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文学 > 佛教小说 > 正文

《西游记》与佛教文化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7-28)

【内容提要】《西游记》所表现的是道教全真道的教义,其中所有的佛教故事、人物、境界等都与道教全…

    【内容提要】《西游记》所表现的是道教全真道的教义,其中所有的佛教故事、人物、境界等都与道教全真道有关,都是道化了的佛教。只有从全真道的角度,才能全面完整地认识和把握《西游记》。《西游记》的作者并不是“不懂佛学”,“没看过佛经”,而是有意站在全真教的角度合一三教,独标文化。
  【关 键 词】佛教文化/取经故事/道化人物/佛教境界
  首先,我们必须强调的一点是,《西游记》的主题是表现道教全真道的教义,而全真道则汇聚了佛教的思想和境界,并且将之道教化,所以,《西游记》中的佛教人物、名称、故事、境界等都必须从全真道的角度去看。否则,是没有第二种办法去理解的。
  一、《西游记》佛教故事
  西游取经是中西文化交流的一项重大内容,叫做唐僧西游取经,胡佛东来传法。《西游记》中的唐僧的文化原型,就是现实中的唐代高僧三藏法师玄奘,而玄奘法师的确西游取经。他于贞观三年只身前往天竺,历尽千辛万苦,经西方诸小国以及印度各地,十七年方告成功。这只要看一下唐太宗李世民所作的《圣教序》,就可以一目了然了:
  我僧玄奘法师者,法门之领袖也。……周游西宇,十有七年。穷历异邦,询求正教。……爰自所历之国天涯,求取之经有数。总将三藏要文,凡六百五十七部。译布中华,宣扬胜业。到贞观十九年回到长安,开始翻译佛经二十年,共得七十四部一千三百余轴。然而在小说《西游记》中,却将唐太宗的《圣教序》作了改动,“十有七年”改成了“十有四年”,“三藏要文,凡六百五十七部”改成了“总得大乘要文凡三十五部,计五千四十八卷”。改动的目的,则是为了自己的主题服务。道教全真道的经典著作也即是《西游记》的文化原型的《性命双修万神圭旨.大道说》认为“佛经五千四十八卷”,正合十四年另八天之数。《西游记》第九十八回云:
  观世音菩萨合掌启佛祖道:“弟子当年领金旨向东土寻取经之人,今已成功。共计得一十四年,乃五千零四十日,还少八日,不合藏数。望我世尊早赐圣僧回东转西,须在八日之内庶完藏数,准弟子缴还金旨。”如来大喜道:“所言甚当,准缴金旨!”即叫八大金刚吩咐道:“汝等快使神威驾送圣僧回东,把真经传留,即引圣僧西回。须在八日之内,以完一藏之数。勿得迟违!”而十四年依照古人的说法,则是一年360天,14年为5040天,再加上送经、归西的8天,共为5048天,与猪八戒的钯子、沙和尚的宝杖的5048斤同一数目。一藏之数是5048,三藏便是15144。而这个15144既等于5048×3,又等于15(5×3)加上一个144(48×3)。15是《河图》、《洛书》所谓的3家各5的和(东三南二,北一西四以及中间五),144是金丹大道3家各3斤的和(金铅三斤黑,木汞三斤红,土则三斤黄;老秤一斤为十六两,16×3便为48)。
  由此可见,唐僧历经5048天,取经5048卷,与事实完全不符,而与全真道的教义和修炼方法相关,那么西游取经就不是到印度或者天竺去了,而是在形象化地演示人体生命的一个修炼过程。《性命双修万神圭旨》中的《普照图》就把肚腹的中间称做“西方”、“极乐国”、“西南乡”、“净土”、“丹扃”、“真土”、“法王城”、“复命关”、“元始祖炁”、“天地灵根”等,到西方取经就是去的这里。所取真经就是“元始祖炁”、“天地灵根”,而根本不是什么佛教的经籍,所以才有如鲁迅先生所说的“末回有荒唐无稽之经目”(《中国小说史略.明之神魔小说》)。
  《西游记》既然是一部人体生命科学的艺术著作,所以所有的故事都应该是发生在身体之中的。《西游记》的主题就是取经,去西天取佛经,而佛教的经典在《西游记》中只有一部《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简称《心经》。照《西游记》的说法,这部经典“乃修真之总经,作佛之门会也”(第十九回乌巢禅师语)。唐僧一行西游的目的,就是要“修真”、“作佛”,这一切都包含在《心经》之中,所以《西游记》取的就是《心经》,修的也是《心经》。
  鲁迅先生认为《西游记》的作者不懂佛学,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把《心经》读成了《多心经》。因为《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前面的八个字都是梵文的音译,“摩诃”的意思是伟大,“般若”的意思是智慧,“波罗蜜多”的意思是到彼岸、得解脱,如果把这个“多”字放到了“心经”上,那么就把“到彼岸”给肢解了,所以是不通。但是,《西游记》毕竟是小说,要通过创意来表现自己的修心证道的思想,自然不是常情所能够范围的。
