无论我们做什么好吃的,每次都是一抢而光,特别是小弟弟和小妹妹,又抢又藏的,抢不到还打架,我总是站在一边,好象从来不会和弟妹们抢东西,即使弟妹们不在家,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只要父母不说让我吃,放坏了我也不会去动它。父母看到我这样,每次有什么好吃的都特意为我留出一点,因此妹妹经常埋怨父母偏心,就这样我在父母的疼爱中幸福地度过了我的童年。

    初中我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每次乡里抽考都抽到我,每次都不下前三名,在班级是学习委员,在学校能歌善舞又会画,是老师们常表扬的一个多才多艺的学生,我的心情也象蝴蝶一样非常的开心。初中也正是一个少女一生中最美好的花季,我就象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蕾,沐浴着生活的阳光,享受着父母的疼爱,老师的呵护。那时我特别喜欢打扮自己,其实花季的女孩,不打扮也够漂亮了,如果再加上细心的打扮,自然非常的出众。曾经有一个非常优秀的男孩子暗恋我好几年,但清高的我不肯施舍给他一个笑脸,虽然也有对爱情的美好憧憬,但想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我只想努力学习,早日工作,早点挣钱,早日分担父母的重任。但没有想到在中招考试的时候引来了几乎伤害我一生的灾难,在我参加中招考试的时候,同学的哥哥非常“热心”的为我们安排住处,每次去考场的时候,他不送他的妹妹,专一送我去考场,好象我是他的亲妹妹一样,单纯的我并没有多想,把他当做自己的亲哥哥,可没想到还没有等我考完试的时候,他就露出了他的真面目,把我堵在一间小屋内……我拼命的呼咸、挣扎,不知道是他良心发现,还是我反抗的力量,他放手了。虽然他没有得逞,虽然他不停的向我道歉,虽然他说是对我一见钟情,真心喜欢我,但他那种方式却给我却造成了一生的伤害,再下来的考试根本不知道考题是什么,一切都在恍惚中,中招考试我考得一塌糊涂,我伤心欲绝,我的学业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我的初吻也就这样被剥夺了,我对爱情的一切憧憬也化为乌有……我没有告诉父母,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告诉他们也无济于事,只有让他们为我担心而已,从那时起我学会了承受痛苦。

    我从此不再打扮自己,只想一个人静静的躲在角落里,不允许任何人打扰。我也因此转学到舅舅的县城重新复读,又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重点一高。当时舅舅在县城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领导。我就读的高中就是舅舅以前的母校,舅舅上学的时候家里非常的困难,整天吃窝头,当时我们家比姥姥家稍微好一点,善良的父亲每次都骑三十多里路的车去给舅舅送点玉米面或者是白面,也只有这个时候,舅舅的生活才能好一点,舅舅学习成绩非常的好,17岁就考上了开封医科大学,毕业后就成为乡里医院的院长,不久就调到县城成为计生办的一把手。他对我的父母感激不尽,承诺只要我们姊妹有事情求他,他都会尽力而为。我当时转学到他那里也是为了在生活上能有一个照应,心里多一个依靠。

    但生活中总是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困难,一切并不想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当时舅舅已经结婚,为了讨好舅妈,在我上高中的几年内,春秋两季妈妈都要到舅舅家帮舅妈清洗被单和过冬穿过的衣服,舅妈生来就是城里人,这些家务似乎是不会做。她好象也体会不到穷人的苦处,妈妈为她所做的付出似乎是天经地仪的。每次看到妈妈端着大盆清洗的衣服在河水里光着脚辛苦劳作的时候,我都在心里暗暗发誓,我一定要考上大学,多多的挣钱,让妈妈早点摆脱这种生活,早点享享清福。

    高中时光在紧张的学习中一晃而过,在这期间曾经有过很多优秀的男孩子向我表示爱慕之心,但我避而不见,我只想好好学习,考上一所好的大学,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当时我家的条件比以前有所改善,但因为姊妹多,还是顾不过来,我非常体谅父母的艰辛,在学校尽量少花钱,常常是馒头就咸菜。但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在第一年高考的时候因发高烧而名落孙山,于是又复读一年,这次父母非常的注意我的生活,为了我妈妈特地嘱咐舅舅,让他在生活上对我多照顾一些,但舅舅似乎很忙,我在校期间,他仅仅去过两次,对于这一切我早已习惯了。但他承诺,即使我考不上,差几分他帮忙周旋,因为他有几个大学的同学已经是大学的校长了。

