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文学 > 佛教散文 > 正文

韩小蕙:欢喜佛境界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1-08-07)

我从心底里喜爱欢喜佛。  甚至达到一种崇拜!  一  第一次见到欢喜佛,是在猝不及防之中,撞上的。…

 我从心底里喜爱欢喜佛。

  甚至达到一种崇拜!

  一

  第一次见到欢喜佛,是在猝不及防之中,撞上的。

  那是八十年代中期,在承德,有一天随着几个文友,游踪。所谓游踪,其实就是跟在当地人的屁股后面,紧走慢走——承德美景,天下闻名,什么外八庙、避暑山庄、棒槌山,孩提时代起就渐渐如雷贯耳,今天终于亲临其仙境,一时都懵了,也就剩下了跟着走,跟着看,跟着乱点头的份。

  正乱走着,就见右手前方,数百级石阶上面,远远地有一座又小又旧的庙宇,貌不惊人。带路的当地人说,那是xx寺,里面只有几尊旧佛像,你们谁愿去就进去看看,不愿去的就在这里休息几分钟算了。我当时恰好在跟一个朋友谈论着什么话题,就边谈着,边和他一起信步向上走去。

  果然是一座旧庙。一长排供台上,摆着六七尊旧佛像。之所以在这里用”摆”而不用”供”字,是因为这些残痕断迹的斑驳佛像,的确不像那些修葺一新的轩昂庙宇一样,各位金身菩萨从头发丝到脚趾头尽皆金光闪闪,依功德、地位而有序排列,长尊幼卑,各得其所。眼前这些佛像呢,大小、身高、颜色差距甚大,高的长过真人,占据着好大一地盘,矮的仅有几十公分,干脆就搁在大佛像身上。风格也如同一本中学语文课本,小说诗歌散文言论语法什么都有,绝不好合并同类项,比如简单粗犷的,三笔两线条一勾勒就算完事,不用说就知道是西北大漠的佛;细腻过人的,又连手指上的纹路都纤毫毕现,一看就呈着南方人的机巧。当地人说得不错,确乎是一些”无庙可归”的塑像,暂时寄放在这里的。

  众人兴味索然乱哄哄退出。我的腿却忽然被谁拉住了?

  扭头一看——呀!欢喜佛!

  先需在此声明,此前,我可从未见过欢喜佛,连照片都没见过,绝不知道他是太阳形象还是月亮模样?但是就在那个瞬间,我就像被哪位神仙醍醐灌顶了似的,内心里一下子就被点透了——这准就是被人们神秘化、神明化、神妙化、神圣化、神威化……的欢喜佛,没错!

  一时,我就像热河源头的雾岚,浑身上下都如歌如吟地飘摇起来。

  为——什——么——呢?

  为了欢喜佛的——美丽!

  曾经分明地看过一本关于西藏佛教的画册,里面明明白白有一幅极其狰狞、极其丑陋、简直就像妖魔鬼怪一样的佛像,下面的文字却介绍说,这是xx寺的吉祥天母像,藏语叫作”班达拉姆”,传说每年正月初一她骑着太阳光周游全世界,供奉她可以消除灾难,使人丁兴旺,所以僧人们对她极为宠爱,当作镇寺之宝,轻易不肯示人。实在是因为那形象太凶丑了,也因为僧人们的那种思维太奇特了,和我们的天地美丑观念完全颠倒,所以多年来我一直牢牢记着那幅佛像,并且从此以为,所有重要的佛像,秘不示人的佛像,可能都是那种风格的吧?

  就这样全然没有一丁点儿思想准备,眼前的这尊欢喜佛,却美丽得逼人!但见这两位紧紧拥在一起的、已地老天荒一般浑然一体不可分的男佛女佛,通体上下洋溢着一种令人热泪盈眶的爱恋之情:男佛,冷惜地把爱人捧在胸前,柔和的眼光久久地落在她的脸庞上,里面满是爱慕;女佛则热烈地依附着他,一对美目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回递着更深的爱意;四目相对,两两传情,使爱情达到了神圣的、经典的境界。这哪儿是供人跪叩膜拜的佛国神像,分明是一对现世男女的热恋雕塑!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上眼眶,但觉喉咙发紧,心更紧得喘不上气来。这种超凡人圣的大美境界,要说世间还有可比性的话,也就只有古希腊、古罗马的雕塑可媲美了。简直是太美好了,真没想到……