  在第十九回《浮屠山玄奘受〈心经〉》中,明明白白说的是《心经》,可见作者并不是不知道“多”字不应该放在“心经”上,也并非不懂佛学。但乌巢禅师却对唐僧说道:“我有《多心经》一卷,凡五十四句,共计二百七十字。若遇魔瘴之处,但念此经,自无伤害。”这里的确把《心经》说成了《多心经》,这虽有所本,如《太平广记》卷九十二《异僧》六记载玄奘的一段,便云:
  奘乃礼拜勤求,僧口授《多心经》一卷,令奘诵之。……其《多心经》自今诵之。但是,《西游记》小说却将《心经》与《多心经》混用,便一定有深意,需要我们的探索了。
  佛教的修心就是将多心修成一心,一心修成智慧心,智慧心再变成无心;无心便无挂无碍,就是《心经》所说的:
  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且看小说中是怎么样表述的:第十九回乌巢禅师说是《多心经》,第二十回玄奘法师则悟彻了《多心经》,写出了一首偈句,讲“法本从心生,还是从心灭”的道理;第三十二回悟空对唐僧说道:“你记得那乌巢和尚的《心经》云:‘心无挂碍。无挂碍……。’”要唐僧洗尽心上垢,扫除耳边尘;到了第四十三回,孙悟空又说唐僧忘记了《多心经》,要他祛退六贼;第七十九回孙悟空在比丘国王大殿上将自己的肚腹剖开,骨都都滚出一堆心来,国丈说他是个“多心的和尚”;第八十回说唐僧“明心见性,讽念那《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第八十五回孙行者又说唐僧:“你把乌巢禅师的《多心经》早已忘了。”要他清净心地;第九十三回,行者又向唐僧说道:“你好是又把乌巢禅师《心经》忘记了也?”三藏道:“《般若心经》是我随身衣钵。……怎会忘得!”后来他又对悟能、悟净说:“悟空解得是无言语文字,乃是真解。”就这样,唐僧一行由《多心经》修到《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再由《心经》修到《般若心经》,最后解得是无言语文字的《心经》,才是《西游记》的真正意义所在。
  《西游记》取经到了西天,有了迦叶与阿难要人事的事情,许多的研究者都认为这是在讽刺佛教,所以这位作者便有了什么现实主义大师的桂冠了。其实,这跟讽刺佛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都是读者自己的一厢情愿。因为作者的出发点是《性命双修万神圭旨》的文化原型,所以一切情节都与之有关。到西天取经之时,正好是《性命双修万神圭旨》的第五节《乾坤交媾去矿留金》,讲东土与西天的交流,东土去西天取经,西天向东土要钱,公平买卖,即使是放在今天社会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怎么能够说是对佛教贪婪的嘲讽呢!
  乾坤交媾的表现是:
  少顷玉鼎汤温,金炉火散,黄芽遍地,白雪满天。夫唱妇随,龙吟虎啸。阴恋阳魂,阳抱阴魄。铅精汞髓,凝结如珠。玉蟾所谓“夫妇老相逢,恩情自留恋”。东西的交流,就是乾坤、阴阳、夫妇、龙虎、黄芽白雪等矛盾之物的和合,也是人体心性与身命的凝结,所以东土取回了经,西天要留下人事。“人事”是人间的俗务和食色、名利的贪婪,把它留在了西天,唐僧一行也就摆脱了“人事”而成就佛道了。
  如来佛祖也知道二位尊者向取经僧人索取人事,
  只是经不可轻传,亦不可以空取。向时众比丘圣僧下山,曾将此经在舍卫国赵长者家与他诵了一遍,保他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我还说他们忒卖贱了,教后代儿孙没钱使用。你如今空手来取,是以传了白本。白本者,乃无字真经,倒也是好的。因你那东土众生愚迷不悟,只可以此传之耳。由此可见,白手取来的白经,才是真正的经书。这个说法乃是禅宗“不立文字,见性成佛”的写照,然而东土之人愚迷,所以只能要那有字的经书,就得拿世间有形的东西去换取。而且所谓的“舍卫”照应着“舍为”,即无为无作;说“赵长者”,是已经超凡入圣的长者;“三斗三升”,照应个《乾卦》的乾是六根阳爻,为两个三。东为《乾》而西为《坤》,这《乾》、《坤》要交媾,取走《坤卦》的无为,就得留下《乾卦》的阳金。“卖贱了”是说“黄芽”不够,“后代儿孙没钱使用”即是金丹不成。否则,舍卫国里哪里有什么姓赵的人呢?佛教出家断俗,到处行乞化缘,哪里有什么“儿孙”要什么钱用呢?