    临近高考前一个月,我的钱花光了,回到家里,家里也没钱了,妈妈特意给舅舅打个招呼,告诉他我要去他那里拿一点钱,舅舅答应了。我回到学校后就直奔舅舅家,到了舅舅家,并没有见到舅舅,只见到舅妈和她的妹妹在门口,似乎是正要出门,我礼貌地问候了一下,就准备去舅舅的办公室找舅舅,这时舅妈说话了:“今年复习得的怎么样啊?”我怯怯地说:“还可以吧。” “哟,说不定今年还能考上呢。” 舅妈拉长的声音,刺耳的话语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我面无表情的木然的听着,拖着沉重的脚步准备离开的时候,舅妈拿出一套她穿过的衣服,甩在我的自行车前面的货篓里,“给你的,拿去穿吧!”那冷酷的话语让我想到了嗟来之食。我的泪已经在眼里打转了,我飞也似的逃出了舅妈的视线,踩着单车遥遥晃晃的朝舅舅的办公室走去。虽然是六月天,但我的心里却冷得发抖,一路上我的心似乎是被冰封冻了,感觉不到一丝丝温暖,时间好象也停止了流动,一切都定格在舅妈那讽刺而又冰冷的话语中……来到舅舅的办公室,我才“哇”地哭出声来,舅舅一定是被我吓坏了,连声问我怎么了,我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止住哭泣,拎起舅妈甩给我的衣服,“啪”一声摔在舅舅的办公室,一字一句的咬牙切齿的说:“如果我考不上大学,我永远都不要再见你!我也不会再依靠你!”然后丢下一脸鄂然的舅舅,“呯!”一声拉上舅舅办公室的门,大踏步走出舅舅的单位。我回到学校哭了整整一天,把同学和老师都吓坏了,后来妈妈也知道了这件事,妈妈也哭了。看着伤心的妈妈,心底有个声音才提醒我:“不要对任何人抱有希望,靠谁都不如靠自己,自己才是最大的希望。”于是我对妈妈说:“妈妈,我即使靠不上大学,我也坚决不依靠他们!我求求你,你不要为我去求他们,我不相信我就这么无能。”妈妈哭着答应了。

    我的第二次高考又一次落榜,我的心都碎了,看了分数后,一脸失望的回到家里,父母看到我的表情就明白了一切,我心碎的样子让父母心痛,从来不流泪的父亲哭了,后来他还是背着我去找了舅舅,一切都无济与事,一切都无法兑现。我对父母说你不要去找任何人了,我考不上大学照样可以工作,照样可以养活你们。有好几次,妈妈想认输,劝我去找舅舅,在那期间,妈妈和舅舅进行了一次长谈,舅舅明确表示,只要我去向他们认个错,他们将不计前嫌,帮我安排工作的事情。但我的态度也非常的坚决,我不会再依靠他们,尤其是想到要去低三下四的求那些冷酷的人,我更加不愿意,我发誓:宁愿穷死,也不去求他们。因为即使我求他们,虽然能上一所理想的大所,能有一个好工作,但以后我的自尊将永远被他们践踏,永远要看他们的脸色过活,如果那样还不如把我杀死算了。那时一贫如洗的我,穷得只剩下可怜的自尊,我紧紧护着那一点点尊严。于是我决定去南方打工,可父亲不同意,因为我从都没离开过父母,也因为我是他们最疼爱的孩子,他们不放心让我到离家几千里的地方。父亲沉默了几天,做出了决定,把家里的四轮买了,又借了一点钱,凑了近万块钱,让我自费读大学,圆我大学的梦,非常感谢疼爱我的父母!我于是选择了收费最低,离家最近的一所大学—–南阳理工学院,读了三年的专科,当时我选择的是最热门的计算机专业,目的是为了能找个好的工作,多挣点钱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进入大学,已经没有了高中时代紧张学习的气氛,老师管的也不严,完全靠自觉来学习,很多学生变得懒散起来,有的谈恋爱,有的逃课,有的开始做起生意。为了我的理想,为了我所发的誓言我不能象他们那样放纵自己,我还象高中一样去学习,因此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每学期都能拿到奖学金,被系里评为优秀三好学生。

