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学者 > 中国当代佛教学者 > 正文

多元文化并存——访中央民族大学牟钟鉴教授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7-11)

  2010年4月9日,在师父的安排下,悟光法师引着刘满祥居士与金蜀卿居士一行来到中央民族大学拜访…

 

  2010年4月9日,在师父的安排下,悟光法师引着刘满祥居士与金蜀卿居士一行来到中央民族大学拜访牟钟鉴教授。牟教授是道学研究方面的权威学者,作为全国优秀教师和北京市名师奖的获得者,几十年教书育人,深受学生爱戴和好评。

 

因缘巧合

  受到大和尚言行身教之影响,法师和居士们都提前近一个钟头到约定地点等候,居士们见机不可失,分别向法师请教有关修学方面的问题。一居士问有关算命之说能否参考﹖法师观机逗教引《广论》说:“吾等对于诸佛妙智,尚不计为准洽占卜。”一般人听说哪一位算命算得很准,连夜都要赶过去,对他言听计从;但是对佛陀是怎样的呢?佛弟子应当要听佛陀所说的才对呀。

  我们下车随着法师行经民族大学校园,大学生对于出家法师走在校园里似乎早已司空见惯。等候电梯同时,法师进入了洗手间;8点50分,牟教授正巧步入文科大楼来,离约定的时间还有10分钟。

  牟教授陪着居士们在走廊上等候法师与电梯。教授说,这次约访是一次因缘巧合!他因为健康因素搬到了郊区休养,平时很少回到办公室。悟光法师打了好几次电话——教授家里电话、办公室电话都试过,无人接听。法师不放弃,昨天又拨了按键,这一次通了!接电话者正是牟教授本人。牟教授生于1939年,北京大学哲学系中国哲学史专业研究生毕业,曾在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工作多年,现为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牟教授一袭中式蓝衫,面容消瘦,气宇之间透着修行者“道和”的风范。他风尘仆仆地赶来赴约,对于社会关怀与学术交流热情不减当年。

  楼层到了。教授先行为我们开道;打开办公室门锁,教授请我们先进室内。法师与教授相互礼让就座,教授坚持请法师坐在沙发座上,他自己选了一把普通折叠式铁椅与法师面对面着坐,居士们也都就座,室内还有一张高大舒适的老板皮椅,从头到尾都一直空着。

  对话,不仅限于语言文字。法师与教授的行礼自然真诚,“非礼勿行”,因而行之有礼。办公室的自动壶正烧着水。法师与教授几番行礼如仪,未饮茗茶,茶香四溢……

 

师父心愿

  坐定,笑谈客从何处来?龙泉寺在海淀区凤凰岭山间,香山西北方,六环之外,距离温泉、大觉寺、北安河各约15分钟车程,一路指来……北京龙泉寺跟中央民族大学越发接近了。

  法师:在北京与龙泉寺同名的寺院就有三个,大和尚住持的龙泉寺始建于辽代,文革期间几乎被破坏了,现在只保留了一部分后建的。2005年4月11日,北京龙泉寺正式恢复成为宗教场所,再过两天即是五周年。这里我来过,上次来拜会王尧教授。

  牟教授:真巧,王尧老师跟我住在同一个楼里。

  开场白,法师先介绍龙泉讲座的嘉宾之一,同校的王尧教授。王教授是研究藏传佛教与文化的权威学者,牟教授是大家公认的道学专家。牟教授除了在学校作研究工作,同时兼任中国宗教学会副会长、国基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学科评审组专家、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山东泗水尼山圣源书院院长等职。牟教授自谦佛学方面研究得不多,主要重心是在道学与儒学。

多元文化并存——访中央民族大学牟钟鉴教授(上篇)

悟光法师、中央民族大学牟钟鉴教授、985工程当代重大民族宗教问题研究中心田老师

 