  《乾坤交媾去矿留金》中说:
  铅思汞,汞思铅,夺得乾坤造化权。
  性命都来两个字,隐在丹经万万篇。金丹大道讲铅汞化合,化合的过程就是性命双修,铅汞相思;性命双修,乾坤相合。这便是丹经万万篇所蕴含的宗旨。“权”音谐“钱”,二位尊者要“钱”,就是要得到“造化权”。等到留下紫金钵孟,然后才让唐僧一行取走有字真经,就是“去矿留金”。“矿”是矿渣,矿渣去掉,金子便出来了。东土人愚迷,只好取那形同矿渣的有字经,而真正代表了佛教真谛的无字真经却没有取回。唐僧留下的钵盂的“钵”字,从金从本,便是金丹之本的意思,即是“玄珠”,《乾坤交媾去矿留金》云:
  此际玄珠成象,矿去金存,而一点金液复落于黄庭旧处矣。斯时也,溶溶然如山云之腾太虚,霏霏然似膏雨之遍原野,淫淫然若春雨之满泽,液液然像河冰之将释,百脉冲和而畅乎四体,真个是拍拍满怀都是春也。《西游记》则说,唐僧送上紫金钵盂:
  那阿傩接了,但微微而笑。被那些管珍楼的力士、管香积的庖丁、看阁的尊者你抹他脸,我扑他背,弹指的,扭唇的,一个个笑道:‘不羞!不羞!需索取经的人事!’须臾,把脸皮都羞皱了,只是拿着钵盂不放,伽叶却才进阁检经,一一查与三藏……正是那:
  大藏真经滋味甜,如来造就甚精严。
  须知玄奘登山苦,可笑阿傩却爱钱。
  先次未详亏古佛,后来真实始安然。
  至今得意传东土,大众却将雨露沾。阿傩的微笑,大众抹、扑他的脸、背、弹指、扭唇的,就照应的是“百脉冲和而畅乎四体”;“把脸皮都羞皱了”,便是“拍拍满怀都是春”;“大众却将雨露沾”照应的是“山云”、“膏雨”、“春雨”等,说明玄珠成象后的效果。
  总之,从《西游记》的取经故事中看,所有的与佛教有关的情节都是道教全真道化了的,都有着全真道人体生命科学的意义,完全不应该将其附会为庸俗社会学的讽刺呀、揭露呀之类的。
  二、《西游记》佛教人物
  《西游记》表现的是道教全真道的教义,那么其中所有的人物,包括佛教的人物,都应该是全真道化了的。
  首先,《西游记》的主人公是唐三藏,虽然唐僧取经一事是相同的,但现实中的三藏法师玄奘与小说中的完全不同。宋志盘的《佛祖统纪.二祖三藏玄奘法师》略云:
  法师玄奘,洛阳陈氏。年十一,诵道《维摩》、《法华》。时道基法师化行长安,师负笈西游,从受《阿毗昙婆沙杂心论》等。基赞之曰:“予游讲肆多矣,未见少年神悟若此。”武德中,在京师讲《杂心论》,以不泥文相,为世所服。……贞观二年上表游天竺,上允之。杖策西征,远逾葱岭,毒风切肌,飞沙塞路。遇溪涧悬绝,则以绳为梁,梯空而进。及登雪山,壁立千仞,人持四栈,手足更互蓍崖孔中,猿臂而过。张骞、甘延寿所未至也。过沙河逢恶鬼,异类出没前后,师一心念观音及《般若心经》,倏然退散。……所历百三十国,凡如来所化之地,泥洹坚固之林,降魔菩提之树,迦路崇高之塔,那揭留影之山,皆申礼敬,获宝象、舍利、贝叶七十五部,耆山方等之教,鹿苑半字之文,马鸣、龙树诸所著述十八,异执之宗五部,殊途之致,收罗研究,悉得其文。虽七例八转之音,三声六释之句,无不尽其微妙。既而,祗罗国王赐青象、白马以助驮载。十九年正月归长安,留守房玄龄备幢幡、鼓吹、释部威仪,道俗数万众,以宝辇迎师。二月至洛阳,见上于仪鸾殿(时帝行幸洛京),尉劳勤至,问西域事迹,诏撰《西域记》,山川风俗,前所未闻。诏就弘福寺与沙门道宣、灵纲等,同翻译二十年。这跟《西游记》上的描写几乎没有一处是一样的。这里的唐僧聪颖非常,智慧过人,意志坚定,用敢无畏。《西游记》中的唐僧愚痴冥顽,善恶不分,是非颠倒,认贼作亲,视亲为仇,可气可恨,就因为他所代表的只是人类的后天识神,到处牵缠,贪婪梦想,执迷不悟。“贞观二年”变成了“贞观十三年”,是因为贞观谐音作了全真道修炼之中的“正观”,而“十三”正是地支十二之后的又一轮开始,便是“子时一阳生”,正好采取,所以开始取经。取经“凡三十五部,计五千零四十八卷”,照应的是《河图》、《洛书》的三家各五。
  《性命双修万神圭旨.普照图》云:
  三藏之窍,窍中有妙。
  妙窍齐观,是为普照。唐三藏法师的“三藏”由佛经的经、律、论三藏变成了三个脏腑,即心(肺)、肾(肝)、脾;同上又云:
  《普照图》之上一层者,直指心源性海之窍;中一层者,直指黄中正位之窍;下一层者,直指关元气海之窍,此谓前三关也。而这“三关”或者“三藏”,正是由孙悟空代表心源性海,所以叫做“心猿”、“金公”、克金者为火;由猪八戒代表关元气海,所以叫做“木母”,生木者水,故为亥猪;由沙和尚代表黄中正位,所以叫做“黄婆”,土黄正色,故指沙为姓。唐三藏所藏的正好就是三个徒弟所代表的三脏。修行的过程,就是让这三藏合一,成为一藏,所以未取经前有佛经三藏三十五部一万五千一百四十四卷,然而取回的经卷却只是一藏而为5048卷。
  唐三藏的小名叫做“江流儿”,江中所流乃是水;又名“玄奘”,“玄”为深黑色,“奘”谐音作“脏”,黑色的脏器就是肾脏,肾脏主水,所以又称“水脏”。唐僧代表的是肾脏,肾为先天之本,所以他是三个徒弟的师父;肾脏与八戒代表的肾(肝)相同,所以西天路上唐僧总与八戒同声同气。对于唐僧我们决不能够从现实中去寻找他的影子,因为他肩负着全真道金丹大道的文化意义,那么对于其他的佛教人物该怎么看呢?照样如此!
  研究《西游记》的学者或者读者们,对于孙悟空的师父,总觉着是无比的神秘,认为他是个得道的神仙。其实,那位祖师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佛教人物——须菩提祖师。“须菩提”的汉意是觉悟,佛教般若部的经典如《金刚经》等大多都是由于他的发问而说。他是释迦牟尼佛祖的十大弟子中的“解空第一”,又叫“空生”。但他在《西游记》中的角色,代表的是心性中的菩提觉性,也就是人们的觉悟心,所以佛教修行首先要发“无上菩提心”。孙悟空从花果山水帘洞的心猿心,拜到了“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的菩提祖师,也就是发起“菩提心”,便是佛教祖祖相传的心心相印。
  “灵台”是心,“方寸”是心,“斜月三星洞”更是心,心山心洞里的菩提心也就是孙悟空自己一念觉悟之后的状态。所以老师名为“解空”,他的弟子也应该是“悟空第一”的孙悟空。你看他的模样:
  大觉金仙没垢姿,西方妙相祖菩提。
  不生不灭三三行,全气全神万万慈。
  空寂自然随变化,真如本性任为之。
  与天同寿庄严体,历劫明心大法师。这在丹道学上,正是一颗摩尼宝珠——菩提子。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在为猴王起名的时候会讲什么“老阴”、“婴儿”的金丹术语。
  比如说观音菩萨,这是中国最有名的四大菩萨之一,而且随着净土宗信仰的传播与流行,竟然有“家家阿弥陀,户户观世音”的说法。但是,在《西游记》中也已经失去了他佛教菩萨的本来面目,而成为肩负着全真道生命意义的文化象征。他被塑造成了女相,是因为如来佛为男相大雄,仿佛天堂上的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相对,这是道教的世界观。宗教的修炼都讲究观照,而正是因为观世音菩萨有个“观”字,所以承载了妙观察智慧的角色。这个“观”字有二义,一是道教修炼的“内观起火”,所以凡与观音菩萨有关的地方,不是起火,就是会行内观。修炼时专注内视下丹田,会有温热如火的感觉和效验,并且炼出一块黑铅来。孙悟空在龙宫所得到的“一段乌铁”的金箍棒以及后来的黑熊精,便是黑铅的象征。
  她的“菩萨”称号中,正好是草头,可以生起火来;而且她还有个弟子叫做木叉,谐音“木柴”。为了管理木柴,她两边还有专门设立的“善财”童子和龙女。木可以生火,所以观音会发火,第四十九回《观音救难现鱼篮》中,观音火气大发,才会“火逼金行”,从而收伏金色鲤鱼。观音是智慧之火,火又能够生土,所以木叉又叫做慧(惠)岸,智慧的彼岸便是智慧之土、净土、真土。在第二十二回《木叉奉法收悟净》中,木能克土,所以由木叉去降伏沙悟净的沙土,并以慧岸之净土使沙僧的秽土净化,达到“二土成圭”、“戊己相合”。第六回《观音赴会问原因  小圣施威降大圣》中,观音先让徒弟木叉去放火试探军情消息,却因火力不够而被打败,然后观音便举二郎前来降伏。
  悟空为金猴,这一节的修炼秘要在于火逼金行,肘后飞金晶而上达天宫,所以需要阴火猛烹极炼。杨二郎的杨,部下有梅山六弟,帐前有一千二百草头神。这杨、梅、草头都是生火之物,尤其是“草头”与“菩萨”的草头一样,都是引火之物。正是靠着这场大火,才把孙悟空逼上了天宫,放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内去锻炼,成就了一块紫金霜,从而跳出三界外而落于五行中,完成了修炼成仙的阶段。至第十六、十七观音院二回,又是内观而生起大火,果然炼出了一个代表黑铅的黑熊精。