  我像傻子一样定在那里,有一种天旋地转的幸福感——爱情,人间最美的感情,连神仙都要来分享,并且借助神条天律”规定”下来,让人顶礼膜拜。威严的神啊,在这个意义上,你想得多么周到,你变得多么可亲近。

  走出那座小庙时,我觉得承德的天真高真蓝真明澈,大千世界可真美丽。

  二

  后来,我又有了一次西藏之行。一路上,我有幸饱览了那片神奇土地上的众多寺庙,特别美好的是,里面有很多很多很多个欢喜佛。他们真实地站立在那里,并非文学梦幻,也不是艺术夸张,而就是实实在在的存在——存在决定意识的”存在”、善男信女们顶礼膜拜的”存在”、酥油灯经年累月长明不灭的”存在”!

  藏传佛教的学问深似海,加上语言不通,因此走到哪儿,都是名副其实的瞎看瞎磕头。惟有欢喜佛不同,一看就懂,就喜欢,就着迷,就执著,就心心念念。

  每个庙里,欢喜佛都是不同的。

  个体的为多,一般都很小,巴掌那么高,像我们在家里桌子上摆的小雕像。其工艺是非常精巧的,往往和众多的其他佛像一起陈列在柜子里,需要认真看,仔细寻找,然后慢慢品味。我曾看到一个鹰面尖嘴的,拥着一个很漂亮的仙女似的,”仙女”的脸上同样有着热烈的崇拜之情。还曾看到一个很狰狞的恶鬼似的,抱着一个很美丽的惹人可怜的,脚下踩着两个小鬼,私心忖度:那大概象征着人类的传宗接代?其余的,就都是很英俊的美金刚,小心翼翼地揽着更为俊美的女菩萨,两两用情,旁若无人。

  也有群体的,指的是大型的雕塑群,置在玻璃罩子里,像大沙盘一样,一层一层的,有众多的佛,地位最高的最大,坐在正当中,其余的叠罗汉似的,顶着一大长摞。在这样的”沙盘”里,欢喜佛一般都是位于周围的边缘,有东西南北各守一个城门角的,有东东西西南南北北的,还有十六位的、三十二位的甚至更多。你想想,三十几位或四十几位欢喜佛在一起同歌共舞,那是多么壮观的阵势,简直像集体婚礼一样迷人了。

  我每每留连忘返,不舍离去……

  绝不是因为猎奇,也不是因为”思想不好”,而是真的牵肠挂肚动了心。这些或金或银或鎏金或鎏银的佛像,可以说是天地间所有的大美、绝美、至美、纯美、最美的晶化合成体,每一尊,都不仅使我想起了敦煌飞天的婀娜外形,还尤其想到了梁山伯与祝英台、简·爱与罗切斯特们的内心激情。在我眼里,每一尊欢喜佛的内心里,也一定有着人间这种最坚贞最典范已演绎成为千古榜样的动人爱情,正是他们那种生在一起,死在一起的忘我境界,使我一遍遍咀嚼和体验着”死死生生”这个词,止不住地泪洒神州。

  quot;死死生生”这个词,属于古典的过去岁月,在我们今天这个日益商业化、金钱化、交换化的世俗社会里,已是几乎看不见的稀世珍宝。是的,很久很久了,很累很累,让还停留在古典情怀的”傻子”们诸如韩小蕙,遍寻无着,失魂一样地嚎啕痛哭。

  这天大地大的悲戚终于感动了神灵,当我回到北京家中,一封信也飞来了,里面有一张中国西藏文物管理委员会编印的明信片,上面是一帧”鎏金铜胜乐金刚像”,亦即我们俗称的欢喜佛。只见一位头戴金冠,身披彩带,三眼圆睁,高大伟岸的美金刚,运足神力,搂抱着一个小巧玲珑、俊美无比的小女佛;小女佛幸福地昂着头,左臂激情地环绕蓄男佛的脖子,右臂向苍天高举着,擎着一株灵芝;两个身驱紧紧贴在一起,两张嘴唇火热地吻在一起、双修而合二为一。

  明信片用汉文和藏文两种文字写着:”万事如意!扎西德勒!”