  牟教授:儒释道三家的关系,我对佛学方面研究得少,比较多是儒家与道家关系的研究。过去在北大,曾经听过汤用彤先生(1893~1964)讲佛学史一书,汤先生不是我的直接指导教授,很有幸能听他讲课。我的重心不在佛学,不敢乱讲。佛教的活动参加不多,世界佛教论坛两次都邀请我,我没有去。不过,我跟佛教界还是比较有缘的,我写过赵朴老相关的文章,与学诚法师在许多场合见过面,与国家宗教局领导也曾同桌交流过。《法音》杂志每一期都寄给我,我经常在《法音》上看到学诚法师的文章,学诚法师发言很有学问,有内涵,有自己的体会思想。谁是比较传统的法师﹖谁比较年轻现代﹖我们学术界都有评论。

  法师:学术界与教界有很多交流。

  牟教授:我们有几位朋友也经常交流,对教内的情况还算关注与了解。

  法师:您是中国宗教协会副会长,大和尚也是中国宗教协会副会长,开会时经常碰面?

  牟教授:中国宗教协会开会我很少去,主要忙学校的985工程,民大的民族宗教问题中心研究民族宗教,佛教、道教也结合起来作研究,对伊斯兰教的关注相对也比较多一点。因为这些原因,有些活动我就很少参加,只有宗教研究所是我的娘家,我在这里待了23年。法源寺、广济寺等寺院我都去过,但参与佛教界活动没有道教界频繁,我主要研究道教,儒佛道三家,我对佛教还欠缺一大块。

多元文化并存——访中央民族大学牟钟鉴教授(上篇)

中央民族大学985工程

 

  “985工程”是中央为建设若干所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批国际知名的高水平研究型大学而实施的建设工程。中央民族大学是中国少数民族教育的最高学府,不少中国少数民族高级人才学成于此。该校是目前中国唯一一所拥有中国五十六个民族师生员工的高等学校,亦是唯一一所中国“211工程”,“985工程”重点建设的民族院校。

  法师:大和尚一直有一个愿望,佛教里面各教派都要融合,现在这个时代是多元的,不光是佛教内部,学界大家也一起来合作,来研究,来体会,他非常希望包括我们出家人在内,教界、学界多交流,多办活动。

  牟教授:这个非常好。

  法师:再一个,大和尚还希望其他宗教也要在一起多交流。

  牟教授:对,对,一起交流。

  法师:还有,大和尚还希望宗教之外,与社会各领域专业前沿的人士打交道,大家在一起来探讨社会发展对于大众的帮助,怎么配合国家,服务整个社会等等,他有这个愿望,所以大和尚特别希望各各领域的大家都能够来龙泉寺讲演。讲演内容不一定要讲佛教,比如说,搞电子行业的,就可以讲电子方面的内容,现在主要邀请一些文史哲类方面的大家,以后是理工科方面的。大和尚说,庙里面出家法师、居士、信徒也需要了解社会先进的科学技术、各种观点思想,他说,理工科人士,虽然这个专业不涉及佛学这方面研究,也是一样,可以讲。

  牟教授:是。

  法师:我们寺院有一个仁爱慈善基金会,前几天请了国家民政部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王振耀司长来讲座,他一到,就说:唉啊! 老佛爷在这儿,我可不敢乱说话。实际上,佛陀是包容的,是慈悲为怀,目的是希望大家都快乐,得到光明、好的一个境地。

  牟教授:我前两天还在一个学院里见到他,他在搞慈善和佛教关系很大。

  法师:是,王司长主管的就是慈善。大和尚说,没关系,你就在这里讲慈善。大和尚就是这样,他的格局,他的发心,他的志向就决定他包容各家,因为寺院也算是一个小社会,里面各行各业的信徒都有。大和尚就是这么想:你只要有好东西分享给大家,就给你搭建一个平台,大家一起来共享。这样的思路一打开,下面的的弟子们也很欢喜,愿意跟着大和尚一起来推展事业。