  二是内观而生起妙观察智慧,使多心变为一心,便能够战胜一切私心邪魔。《西游记》之所以被看成是二流、三流的小说,是因为许多学者认为作者在孙悟空斗不过妖怪的时候,总会请观音来帮助,还没有跳出庸俗小说话本的套路。其实,这正是我们读者自己的无知,并不是作者水平的低劣。观音的象征是智慧,只有智慧才能除去一切魔障,而智慧是由内观而生起的。人类已经适应了外视和执着于外物,却往往忽视了内观,忽视了对自我内心世界的探索,所以才会有烦恼和痛苦。孙悟空一路所降伏的魔障都是我们人类心灵中的一切杂念和魔障,这些魔障必须通过内观自心而专注一念,生起智慧之火,焚烧烦恼之源;举起智慧之剑,斩断痛苦之根。所以,观音菩萨不是别人,而是悟空自己心中的智慧之心。一念智慧,邪魔立断。
  即使是如此,也有自己心中妙观察智慧所斩除不了的邪魔。比如第五十八回《二心搅乱大乾坤》中那六耳猕猴所代表的六识之心,为假心,为二心,所以与悟空是“同象同音”,一同出生于花果山水帘洞。原因是有真心,就有假心,所以观音、地藏等都无法辨认。因此,如来佛祖对大众说道:“汝等俱是一心,且看二心竞斗而来也。”一心也是有心,只要有心,就会有真假之分,所以难以辨别。只有如来佛祖之心,无所从来无所从去,如如不动,所以能够认识一切真假之心。那么,这位如来佛祖所代表和象征的,也就是真如不动的寂灭心了。所以,悟空打来斗去,无非就是要修成一颗寂灭不二的如来心而已。当年,他在大闹天宫的时候,就是因为留恋内院的繁华而不愿意“跳出三界外”,要做玉皇大帝,所以必须如来佛祖的寂灭智慧,才会使他四大皆空,弃壳成仙。
  这位如来佛祖正好在宋代被封做了“大觉金仙”,与那位菩提祖师所承担的角色几乎一样。又合了宋代紫阳真人张伯端的《悟真篇》中说的:
  释氏教人修极乐,只缘极乐是金方。大都色相唯兹实,余二非真谩度量。翁葆光注曰:
  极乐净土在西方,西者金之方。此中唯产金丹,一粒如黍,其重一斤。释氏饵之,故有丈六金身妙色身相,盖亦犹金丹而产化也。丈六亦按二八之数,西方即金也。世人莫能晓此。古仙明有歌曰:“借问瞿昙是阿谁?住在西方极乐国。其中二八产金神,丈六金身从此得。若人空此幻化身,亲授圣师真轨则。霎时咽罢一黍珠,立化金刚身顷刻。”斯言尽之矣!果然,第七十七回《群魔欺本性 一体拜真如》中,佛祖亲口对悟空和大众说道:
  我在雪山顶上修成丈六金身,早被他(孔雀)也把我吸下肚去。我欲从他便门而出,恐污真身,是我剖开他脊背,跨上灵山。欲伤他命,当被诸佛劝解,伤孔雀如伤我母。故此留他在灵山会上,封他做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如来的真身,也就是金液大还丹,所以唐代马湘的《还丹口诀歌》中说道:
  玄微妙诀无多言,只在眼前人不顾。内有金丹十六两,送在西南坤地上。谁知此物是还赃,只在泥丸宫里养。……收得赤金方,采得菩提子。运得乾坤风,长寿无生死。孔雀吞了这颗还丹,便被封做佛母,就连他那一母所生的大鹏怪也跟着沾了光,成了佛头光焰上的护法。这在佛教看来纯粹是胡诌的事,但在金丹大道的角度看来,全都是对生命智慧的隐喻和象征,所以全部都是合理的。
  三、《西游记》佛教境界
  《西游记》所表现的虽然是道教全真道的教义,但全真道中却包含着儒、释、道三教以及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精髓。而三教合一,最根本的焦点便在于“心性”二字。儒家要“存心养性”,道家要“修心炼性”,佛家则是“明心见性”。《性命双修万神圭旨.大道说》云:
  故三教圣人以性命学开方便门,教人熏修以脱生死。儒家之教,教人顺性命以还造化,其道公;禅宗之教,教人幻性命以超大觉,其义高;老氏之教,教人修性命而得长生,其旨切。教虽三分,其道一也。《西游记》第二回《悟彻菩提真妙理》中,菩提祖师:
  说一会道,讲一会禅,三家配合本如然。开明一字皈诚理,指引无生了性玄。那么,《西游记》到底表现了禅宗的什么样的境界呢?
