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文学 > 佛教游记 > 正文

甘南:转山转水拉卜楞寺看祖父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9-26)

那一天,闭幕在经点香雾中,漠然听见,   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

甘南:转山转水拉卜楞寺看祖父

    那一天,闭幕在经点香雾中,漠然听见,

  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间;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度;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世,

  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见。

  ——仓央嘉措

  9月20日早晨4点半,便在闹钟中醒来,迅速的起床梳洗,便摸着黑出了学校。街道上只有清洁工在扫马路,还没有公车,出租车也很少。走了一段路碰到一个出租车。到了汽车站的时候汽车站还没开门,外面站了十几个人在等。以为早上6点就会有去合作的车,问了汽车站的工作人员才知道,最早的一班也在七点,便就打着哈欠坐在候车厅里等着。

  车离开兰州的时候,太阳刚出来,还并不是很刺眼的,很鲜红的颜色,很圆,从 东方在楼房的间隙中探出头来。有些期待,有些欢喜。

  这一场旅途,又将给我怎样的意外?

  在快要到达临夏市的时候堵车了,以为一起满严重的交通事故,一辆大卡车和一辆客车相撞,幸好没有人员死亡,听说卡车司机受伤了。在大家焦急的等待中,两个多小时以后路才通。这样,我的计划里又少了两个小时。有点可惜。

  过了临夏州和甘南州的交界线——土门关,天气,风景和民俗马上就变了。在临夏州这边一路见的多的是散落在村庄里一个一个的清真寺,看到的人都有很浓郁的伊斯兰风味,男的戴着白帽子,女的那纱巾遮着头发;而甘南州那边一路见的都是一座一座的寺庙,男的女的都穿的很多,是长袍式,颜色艳丽,暗红,黑蓝。一边是伊斯兰教,一边是佛教。

  在临夏,山都是很贫瘠的,光秃秃,上面只是象征性的长了一点小草,也不是很高。在甘南,公路两边高高陡峭的山上长满了树木,或绿,或黄,或红,是以前只会在照片或者电视上才能看到的景色,金秋的景色在这里美丽无比。后来问了当地人,那些树木是松树或者白杨。沿途的景色,是从未亲眼见过的美丽,我着实欢喜,甚至的鲜少有的快乐和雀跃。

  长时间的颠簸,我在遇到这里的美丽后一点都没有了。仰起了头看高山上的树,看天空的蓝,看云朵的白。沿途经过很多的藏族村落,看到马,羊,牦牛,黑猪等动物在山脚下吃草。有种冲动想在那里下车,去爬到那些漂亮的山上,去触摸天空和云朵,去骑马,抚摸牦牛柔顺的长毛,看着它温顺的吃草。不过理智在上,终于还是安稳的坐在座位上,经过一幅一幅自然的画作。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到达合作市,一下车就清晰的感觉到什么是高原地区。太阳直直的打到脸上,没有城市里习惯了的软弱无力,很强烈的紫外线,有强悍`直白的感觉。尽管是喜欢直接把脸对着太阳,但这样强悍的太阳真是有点受不了,赶紧打起了伞,遮住了紫外线的入侵。

  因为之前这里的藏族暴乱,现在还是有点不安全吧,走在街上心里有点发毛,幸好前来相接的朋友是驻扎在这里的武警,心便就安了许多。先去找了住的地方,为了安全起见,去了交警队对面的交通宾馆。这个据说是两星级的宾馆并不是太贵,但相对的,环境也不是很好,有点失望。 在房间休息了1个多小时就有他陪着出去玩了。

  先去了米拉日巴佛阁。20块钱的门票。藏族老喇嘛用着为数不多的汉语与我们交流,半懂半不懂,脱下鞋换了佛阁提供的棉拖鞋,踏进终年不见阳光的佛阁里面。木质的陡陡台阶,我们安安静静的拾级而上,脚踏在上面发出沉闷的声音。尽量的放轻脚步,把这些年代已久的木板承受不住我们的重量,或者是怕打扰了这里面打坐的佛祖。