    大学生涯很快就过去了,98年2月份还没毕业我和同学们一起到广东东莞一家电子厂实习,到那里发现和我们所期望的相差甚远,后来又到广州,3月底经妹夫介绍在全国最的图书市场—-广州图书市场给一家私营老板打工,负责进销存工作。

    书到用时方恨少,工作的时候才发现在学校的学习远远适应不了社会的需求,工作中还要再学习,当时我是店里唯一的一名大学生,又是学计算机的,大家都在看我怎么操作,可是打开电脑,和我们在学校学的完全不一样,我们当时学的是DOS,但工作中用的却是WINDOWS,我有点傻眼了。老板让我把所有的图书资料输入到图书管理软件中,建立图书资料库,当时的软件是用FOXPRO编写的,我不敢说这些我们在学校没学过,只是悄悄的把卖图书管理软件的老板的电话记了下来,不懂的地方就打电话询问,这样一点点的学,白天在店里要做销售工作,晚上回到家里(当时在老板家住),快速的把帐做好,就赶紧打开电脑学建资料库,建一遍不成功,删掉重来,因为老板要求不仅仅要把图书基本资料建好,而且还要把图书的进销存资料加进去,并且要求库存一定要准确,当时店里已经有一千多种图书,要把所有的图书都建进去,并且库存都准确无误,也对于一个新手来说有一定的难度,我那时常常工作到深夜两三点,有时候实在太困了,倒头就睡着了。老板娘心肠非常的好,看我睡着了就帮我盖上毯子,点上蚊香,她的关心让我感觉到再辛苦也没有一点怨言。一切的困难都是因为我自己学习的不足,所以我更加努力的学习、工作。经过我的不懈努力,资料库终于准确无误地建成了。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我欣慰地笑了,我又战胜了一个困难。在98年的时候我们书店是整个市场第二家使用电脑管理的,当时店里生意非常的火爆,不仅仅是我们的书,而且是因为使用电脑的缘故,一个月下来,我已经能熟练的操作,因为每天要做很多单,所以我打单的速度也是飞快,常常引来很多客户围观,老板也赞不绝口,我当时感觉很有成就感。

    工作的劳累,水土的不服,再加上体质的虚弱,渐渐的我感觉到身体有点不支,两个肩膀又酸又沉,似乎压了千金重的东西,右肘关节也开始点疼起来了,而且早晚感觉非常的僵硬,屈伸不利,当时我想可能是因为太累了,休息一下也许就会好的,因此并没有在意。白天店里的生意仍然很忙,晚上回家我依然要做帐,只是比原来稍微轻松了一点点,到了九月份,身体越来越差了,我向老板提出请求,休息半个月。离家也有半年多的时间了,也特别的想家,于是趁此机会,回家看望一下父母。我第一次从广州回家是父亲到我下车的地方接我的。一下车只顾兴奋呢,没有注意到父亲的表情,后来听妈妈说,父亲看见我就流眼泪了,因为我离开家的时候身体比较胖,有90多斤,回家的时候只有不足80斤。我想当时我一定是瘦的吓人,把父亲吓坏了。回到家里妈妈拼命的给我吃好东西,因为我只有半个月的假期,妈妈想在这段时间好好为我补补身体。回家的心情很好,没有了工作的繁忙,没有了城市的喧嚣,整个人也放松下来,身体慢慢的好了一点。半个月的假期一转眼就过去了,到该回去工作的时间了,妈妈心疼我,给我商量,不去吧,就在家里养好了身体再走。我的那份工作很难得,管吃管住,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来说,工资也不低,又能学到做生意的本领,更何况,我不止一次发誓要干出一番事业来证明我活者不象某些人想象的那么无能。因为这一切的一切我没有理由休息,在父母无奈的眼神中我毅然走出家门,回到了广州。

