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宗派 > 中国禅宗 > 正文

临济义玄呵佛骂祖新论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9-08)

临济宗创始人临济义玄,俗姓邢,曹州南华(今属山东省东明)人〔1〕。他不迷信权威,强调取消偶像…

    临济宗创始人临济义玄,俗姓邢,曹州南华(今属山东省东明)人〔1〕。他不迷信权威,强调取消偶像,呵佛骂祖,建立起人的自信,对传统佛教是一次有力冲击,体现了临济禅性格之一面。中国禅宗史上,不独临济宗人有呵佛骂祖之行为举止,在他们之前就有人实际施与过。洪州禅时期出现了不敬佛的言论、行为。石头希迁的弟子丹霞天然就以其焚烧木佛而著称于禅史,希迁三世孙德山宣鉴也以骂佛骂祖、骂当世和尚为世所瞩。临济禅人不论从理论建树上,还是从实际修行中,将呵佛骂祖发展到极致。如果说以前的禅师的呵佛骂祖只是个体的、局部的,对于临济禅人来说,则是整体的、全部的,为整个宗派所尚,成了大气候。
    上堂,云:赤肉团上,有一无位真人,常从汝等诸人面门出入,未证据者看看。时有僧出,问:如何是无位真人?师下禅床把住云:道、道。其僧拟议,师托开云:无位真人是什么干屎橛?便归方丈。〔2〕
    莫将佛为究竟,我见犹如厕孔,
    菩萨罗汉尽是枷锁缚人底物。〔3〕
    在义玄看来,无位真人是什么“干屎橛”,佛犹如“厕孔”,菩萨罗汉尽是“枷锁缚人底物”,表明义玄绝不崇拜任何偶像,认为没有来自任何一方的权威可以役使人、支配人。盲目崇拜、五体投地,学人便失去了自己。礼佛拜祖是义玄所坚决反对的。呵佛骂祖是与否定佛教经典,主张不看经不坐禅相伴生的。
    师因半夏上黄檗,见和尚看经。师云:我将谓是个人,元来是揞黑豆老和尚。住数日,乃辞去。黄檗云:汝破夏来,不终夏去。师云:某甲暂来礼拜和尚。黄檗遂打,趁令去。师行数里,疑此事却回终夏。〔4〕
    师到达摩塔头,塔主云:长老先礼佛,先礼祖?师云:佛祖俱不礼。塔主云:佛祖与长老是什么冤家?师便拂袖而出。〔5〕
    义玄见黄檗希运看经很是反对,而他又礼拜希运,希运则给了义玄一个回马枪。到了达摩塔头,义玄也未礼佛祖。禅宗人讲不礼佛不拜祖,不但指对过去的佛祖的顶礼膜拜要不得,即使是对当世的禅师也不要树为信仰对象,不要迷信。禅宗提倡的这种精神、禅旨当是体现了平等的思想,具有反对权威、反对等级差别的积极意义,但在实际禅人修行中,尤其是在宗派创立、发展时,仍要树立禅师的权威形象,这又是与禅宗的上述精神、禅旨相悖的。尽管如此,临济禅人中如义玄、镇州普化等人也以行动贯彻了他们的主张。其形象的树立,是基于传法的需要。另外,禅师弟子的标榜、宣传乃至夸大神化与推崇本宗地位、影响也莫无关系。
    义玄回答学人提问如何是心心不异处时,指明学人拟问早就有异了。性相是各自分开的,道流不要弄错。照他来看,世出世诸法,都没有自性,也没有生性,只有空名,名字也是属空的。如果说是有,都是依变之境,有个菩提依涅槃、依解脱、依三身、依境智、依菩萨、依佛、依你,向依变国土中能够寻觅什么物呢?义玄指出,三乘十二分教,都是试不净的破纸,佛是幻化的身影,祖是苍老的比丘。“尔还是娘生已否?尔若求佛,即被佛魔摄,尔若求祖,即被祖魔缚,尔若有求皆若,不如无事。有一般秃比丘,向学人道,佛是究竟,于三大阿僧祗劫,修行果满,方始成道。