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名山 > 终南山 > 正文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2-11)

夏日的扯袍峪 探访扯袍峪有两个愿望:拜谒法因老和尚灵塔;探寻道宣律师《天人感通录》中记载的“…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夏日的扯袍峪

 

    探访扯袍峪有两个愿望:拜谒法因老和尚灵塔;探寻道宣律师《天人感通录》中记载的“佛面山”。

 

扯袍峪的传说

 

扯袍峪位于长安区杨庄乡库峪与大峪之间,当地人叫“半截峪”,意思是没有直接通达主峰的山谷,人们习惯上将直达主峰或分水岭之间的山谷称为峪,两山之间低凹有溪流的叫沟。据说,终南山有七十二道峪,沟壑纵横,川流不息,每条峪均有不同的景致和不同的传说。其中隐藏了不少寺院和茅蓬。

很小的时候就听哥哥讲过扯袍峪的传说,至今记忆犹新。说是某位皇帝从此经过,山间的野刺树将皇帝龙袍挂破,皇帝恼火,令其野刺针“长直”。从此以后,扯袍峪的野刺长的是直刺,而附近其他山沟所长的野刺依旧带勾。网上也有一种说法,说是唐太宗李世民曾于此狩猎,游走到此处,想进山谷,随臣们以荒山野岭不安全为由劝阻,李世民执意要进山,众臣扯住龙袍不放,竟将龙袍扯破,故称扯袍峪。总之,扯袍峪与皇帝有关,想必景色不一般。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扯袍峪

 

法因寺与法因法师

 

车子过杨庄乡石佛庄村红云寺时接了天持法师,便由此经扯袍峪水库进山。今冬以来长安一直干旱,山寒水瘦,山路上竟然还起了“塘土”,踩上去,噗哧一声,土灰满脚。我们将车子放在一位老乡家,背了行囊顺山路开始前行,在不远处有一个“五大菩萨”庙,去年我曾来过,是石佛庄村的汤房,当时老会首请我为他们请一位出家师父来住庙,皆因庙小无生活保障而无人来住。郭风走在我们最前面,首先来到庙里,原来里面住了一位师父,见我们进门,热情客气的招呼我们,说话声音洪亮有力,说是户县人,六十多岁的样子,原先住小五台,今年八月经人介绍来此居住。屋内异常简陋,炕上用朔料布搭起个帐子,防潮保暖,我们做了供养,便告辞,继续往里走。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山间林隙

 

冬日的山林,干燥而枯黄,路旁的苇羽在阳光照耀下显得分外雪白。我们顺河道而上,边走边聊,我向大家说起有关法因法师的事迹来。据兴教寺下面村子里的老居士讲,法因法师是解放前兴教寺老当家的(监院),善于讲经说法,才思敏捷,尤其精通书画,据说经常搦帚沾墨涂于墙壁,竟能勾勒出一幅“葡萄图”。兴教寺大雄宝殿门上的雕刻纹饰便出自法因法师之手,以篆书形象将“兴教寺”三个字巧妙的勾出一幅图画,流畅雅致,别具韵味,可见其才情非同一般。还有大殿旁的四个小圆形院门也据说为法因法师所建,而且圆门额的题字也是他的笔迹。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兴教寺大雄宝殿门上的雕刻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兴教寺园门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园门上的题字

 

正向前行走着,抬头看到阴坡山崖下似乎有残垣瓦砾,为探究竟,我们攀爬到跟前,房屋依崖而建,大部分已经坍塌,看来是个废弃的茅蓬。茅蓬在终南山虽然遍布山野,但是,要选择一个向阳避风,水源方便,庭院宽阔的地方还确实不易。像这样建在阴坡山崖下,而且房前无空间的局促地方,如果不是做关房使用,肯定难以居住。踩着腐朽零落的木椽和瓦砾我们极速离开,继续向前。

转过一道弯,我们正准备找个向阳的地方“埋锅造饭”,郭风喊道,“有个古塔”。抬头,一座砖塔矗立在前面的山头间,淌过干涸的小溪来到塔下。塔建在扑面而来主山脉的“落穴”处,后面背靠着层峦叠嶂的主峰,两侧山沟溪水会于塔前,好似“苍龙赴水”,确实是一个难得的风水宝地。塔的后面有个小庙,庙门楼上镜框里写着“法因寺”三个字,大门紧闭,门框上还贴有一幅纸张发白的对联,上联:什么人最幸福,爱佛的人最幸福;下联:什么人最痛苦,圣灵难离的人最痛苦。是“孩童体,我们看了,谁也不解其意,相觑一笑。