  欢喜佛是藏传佛教密宗供奉的一种佛像,原为印度古代传说中的神,即欢喜王,后来形成欢喜佛。欢喜佛梵名”俄那钵底”,意为”欢喜”,汉语的意思是”无碍”。

  什么是”欢喜”呢?

  什么又是”无碍”?

  同世上其他民族文化的衍化一样,关于欢喜佛的来历,也有如大河的源头,有多种支流,甚至也存在着正统典籍与民间传说之分,尔后在此之上,形成了各自不同的解说、阐释、教义、观念,等等。

  正统的说法,真是腻味得让人连听也不要听。比如说”欢喜”二字并非指男女用情而言,而是指佛用大无畏大愤怒的气概、凶猛的力量和摧破的手段,战胜了”魔障”而从内心发出的喜悦等等。这完全是为了宣扬佛法教义而牵强附会的阐释,使我想起了一系列”运动”中的种种可笑复可鄙、可耻的行径,这些丑陋至”文革”而达到了登峰造极,比如”最最最”、”红红红”、”忠忠忠”之类,然而词藻和行为完全是黑与白、南辕与北辙、天堂与地狱的两极对立和悖反。由此亦可见,无论天国还是凡界,其实都摆脱不了”虚伪”与”粉饰”二词。

  那就还不如看看其他说法:

  《四部毗那夜迦法》中说:观世音菩萨大悲熏心,以慈善根力化为毗那夜迦身,往欢喜王所。于是彼那王见此妇女,欲心炽盛,欲触毗那夜迦女,而抱其身,于是,障女形不肯受之。彼那王即忧作敬。于是彼女言,我虽似障女,自昔以来,能忧佛教,得袈裟,汝若实欲触我身者,可随我教。于是欢喜王言,从今以后,我依缘随汝守护法。于是毗那夜迦女含笑,而相抱时彼做欢喜言”善哉”。似这样给性力以神秘色彩的”调伏”概念,在金刚乘密教中很重要,《维摩经》经云:”失以欲钩牵,后令人佛智。”坦率说,作为女性,这是我最不喜欢的一种解释,如果以色相攻取在神界同样所向披靡无往而不胜的话,那么我们还值得那么虔诚虔敬地信奉神吗?

  当然也还有下面的解释,即密宗无上乘是”以欲制欲”的修道法,所谓以淫欲为除障修道之法,实际上是密宗行者思维中的”欲界天人生活”的秘密化,如《大日经》就直言不讳地宣称:”随诸众生种种性欲,令得欢喜。”这倒多少使人感到威严冰冷的神界,居然也有了一点人间烟火,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暖意。可惜在这里,女性又是作为供养物而出现的,《大藏经》中所谓”爱供养”也就是”奉献女性”之意。唉,这个话题已经太古老了,说来,中国女性乃至全世界古往今来的女人们,根本就不怕奉献——她们已经海枯石烂地奉献得天荒地老往事越万年。花儿一般、风儿一般、玉儿一般的女子们,悸怕的忧郁的伤怀的饮泣的血泪相合流的,只是幽谷空悲鸣呀!

  因此,我倒宁愿给印度教的”性力派说”一些肯定。性力派是印度教湿婆派的分支,该派认为破坏与温和都是女神的属性,宇宙万物均是由女神性力而生,因此,把性欲的放荡视为对女神的大敬,以性行为为侍奉,作为崇拜女神的仪式之一。这种宗教原本被佛门视为邪魔邪道,后来被后期密宗”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去伪存真,推陈出新”,再配以佛教义理,竟也渐渐地形成一个派别,修成了无上瑜伽密的所谓”乐空双运”双身修法。我搞不懂什么”密”,什么”派”,什么”法”,也拒绝那些”性力”、”淫欲”、”放荡”的种种说法,但模模糊糊地觉得,”性力派说”倒是站在男女平等的立场上,给予了女性应有的尊重和肯定,用一句老百姓的话说,就是”也把女人当了一回人”,这似乎是千年万代、古今中外、人间神界、正典野教都没有的一个例外,由不得女人们不拥护。

  四

  然而我还是没有弄明白,”欢喜”的究竟是什么?