  牟教授:好。

  法师:今天多向您学习,大和尚在几个月前就跟我讲过要邀请您。不一定讲佛学,您看,王振耀司长就讲慈善,掌声不断,效果非常好。

  牟教授:王司长这个人很幽默,而且讲话很坦诚。

  法师:讲得大家特高兴。在佛堂里面,还站起来讲。对,很坦诚,有很多观点都符合大众的口味,讲到大众的心里。

  牟教授:他有一点,他对社会弱势群体很关注,他在一个座谈会上曾经提到过老年人的问题、儿童问题。平时如果没有活动,学诚法师就在龙泉寺里?

  法师:白天在中佛协工作,下班后一般会回寺里。

  牟教授:因为有佛协,法师要忙的事务很多,他现在是驻会副会长。《法音》近一期专刊就是讲佛教大会换届消息,新的会长是传印长老,秘书长是王健。学诚法师很年轻,佛教法师是如来精神,广大包容,普渡众生,同时还学习现代科学技术、懂文化。

  法师:不懂现代科学技术,没有文化支持,不能当好的出家人。

  刘居士:不单单弘扬佛法,我们在寺院也要学习儒家的经典等。

  牟教授:“多元统合”,合而不同。儒释道已经不是纯粹的原来的三家,中国文化讲包容,讲融合,古代的孔子、老子吸收对方的思想再发扬光大;到了汉代以后,儒释道三家融合,我们研究儒家,也要了解道家和佛家。像宋明理学,吸收了佛教思想,王阳明对佛家的禅宗很有研究,朱熹精通华严思想,形成了中华传统文化的面貌,今天这个传统文化还是有利于和谐社会。过去一段时间了解不够,我在学生时代,在北大哲学系读哲学史,冯友兰、汤用彤、张岱年都是我的老师,但是他们对宗教有看法的。

  法师:大概是在四十年前吧。

  牟教授: 1957年到1965年,八年的大学生活,那时候整个社会形势比较左,学生一般都不跟宗教界往来。

  法师:您当时已经选择念宗教方面的专业了吗?

  牟教授:没有。那一会没有宗教专业,我当时读哲学,1979年以后才有宗教学。宗教学在西方有130年历史,在中国早期,汤用彤先生、陈垣先生研究佛学,宗教学理论没有。改革开放以后,1987年到这儿,我在中国社科院22年,在中央民族大学22年,一半一半,到今年第23年。最早的宗教学专业是北大,是社科院的一批朋友去办的,我们都是从北大出来的,再回去办的。从那一个宗教学专业发展到现在全国好多个大学已经都有宗教学专业。还有一个变化是宗教界、学界、政界三者关系有根本的改善,现在互相来往、合作,这是前所未有的。

  法师:整个走过来,看到这一个时代的变化。

  牟教授:主要是我生在这一个时代,许多事情都亲身经历过。我到北大的时候反右,然后大跃进、三年困难、知青、文化大革命都经历过,所以有一个比较。你看现在社会对宗教态度,看法有变,教内外团结,中国几千年都是如此。以前韩愈虽然向皇帝“谏迎佛骨表”,他和大颠和尚的关系非常好;柳宗元文集里面,收录许多他与僧侣的书信往来;道教方面,替全真教立碑的大部分都是教外人士。这是一个好的传统,符合现在和谐社会的理念,所以大和尚现在与各教交流,相互学习、尊重,这非常重要。

  法师:指导原则决定一切。大和尚理念是推动交流,教内教外各界交流符合时代要求,相得益彰,也有利佛教发展。

  牟教授:改革开放以后,现代社会走向功利、拜金主义,看重物质利益,理想与信仰、心灵这方面极为缺少,假冒伪劣都是见利忘义。孔老夫子讲,见利思义,见贤思齐,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法师:现在社会上民间流传的价值观与古圣人的指导思想相违背,吸收有些西方不好的东西。

