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名山 > 终南山 > 正文

终南山隐修生活见闻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6-02)

在读到《空谷幽兰》之前,终南山在我的印象中,似乎只是武打片中的虚幻场景。     当然,我知道它仍是…

在读到《空谷幽兰》之前,终南山在我的印象中,似乎只是武打片中的虚幻场景。
    当然,我知道它仍是一个现实的存在。但这种存在和不存在有什么区别呢?太多的地方,都已被太多的人、太多的远远可以闻见的俗气改造得面目全非。我的一个朋友如是形容他参观过的名胜:来到那些地方,好象蛇已经遁隐,只留下一堆蜕下的蛇皮。
    ——直到翻开美国汉学家比尔·波特的《空谷幽兰》。
    这个曾在台湾出家当过两年沙弥的大胡子美国人,用他的眼睛和脚步将我带入另一个世界。
    四个月后,我去了终南山,也拜访了一些住山的修行者。包括两位比尔·波特在书中采访过的人,其中一位已有八十多岁,他们都对这个特别的老外印象深刻。
    我无意记述终南之行,因为短短一周的寻访是肤浅而表面的,而且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希望为人所知。
    我曾在途中偶遇一位气质超然的比丘尼,独自住山八年。当我想为她照张相片时,她微笑地看着我:“呵,照相,我们又何时不在相中呢?”让我无言以对。
  
    今天,在电脑中看到一年前的那些照片,想起这些远离浮躁世间的深山修行人。仅仅说是心向往之,实在不足以表达我的感慨。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1

一位来自东北的比丘尼的茅蓬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她的茅蓬是以前的住山者留下的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有些住山者,仅以石洞蔽身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这也是一处闭关洞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住山者的炉灶和土炕: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这里住在一个喇嘛,我前去拜访时,他正在为时三个月的止语期中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从外部观察,这间依洞窟而建的茅蓬充满画意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万绿丛中的那一点红,也是一处闭关者的茅蓬。这间茅蓬,已经是用砖砌的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住山修行的尼众们更为艰难,她们还需要相对坚固的墙和门来保障安全: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这是我在终南山见到的最美的茅蓬。
  事实上,在比尔·波特的书中,也是这样记述了他的所见。
  这里所住的尼师,七十年代在此落发出家,一住至今。
  她的师父慧远,在这里住了三十多年,直至圆寂。
  她告诉我,师父在的时候,这里只有两间小茅屋,四周种满鲜花,宛如净土。
  瓦房是近年才逐步盖起来的,垒墙的土坯,是她去远处的西山坳一筐筐背来的。
  门帘中,是这处茅蓬的大殿,异常整洁。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这里只住着两位尼众,但每天都准时敲钟上殿,日日如此。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灵塔中的慧远法师,住山三十余年,异常精进,日诵《法华》七部,是终南山著名的“法华行者”。她的弟子说,诵一部都需要不少时间。师父不仅能背,且熟到极至。此外,她还严持戒律、念佛不辍。
  十多年前,她预知时至,临终前谆谆嘱咐弟子修行之道,说至夜半,安详坐化。
  弟子们一无准备,临时去各处寻找火化所需木材。在准备后事的几天中,慧远法师始终端坐着,栩栩如生。
  火花后,弟子们找到了很多舍利,但因慧远法师临终已吩咐:烧出来不管是有什么没什么,不许拍照,放在一起便是。
  现装于此塔: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慧远法师的灵塔旁,是同门慧因法师的灵塔。
  当年,她们一同离开东北。慧因法师主张去云居山亲近虚云老和尚,慧远法师则意在终南山。商量了数月,意见相持不下。
  某日,慧远法师梦见一童子引领她们来到终南,并现种种祥瑞之相。
  两人遂结庐终南后山,终身未曾离开。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当我准备离开慧远法师生前的修行地时,在灶屋墙上发现了这把磨去了一多半的锅铲。
  她们告诉我,这是慧远法师从东北带到终南山的。
  这把伴随她几十年住山生涯的锅铲,是法师留下的不多的几件遗物之一: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一位尼师来到终南山落发时,种下了这些苹果树。如今,已是硕果累累。
  告别时,这位寡言的尼师从树上为我摘下三个苹果:这是戒、定、慧。
  途中,我把其中的两个供养了另一位住山的修行者,自己吃掉了剩下的那个。
  独自坐在山路上,清甜的苹果和清洌的山风,使我流泪。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山中盛产的五味子,是住山人的水果和药材。
  当然,还可以买给进山收购药材的人。住山的人,都得自己养活自己。
  我问一位住山十多年的比丘:平时都有粮食吃吗?他说:有。
  我又问他:能吃饱吗?他说:不一定。
  我再问:吃不饱的时候怎么办呢?
  他哈哈大笑:吃不饱,正好少吃一点。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一位尼师的修行处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暴雨过后,一位师父上房修理漏雨的屋顶。
  他已经住山十多年了,很多后到的住山者都得到过他的热心帮助。
  后来,他的妹妹也落发住进了另一位尼师的茅蓬。他们的茅蓬相隔二十分钟的路程。
  住山的人,必须有很强的独立生活能力: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山崖边的闭关房: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我进山时,偶遇照片中的这位师父。因为他的指点,我才没有迷路。
  几天后,我又在山中见到了他。
  照片中的那堆僧鞋,就是他那天下山取来的、其他寺院救济的衣物。
  他正在一一分发给需要的住山者: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难得有这样安静的地方