    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图书的种类有原来的1千多种增加到六千多种,我越来越忙,身体也越来越不支,左腿的膝关节也开始疼痛,双脚也开始肿起来了,走路的时候一拐一拐的,成了一个瘸子。但为了我理想,为了我所发的誓言,我不能放弃工作,我需要工作,而且要不停的工作,来挣钱还我上学时候欠下的债,让操劳一辈子的父母轻松一点。后来右膝关节也开始疼痛,没过多久,左肘关节也开始疼痛,大小便时双膝无法弯曲,蹲不下去,只能象扎马步一下,半蹲半站解决,浑身的关节几乎不听使唤,心里非常的痛苦,但我不能对老板讲我身体不行了,我怕失去那份工作,依然每天都坚持上班,疼痛难忍的时候,我咬紧牙关忍着,心里一直在给自己鼓气:一定要坚持,不能让自己倒下!

    99年10月份的时候家里所有的欠款都还清了,我终于可以松口气了,以后再挣钱就可以孝敬父母,也可以去治疗自己的病了。同年11月份,大妹回家结婚,我把我仅有的二千块钱送给她做彩礼,因为我当时到广州妹妹和妹夫都帮了不少的忙,再说做姐姐的也应该对出嫁的妹妹有所表示。2000年的春节父亲特意打电话让我和大弟弟回去过春节(当时我和大弟大妹在广州工作),我也想趁此机会回家里看看病,因为广州那边的医院收费特别的高。

    回到家里,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我一再追问,父亲才悲痛的说出了真相:妈妈得了癌症。对我来说这无疑是一个睛天霹雳,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妈妈得了癌症?身体一直非常健康的妈妈得了癌症?我的思绪似乎是停止了,呆呆地坐在那里,许久才回过神来,我的眼泪在打转,但我抑制住悲伤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我怕影响妈妈的情绪,这样对她的病情更加不利。做母亲的非常了解儿女的心,妈妈竟轻松的安慰我:“没关系,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做个手术就可以了。”这是怎样的母爱呀!自己得了绝症反而来安慰自己的孩子,母爱之伟大,让所有华丽的语言都暗然失色。那天晚上我一夜无眠,脑海里不停的涌现妈妈辛勤劳动的画面,为了我们妈妈失去了美丽的容颜,为了我们妈妈的双手变得粗糙,为了我们妈妈的黑发变白……《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中说:“假使有人,左肩担父,右肩担母,研皮至骨,穿骨至髓,绕须弥山,经百千劫,血流没踝,犹不能报父母深恩。”在生死关头,我该怎样挽救妈妈的生命?那一刻世界的山河大地都不复存在,那一刻人间的一切世态炎凉变得不再重要,那一刻我忘记了自己的病痛,心里只有我亲爱的妈妈,我要想方设法去挽救妈妈的生命,只要能治好妈妈的病,我宁愿放下自尊去求舅舅。

    为了妈妈的病,舅舅也操碎了心,因为姥爷就是和我妈妈得同样的病,因当时医疗条件不好而去世的,舅舅当时还在读高三,那时他就发愿学医,决不让姥爷的悲剧重演。为了妈妈,他请来了南阳地区的几位专家会诊,结果是春节过后马上做手术。手术需要一万多块钱,我们姊妹六个,但姐姐已经出嫁,而且有两个孩子,生活非常的拮据,拿不出钱来。小妹妹尚小,还在上学。小弟弟远甘肃参军,为了不影响他在部队的发展,我们并没有把妈妈生病的消息告诉他。除掉三个人,也只有我和大弟弟,大妹妹三个人。我当时手里没有多少钱,于是就打电话向老板借了三千块钱,老板娘也非常的通情达理,知道情况后马上把钱打过来了,真的非常感谢她,她是我生命中的一位贵人!