  禅宗讲究“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要人觉悟,首先在于“明心见性”。孙悟空西游求法之时,来到祖师洞前,见:
  洞门紧闭,静悄悄杳无人迹。忽回头,见崖头立一石碑,约有三丈余高,八尺余阔,上有一行十个大字,乃是“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这个说法,就是佛教的“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而彼岸就在此心。而“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十字,则又是中国文字的道家游戏。“灵台”是脊柱上的一个穴位,正好对着心脏。《性命双修万神圭旨.涵养本源救护命宝》云:
  儒曰“灵台”,道曰“灵关”,释曰“灵山”,三教同一法门,总不外此灵明一窍。释教曰:“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论其所也;玄教曰:“大道根茎识者稀,常人日用孰能知。为君指出神仙窟,一窍弯弯似月眉。”论其形也。同上《普照图》中,明明把心脏部位称做“灵台”、“灵关”、“灵山”、“方寸”等名称,且画一偃月,上挂三星。而元代萧廷芝的《金丹大成集.天心图》画了一个“心”字,东边一点写“龙”字,西边一点写“虎”字,下边一弯钩写“偃月”,只有上边一点空白而无字。有四句话云:
  钩横偃月,三点台星。
  斗杓斡运,虎啸龙吟。王重阳有两句诗云:“莫问龙儿与虎儿,心头一点是明师。”这一点正合的是心山心洞里的菩提祖师,也是孙悟空自己心中的觉悟之心。
  这一段,便是佛家禅宗所讲的“明心”。正是见到了自家的心地,所以这猴头才会不慌不忙,“且去跳上松枝梢头摘松子吃了玩耍”。明明来到这里是要学仙求道,但到了神仙的洞窟却不进去,竟然有心思去玩耍,足以说明他已经无心,而无心方能见到真心,所以妙就妙在一个“耍”字上。
  进到洞中,祖师要为他取姓,便是“见性”的过程。依照禅宗的教义,见性便能成佛,所以含糊不得。祖师问道:“你姓什么?”他回答道:
  我无性。人若骂我,我也不恼;若打我,我也不嗔,只是陪个礼儿就罢了。一生无性。这里,作者用猴王的憨态将姓名的“姓”变成了佛性的“性”,这就说明这师徒两个已经石火电光接上机了。祖师再问:“不是这个性。你父母原来姓什么?”这是欲盖弥彰,让猴王找自己父母的性,便是要他见“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父母有姓,即是佛教大乘的“一阐提人皆有佛性”思想,即使是坏人恶棍,都有佛性在其身。只要他们放下屠刀,便可以立地成佛。
  猴王说自己没有父母,祖师问他:“既无父母,想是树上生的?”树上生的也有佛性,便是“一切草木,皆有佛性”的命题。禅宗认为:“青青翠竹,无非法身。郁郁黄花,皆是般若。”这里体现的,又比“众生有性“更进一步,说明了草木含灵都是有佛性的,只要见到这个性,就是可以成就佛身的。
  猴王知道自己的出身,所以回答道:
  我虽不是树上生,却是石里长的。我只记得花果山上有一块仙石,其年石破,我便生也。这里所体现的,又前进了一步,唐代湛然和尚有篇《金刚錍》,中云:
  佛性遍在,安弃草木瓦石耶!