在塔下,郭风和宝忠烧水做饭,准备午餐,我和天持法师在塔下研读“塔铭”,于是,我们揭开了法因法师的生平之谜,由于碑铭文字语句不太通顺且有多处别字,故整理后简要述及如下:

 

法师河北省容城县午方村人,俗名孙宝田,其父为清末知县,为官清廉,师幼读私塾,及长去北京求学,后因病回家疗养,十九岁做工厂会计兼经理,二十六岁起日诵《金刚经》五十卷,深有悟处,二十七岁皈依佛教,自学法相唯识颇有心得,二十八岁来陕依兴教寺妙阔法师剃度出家,从学唯识,深研教乘,三十四岁时同康寄遥、高成忍、杨叔吉等于大兴善寺创办巴利三藏学院,主讲《百法明门论》、《八识规矩颂》等,当时太虚法师任名誉院长,妙阔法师任副院长。四十岁仍回兴教寺任监院,除日常事务外,发心刺十指血为墨,沐手写《法华经》一部,并每日中夜发愿诵《妙法莲花经》一部,十年如一日曾不间断,深得奥旨。一九五七年大兴善寺传戒师任开堂大师,受戒者来自全国各地达千余人,影响甚大,为振兴佛教起了积极作用。一九五八年受冤入狱,身遭囹圄之苦十九年,一九七七年出狱,在净天法师关怀下闭关三年于沣峪西观音寺,七九年平反昭雪,八一年应邀至苏州灵岩山寺任佛学院讲师,授课之余每晨颂《法华经》,饭后还为夜余学习班讲课,日间书写《华严经》、《大涅磐经》、《百法明门论》《无垢称经》等不可计其数。师一生平易近人,行无缘之慈,有问必答,有求必应,财法二施毫不吝啬,一生不攀高结贵,清白自持,宣扬慈悲利他精神,度生誓愿宏深。我(撰文者)曾问师愿生何(净土)?师云:乘愿再来,弘扬佛法,常住娑婆世界,永度苦恼诸有情众生。一九八五年秋受陕西佛教协会邀请为兴善寺戒场传戒大和尚,戒子达千余人之多,戒期圆满后返灵岩山寺,继续讲课培养僧才,受教者二百余人,遍及国内外。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法音法师德相

   碑文中还记载了法因法师出生时的一段奇闻:师在闲谈中言听爷爷讲家中奇事云:咱家中七十年前曾来一僧告曰:“再过六十年你家当生贵人”,语毕忽不见,师生时,果如其说,师于母胎六月而生,为一肉球,父母大惊,抛入通天河中,顺水逆行,见风即长,家人捞回,剖之是一男孩,身白如玉。遂抚养成人。

师出家三十六年不回家不通信,专心致志精研教乘,成就卓然。于公历一九九二年六月三日下午七时安详坐化,享年82岁,戒腊54夏,次年六月十日火化后拣出坚固子五色舍利花若干,牙齿全部未坏,灵骨雪白,琉璃片一块,闪闪发光,舌根不烂呈麻花型,敲之有金属声,见者莫不叹为希有,消息传至各地,故立此塔,瞻仰恭敬礼拜者当福寿延长智慧增长。传法弟子释如平,癸酉年夏宽臣书。

 

读完碑文,宝忠的饭也熟了,我们一起晒着太阳吃了一碗方便面。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法音寺以及法音和尚塔

 

饭罢,郭风迈步绕塔经行数圈说,“这里没风,很安静”。大凡在山里能居住的地方,除了避风以外,更重要的是站在那里能觉得心安,不想马上离开,能留住人,这必定是好地方。

这时绕过山顶的阳光再次照到塔上,光线照射的塔影挪动很快,肉眼可见,原来光阴竟如此快,郭风叹道。

我们向法因法师塔合十作礼,背起行李继续向上走,山间不时有“驴友”下来,惊愕我们走的慢,我们依然悠闲的边走边聊,宝忠走在最后,不说话,只是认真的捡拾游人丢弃的“白色垃圾”放在背后的袋子里。

越向上,树木越稀少,视线越开阔,远处的山峦也渐渐层次多了起来,大约一个小时,我们到达了山顶。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人头山顶俯瞰长安城

 

人头山

 

