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名山 > 终南山 > 正文

一个将“捣练”题材中国画向前推进的线刻石槽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2-11)

图一 …

一个将“捣练”题材中国画向前推进的线刻石槽

                                             图一

 

    2006年夏天,西北大学李利安教授与刘合心先生一同来到兴教寺,说兴教寺有一个石槽,上面刻了一些图案,他们想拓下来做个纪念,我说我不知道,刘老师说他已经看过了,就在兴慈楼后面的水塔下,随后他们冒着酷暑在院子的荒草堆里将石槽上的图案拓了下来,后来才听刘老师讲说起这石槽的来历。

   几年前,陕西省文物局鉴定组在鉴定兴教寺佛教文物时,在寺院的佛殿前,发现一石槽上刻有两幅线刻“捣练图”及被称为“凤衔瑞草缠枝海石榴花纹”、“独角翼兽缠枝海石榴花纹”图各一幅。


            

一个将“捣练”题材中国画向前推进的线刻石槽

                                            图二

 

    刻有两幅线刻“捣练图”与“凤衔瑞草缠枝海石榴花纹”、“独角翼兽缠枝海石榴花纹”图的青石石槽长105厘米,宽59厘米,高42厘米。石槽池长71.5厘米,宽44厘米,深28厘米。在刻有“独角翼兽缠枝海石榴花纹”图的这端,凿有一个直径约4.5厘米的圆形排水孔。

    据说这个石槽为寺院旧有,曾被作为喂牛的“食槽”,后放在法堂前用作放置假山的石盆。

    当图案被拓出来时,我立即被这精美的图案所吸引,仔细欣赏之余,不仅惊叹其构思与雕刻之精美与巧妙。
  
    第一幅线刻“捣练图”(图一),长98厘米,宽33厘米。画面上共有九人,其中八位妇女,一名男子。四名妇女头挽高髻,身穿拖地长裙,上身外套半臂,两两相对,站在放着练帛的砧石前,双手握持细腰杵,舂捣练帛。左侧两位妇女,一人左手拿团扇,头挽高髻,肩披帛巾,回首注视着另一妇女。右侧两位妇女,一人头挽反绾髻,身着拖地长裙,脚穿方头履,拱手持帛巾,另一妇女,头挽高髻,上身穿翻领紧袖衣,下穿长袍,脚穿尖足履,双手袖笼,右肩扛一细腰杵。头戴双脚幞头帽、身穿圆领长袍,脚穿尖足靴,双手袖笼的男子站在最右端,神态安详,目视前方。画面上还有小叶乔木树三棵,阔叶乔木树两棵,修竹三竿,竹笋一支。天空中飞翔有绶带鸟、鹊、雀、鸳鸯鸟八只。山石两处。线刻捣练图的构图布局疏密有致,人物左右顾盼有情。



            

一个将“捣练”题材中国画向前推进的线刻石槽

                                          图四(捣练图局部)

 

    第二幅线刻“捣练图”(图二),长100厘米,宽33厘米。画面上有六位妇女。四位捣练的妇女,都是高髻,身穿紧袖拖地长裙,上身外套半臂,一人坐于砧石前,以手翻动练帛,其余三个手持细腰杵,舂捣练帛;左侧手持小团扇,肩披帛巾,长裙拖地、脚穿云头履的妇女,脚前有一宠物——拂艹林狗(俗称狮子狗,哈巴狗),应是庭院的主妇,悠闲自得,赏花观流泉,宠物紧跟随。最右边站立的妇女,头饰莲花冠,身穿拖地长裙,肩披帛巾,拱手持披巾于胸前,脚穿方形云头履,神态端庄,目视前方,亦应是庭院里的贵妇。画面上还有小叶乔木树两棵,阔叶乔木树一棵,芭蕉树一棵,枯树一棵,盛开的花卉两株,其他小花草数株;又有亭子一座,山石两处,其中一处山石上,流泉淙淙,藤花垂吊;天空中有绶带鸟,戴胜鸟及鹊、雀鸟儿自由飞翔。

    两幅线刻“捣练图”中的景物,反映出捣练的季节,是在春季,是风和日丽的白天,而不是我国文学作品中所描写捣练季节只在秋季,而且是在有明月的夜晚。

    这两幅线刻“捣练图”,为用铁线描。线条流利匀称,如“春蚕吐丝”,圆转柔韧,遒劲飘逸,富于弹性,表现出人物丝织衣服的质感。



             

一个将“捣练”题材中国画向前推进的线刻石槽

                                       图五(“捣练图”中的人物)

 

   据刘老师讲,初唐,韦氏家族势力强大,长安韦曲一带曾是韦氏家族的庭院与墓地的所在地。这个刻有线刻“捣练图”的青石石槽在兴教寺保存有可能就是韦氏家族中的遗物。

    两幅线刻“捣练图”中的人物造型,清秀娟美,体态修长,身姿苗条,是初唐时期的妇女造型。这两幅线刻捣练图应是唐代内廷集贤院中的丹青高手所画。比盛唐时期张萱画的《捣练图》可能要早数十年。


              

一个将“捣练”题材中国画向前推进的线刻石槽

                                     图六(凤衔瑞草缠枝海石榴花纹)

 

     手捧“捣练图”拓片的刘老师激动地说,长安兴教寺所存的这两幅线刻“捣练图”,是我国美术考古在二十世纪末的一次重要发现,它为我国美术史研究、唐代建筑研究等,增添了新的实物资料。  

     现在,捣练线刻石槽被宽池法师搬到新建的“闻慧堂”内保存,并为石槽制作了一个木质底座,成为兴教寺又一镇寺之宝。

             

一个将“捣练”题材中国画向前推进的线刻石槽

                                           刘老师在打拓片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