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宗派 > 中国禅宗 > 正文

毛泽东眼里的佛教与禅宗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8-05-23)

推荐者说:《毛泽东眼里的佛教与禅宗》摘自《我所知道的毛泽东——林克谈话录》一书。该书最近已由中央文献…

推荐者说:

《毛泽东眼里的佛教与禅宗》摘自《我所知道的毛泽东——林克谈话录》一书。该书最近已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林克先生曾担任毛泽东的秘书。本文选取的这段林克先生与访问者的对话,可以说是毛泽东对于宗教思考的一个展现。品味这段对话,有益于我们认识佛教及禅宗。

访问者:马克思列宁主义经典中,有一句关于宗教的名言,大意是宗教是麻醉劳动人民的精神鸦片。看来是对宗教持批判态度的。作为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创始人的毛泽东,是不是也否定宗教呢?

林克:您所引用的名言,我看应从唯物论与唯心论的认识分歧,从在劳动者阶级摆脱物质的和精神的奴役斗争的特定过程,这两个角度上来理解,而不应认为毛泽东不问青红皂白地全盘否定宗教。这一点,在我与毛泽东的接触中,可说是较清晰地感受到了。

宗教作为一种文化,尽管它比较虚幻,却寄托了一定历史时期、一部分人们的某些良好的愿望。它能为众多的人所接受,也总有其合理的成分。对这一点,毛泽东不仅不否定,还经常取之为己用。而对宗教史上一些杰出的贤哲,毛泽东甚至欣赏有加。

访问者:你是否能讲得更详细些?

林克:首先,毛泽东不希望人们视宗教为妖孽,认为一无可取,避而不接触。而是要人们了解宗教,最好掌握一些有关宗教的知识和学说。当然有时是为了批判。

1961年1月,毛泽东在同班禅谈话时说:我赞成有些共产主义者研究各种教的经典,研究佛教、伊斯兰教、耶稣教等等的经典。因为这是个群众问题,群众有那样多人信教,我们要做群众工作,我们却不懂得宗教,只红不专。

有一次,毛泽东和周谷城谈论哲学问题,说到胡适写哲学史,然后突然对中国至彼时尚无一部佛教史流露出遗憾之情。

我记得1963年底,毛泽东曾在一份文件上做过如下批示:“对世界三大宗教(耶稣教、回教、佛教),至今影响着广大人口,我们却没有知识,国内没有一个由马克思主义者领导的研究机构,没有一本可看的这方面的刊物。”“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写的文章也很少,例如任继愈发表的几篇谈佛学的文章,已如凤毛麟角,谈耶稣教、回教的没有见过。不批判神学就不能写好哲学史,也不能写好文学史或世界史。”

毛泽东不仅对别人提倡学习一些宗教经典,自己也经常阅读一些宗教书籍。

访问者:毛泽东都读过一些什么书呢?

林克:代表中国几个佛教宗派的经典,如《金刚经》、《六祖坛经》、《华严经》,以及研究这些经典的著述,他都读过一些。基督教的《圣经》,他也读了。

访问者:毛泽东对这类书,只是泛泛地浏览呢,还是对某一宗派心有灵犀,你可否透露一点“内幕”?

林克:我感觉毛泽东对禅宗更为关注,对六世禅宗慧能(亦称惠能)尤其欣赏。《六祖坛经》一书,他经常带在身边。他还多次给我讲慧能的身世、学说,可以说,我对慧能及禅宗的微薄知识,都是得自毛泽东的“灌输”。

毛泽东最先对我讲的,是慧能的身世。他出生于唐太宗贞观十二年,3岁丧父,家境贫寒,稍长即以卖柴养母。皈依佛门后,一直是舂米的下等僧。后来,禅宗五代祖弘忍寻觅新传人,要众僧作法偈,僧以观各人修行。其上座弟子神秀作一首,深得众僧推崇,可弘忍并不满意。慧能反神秀意作一法偈,却得到弘忍赏识。

毛泽东为我背诵了两首法偈:“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毛泽东告诉我,后一首是慧能所作,指出世间本无任何事物故无尘埃可沾;佛性本来是清净的,也不会染上尘埃。这与佛教大乘空宗一切皆空、万法皆空的宗旨最契合,胜神秀一筹,于是弘忍将法衣传给慧能,为六世禅宗。

后来毛泽东又和我谈了慧能的学说,及其在中国佛教史上的地位。他说慧能主张佛性人人皆有,创顿悟成佛说,一方面使繁琐的佛教简易化,一方面使印度传入的佛教中国化。因此,他被视为禅宗的真正创始人,亦是真正的中国佛教的始祖。在他的影响下,印度佛教在中国至高无上的地位动摇了,甚至可以“呵佛骂祖”。后世将他的创树称为“佛学革命”。

慧能自幼辛劳勤奋,在建立南宗禅过程中与北宗禅对峙,历尽磨难的经历,他不屈尊于至高无上的偶像,敢于否定传统的规范教条,勇于创新的精神,以及把外来的宗教中国化,使之符合中国国情,为大众所接受等特征,在这方面与毛泽东一生追求变革,把马克思主义原理同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性格、思想、行为,颇多相通之处,所以为毛泽东称道。毛泽东谈吐幽默诙谐,有些话含蕴颇深,很值得回味,不能说与禅宗全然无涉。

访问者:那么毛泽东对宗教于整个人类文化的关系又有过如何评说呢?

林克:毛泽东是承认宗教文化对人类文化的影响的,并对献身于此的人怀有深深的敬意。我记得毛泽东曾说过:唐代的玄奘赴印度取经,其经历的艰难险阻,不弱于中国工农红军的两万五千里长征。他带回了印度佛教的经典,对唐代文化的丰富和发展,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毛泽东还赞叹过鉴真和尚,说他六渡扶桑,虽然前五次都失败了,但他不屈不挠,终于到了日本,对于佛教的东渐,特别是中国佛教及文化在日本的传播,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