    钱凑够了,手术可以进行了,但那又是怎样一个时刻啊!在医院里,当时医生让家属签字的时候,父亲说什么都不签,因为医生说手术只有50%的把握,在舅舅的劝说下,父亲颤抖地签下他的名字,我想那一刻父亲拿笔的手一定是非常的沉重的,签完字后,妈妈的生命已经交给了医生,一向沉默寡言而且又坚强的父亲竟哭了起来。在手术室里,妈妈非常坦然的走向手术台,接受关系到她后半生的一次手术。在家里,我早早的起床,以非常恭敬的心洗干净自己的双手,燃香,不顾自己关节的疼痛,在妈妈供的灶神前长跪不起,我以虔诚的心祈祷灶神保佑妈妈手术顺利,我宁愿折去自己20年的寿命来延长妈妈的生命。
   
    也许是我的诚心感动了上苍,也许是妈妈的爱心让病魔折服,手术非常的顺利,原计划4个小时的手术,两个多小时就做完了。手术后的病人一般都要昏迷一天一夜,但妈妈不到12个小时就已经有知觉了。接下来到了恢复期,姐姐和父亲两个人轮班昼夜不停的照顾妈妈,我在家里操持妈妈以前做的家务:提水,做饭,喂猪,清扫院子。

    在那期间,我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严重的类风湿病人,每天忙碌于繁销的家务中,隔两天去县城看一次妈妈。妈妈是非常坚强的一个人,她动的是一个非常大的手术,几乎把半个身体都切开了,所以手术后的一段时间刀口是非常疼痛的,但妈妈坚持不打止痛针,因为有很多动过大手术的人因受不了疼痛打了太多的止痛针而上了瘾,妈妈不想那样。一向寡言的父亲在妈妈手术后一直不停的给妈妈讲开心的笑话,因为医生说病人心情好就会恢复的非常快,那段时间父亲说的话比他前半生说的话还要多,从那次我看出父亲对母亲的感情还是很深的,我感到很欣慰,我小时候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由于全家人的齐心协力,妈妈的身体恢复的非常的好,一个月后就出院了。因借了老板三千块钱,再加上妈妈恢复的时候还需要花钱,我又拖着病体回到了我工作的地方,重新投入繁忙的工作中,为了能早点还清老板借的钱,我省吃简用,有时候工作忙起来,一天只吃一顿饭,午饭常常是吃到下午四点多。长期的劳累,加上营养的不足,我的身体几乎支撑不住了,整个人瘦得不象样,圆圆的脸瘦得只剩下一双大眼睛,浑身没有力气,一阵风就能把我吹到,在挤公交车的时候常常摔倒,当时四肢的关节已经没有了支撑能力,摔倒的时候常常自己无法站起来,好心的人把我拉起来,公交车门并不高,但我的腿却怎么抬不上去,都是好心人连拉带推的帮我,非常感谢在我困难的时候帮助我的那些人们!虽然我的身体跨了,但我心中的梦想并没有破灭,我常常鼓励自己,会好起来的,也午明天一觉醒来,身体就好了。那段痛苦的岁月里,我每天给自己一个鼓励,给自己一个希望,虽然第二天希望会破灭,但我仍然会再给自己一个希望,如果没有那些希望,我可能会很绝望。我还年轻,我不想这么年轻就每天活在绝望里。我象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就算今晚就死去,也要在美好的希望中安然离开。

    我每天坚强工作,直到把借老板的钱还清,自己又有了一点点积蓄,这时候我的身体没有一点点的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妈妈知道了真实情况后,说什么都不让我在外面工作了,一定要我回家看病。我于2001年的8月份回到家里接受治疗,在那期间,我尝试过针灸,拔火罐,打针,吃药,经历一次又一次治疗的痛苦,但好象这一切都我都没有效,病情不见一丝的好转,而且仍然再加重。

    类风湿是被世界医学界公认的慢性癌症,也是致残率最高的一种病,它不会危及生命,但它却可以让你因此而痛苦一生,很多类风湿病人因承受不了这种痛苦而走上了自杀的不归路。我的经历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我的病情后来更加严重,左手无法端碗,只能放在桌子上,右手拿着筷子非常艰难地才能把食物送到嘴里,大小便无法蹲下去,不能做很低的板凳,走路也象老人一样蹒跚,晚上躺在床上翻身都是困难的,被子压在身上似乎有千金重,使出浑身的力气却怎么也拉不动盖在身上的被子。当生活中一些简单的事情都无法完成的时候,我心里的那种痛苦,平常人绝对体会不到,我几乎是成了一个废人。这一切父母都看在眼里,痛在心上。我不想给父母增加痛苦,白天在父母面前,我尽量表现出坚强,晚上却躲在被窝里偷偷的无声的哭泣,那段时间是我生命中的低谷,那是怎样的一种痛苦,没有得过类风湿病的人绝对体会不到。肉体上的病痛尚能忍受,但精神上的痛苦真的是无以言表,我心中的理想好象是放飞的风筝离我越来越远。我也曾想到以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想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想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惨,我不能就这么自私的抛下他们,因为我是他们最大的希望,如果我离开了,对他们将是多么大的一个打击,我活者虽然说会很痛苦,但至少对他们是一种安慰,我的生命不属于我自己,我不能就这么自做主张的结束它。在无数个痛苦的漫漫长夜里,我无数次与自己的灵魂对话:难到我的命运真的就这么惨,我还没有来得及报答父母的深恩,难到我真的要成为一个废人整天让父母来照顾我吗?不!我不能!我不能就这么向命运低头,我一定要战胜生命中的磨难!我一定会好起来的!再坚持一下,再忍耐一下!明天好不了,后天一定会好,未来一定是美好的!梦想一定会实现的!

