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学者 > 中国当代佛教学者 > 正文

穿越古今的旅行:哲学家任继愈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07-03)

任老接受大家采访  开场白:   采访任继愈先生是一件很过瘾的事情,因为这位90岁的老人经常会抛…


 

穿越古今的旅行:哲学家任继愈


任老接受大家采访

  开场白:

  采访任继愈先生是一件很过瘾的事情,因为这位90岁的老人经常会抛出一些让你感到很意外的观点。比如他坦言在二三十年内,中国不会出现真正的文化大家,但是三十年后,中国真正的文化勃兴时代将会到来;再比如他说文革是不可避免的,中国经历了文革就像是孩子经历过天花一样,从此就有了免疫力;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支持中国的教育改革,但是开出的方子却是恢复科举。相信在接下来的四十五分钟时间里,您会和我一样充满了兴趣地去聆听

  解说:

  在中国国家图书馆的办公楼,每逢周一和周四,这位老人总会如期而至。近20年的时间里,他坐镇国家图书馆,领导了中国最大规模的传统文化资料整理工作:历时十六年完成了107卷、总字数过亿的《中华大藏经》;镇馆之宝文津阁《四库全书》影印出版;总计约7亿多字的古籍文献资料汇编《中华大典》也同时在进行。这位忙碌的老人,就是90岁的哲学大家任继愈先生。

  访谈:

  主持人:上次采访汤一介先生的时候,他觉得我们今天,尤其是在哲学界,或者社会学界,已经没有了原来在三四十年代真正的大家。

  任继愈:新中国这几年,文科始终处在一个不发展的地位上。当年毛主席说:大学是要办,我说主要是理工科,那文科可以办可以不办。

  主持人:毛主席当年就这么说的?

  任继愈:是这么说的。说大学还是要办的,主要是理工科。

  主持人:主要出于建设的考虑。

  任继愈:理工科越办越大,那没问题,应该是这样子。文科没有摆在重要地位上。文科处于什么地位呢,处于检讨的地位,检讨自己。文科的学者们都是这么个提心吊胆的问题。

  主持人:那文科反而很需要思维的活跃。

  任继愈:活跃不起来。所以现在,你看我们解放以后我们出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立国的根本,可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只有毛泽东一个。

  主持人:没有人敢超越他。

  任继愈:不是没人敢超越,没人敢发挥。

  主持人:没有人敢发挥,不发挥肯定超越不了。

  任继愈:所以,历史研究我们成就很大,考古也很大,发现哪些东西,就是这个哲学很薄弱。

  主持人:哲学是个思想界的东西。

  任继愈:文学也不是太繁荣。文学没有出一个代表时代的作品。你比如抗日战争,哪一部书,是能代表抗日战争的。

  主持人:就像当年的《战争与和平》。

  任继愈:像写当时时代特色的,像矛盾《子夜》那样的书也没有。

  解说:

  把爬着蚂蚁的砖头翻过来,心想“蚂蚁会不会头晕呢”?孩童时代的任继愈就是一个凡事要问“为什么”的孩子;一心想寻找真理,探究人生归宿的他中学毕业后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西方哲学。1937年“七七事变”后,北京大学被迫南迁,这让当时哲学系三年级的他第一次接触到了社会最底层的普通民众。当时农民和农村的艰难,让他深受震撼;然而国难当头,生活于困顿之中的民众却能舍生取义,拼死抗敌。中华民族在危难中不屈的精神是从哪里来的?从那时开始,他的人生理想和学术方向发生了彻底的转变。

  访谈:

  主持人:您的思想为什么在那个时候变化是最大的?

  任继愈:因为老百姓有的没念过书,文盲很多,而且很穷困。

  主持人:但他在抗日这方面?

  任继愈:可他一旦认识这个道理,国家要亡,要当亡国奴,这个他受不了。那当时的壮丁都是抓去的,不是自愿去的,用绳子绑着去的。去了以后懂了这个道理以后呢,最勇敢的就是他,什么事儿都是奋不顾身的,出力、出钱、支持这个抗战,那是主力军,这个我是很佩服。我觉得中华民族有一股力量,有看不见的一种传统,这个很值得研究。

穿越古今的旅行:哲学家任继愈


任老与冯友兰先生

  解说:

  “人生的归宿,最后的真理,如何与当前广大贫困的农民和破败的农村发生联系,对我来说一直是个问题。”这次“旅行”之后,任继愈在他的《追求》一文中写下了这样的话。从此,原本学西方哲学的他,开始把自己的学问和脚下的土地联系在了一起,他将自己的书房命名为“潜斋”,意思是要以打持久战的抗战精神,潜下心来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化。因为他坚信,这其中一定有他要找寻的答案。

  访谈:

  任继愈:因为中国这个文化民族,它惟一有一个特点,就是持续不断地前进,与时俱进,这一点很特殊。只有这一家。

  主持人:中国?