  是的,佛性既然无处不在,那么生活存在在宇宙之中的一切,都无不具有佛性。草木既然有佛性,瓦砾石头怎么会没有佛性呢?正如《庄子》中说的“道在屎尿”一样,这是禅宗对于佛性说的革命。
  祖师一听,心中暗喜,“这等说,却是个天地生成的”。石头也是天地生成的,沐浴在佛光性海之中,所以可以成就。这就是“见性”的一步。如何见性呢?让猴王走走看,祖师要从他的身上给他取个姓,说明佛性在自身,或者说性在本心。如六祖慧能《法宝坛经》云:“心是地,性是王。”但让他姓“孙”(孫),则又与道家和儒家的宗旨发生了关系,祖师说道:
  子者,儿男也;系者,婴细也。正合婴儿之本论。教你姓“孙”罢。这应了孟子所说的:“大人者,常葆其赤子之心者也。”孙子就是赤子;道家则把铅比作婴儿,要配姹女而结丹。“孙”也就是道家修炼所讲究的“元神”,等到孙悟空回到水帘洞,众猴说道:“大王是老孙,我们都是二孙、三孙、细孙、小孙——一家孙、一国孙、一窝孙矣!”便是回目说的“断魔归本合元神”了。
  到了这个地步,猴王才朝上叩头道:“好!好!好!今日方知姓也。”这就是“见性”。然而,明心见性的境界到底如何呢?《老子》说过:“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禅宗说:“言语道断,张口必错。”这种明心见性后的境界,的确是难以讲述的。因为人类的语言总是蹩脚的,有限的,一旦对那种觉悟后的境界加以界说,那种境界也就有了局限。但是,人类要认识事物,要把握宇宙人生,就一定需要参照物,需要角度,所以不得不用语言进行表白,所以猴王便对师父说道:“既然有姓,再乞赐个名字,却好呼唤。”就如释迦牟尼说法,明知道不可说,却必须去说,所以就借假说真,便立个名目叫做“四大皆空”。能够觉悟诸法空性,便能成佛。须菩提解悟了“诸法性空”的道理,证得了“第一离欲阿罗汉”,所以又把这个传统传给了猴王,唤他做“悟空”。祖师说他的门中有十二字:“广大智慧,真如性海,颖悟圆觉。”这十二个字都是对于本来佛性的描述。
  悟空学艺一段,祖师教他术、流、动、静的傍门外道之法,他都不学。
  祖师闻言,咄的一声跳下高台,手持戒尺指定悟空道:“你这猢狲!这般不学,那般不学,却待怎么!”走上前,将悟空头上打了三下。倒背着手走入里面,将中门关了,撇下大众而去。……原来那猴王已打破盘中之谜,暗暗在心,所以不与众人争竞,只是忍耐无言。祖师打他三下者,教他三更时分存心;倒背着手走入里面,将中门关上者,教他从后门进步,秘处传他道也。这里采取的是禅宗接济学人的当头“棒喝”,就是让他觉悟。
  《西游记》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塑造了一个冥顽不灵的石头,通过不懈的努力,精进而成佛。由“有情有性”进入了“无情有性”,这是对佛性说的最大贡献。《楞严经》将心相分作七十二种,第七十二种即是猿猴相。《西游记》以此作为契机,塑造了一个代表心灵的心猿“美猴王”,让他具有了七十二种变化,也即是心灵的七十二种变相和活动。有心便有意识,即是那心念活动的十万八千里的斤斗云,代表着意识的跳跃。照禅宗六祖慧能法师的说法,也是到达西方极乐世界的距离:
  若论相说里数,有十万八千,即身中十恶八邪。……心地但无不善,西方去此不远;若怀不善之心,念佛往生难得。今劝善知识,先除十恶,即行十万;后除八邪,乃过八千。念念见性,常行平直,到如弹指,便睹弥陀。便是佛说“随其心净,即佛土净”的意思,也就是一念善即在极乐,一念迷就在苦海。佛性在此身,不离此心觉;悟得此心空,便是圣仙佛。
  悟彻菩提、学成变化、意识活动之后,悟空的真心便进入后天,所以会呈弄变化,有变化就会有生死。
  禅宗认为“即心即佛”,所以《西游记》一行五众真正成就佛身的就只有一个孙悟空。唐僧成就“旃檀功德佛”,“旃檀”是檀香木,“功德”是供入瞻拜而种福田求功德的。这说明旃檀功德佛不是真正的佛,只是旃檀雕刻而成的一尊木佛,而真正的佛则是孙悟空所证得的“斗战胜佛”。孙悟空一路上所战斗的,都是自己心灵中的杂念和身体上的欲望,是在清除自身的“十恶八邪”。第十四回《心猿归正 六贼无踪》的一开篇,便引用了宋代紫阳真人张伯端的《即心即佛颂》:
  佛即心兮心即佛,心佛从来皆妄物。
  若知无心又无物,便是真如法身佛。
  法身佛,没模样,一颗圆光含万象。
  非色非空非不空,不来不向不回向。
  无体之体即真体,无相之相即实相。
  无异无同无有无,难舍难取难听望。
  内外灵光到处同,一佛国在一沙中。
  一粒沙含大千界,一个身心万法同。
  知之须会无心诀,不染不净为净业。
  善恶千端无所为,便是南无释迦叶。张伯端虽然是道教祖师,但却参悟佛禅,得大领悟,所以合一三教,提倡全真。