站在山脊上,我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回首山下,西安市上空笼罩着一层灰色的气罩,阴沉沉的扣在大地上空,像一个“锅盖”,而山的另一面,也就是我们站的西南方向,长空碧净,万丈清晖,烟岚弥漫,我的脑海里立刻闪出一个形容词“沁润”,那层薄薄的烟岚将重重无尽的终南山沁润在朦胧而清穆的阳光里。我激动的一声大喝,声音在山谷悠远回荡。我找了一块石头坐下,静静的欣赏着这难得的美景,南面和西南方向即是大峪,谷底的大峪河依稀可见,远处就是西翠花和天宝山,正西面是嘉五台,山顶兴庆寺也可辨认出来,东南方向更高峰是太兴山“铁顶”,北面就是我们居住的城市,东北方向远远的只看见一个山顶,或许是临潼山吧,山腰隐没在云烟里,山顶好象漂浮在虚空中一般。这时才体会到什么是“别有洞天”。更惊叹古人说“万丈红尘”是站在何等高超的位置所看见的。也难怪有人说,为什么经常喜欢登山,登山,不仅可以锻炼肺活量、加强耐力,更重要的是,不登山颠,不知自己生活之狭隘;不摸蓝天,不知自己精神之晦暗;不沐清风,不知自己环境之污浊;不观山瀑,不知自己心情之郁闷。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人头山顶风光

 

 

视线正在环视间,一个硕大的石头映入眼帘,是它,“人头山”。

 

在一个被称为“玉皇亭”的建筑西面,一块巨石摇摇欲坠的安坐在山体左侧,从远处看,酷似一个人头,而且还非常象今天与我们一起同游的天持法师的头,难怪密严寺的本学老和尚将其称为“佛面山”呢。据本学老和尚讲,道宣律师的《天人感通录》中记载:“(道宣)又问(天人)。见今泌州北山石窟中山。常有光明者何。答此窟迦叶佛释迦佛二时备有。往昔周穆王第二子。造迦叶佛像。又问。终南山。有佛面山七佛涧者。事同于前。南山库谷(库峪)大藏。是迦叶佛自手所造之藏也。今现有十三缘觉在谷内住。可见这个酷似人头的石头来历神秘,非同寻常。但也有人认为《天人感通录》是伪经.与道宣同时代的东塔院怀素就说道宣是“南山犯重”,昨晚在网上也搜到一位法师的文章也认为《天人感通录》是伪经。看来这个“南山公案”还未结案。我想,无论道宣律师的著作是不是伪经,这个石头是不是迦叶佛时遗物,“道不虚行,遇缘则应,法不孤起,仗境方生”。能契此理,信而得道者,也不失一止啼黄叶。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人头石和玉皇亭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玉皇亭内供奉着玉皇大帝

 

夕阳中,郭风与宝忠,侧身越过山崖,要到“人头”附近“亲密接触”一下,我则与天持法师坐在一颗长在悬崖边的松树下享受着这难得的山顶余晖。怎奈夕阳总是无限美好,可是黄昏的暮色已在悄悄走近。我喊他们不要贪玩,赶快下山,晚了就看不到路了,他两个气喘吁吁的回来,手里提着一袋“白色垃圾”,呵呵,真赞叹这些猎奇探险的人,历经艰险将自己的垃圾丢在那么难以攀登的险要处,原来他们想“遗臭万年”。看来终南山的环境保护已经不得不引起人们的重视了。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终南深处的烟岚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站在岩石上的天持法师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佛面山也叫人头山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顶上风光

 

下山后,驱车韦曲,照旧是一人一大碗“户县软面”,饭罢,喝了面汤抹了嘴,总算安顿了“五脏菩萨”。宝忠邀我两到他家喝茶,说是要送我们一样终南山中捡回的礼物,我们不知是何东东,便欣然前往,进门后,宝忠先请我们落座,从背包里鼓鼓囊囊的掏出好多石头,各式各样,五颜六色,形状各异,呵呵,这家伙原来捡垃圾的同时还在捡石头。宝忠点了一根烟,笑眯眯的说,还有好的呢,随后又提出来一个朔料袋子,打开一看,原来是“麻核桃”,他边掏边说,这些都是上次供僧和进山时捡回来的,用水清洗,用牙刷细细刷剔干净的。喝了一杯茶,宝忠的一番话感动了我,他说,如果能将这些终南山的“土特产”加工包装,销售出去,那不是可以做好多事情么?买了这些东西既是终南山的纪念也能为宣传终南文化贡献一份力量,岂不更好啊!

走出宝忠家,阴历十一月十七的月亮依旧还明亮圆满。


探访终南山之扯袍峪佛面山


终南山里的麻核桃

 

                                                                                       

1,“塘(音tang)土”即道路上很细的土灰。

2,“五大菩萨”及地藏、文殊、普贤、观音、势至,多为民间供奉。

3,“孩童体”亦称孩儿体,是书法的一种境界,追求稚朴天真,形似不会写字的儿童所书。

这里是讽刺。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