道流,尔若道佛是究竟,缘什么八十年后向拘尸罗城双林树间侧卧而死去,佛今何在?明知与我生死不别。尔言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是佛转轮圣王,应是如来,明知是幻化。”〔6 〕依变之境无外依于名相概念,而所依的这些名相概念是不可靠的,实在是不能依托的。照义玄的比喻,三乘十二分教、佛、祖都是没有鲜活、蓬勃的生命力的,是需要丢弃、远离的东西,它们是虚妄不实的。人人都有自己的父母,都有自己的本来面目。不识自性本心,一味求佛求祖,到头来苦的是自己,不如无事自在超脱。一般秃比丘的说教是欺惑人的,因而也不是绝对真理足以资信。义玄向学人呼吁,佛与普通的人本来就无天壤之别,将遥远的佛国直接拉近现实的人世,佛绝不是不可成就之物。这给佛教的内部革新带来了应变的活力,而不是照本宣科,恪守教条。人们了悟了,证得正果,则有血有肉的、有生命气息的人也能成佛,从某种意义上说,佛就在现实人的心中,成佛作祖不是外在的情境、态度使然。这样就排除了求佛的盲目性,不得要领地向外求佛不符合禅宗的宗义。佛也不是虚幻的,而是具有现实性的。这与传统佛教尊崇乃至神化佛的信仰及实践活动迥然有别。佛祖只活了“八十”来岁,与普通的人一样有生死,有生命机体的衰亡。新陈代谢是宇宙间的普遍规律之一。作为个体的人没有永远不灭的肉体存在的物质形式,生命是有终结的。人是有限的存在,而世界是无限的存在。人只能在有限的生命中,把握世界的无限,并从精神层面,超越时空,超越无限。“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也不过是人给予的名相概念,人给予的诸种规定。若以闲名为实,就铸成了大错。
    义玄指出:“今时学者总不识法,犹如触鼻羊,逢着物安在口里,奴郎不辨,宾主不分。如是之流邪心入道,闹处即入不得,名为真出家人,正是真俗家人。”〔7〕触鼻羊,传说羊的眼睛不能够辨清物品,凡是触到鼻子的东西,都吃到口中。这里是喻指不辨事理,盲从迷惑。他举例说今有一个佛魔,同体不分,如同水与乳汁置于一容器里,鹅鸟只饮乳汁而留存水。鹅王喻指菩萨。学人要能够择法眼明,魔佛一起打除。如果学人爱圣憎凡的话,永远会在生死海里浮沉。真出家人要能识法,辨得奴郎,分开宾主。出家者应当辨得平常真正见解,佛魔、真伪、凡圣一一能够辨得,能够辨得才能称上真出家,否则魔佛不能辨得,正是出一家入一家,称为造业众生,与俗人没有什么区别,不能称名为真出家。进入佛门,也不过是徒具形式而已。
    那么,如何是佛魔呢?义玄给予了说明。他认为人一念心疑处是佛魔。如果通达万法无生的道理,心如幻化,再没有一尘一法,处处清净是佛。佛魔是与佛相对立的。认幻为真,有尘有法,有见有滞,不得成佛。佛与魔是染净二境。“约山僧见处,无佛无众生,无古无今,得者便得,不历时节,无修无证,无得无失,一切时中,更无别法。设有一法过此者,我说如梦如化。山僧所说皆是。”〔8〕基于此种认识, 义玄以为:
    道流,即今目前孤明历历地听者,此人处处不滞,通贯十方,三界自在。入一切境,差别不能回换。一刹那间透入法界,逢佛说佛,逢祖说祖,逢罗汉说罗汉,逢饿鬼说饿鬼,向一切处游履国土,教化众生,未曾离一念,随处清净,光透十方,万法一如。道流大丈夫儿,今日方知本来无事,只为尔信不及,念念驰求,舍头觅头,自不能歇。如圆顿菩萨〔9〕入法界现身,向净土中,厌凡忻圣,如此之流取舍未忘,染净心在。如禅宗见解,又且不然,直是现今更无时节,山僧说处皆是一期药病相治,总无实法,若如是见得,是真出家,日消万两黄金。道流莫取次,被诸方老师印破面门,道我解禅解道,辩似悬河,皆是造地狱业。若是真正学道人不求世间过,切急要求真正见解,若达真正见解圆明,方始了毕。〔10〕