  佛教《楞严经》云:“眼、耳、鼻、舌及与身、心为贼媒,自劫家宝。”谓这六种感觉器官与外界接触,贪着执迷,引起情志损伤,仿佛是贼一般,将自家的宝贝都盗光了。这六贼又称六根,与外界色、声、香、味、触、法六尘构成对应,从而形成六识,共为十八界或者十八层地狱。《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云: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第十四回的回目便是“心猿归正,六贼无踪”,谓修道先须收心,收心之后便要拴意,所以孙悟空心猿所代表的元心被套上紧箍归正之后,那么代表六种感觉器官的六贼也就没有踪影了。
  果然,那六个贼的名字叫做:眼看喜、耳听怒、舌尝思、鼻嗅爱、身本忧、意见欲,正是眼看色而生喜识、耳听声而生怒识、舌尝味而生思识、身本触而生忧识、意见法而生欲识。然而,这里所讲的却是道教的说法,逍遥翁有首诗云:
  扫除六贼净心基,荣辱悲欢事勿追。
  专气致柔窥内景,自然神室产摩尼。要唐僧不受外界的刺激,家宝不再被盗,然后专志于内观自心,摩尼宝珠就会自然成就。孙悟空打杀六贼,即打的是唐僧的感觉器官,他当然不会高兴的。
  道教在三教合一的旗帜下,尤其是在心性学的契合点上,特别重视佛教经典,尤其是《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曾被当做全真道的教材。《西游记》中,“取经”的话题占了九十三回,但所取的佛经到底是什么,我们却不大知道,甚至还出现如鲁迅等前辈学者所指出的荒唐无稽的佛经书名。而唯一一部被全文抄录的佛经,就是《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始终被重视,常常被提起,在第十九回《浮屠山玄奘受心经》中由乌巢禅师隆重地传给玄奘。
  据《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记载:
  初,(玄奘)法师在蜀,见一病人身疮臭秽,衣服破污,愍将向寺,施与衣服饮食之直。病者惭愧,乃授法师此经(《般若心经》),因常诵习。至沙河间,逢诸恶鬼,奇状异类,绕人前后,虽念观音不得全去,即诵此经,发声皆散。在危获济,实所凭焉。可见,这部《心经》的确对唐僧取经起过很大的作用。
  《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乃是佛教大般若部的核心经典,而《西游记》作为道教全真道教义的体现,则将《心经》具体化为修心之径路,也即心灵之路的历程。《般若心经》所讲,乃是:
  观自在菩萨(观音)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五蕴”即是色、受、想、行、识等人类思想意识形成的五个过程。思想过程或者说感受认识世界的主体都是空无的,那么所感受和观照到的世界也自然是空无而不实的。认识到这一点,也就不会再去执着了,痛苦灾难自然也不会再有了。《性命双修万神圭旨.邪正说》云:
  ……众生因配偶有淫欲,因生育有恩爱。有淫欲、恩爱,故有魔障、烦恼。有魔障、烦恼,故有一切苦厄。有一切苦厄,故有生、老、病、死。是以太上蕴好生之德,开度世之门,著经立法,教人返朴还淳。这里,便将佛教与道教的教义揉和在一了起。《西游记》一开篇有首诗,开宗明义,最后两句云: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小说的又一个名字,就叫做《西游释厄传》,也即是通过西游而解释摆脱灾难,可见西游是手段而释厄是目的。
  《心经》又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孙悟空的名字就是要他悟空、悟色,悟出色、空不二的道理,所以取经路上他所经历的魔难,就是让他在烦恼与痛苦中领悟色空不二的真理,达到心无挂碍的境界。从佛教的无上本体来说,一切相互对待的事物都是不存在的,他是没有分别概念的:
  ……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寂、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取经路上的每一层魔难,都是与唐僧心有牵挂,而孙悟空猿心不宁有关。一旦他心中发火,便是红孩儿;心中起邪,便是六耳猕猴;心中生念,便有魔难;心中智慧,便是观音;心中无心,便是如来。
  唐僧收心之时,为了牢拴心猿,便给悟空套了一个“紧箍儿”,而且还有一篇《定心真言》,也叫《紧箍儿咒》。孙悟空心有牵挂,头上的箍儿永远不能褪去,所以说只有《紧箍儿咒》而没有《松箍儿咒》,就是因为箍是自戴,非是人戴;有心有箍,无心无箍。等到了西天,悟空之心不再牵挂,自由自在的时候,摸摸头上,箍儿自然褪去了。
  可见,《西游记》所有关于佛教的人物、情节、故事等,都是全真道化了的,用来象征人体生命因素和修炼过程的,都承担着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使命,所以,《西游记》是东方传统文化的自觉载体,决不能够将其视为“神魔”或者“儿戏”。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