    我一次一次地鼓励自己,但病情仍在一天天加重,我开始有点绝望了。这时候妈妈托人给我介绍对象,她以为我结了婚身体可能会好起来,病痛的长期折磨让我有点麻木了,听从了妈妈的安排,去见那个关系到我一生命运的男人。他是我初中时的老同学,和我年龄相当,在学校时可能也是我的一个爱慕者,但当他见到我时没聊几句就吓跑了,再也不敢见我,病了将近四年的我在形象上和学生时代一定相差其甚远。他这一举动并没有让我伤心失望,反而却唤醒了我麻木的灵魂,我曾经是一个多么清高孤傲的人啊,曾以对追求我的人睬都不睬一眼,现在由于病痛的折磨让我一度想放弃心中的梦想,但冥冥之中每次都有神灵在提醒,我清楚地知道,如果我战胜不了病魔,我就不可能有婚姻,不可能有幸福,不可能有美好的未来!我由衷的感谢他,感谢他唤醒我快要麻木的灵魂,我也因此又鼓起了生命的斗志。

    2002年5月份,我经大姑介绍来到郑州市防空兵学院附属医院类风湿专科住院治疗,为我治疗的大夫是一位军医,他治好了一万多人的类风湿病人,很多人都是慕名而来的,果然明不虚传,我住院后三天病情就控制住了,我的心情也豁然开朗,整个精神状态都非常的好,所以身体恢复的特别的快,两个月后我出院时象几乎是和正常人一样。我高高兴兴的回家了,但没多久,药物的负作用就来了,我开始呕吐,拉肚子,整整持续了一个星期,喝一口水都要吐出来,由于脱水,整个脸都肿起来了,我每天靠打点滴维持生命,医生说有些病人就是这样的反应,并嘱咐我把胃调好了继续用药,后来身体慢慢的好了一点,可以吃点饭的时候,我又开始吃药,那药真的是特别的难吃,没吃过的人绝对想象不出来它的味道。但为了快点好起来我还必须要坚持吃。

    2002年的8月份,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还离不了药,我又回到广州继续我的工作,但没过多久药物的负作用更加的明显:白晰的脸上长了很多的斑点,并且大便经常干结,本来就稀少的头发也大把大把的脱落,后来例假也没有了,我赶紧打电话给医生,医生告诉我,这是药物反应,因为药中含有雷公藤,在用药期间对女性就是这个反应。药停了就恢复正常了,我问医生象我这种情况需要用多长时间的药,医生说至少8年。天哪!我当时的震惊不亚于听到妈妈得癌症的消息,8年期间没有例假,这对于一个已经30岁的女人来说是怎样的一种残酷,女人在30到40之间是最佳的婚期和生育期,也就是说在这期间我不能生孩子,如果不能生孩子,那么我要婚姻又有何用,在这8年内,我等于是没有婚姻,更不可能有孩子。我欲哭无泪了,为什么这所有的苦难都让我碰上,难道命运对我真的就这么惨酷?我曾经想到过停药,但医生告诫说,如果停药病情就会加重。我面临着一场严峻的选择:停药,以前所有的痛苦将会卷土重来,那么我将会成为了一个废人,终生需要父母照顾,成为父母的包袱,我所有的梦想将成为泡影。如果坚持吃药,我就没有婚姻的幸福,更无法体会做母亲的欢乐。深思良久,痛定思痛,我还是选择了后者,因为在我的人生里,我可以没有婚姻,可以没有孩子,但我不能没有梦想,不能没有事业,与健康的人相比我更加渴望成功。我虽然是一只又笨又病的小鸟,但我渴望能在人生的天空中自由的翱翔,我虽然是一只难看的毛毛虫,但我渴望有朝一日,我能破蚕而出,化作美丽的蝴蝶,我的身体虽然病了,但我的心志没有病。我一定要战胜苦难!我一定要成功!