    这段引文里包含了三层意思。第一,道流是现今眼前孤明历历地听者,这些听者如果心中无滞就能随客观环境的不同而有应变的能力,就随处都能清净无垢。能够自在,在一切境中获得自由。这些听者说法也好,云游也好,接引也好,都不曾离开一念。心体清净,只是不住于念。第二,由于学人缺乏自信自主,向外求觅,未忘取舍,染净心仍然存在,不能够了悟,而禅宗的见解则与之截然不同,不用求取,直指人心,说法总无实法,治病只是手段,病愈才是目的,才见成效,目的使人重新认识佛,认识自我。禅人对自己要务必谨慎,不可随意轻率。第三,真正的学道人最需要的是真正见解,有了真正见解,就有了独立意识,充分估计到主体在参禅中的地位和作用,能找到自己在社会生活中的位置,在佛门中的位置,而随大流,缺乏主见,被动地接受他人的说教,效仿他人,崇拜他人的言谈话语、行为举止就会消除。彻见圆明,不犯过错。
    义玄认为,大善知识,始敢毁佛毁祖,是非天下,排斥三藏教,骂辱诸小儿向逆顺中觅人。敢于毁佛毁祖,排斥佛教的经典,骂辱僧侣,是大善知识的大胆作为。若是不能做到这一点,就好似义玄、普化所曾比喻的新妇子禅师。新妇子禅师指恶知识,有柔弱性、依附性。在中国封建社会里,男尊女卑的观念是根深蒂固的,故而夫权也是束缚妇女的绳索,妇女在家族生活中处于屈从的、次要的位置。妇女要做主宰之人,如婆婆相对握有的职权也成为妇女向往的、能够执掌家政的阶位。妇人嫁人,就以她的容颜等等而使夫君悦心,只怕夫君不给好脸,赶出家门受辱,而不能成为家庭的主宰之人。义玄此处所用的比喻很是贴切,越是患得患失,取悦他人,越是不能正视自己,明见本心,而扭曲了自我,贬低了自我,自轻自贱。为了破除人们心中的各种执著,义玄提倡的呵佛骂祖无非是使人警醒自扪,不要迷失自己的归宿,迷失自己的人生方向。
    只为道流一切驰求,心不能歇,上他古人闲机境。道流取山僧见处,坐断报化佛头,十地满心犹如客作儿,等妙二觉担枷锁汉,罗汉辟支〔11〕犹如厕秽,菩提涅槃如系驴橛。何以如此?只为道流不达三祗劫空,所以有此障碍,若是真正道人,终不如是。但能随缘消旧业,任运著衣裳,要行即行,要坐即坐,无一念心希求佛果。……道流,尔只有一个父母,更求何物?尔自返照看。〔12〕
    义玄把十地满心看作是客于他家做工的佣人,等妙二觉是担枷锁的汉子,罗汉辟支是厕所中的污秽,菩提涅槃是束绑驴子的木橛。等妙二觉、罗汉辟支、菩提涅槃向为佛家礼赞的对象、目标,义玄对于人们的固守观念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叛逆,在义玄那里,这些名相概念是外在的障碍物,一钱不值,而人们不知真性,终不能任运自在,行坐自如。希求佛果,动发心念,是蠢人的行为。学人只有一个父母,当自我返照。义玄突出了学人自己的自主意识。自己是自己的主宰,是自己的主人。他进一步提出了逢佛杀佛之类的峻厉露芒的言论,将毁佛毁祖的思想推到了一个高潮。他指出:“道流,尔欲得如法见解,但莫受人惑。