  牟教授:吸收西方,也得比较,选择性地吸收。西方文化也很好,他们的民主、科学、法治、人权、平等与自由。不过,西方的平等没有佛法来得平等,我们讲众生平等,佛与众生平等。

  法师:您对佛教真专业。佛教里的羯磨就是完全平等。

  牟教授: 西方的平等,某种意义上表现在经济权利平等,我们是佛法人人平等,人与佛平等,众生都平等。

  法师: 一切都平等。

  牟教授: 我觉得人类历史上,平等讲得最彻底的就是佛教,这是我的看法。西方讲自由也很好,我考察半天,它的自由主要是行为自由——新闻、结社、迁徙、出版、言论,这些都是在法制保证下的行为自由,但是它缺少心灵自由,心灵自由是东方的。我的一位朋友,也是研究道家的台湾学者陈鼓应先生认为行为自由与心灵自由都是必要的,偏一不可。陈鼓应与他在美国的女儿通信,他女儿说她什么自由都有了,但是不快乐,没有心灵寄托。现在社会上出现卡奴、房奴,人们的奴隶性更强了,抬不起头来。于是,东西方文化出现互补,西方也弘扬儒释道。西方有志之士有感觉西方引导的现代化引起的危机与灾难,现在不单单是环境破坏大,人的精神问题更大。美国文化是上帝之前人人平等,基督教一神教世界与其他信仰难以共处,因此要取而代之,此观点从经济发展出的霸权主义,西方文化引导至今引起了诸多问题。东方善生,一些美国学者对此有深刻观察,不过这些著作非主流,起不了作用。世界伦理学家孔汉思(Hans Kung)、当代著名天主教神学家保罗尼特(PaulKnitter)皆主张“一个地球,多种宗教”,愈来愈多西方人反省天主教与基督教信仰精神。韩国的基督徒不仅将福音传遍了自己的国家,而且派遣传教士到世界各地宣教,韩国传教士跑到阿富汗去传教,死了两个人。

  法师: 韩国全世界传教非常厉害。

 

多元文化并存——访中央民族大学牟钟鉴教授(上篇)

牟钟鉴教授介绍其《探索宗教》、《老子新说》等著作

 

  话题到此,办公室的田老师为我们准备了几套牟教授的近作,并请托法师赠书给大和尚。牟教授主要著作有:《探索宗教》、《中国宗教与文化》、《儒学价值的新探索》、《宗教文艺民俗》、《民族宗教学导论》(主编)等,研究成果多次获得国家人文社会科学大奖。

  牟教授: 《探索宗教》关于宗教方面,佛教也写了几篇,《民族宗教学导论》是985工程的一项研究,《老子新说》是我给同学讲老子的讲稿,后来给出版了。

  法师: 大和尚说,复兴传统文化以儒家、佛家、道家来说,只是教界力量是不足的,需要与学界配合,深入的层次不一样。牟教授在大学里面、社会上知名度高,佛教界的高僧在佛教界、信徒当中威望高,不同的层面大家一结合就完美了,整个社会都接受,它的影响就不一样了。

  牟教授: 一步步推动。

  法师: 您看这个图案就是龙泉寺的建筑。

  法师熟稔地翻开了大和尚博客书,将见行堂与凤凰岭的照片指给教授看。

  牟教授: 背后是一个石头山吧?

  法师: 对,石头山,很大的一座山,有树木。寺里有个讲堂,他是2009年10月1日正式启用的,可容纳四、五百人。分会场有好几个,加在一起,一千多人可以同时听讲座。

  牟教授:是,是。古代没有扩音器,他怎么可以跟上千人演讲,后面听得见吗?