  任继愈:只有中国。你看希腊,它是一段,接着罗马就来了,希腊就中断了,罗马也没搞到底,罗马一分裂以后……

  主持人:别的文化代替了。

  任继愈:又代替它了,没有持续下去历史。

  主持人:就中国可能会有若干次的倒退,但它总会再赶上来,再接着走。

  任继愈:算总账它是前进的。暂时的左右,总趋势是前进的。埃及,也很早,古代它历史比我们还早,咱们五千年,它六千年。那六千年也没有文字记载,记载很少。它也造纸,它的纸不能用,不能书写,很粗糙。也中断了,后来是变成殖民地也没有了。古代的巴比伦,就是现在的伊拉克,残破不全,旧的也毁了,也中断了。惟有中国,它实属于亡过国,它是亡在自己兄弟之间的斗争。老大当家了,老二当家了,但是这个传统没有变,文字没有变,传统的意识没有变。不但是没变而且持续发展。你看甲骨文字,现在的马,那个鱼。

  主持人:还是那么写。

  任继愈:现在基本还是那个字,差不多。就是说文字没有变。现在希腊人,年轻的,他不认识柏拉图那个希腊文了。有一次在雅典,中国人去看书,看那个古代的柏拉图的那个书,旁边一个希腊人,他说你怎么还看这个书,他问那个希腊人,你教什么?我说语文老师。希腊人古希腊文就看不懂了,他就看不懂。印度古代是梵文,季羡林搞那东西。我就问印度,我说懂梵文还有多少。他认真地想了想,他说,全国也就一千人吧。

  主持人:全国一千人?

  任继愈:可见,它那个古代的文化中断了,只有我们中国没有中断。意识形态也是持续不断地在发展,团结一致、不忍受屈辱,有外国侵略,抵抗这个是一致的。以至形成一个坚强的这种传统。你比如这个汉奸,这个骂人最重的词。中国人被骂做汉奸比骂他祖宗三代还重,就这么个传统留下的。我常说,秦桧他念书的时候,考上状元,他做官嘛,做得很大,做到宰相,而且做了很多年。而且书法写得很好,没有留下一幅秦桧的字。就是他这个人不成,这个字就不保存了,就没有。80年代有一次就是“寻根”,你有印象没有。华裔姓王的找姓王的,姓李的找姓李的,找他祖籍。一个姓秦的就找他祖籍,他是无锡人,祖籍。秦桧不是在南朝做宰相嘛,他后裔家族很大。我同院钱钟书,他说找后裔,那他就是秦桧的后裔。他回来找,找到以后,他不愿意认这个,他说是秦少游的后裔。秦观是苏东坡的朋友嘛,好朋友吧。

  主持人:要找一个比较光耀的祖宗。

  任继愈:就是这个爱国主义,这个思想,华夏文化这个思想。

  主持人:其实您说的这个,它是一种超越于民族基础上一种大的文化这种心理。

  主持人:每个人心里都有。

  任继愈:是共同的心理,才变成凝聚力了。

  主持人:他可能超越这个民族之间的差异。

穿越古今的旅行:哲学家任继愈


任老在国家图书馆

  解说:

  在任继愈看来,中华文化不仅积累丰厚,还是有生命力的、活着的文化。而正是这种文化,支撑着中华民族在几千年的历史中一直屹立不倒。也因此,他把整理和积累古代文献资料,作为自己一生中重大的责任和应尽的义务。

  访谈:

  任继愈:孔子有个话叫“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大家的理解,三十而立就是功成名就,“三十而立”其实不是这意思,因为孔子一辈子是很不顺当的,有人说他是丧家之狗。

  主持人:他一直没立起来,应该说。

  任继愈:立,古代的立就是位子的位,那个位子是个立。立为皇帝,就是坐在皇帝的位子上,不是把它竖起来,没有这个意思。

  任继愈:三十而立,孔子三十找到他自己的岗位,他要做什么呢?他搞文化、搞教育,他果然是照这个做的,一辈子就是做这个事情,一个是文献整理,一个是教育,去干这样的事情。三十而立就指的这个事情,也符合孔子本身的言行,是这么做的。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我考虑一下找找自己的位置,自己在什么地方。我想从我们国家来说,经济走在前面这没问题,向来国家的文化发展是经济在前,文化后来跟上去的,是不会太超前。

  主持人:经济是基础?

  任继愈:经济是基础。所以你看乾嘉盛世,最近的,那是清朝百年了,后来那个盛世。唐朝是贞观之治,贞观之治是政治上上了轨道,统一了。唐朝的繁荣,实际的作品,创作是开元时代,开元时代也是近百年了,传了好几代才有这个结果。

  任继愈:汉朝的汉武帝,最盛了,武功、文治都很好。汉武帝是第四代皇帝。他前面那几代做准备才有了高潮。我们现在这个时代做什么呢?积累资料。

  主持人:积累资料。

  任继愈:为文化的高潮做准备,这么个任务。

  主持人:真正文化繁荣的高潮还在后面?

  任继愈:还在几十年以后吧,至少二十年左右。为什么呢?因为现在咱们接受外国的东西,不十分了解。

  任继愈:留学的出去,他看见东西他回来,就是流行的东西,并不是真正的东西。

  主持人:不是文化底层的东西。

  任继愈:不一定是,时代淘汰掉没淘汰掉,很难说。

  主持人:而且历史这种经验,也是给您判断未来提供了一个信心。

  任继愈:要不是走那一趟的话,认识没那么清楚,也没那么坚定。最后苏联垮台以后,多米诺骨牌一个一个就倒了嘛,最后时候轮到我们,我就坚信,说不会的,我说中国跟他们不一样。

  主持人:您那时候就坚信中国肯定不会是多米诺骨牌的最后一个?

  任继愈:我不相信。

  (编导:郭改云)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