    由于药物的负作用,更年期提前到来,浑身常常发热,脸上长出难看的疙瘩和斑点,并且经常会失眠,我的心情变得非常的烦燥,动不动就想发脾气,真的是所有更年期的症状都出现在我的身上,我没有告诉我的好朋友,我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心,我把所有的痛苦都深深的埋藏在心里。为此我不参加任何的集体活动,躲开一切让我发怒的人,避开所有引起我不开心的事,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痛苦。我无数次的自我安慰:一切都会过去的,我不可能永远这个样子,我不能向命运低头,我一定要战胜苦难!

    2004年的3月份,我正式接触佛教,并有幸皈依大恩上师嘉样仁波切,成为密宗宁玛派的弟子。可以说上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皈依上师后,闻到真正佛法,跟随上师修行,我的心灵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洗礼,我明白了人生中很多的道理,我不再怨天尤人,不再惧怕苦难,我的心态也越来越好,不再想为什么会有这些苦难,因为苦难本来就存在,人生路上有鲜花,也有毒草,有平坦也有坎坷,有阳光也有风雨。在2005年的5月份,我因做生意失败而情绪低落的时候,我来到西藏喇荣五明佛学院休养身心,淳朴的藏民让我的心灵又一次得到净化,他们虽然生活很困难,但从来不忘记帮助别人,他们每天都修法,但完全不为自己,而是为了整个民族的振兴,整个世界的和平。在西藏,如果做任何事情只想到自己,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会被大家耻笑的。

    自从接触佛教后,我的心情非常的好,对世间所有的苦难也有一个重新的认识,我的身体恢复得很快,整个人的气色也越来越好,脸上的斑点慢慢的褪去,头发也慢慢的长出了很多,今年9月份,我彻底甩掉了纠缠我三年多的药罐子,从一个病人一跃而成为一个健康的正常人。回头看我走过的路,我打心眼里感谢那些苦难,感谢那些给予我苦难的人们,因为他们并没有把我打倒,反而让我更加坚强。因为那些苦难,我改写了类风湿病的历史,创造了一个个奇迹。因为那些苦难,让我更加珍惜生命,珍惜我所拥有的一切!人来到世间,总难免有与苦难相伴的时候,我们出生时,是在母亲体内作着顽强的挣扎,初降人间便放声大哭,辞世时,也是带着迷惘、无奈和苦痛而去的。在这生死的两头,达官贵人与凡人百姓并无差别。由此看来,苦难是与生俱来的,你既无法说明人世间何以有如许的苦难,也无法用人力去阻挡苦难的到来。既然如此,那么当我们面对逆境时,不妨坦然相对,不妨以一种冷静从容的态度对待之。依靠我们内心对生命的不倦追求和爱的一种顽强力量,去直接面对和处理。人面对苦痛,最终只能靠自己走出来。这需要自己对人生、对生命有一种睿智的领悟。而当我们面对他人的苦难时,我们所做的是多一份理解和同情,一个善良的人,面对别人的苦痛,多一份对人类苦难的同情,多一份对生命的悲悯。用温暖的情怀去抚慰那受伤的心灵,哪怕是一句体贴的话语,一个关切的眼神,都会给在苦难中挣扎的心灵以慰藉和力量。

    苦难,是财富还是一辈子的苦水?当你战胜苦难时,它就是你的财富;可当苦难战胜了你时,它就是你一辈子的苦水。那么,让苦难不再成为一辈子的苦水的前提是:勇敢的面对,学会坚强,不屈不挠,勇于奋斗,最终战胜苦难,而让它成为你人生中真正值得汲取的财富!(信息来源:三宝寺学佛网)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