   终南山最好的,就是这种石头垒起的房子。
  听说有位台湾的比丘尼在这里盖过几间石头房子,不知是否就是照片中的这个院落。
  院墙上晒着被褥,但因为无人带领,我喊了几声也无人出来应门。
  这里的修行者,一般是不接待外人的: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这扇从外边反锁着的戒定门上,写着:坚决拒绝参观,请诸位慈悲,多加原谅。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全是尼众
  看来都是古墓派传人

    两位来自藏地的喇嘛也在净业寺的山谷中闭了三年三个月的关。
  我去之前的几个月,他们才离开。
  临走前,他们把山谷中的不多的几间房子都写上了美丽的藏文咒语: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这套闭关房里,住着一位比丘。
  带我前去的师父喊了三分钟,他才手持念珠出门。
  他听说我来自苏州,常去西园,便问:安老还好吗?我告诉他:安老(西园已故方丈安上法师)已圆寂多年了。
  问过这么一句,他便让我自己在门外歇脚,又捏着念珠进屋了。
  屋外的柿树上,挂着累累的果实,只是尚未成熟: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片


     图片贴完了。以下是西园论坛梦觉网友的提问,不丹师兄作的解答。
    (问)为什麽有这麽多全国各地的出家人都向往到终南山修行呢?终南山有什麽特殊的魅力和原因这样吸引人而不是其他的地方呢?
    (答)这个问题其实不是我能回答的,只能就我所了解的提供一点参考。 首先,长安地区的佛教曾经非常兴盛,中国八大宗派,有六大宗派的祖庭都在长安,它的周边地区自然会成为僧人修道的首选。其次,终南山自然环境清幽,非常适合修道、养道。第三,既有祖师大德曾在此修道,对後学自然有极大的吸引力。
    (问)终南山的修行人靠什麽来维持生活的?我以後如有机会到终南山一定要尽自己之力供养这些修行人,阿弥陀佛。
    (答)终南山的修行人得自己解决生活问题。具体情况,《空谷幽兰》中有一些记载。近年来,香港旭日集团每年供养一批道粮款。凡长期住山修行,有固定茅篷、受过具足戒的僧众和尼众,每年可以领取一千元的道粮款,平均每月八十多元。住山的人都自己种菜,但粮食得到山下去背。没有坚定的道心,是很难在山上住下去的。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