向里向外,逢著便杀,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逢父母杀父母,逢亲眷杀亲眷,始得解脱,不与物拘,透脱自在。如诸方学道流,未有不依物出来底,山僧向此间从头打,手上出来手上打,口里出来口里打,眼里出来眼里打,未有一个独脱出来底,皆是上他古人闲机境。山僧无一法与人,只是治病解缚,尔诸方道流,试不依物出来,我要共尔商量十年五岁,并无一人,皆是依草附叶,竹木精灵,野狐精魅,向一切粪块上乱咬,瞎汉枉消他十方信施,道我是出家儿,作如是见解,向尔道无佛、无法、无修、无证,只与么傍家,拟求什么物?瞎汉头上安头,是尔欠少什么?”〔13〕在这里,义玄强调了三点,首先,义玄道明学人不要受外人的迷惑,不论是向里还是向外,逢到执著的东西,一律杀除。佛、祖、罗汉、父母、亲眷,都要杀除,方能解脱出来,身心自在,自明自觉。其次,义玄所做的工作是帮助学人开悟,学人不要依物出来,依物则还是不能挣脱外物的拘束,禅师的工作要从头做起,从头消除学人的障碍。上他古人闲机境,不是自己的创造,照旧不能独脱。最后,义玄的开悟不是给人以佛法,本来就无佛、无法、无修、无证,思虑求得什么物,是蠢人瞎汉的作为。人人具有佛性,并不缺少什么。将可能性转化成现实性,人就可觉悟成佛。有人解释杀字,以为当作遣字看:“用杀而不用遣,无非是表示遣得彻底之意。父母、亲眷都是世法,不可执著。这是人所尽知的。佛祖、罗汉,是修道的目标,何以也要遣除呢?……没有佛祖的观念,也就没有凡圣之别。所以要把佛祖一概杀掉,当作仇敌来处理。真是大刀阔斧的作法。而且干净俐落,不着一点痕迹。”〔14〕笔者认为,杀字的本意不当作遣看待,而仍为杀死、弄死。这更能体现义玄思想呵佛骂祖的彻底性、坚决性。遣字的意义虽也有排除、排遣之一层,仍不如杀字生动形象,让人警醒难忘。而且这里的父母,决不是世法中所指代、理解的父母,许多人解释父母亲眷等错误地理解为字面意义,是不确切的。其实,义玄在回答学人提问的如何是五无间业等问题时,已经十分清楚地表述了父母的确切所指。
    问:如何是五无间业?师云:杀父害母,出佛身血,破和合僧,焚烧经像等,此是五无间业。云:如何是父?师云:无明是父。尔一念心,求起灭处不得,如响应空,随处无事,名为杀父。云:如何是母?师云:贪爱为母。尔一念心,入欲界中,求其贪爱,唯见诸法空相,处处无著,名为害母。云:如何是出佛身血?师云:尔向清净法界中,无一念心生解,便处处黑暗,是出佛身血。云:如何是破和合僧?师云:尔一念心,正达烦恼结,使如空无所依,是破和合僧。云:如何是焚烧经像?师云:见因缘空、心空、法空,一念决定断,迥然无事,便是焚烧经像。大德,若如是达得,免被他凡圣名碍,尔一念心,只向空拳指上生寔解,根境法中虚捏怪,自轻而退,屈言我是凡夫,他是圣人,秃屡生有甚死急?披他师子皮,却作野干鸣,大丈夫汉不作丈夫气息,自家屋里物不肯信,只么向外觅,上他古人闲名句,倚阴博阳不能特达,逢境便缘,逢尘便执,触处惑起,自无准定。〔15〕