  法师: 不光是上千人,西藏他们讲法的时候,几十万人。我们也觉得很奇怪。

  牟教授:另外,非常安静也是一个原因。我知道过去魏晋南北朝的时候,儒释道三家都一块听讲,真是有这种传统。

  法师: 大和尚就是这个心愿,谁都可以来听,谁都可以来讲。允许你把你的想法、观点、理念传播给大家。他不是说,你来我这儿,你不讲佛法,以后咱们别交流。他就是让来讲的人阐述他的观点,这就发挥他的特长,都是讲传统文化,目的就是弘扬传统文化。我们寺里的龙泉之声网站主要就是弘扬传统文化,儒释道三家都有,主要是居士在实际承担。我们现在有博客、网站等。

  牟教授:我以前也有一个博客,经常要回帖,里面甚么读者都有,逼得我应付不了。

  法师: 我们的博客不是大和尚独有的。上面有很多话不是大和尚一个人讲的,您看这些是居士们写的。

  牟教授:居士们的能量也很大。

  法师: 没有一定的心胸格局做不了。

  牟教授:人就是这样,他想做的事情,累一点,他也高兴。不想做的事情,不累,他也不愿意做。

  刘居士:我看您一讲到儒释道文化,从内在就透着一股力量。

  牟教授:我这个人的特点就是说只要讲课的时候很投入,甚么身体啊,都忘记了。

  刘居士:看您根本就不像是身体不舒服的样子。而且那么欢喜,那么有力量,这种力量非常强。

  牟教授:咱们的事业和乐趣还是结合在一起的。

  法师: 像您这样老一辈的人,在内心当中,还是一直想把中国的优秀文化弘扬开来。

  牟教授:一直有这个心愿,但是原来又了解不够。现在这个环境,天时地利人和,来之不易,我是觉得对宗教也是千载难逢。我们跟过去有一个比较,过去传统文化都是封建文化,全部都要打倒,老子、孔子都要打倒,我是经历过来的。

  法师: 为什么?那时候…

多元文化并存—访中央民族大学牟钟鉴教授(下篇)

 

  牟教授: 很有意思的是因为中国落后要搞改革,要向西方学习。西方就是“科学”、“民主”,他们接收了很多好的,但也接收了一个东西叫“科学主义”,科学主义在西方也是其中一个思潮,但是它背后基督教信仰,我们中国人看不见,当时中国人用科学主义来看中国,凡是不符合“科学”这个唯一标准的,一律将来都要淘汰掉。当时主流学者、有代表性的学者都提出“宗教取代论”——蔡元培主张“以美育取代宗教”、陈独秀是共产党最早的创始人,还有北大校长胡适主张“以科学取代宗教”,梁漱溟这个大学者主张“以伦理取代宗教”,我的老师汤先生也主张“以哲学取代宗教”。

  法师: 是不是当时社会背景导致这样的提法?

  牟教授:是,还有一个“庙产兴学”,国民政府名正言顺,堂而皇之地说我要办学校,那时候没有钱,没收了大量佛教、道教的庙来办学校,其实它心里面想:你们佛教、道教的庙太多了,没有用,我要箝制你。当时教界也挺活跃,也在努力的改革,比如说太虚大师,还有道教的陈撄宁大师都在做一些宗教改革。

  法师: 蒋介石是因为宋美龄才信基督教的?

  牟教授: 他是因为要跟宋美龄结婚信了基督教的。近代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一系列的政治领袖的信仰都不是中国传统文化——孙中山信仰基督教,蒋介石信仰基督教,张学良信仰基督教,毛泽东以苏联过来的马列主义为中心,都是觉得中国文化没有前途。虽然如此,民国时期,宗教本身还是有空间。

  法师: 当时出家人100多万?

