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文学 > 佛教散文 > 正文

佛性何在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1-03-25)

  那个事实、那个问题、那个对问题的穿透、那个深度、那个真相,很清楚地显示出不需要回答。任何回答都将…

  那个事实、那个问题、那个对问题的穿透、那个深度、那个真相,很清楚地显示出不需要回答。任何回答都将会是愚蠢的,任何回答都将会是肤浅的。
  据说有无数次人们问佛陀的问题,他都没有回答。如果那个问题强力要求一个肤浅的回答,他就不回答。如果有人问:“有一个神吗?”他会保持沉默,而人们非常愚蠢,他们会开始去想说他不相信神,否则他一定会说有,或是他们会认为他不知道,否则他一定会说有或没有!
  
  当你问类似“神存在吗”这样的问题,你并不知道你在问什么。你认为这是一个可以回答的问题吗?那么你是愚蠢的,这么重大的问题可以被回答吗?那么你并不知道它的深度,这是一个好奇,而不是一个探询。
  
  如果那个问佛陀的人是一个虔诚的求道者,那么他一定会跟着佛陀保持宁静,因为那个宁静就是答案。在那个宁静当中,他就会感觉到那个问题,在那个宁静当中,那个问题就会很强烈地声明它自己,面对着那个宁静的背景,它就会变得更加清楚,那么就有一种清晰会来到他身上。
  
  每当你问一个很深的问题,其实不需要回答,一切所需要的就是保持跟那个问题在一起,不要跑来跑去,保持跟那个问题在一起,然后等待,那个问题就变成答案。那个问题,如果你去深入它,将会引导你到源头,答案也会从那个源头流出来,它就在你里面。[奥修《庄子心解》P180]
  
  
  读后随感:
  
  早前,我曾与一位学佛的朋友聊及有关禅宗顿悟、渐悟问题,并探问二祖惠可在达摩西行前的作揖不语与老子所说的“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是否可以互相映衬。记得当时朋友“怒气”顿生,随即给我发了一连串的问话?着实让我即羞愧,又疑惑,只好一个劲的应承自己的无知,需要点拨。但那位朋友也终于没有给我什么实质性的解答,当天的交流就此戛然而止。虽然谈话中断,但这个疑问一直盘旋在我的心中,挥之不去。直到第二次读到上面这段话,让我眼睛放亮,心中的疑团似乎部分得到解答——
  
  正如作者所说,神性是一种感觉,一种感应和领受,只有保持着宁静虔诚才能体悟。神存在与否,不是言语表达层面的有还是无,而是生命体认层面的参与或缺席。这好比你无法用肉眼去判断地球磁场的存在与否,而必须借助铁粉之类的可感应之物才能认识、认知。神和神性是个人生命内在的一种觉知,需要用个人的心去感应、去体察。如果你的内心是宁静的、敏感的、全然的、纯粹的,不受头脑制约的、具有神性的,那么你就可能感应到神的存在,否则任凭别人怎么说,你都无法认知。既然无法认知,那么别人的再怎么描绘、说明,再怎么苦口婆心都是徒劳。达摩西行前让他的弟子谈个人悟道心得,很多弟子都乐于用言语来阐述个人的求道收获,只有惠可莫不作声,向师傅拜而不语。其妙就在于他(和师傅)彼此对佛的神性体认和共振,无需言语(也不能用言语)来表达,那伏地作拜的虔诚,已经把他本然的神性、佛性、道性自然流露无遗。理所当然,禅宗的衣钵由他来承传再适合不过。
  
  语言是头脑的产物,而头脑随时充满着狡猾和诡计。悟道者需要用心,只有心能够保持着纯真,当纯真的心与心在交流时,才有可能产生神性,于是便有了爱,有了诗,有了不灭的神话和永恒。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17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