    五无间业即五逆罪。感无间地狱苦果的五种恶业。感无间地狱苦果的五种恶业。罪恶极逆于理,称逆。感无间地狱苦果的恶业,称无间业。它有三乘通相之五逆、大乘别途之五逆、同类之五逆等。义玄所重新解释的五无间业,已超出了杀父杀母等罪的世俗解释,而且学人造五无间业,才能解脱,不象佛家所讲五无间业会堕入无间地狱、身坏命终,这是具有反传统精神的。无明是父,贪爱为母,杀父害母,方能做到随处无事,处处无著。至于出佛身血无一念心生解、破和合僧空无所依、焚烧经像迥然无事,都是不向外求、树立自主自信的作为。义玄希望学人不被他凡圣名相所障碍,且不能披上他“师子”皮,却作“野干”鸣。“师子”也就是狮子,佛教中常把佛比喻成狮子,“野干”则是狐狸一类的动物,喻指旁门歪道的话语或教法。也就是说不能披着佛的外皮,而所行的不是佛法所为,行的是旁门歪道。大丈夫汉应当象个大丈夫汉的样子,轻信他人,向外死求,自己没有了标准,没有主见,迷惑就无法除掉。故而在义玄看来,真正的学道人,不会采纳外道的见解,并不取佛,不取菩萨罗汉,不取三界珠胜〔16〕,迥然独脱,不与物拘,乾坤倒覆,我更不疑,十方诸佛就是昭现在前,无一念心为之所喜,三涂〔17〕地狱就是顿时出现,无一念心为之所怖。有了主见,心不会为外物轻易所动,超脱自由,独脱无碍。有人认为“杀父杀母”是不为家族樊笼所囿,实际上义玄所言父母不是世俗所指的父母,是指佛法所讲的无明与贪爱。杀父杀母应归属于毁佛毁祖一类。
    义玄的毁佛毁祖的大胆批判精神,对于解放当时僧俗的思想禁锢,从佛祖之类的宗教束缚下解脱出来,所起的作用是不容忽视的,它作为禅僧的解脱手段与途径,无疑具有佛教异端的色彩。这里我们所说的佛教异端,是佛教内部出现的异端,相对于正统的、居统治地位的传统佛教而言,不可将之理解成是反宗教的异端,宗教异端本身也是宗教,异端带有批判、否定、尝试、创造的意义内涵,可说是禅宗中的求新力量,有利于刺激、加速禅宗的深入人心。宗教异端虽具破坏性,但其革新性是不容漠视的。
    注释:
    〔1〕台湾慈怡主编《佛光大辞典》说义玄为河南人, 褚柏思著《中国禅宗史话》也持此说。笔者查阅臧励稣等编《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曹州条没有河南这一说。
    〔2〕〔3〕〔6〕〔7〕〔8〕〔10〕〔12〕〔13〕〔15 〕《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禅宗语录辑要》,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第2、8、5、4、4、4、3、6、8页。
    〔4〕〔5〕《临济禅师语录之余》,石峻等编《中国佛教思想资料选编》第2卷第4册,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284、285页。
    〔9〕圆顿菩萨:赞戒德称为圆顿, 简别于声闻缘觉之所受称为菩萨。
    〔11〕辟支:即辟支迦佛陀的略称。旧译缘觉,新译独觉。辟支佛具有这两种意思。初发心时值佛世,而思维世间之法,后得道,身出无佛世,性好寂静,修加行满而没有师友之教,自然独悟,故称独觉。观待内外之缘,而悟圣果,故称缘觉。天台宗另有别义,出于无佛世观外缘而成道为独觉,出于佛世观十二因缘而得悟为缘觉。
    〔14〕周中一:《禅话》,台湾东大图书公司1985年版,第38页。
    〔16〕殊胜:事之超绝而世上所稀有罕见的事物称殊胜。
    〔17〕三涂:涂,途之义。一火途,地狱趣猛火所燃烧的地方;二血途,畜生趣互相吞食的地方;三刀途,饿鬼趣以刀剑杖逼迫的地方。也直称地狱饿鬼畜生,与三恶趣、三恶道同。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