  从一楼到八楼,我们虔诚的跪拜佛祖,许愿。关于家人,关于朋友,关于自己。

  触感最深的是佛阁里木阶上铁的扶手,很冷,还有点潮湿,那样的冷直达心底。佛阁里面因为 终年不见阳光,阴冷,黑暗,但是很庄严,肃穆,心里很平静,没有了烦恼和忧伤,有的只是对佛的敬仰。我像个很合格的信徒,在这里膜拜。仔细的看了佛阁里的壁画,里面包含的每一个不同的时代人民的生活,交易,军队,阶级,农业,很多很多的信息都清楚的通过佛祖脚下的芸芸众生表达出来。这是藏族人民的细腻和智慧,如此伟大。

甘南:转山转水拉卜楞寺看祖父

    出来了佛阁便去了当周沟,在合作师专附近。这里是合作市每年市庆的地方,即使我去的这个时候并没有什么活动,安静的当周沟还是很漂亮,满地都是一丛一丛的开过花的格桑。还有一个小小的湖泊,我还很幸运的在上面看到了一只野鸭。明明是看起来很低的山,却爬了好久,感觉很远呢。是大概下午4点的时候在当周沟,热辣辣的太阳,真真宝石蓝的天空,真真棉花般的云朵,还有很大的风。

  回去宾馆后和刚认识不久的桃子看电视,中间突然下起了暴雨,还有电闪雷鸣。我一向害怕狂风暴雨,便就放了很大声的电视。还好,没过多久雨便停了,没有雷声的闪电却又维持了一会。高原地区的气候真的很善变呐。因为考虑的安全因素,本来决定晚上是不出去的,但后来又因为大怪物的邀请,就去附近的KTV唱歌,大家都没有喝酒,只是在那儿一个劲的唱歌。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到宾馆,天太晚了,桃子就留下来陪我一起住了。在合作的一天就这样结束。

  22号早上8点多在外面每到整点便会响起的钟声里醒来,还没有穿衣服,便就跳下床去拔充电的手机,结果,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真的好冷哦。桃子还睡的香,便又回到床上继续醒着睡觉了。10点多大怪物来接我和桃子,一起下去到宾馆下面的饭馆里吃了牛肉面,外加一个鸡蛋,倒是不怎么爱吃鸡蛋,是大怪物硬要我们两个人吃的。牛肉面倒还没我想像中的那么贵,小碗2块8毛钱,就是量有点少,想想21号吃的饭真是贵呢,一碟并不好吃的油麦菜就是8块钱,真是很高很高的消费。吃完饭,桃子和大怪物送我去了车站,我一个人前往了夏河。

  一个小时半多的路程,我兴趣很高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整个车厢里都是当地的人,大家说着我完全听不懂的话,我的旁边坐的是一个三四十岁的藏族男子,他很热情的回答我的问题,人真是很好呢。

  在去往夏河的路上,看到一个10几岁的少女在大夏河边弯着腰洗颜色鲜艳的衣服,一旁还晾了她洗哦的几件衣服,阳光依然很毒。大夏河真是很漂亮,没有像黄河那样雄伟急速,倒像是谷地林涧里放大版的溪流,有些诗情画意,也许会让你忧伤,也许会让人欢喜,就看你看到眼里的风景是孤独的还是幸福的了。并不是很深的河,还有很多的石头相阻,激起不少的水花。大夏河之前在暑假的时候去临夏的时候就有看过,不过临夏的大夏河没这里的漂亮了,水清澈,温柔,像刚刚初恋了的少女,害羞让她的美好含苞待放。

  到了夏河,一出车站就叫了出租车去了拉卜楞寺,不是为了观光旅游,是想去找一个人。已经过世了的祖父,他生前是拉卜楞寺的活佛。对他的印象只是那个从小就一直能看到的挂在家里堂屋正中间的黑白扩大照片。上面他穿了袈裟,戴了帽子,手捏念珠,一脸慈祥。

  真的是一尊佛。

  对佛的敬仰也许就是源于祖父吧,当然并不少了家里的影响,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直系旁系的所有亲戚,大家几乎都是信仰佛教。每到节日,尤其是春节,清明之类的,爷爷就会很隆重的在家里烧香点佛灯,满院子都是檀香的味道,自小就喜欢了那种味道,高雅,清醒,庄严。