  牟教授: 那时候从西方引进了宗教信仰自由,所以民间大量庙宇,民间各种信仰,基督、龙王爷等等,这个现象一直到解放初五十年代,我那时候还小。

  法师: 您经历一个时代的变革。

  牟教授: 解放初期,庙还都有,比较大规模毁坏是58年,58年一次高峰,文化大革命是一次高峰。

  法师: 这些对我们做后人的来说只是历史,看一段历史,对现实情况没有感同身受。

  牟教授: 你们没有感受。我是主张历史不能忘记。

  法师: 是一面镜子,不能忘记。

  牟教授:近一百年,社会舆论对宗教界的看法,今天相对来讲比较宽松,有一部分人能理解与尊重他人的信仰,还有一部分人虽然没有出家,他也往宗教靠拢,有一种信仰。改革开放时还不行,释迦牟尼和老子还好一点,例如孔子主张治国平天下,在中心舞台上,如果国家好,他的功劳挺大的;国家出了问题,都找他,像是打倒孔家店。一直到60年,我的老师冯友兰到山东曲阜向孔子鞠躬,当时就被认为是严重事件。还有当时北京市副市长吴晗,他说传统是可以继承的,也受到批评。

  法师: 是一种极端。

  牟教授: 任何一个主义走极端都不好。

 

 多元文化

  对谈期间, 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刘成有副院长不期而遇,一番介绍之后加入交流。刘教授研究佛教,带了一批博士生,他对大和尚和寺里都比较关切,赞叹大和尚在学术界也备受尊崇。

  刘教授: 我们经常上学诚法师博客,好多信息都是从这儿得到的。

  法师: 当天的事情,第二天就发上博客,更新很快。

  牟教授: 现在学诚法师就常住在龙泉寺,你去过没有?我还没有去过。

  刘教授: 我去过。我自己去,没有麻烦寺院。

  法师: 以后去了,可以跟我们联系。

  牟教授: 刘老师原来是人民大学毕业的,一直做汉地佛教的研究。

  刘教授: 这是去年“两岸四地佛教学术研讨会”开会的论文集,当时邀请大和尚来参加,正巧他要到新加坡去开会,跟一诚长老一起去。

  法师: 就是去年。

  刘教授: 对,去年12月。

  法师:那就是“2009年中国—新加坡宗教文化展”,新加坡举行的。

  刘教授: 对,他来不成。这论文集请您带上给大和尚。

  法师: 行,一定。

  刘教授: 这是台湾印顺导师的专访,请参考指教。

  法师: 会转达,放心。

  牟教授: 不期而遇。真是缘分。

  刘教授: 没有约。

  法师: 一切都是缘分。

  牟教授:以后多跟刘教授联系,他带了一批佛教博士,是我们的副院长,管研究生的。写印顺法师,到台湾跑了好多趟写的,素材很丰富。他写了好几本书,最近又写了关于儒学的,年富力强。

  刘教授: 印顺导师,我当时在台湾见过他,后来他过世了。

  牟教授: 在大陆上,认为印顺法师是台湾最有学问的法师之一。

  刘教授: 在学术界很有权威。

  法师:在大陆其实影响也很大,对学术界的影响大。

  牟教授: 他的学生郭朋生前是我好朋友,社科院的,已经过世了,八十三岁。他在生前去过台湾,和他老师一块照相,很难得。(郭朋老居士是印顺法师在大陆最早期的学生之一,大陆许多著名的佛教学者均曾是他的学生。)

  刘教授:郭先生最后临终的时候讲,他老师印老来见他了。

  法师:是吗? 他是专门研究佛教的?

  牟教授: 他是研究佛教的,他在国家宗教事务局做过处长。最早中国护送佛牙舍利到缅甸仰光,五十年代,最早的第一次。后来到了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也在重庆汉藏教育院,以出家人身份让他学习过。主要著述有《印顺佛学思想研究》、《中国佛教思想史》、《太虚思想研究》。

  法师:太虚大师,那是很不简单。

  牟教授: 悟光法师说大和尚要教界交流,实实在在做事。我们也很感概,台湾佛光山星云法师培养了一群博士生法师,我们出家法师的质量也在提高。

  法师:可以互相交流,求同存异。前两天我们一个法师到北京天主教神哲学院讲佛法,他们邀请去讲,他们说,现在都要包容,我们天主教这么多年来在中国没有立足根,为什么?因为我们不懂得本土化。现在我们在反省。

