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文学 > 佛教散文 > 正文

金顶遐思

本文作者: 6年前 (2012-07-05)

仙山耶?佛国耶?西南有一柱擎天,壁立千仞,灵秀天下,绰约飘渺,丽质难掩。有灵猴攀援其间,更有仙家踪…

 

仙山耶?佛国耶?

西南有一柱擎天,壁立千仞,灵秀天下,绰约飘渺,丽质难掩。有灵猴攀援其间,更有仙家踪迹隐隐,佛门香火不断,古人名之曰峨眉山。

我站在峨眉之巅,沐浴着暮春的暖阳,止不住的妄念。贡嘎雪山吹来的风,透骨的寒。足下云烟蹁跹,任思绪飞扬,风马旗烈烈作响,一时寸心如潮。

造化神奇,从亿万年前的海底,崛起这巍巍峨眉。金刚嘴上的玄武岩,经过了烈火的考验。峻峭的舍身崖,见证了海枯与石烂。低处春已发,绿树成荫,生气盎然;高处冬未尽,枯枝败叶,残雪点点。一山异时节,枯荣共一山。数不尽的奇珍异宝,看不尽的山水连绵。天地之精华,人文之灵气,齐聚于此。蜿蜒崎岖的石阶,巍峨挺立的殿堂,凝结了多少人的汗水?从回归自然的天真皇人,凤歌笑孔丘的楚狂人,行愿无尽的普贤,到禅茶、武术、梵呗、艺术……无一不是人类智慧的彰显。山是风景,人是亮点,人是造化之最奇。宇宙茫茫,众生芸芸,我们何其有幸,能成为这万物之灵!天地有大美,人性更美。即便是最聪明的猴,可知一丝羞惭,半点自省?山间卖药翁曰:“但愿世人少疾病,何妨架上药生尘”,这怕是人类独有的境界。人心一点灵明,是向上走的机会。仙也罢,佛也罢,都是人成。况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万古之中有唯一的你!如此看来,又有哪一个人,不是天之骄子?

多少风流人儿,曾流连在此间,挥就佳作,诵出名篇,如今何在?想当初,君王恩宠此山,神气活现。不过几百年,只剩皇家寺院、文物一件件。历代祖师,埋骨萝峰庵。我在此喟叹,转眼自己也将作古。人生苦短,人生暇满,文章可以传世,功业可以不朽,只是此番一去,几时重来?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慕名而来的客,忙不迭:或尽情地赏玩,或虔诚地跪拜。本地人靠山吃山,谋生计。善男信女,鹤发童颜,因峨眉而缘聚一时,共此金顶,同参普贤,转眼又将各奔东西。聚时真真切切,散了空空如也,真也波谲云诡,空也无限可能。只道他人是过客,其实自己又有何差别?只道满眼皆游子,自己不也是流落他乡归不得?只道眼前是人,可知人我不二?只道我在览景,可知景也观我?只道我在沉思,可知思者是谁?只道是美景惹人留恋,自己做不了自己的主,怨得谁来?

我人在此红尘中沉沦,追风逐月,失了根本,飘荡的孤魂!或有思乡情切,云遮雾障,又看不真切。入得世间,嫌它浊俗不堪;归隐山林,又寂寞难耐;处卑下,心不甘;凌绝顶,又不胜寒。也拟成仙,偏偏丹难炼云不来;或欲成佛,又恐经藏如海戒律如山。踯躅徘徊进退两难,安得自在?彼时行在山间,山重水复柳暗花明,前路茫茫峰回路转;此时登高望远,群山俯首,千沟万壑只等闲。山高人为峰,人生若也从终点来看,万事岂不简单?若能勤登洗心台、往返观心坡,常居伏虎寺、息心所,又何惧一线天之狭窄,九十九道拐之曲折,钻天坡之陡峭,十里连望坡路漫漫……?多存厚道心,少用金刚嘴,两河口处多思忖,他人有难常接引,时时归于零公里,若能再把己身舍,何愁人生不到金顶?历尽辛苦终到顶,满以为无限风光在险峰,保不定风雪交加,雾锁金顶,四下里白茫茫,对面相逢不识君。更哪堪,寒气殷勤!这哪里是山?分明是人生重重境界。莫道这山高,还有更高处。况再高的山也高不过天,天外又自有天?真正的智者,自知无知;真正的忍者,无辱可忍;真正的勇者,勇于不敢;真正的行者,其实很懒!说是道人懒,凡夫闲不住,自找麻烦。圣人曰:仙佛同归,何止仙佛,万物殊途,岂不同归?

金银二殿相对默然,十方普贤低眉无言,众生来去频繁,万佛阁冷傲地立在一边,山间雾气升腾,川西平原依稀可辨,头顶湛蓝如海,日月同在,天边有玉峰绵延,松涛阵阵在呼唤。此一刻,言语苍白。恨不能,借菩萨千手千眼。这许多人在峨眉的顶点,看天地山水,听人语天籁。是谁,在妙高峰上,破得那千古的悬案,领略本地风光无限?我等在四川盆地的边缘,临风凭栏,寻道访禅。是谁,端坐在紫金莲,任他八风吹来,不动岿然?是谁,在宇宙的至高点,俯瞰人世变幻沧海桑田,不增不减?看颠倒群迷生死轮回,不去不来?是谁,心系众生不住涅槃,乘象而来?是谁,参透了玄关,无恐无怖无滞无碍?又是谁,驾一艘法船人我共度,老实行来?

浮生半日,神游圣山,人间四月天,我醉倒在峨眉之巅。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