  没有来过拉卜楞寺,所以并不了解,以为只是一座寺庙,完全没料到它会那么大。还好有了司机帮忙,他直接把我送到了那个刘家峡活佛住的地方,虽然他要了我2块钱,但还是满感谢他的。敲了敲那笨重的木门,费了很大的力推开进去,院里有两个年轻的喇嘛。跟他们说了我来的目的,以及祖父的法号和俗名,经过了一段时间有点吃力的语言交流,最后确定这里是曾经祖父住过的地方。

  便进去了放了祖父照片的屋子跪拜,那一刻,眼泪突然就掉了,对于从未谋面的祖父感觉到了亲切和想念。

  之后又去他睡过的屋子拜,现在里面不知道是谁在住,很乱。倒也不在意这些。其实还想问很多关于祖父的事,但因为我和他们语言不通的原因,有点吃力,两个喇嘛只有一个稍微懂点汉语,但交流起来还是麻烦。在那个院子里呆了一会,便就告别他们出来。去拉卜楞寺的时候是正午,刚好他们下班,不对外参观。因为下午2点半就要赶回兰州,不得已只好放弃进去拉卜楞寺主寺。

  走在拉卜楞寺里,看到很多很多穿着深红袈裟的喇嘛,有很小的,也有很老的,从这个拐角出来,从那个门里进去,看到眼里都是惊喜和欢快,这是在日常生活中不会接触到的人群和他们特立独行的生活方式。还有虔诚的藏族老阿嬷,弯着沉重的腰转过所有的转经筒,我跟在她后面,指间触摸那些转动着的彩色筒,认真的祈祷,给所有在意的人。

  离开拉卜楞寺时已经12点半左右了,以为来不及去看草原了,有点遗憾的叫了出租车打算回去车站,在车上和司机聊天,才知道原来草原离这里很近,便和他讲好了价直接去了桑科草原,一个来回25块钱,是真的很便宜了,之前问带我去拉卜楞寺的那个司机,他跟我说一个来回是50,敲诈啊。

  司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藏族男子,汉语虽然有点蹩脚,但互相沟通还是没问题,他很热情,一路做了我的免费导游。

  到了草原真的满激动的,彻耳的蚂蚱叫声和好大好大的风,看到被围栏栏住的草原里面多的植物是在家乡常见的喜鹊草和可以当药的柴胡。很开心的冒着漫游给洛,娃娃和枫打电话,给他们听这里的蚂蚱声,风声。我和司机的旁边还有一匹健壮的棕马,很温驯的在吃草。没有去骑马,一方面因为时间不够,一方面因为自己胆小,第三方面因为自己实在没有多少钱了,学生真的很穷酸呐。

  他给我介绍沿途的风景,又陪我在草原上玩了一会。后来又带我去了他朋友那里买了点东西。一柄羊骨梳子,一个不知道是什么骨头做的小鱼,上面画了我看不懂的字符,还有一个铜镯,这些一共才花我25块钱,也是真的很便宜了。买了东西和店主聊了会天便返回车站。这趟草原之旅结识两个朋友,司机贡保当智和未知姓名的店主,感谢他们两个人的热情。

  他说草原上偶尔会有从附近的深山里下来的梅花鹿,狼,鸵鸟等动物,也会非常偶尔的有几只藏羚羊。还有这里的当地人住的地,有青稞,小麦,洋芋,豆子。还有那个据说当年刘德华住过的度假村,我看了其实真的很平常啦,大概里面是比较好的吧。

  回去兰州的旅途还好了,没有像来时的堵车,司机也没有在临夏停留。一路上都是阴天,在夏河到土门关这一段路上云很低,仿佛真的是伸手就能抓一大把下来的,路上很多的雾,经过了很多的地方,都下了雨,湿漉漉的路面,青翠的高山,薄薄的山雾,很仙境,我又开始回到回忆里幻想了。

  一路戴着耳机,并且在经过土门关之后没有什么好的风景便就放任自己昏昏睡去。晚上6点包到达兰州,刚好是四个小时,其实甘南离兰州也真的不是很远了。

  以后应该会和自己在意的人一起去,那样,整个旅途就完美了。

  我的旅途,依然在继续,并且将一直继续下去。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