  刘教授:我看到报导了,北京天主教神哲学院举办《佛教的基本知识》课程,他们反应很好。

  法师: 讲了三次。

  牟教授: 天主教、基督教只有中国化之后,他就包容了。

  法师: 他们说,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做好,我们排斥你们,我们现在不能排斥了,要包容。所以他请佛教界,包括道教界,也有儒家的这些中国传统方面的,都到他神学院去讲课。我看他们做得也不错,讲完之后,写心得,写完之后,大和尚博客上也发,他们求同存异做得很好,对佛教很理解,但是保持他们的信仰。我觉得这样的交流是很好的,大家互相学习、了解。

多元文化并存—访中央民族大学牟钟鉴教授(下篇)

 

  牟教授: 中国天主教比基督教在包容方面做得要好。天主教在凡尔大公会议之后,有一股新的力量,主张宗教对话,他已经开始改变了;但是中国的基督教由于各种原因,理念上比较落后,不过他们也在做。

  法师: 基督教有很多新兴宗教,新兴宗教太多了。

  牟教授: 他本来就是多元,很分散,很多头,没有一个中心。

  刘教授:每一个人诠释上帝的旨意都不一样。

  法师:佛教讲行十善业,不管是谁,违背这个原理,违背慈悲,违背利益众生,这就不是佛教。

  牟教授: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佛教把道德集结作为它的定义,西方宗教中国化必须改变的是应把“爱”作为第一位,而不是把“信”作为第一位。中国所有的信仰里,把爱放为第一位。

  法师:儒家、道家与佛家都有。

  牟教授:真爱里面有正信,这样就好了,它就不对立。否则,你和我心不一样,你就是魔鬼,我就可以不爱你。“信我者得永生”,不信者下地狱,这就麻烦,和中国人想法差太大。

  法师:佛教造善业就得救。

  刘教授:我当时写论文时特别注意到,印顺导师当年信佛教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之前有两年信了基督教,他就这一点,不信者下地狱,死活都接受不了。

  牟教授: 它也有爱,但是这个爱首先爱上帝,如果发生矛盾,怎么办?我爱上帝,我不爱众生,它有这个问题,所以为什么杀戮、宗教战争,一旦展开说,和教义是有关系的。所以我觉得它早晚都要改变。

  法师: 他们的上帝是无形的,最后解释权在人。人如果解释偏了,就麻烦了。

  牟教授:人的行为全归为上帝的旨意,他在历史上造成很大的悲剧,要好好反省。我是这么认为的。

  法师: 全球主要的几个大宗教基本理念都是善的。

  牟教授: 应该是一个共通的,都是成善的。所以和邪教的区别在于,邪教容忍为恶,这是一个根本区别。

  法师:其他宗教都是在宣扬善,引导人类走向好的地方,最基本的理念,这是共通的。

  刘教授: 不信我的,就变成魔鬼,这就说不通了。

  法师: 这有可能是后人解释的,不一定是上帝的意思。

  牟教授: 对上帝,信我者得永生,你可以理解为包容,很文明。

  法师: 无形嘛,无形无相。

  牟教授: 完全可以,它有这个空间,信仰有空间。

 

 

点到为止

  原计三十分钟的拜会行程,延长为一个半钟头,话题从儒释道三家融合谈到各宗教之间的对话。时间因素,很多话题点到为止,尚未展开交流。虽是如此,听此一席话,颇有穿越古今时空,往返东西地域之开阔;此外,法师与教授们的身教言行,如何待人接物、应对进退,也待细细思维、品味。

  期待一年四季不同时节,更多的教授学者专家来寺讲座,好一片心灵漫步的旷野,思想激荡的海洋,真情交融的乐园,生命尊严的殿堂。

(完)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