  特别不敢肯定的是——他们是否真的因”爱情”而欢喜?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追问清楚不可的原则问题,就向苍茫的大西北飞去,那大片荒寂落寞的芨芨草腹的深处,有一片小屋,里面住着一位老婆婆。或云:她曾当过女娲的侍女,又从婆罗门教修行过;到了我们这个时代,时逢大革命爆发,遂成为西路军的一名女战士,可惜部队被打散后遭遇蹉跎,做过豪绅的小妾、土匪的压寨夫人、兵痞的老婆、农会主席的相好、下放右派的情人……她经历的事情比大漠上的沙粒还要多,脸上的皱纹里全是秘密和经验,足可以写上三百部《女书》。

  谁知她听完我的问题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卖弄地向我伸出她的十个指头,问看上去是否保养得很好?”是的,是很好,非常之好。”我看见那十指依然白得发亮紧绷绷充满弹性就像少妇的手指一样珠圆玉润,心里禁不住暗暗吃惊。只听她背书似的毫无感情色彩地干干巴巴地说道:”这是因为它们已经变得没有血肉。你知道吗?它们曾经比老树还干瘪枯萎,就因为那时我还幻想着爱情。”

  她说着,淡漠地挥动着纤纤手指,画符一样地在桌上画了十万个”女”字,再别别扭扭地添上了一个”人”字。冥想了一回,乜斜着眼睛看看我,又狂草书法一样地迅速抹出一颗心,然后”砰”地一拍,那颗心就断裂开来,”滴滴答答”进出一长串鲜红的血珠。

  quot;明白了吧?”她懒洋洋地对我点了一下头,然后指着门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我不想走,兀自在屋里转悠开了。我是想找到一点儿蛛丝马迹,比如她和那些男人的照片之类,我想看看她当时是一副什么表情——幸福乎?淡漠乎?无奈乎?难耐乎?满不在乎?可惜全被历史的酸雨销蚀了,或者说全被这个老女人掩埋得严严实实。失望之余,我仰头长叹了一口气,心想这趟又是白来了。

  突然之间,我的心抽成一团,又马上像烟花一样绽放开来,我发现一面旗帜正在穹隆顶上猎猎迎风飘摇着——欢喜佛!乃藏名为”杰巴多吉”的欢喜金刚佛,主臂拥抱着明妃”金刚无我佛母”,双尊置莲花座上,明王八面十六臂,手皆托头器,内盛神物,右手上为白象、青鹿、青驴、红牛、灰驼、红人、青狮、赤猫;左手上为黄天地、白水神、红火神、清风神、白日天、青狱帝、黄施财。明妃一面二臂,右手执曲刀,左手托头器,含情脉脉地凝睇着盛猛的明王。”啊!——”我禁不住一屁股坐下来,长长地吐出郁结了一万年的忧闷之气。

  谁知老女人一瞬间勃然大怒,伸出她的魔爪来推我:”赶快走开,你!”

  我抓住门框,倔强地扭过头来,一字一句极为镇静地说:”我、看、懂、了、你、的、心、思,可、是、我、看、不、起、你、的、行、为,因、为、你、活、得、太、苟、且。要、是、心、死、了,肉、体、何、必、还、活、着?!”

  说完,等不得她来抓,我扯住一片云彩飞身就逃。只看见她急得乱找扫帚,好不容易七手八脚骑上去,我已经远在万里之外了。风声里,突然隐隐传来她呜呜咽咽的歌:

  quot;我真的不是个好女人呀

  愿你去做个好女人吧

  可是要横下心受一辈子摧残呐

  还不一定能做得到呦

  祝你走运啊,啊啊……”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急转身向老婆婆奔去。谁知大雨倾盆而至!大团大团的乌云像被丢进沸腾的油锅里,狂暴地上翻下腾。雷公电母驾驭着发了疯的红色蛟龙,环绕着我的周身”唰——唰——”地左奔右突。一道又一道滔天巨浪兜头卷来,好像非要把我撕成碎片才善罢甘休。山一样重的浓雾里,数不清有多少神、佛、鬼、怪、仙一起擂着战鼓,呐喊着,声讨着,追杀着,就好像是我僭越了什么天条!

  “有没有搞错?怎么被围剿的反而是我?!”

  突然,一道白烟腾起,一团大火球”轰”地在我头顶炸开来,我只记得五内俱焚,一个倒栽葱跌下云端,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一看,我竟奇迹般地洚落在承德那个不知名的小庙里,对着那尊大美、绝美、至美、纯美、最美,美得逼人的欢喜佛——祈祷。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