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名山 > 终南山 > 正文

踏雪访僧云深处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2-11)

分水岭下的东佛沟 …

踏雪访僧云深处

                                       分水岭下的东佛沟

 

   大年初七,郭风提出去分水岭下的东佛沟净居寺看望那位独居的老尼师,说是参加去年供僧的李燕专程前来探望,也难得一片诚心,于是便驱车前往,带了一桶油、一袋米、还有刚收到村里乡党送来的粽子,当然更有一份对才文老尼师的牵挂.

 

                       

踏雪访僧云深处

                                         河道里的冰柱

 

     一个冬天未见下雪,终南山显得有些焦躁,山路上不时能扬起尘土,枯黄的树叶更在寒风中孤单的摇曳,平日咚咚流淌的溪流也已被厚厚的冰层覆盖,停下脚步细听,才能感受到冰下的水还在流淌.声音也显得压抑沉闷,一如久许没有进山在山林溪流旁洗涤的心情.

 

          

踏雪访僧云深处

                          我们迈步走在坚冰上

 

    东佛沟位于沣峪沟内快到分水岭下的鸡窝子村,将车停在农家门口便可以顺着沟道向里行走,净居寺便在这条沟里,据现在常住的才文老尼师讲,寺院是园照老法师在世时所建,说是寺院其实只有五间石头房子,算是个茅棚吧,只是房后的园照老和尚舍利塔建的还比较庄严清净,一个四角挑起的亭子,中间是石头砌成的舍利塔,周围用汉白玉围成栏杆。在这样的深山里,建一座如此庄严肃穆的塔亭也算难得稀有,据说建塔时这里已经通车了,只是那一年一场洪水将路冲毁,寺院的基建以及沟口的旅游设施随即也停了下来,或许,这里原本就应该如此,建成恢弘的寺庙或许本身就不合时宜.

 

       

踏雪访僧云深处

                             瓦上霜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东佛沟净居寺却因为有了园照法师而使的许多寻访者不避山高路远来到这位于秦岭分水岭下的深沟茂林.凭吊那位神奇的比丘尼师—园照法师.

 

        

踏雪访僧云深处

                            圆照法师德相

     据舍利塔旁的铭文记载: 圆照尼师,俗名李国慧,1902年农历6月19日出生于吉林省扶余县东南乡刘家小堡李氏佛教家庭,16岁于普陀山智修法师座下披剃出家,法名圆照。得戒于浙江天童寺圆瑛法师,后于北京广济寺现明法师处接法,依止谈虚法师学习经教,并接贡嘎活佛灌顶,为贡嘎六世传人,法名嘎玛。普贤。

 

       

踏雪访僧云深处

                           圆照法师舍利塔铭

 

     圆照法师以求愿往生西方净土为归,常自谦“一生以学习为正修”,主修《法华经》,其它经典应信众启请而说,被称为“临时佛学院”。以戒定慧为常课,净土为归,兼修藏密“大手印”、“大圆满”等法。一生兴办佛教事业,倡导“人间佛教”,早年曾兴办僧尼加工厂。于文革期间护持佛教三论宗祖庭草堂寺,落实宗教政策后,归隐终南山观音山修行。

 

       

踏雪访僧云深处

                         圆照法师舍利塔(东佛沟)

     圆照法师1993年农历4月23日安详示寂于终南山观音山法华寺,荼毗后得六彩骨花舍利无数,心脏焚而不化,并现“圆觉”二字。世寿92春,僧腊76载,戒腊64夏。信众分舍利于观音山法华寺、东佛沟净居寺建塔供养。

 

              

踏雪访僧云深处

                             才文尼师

 

     或许就是因为老法师留下了“心”,而使得我们才相信原来佛法是真实有受用的,大家前来寻访的或许也就是那份对佛法真正生起的信心。其实我们都是在心外觅心,所以老法师才将她的“心”留下,为我们安心。

 

       

踏雪访僧云深处

                                    净 居 寺

     近几年,我几乎每年都要去净居寺好几次,一是拜拜园照老法师的舍利塔,提醒提醒自己懈怠的心,二是去看望年逾七旬的才文老尼师,她是园照老法师的徒弟,东北人,虽然识字不多,但是她令我时常感到惭愧,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住在深山已经快十年了,只为了实现当年对师父“守塔”的诺言。我也曾劝过老尼师,年纪大了行动不方便,在山下找个寺院居住,可是老尼师说,我走了谁给师父扫塔呀,我不能把师父留在山里,我一个人能自己照顾自己,我相信佛菩萨会保佑我的。说这话时,我记得她的眼神非常清澈坚定。许多居士都在护持她,她看到居士为她从山外带来的蔬菜由于她一个人吃不了而腐烂,便发愿不再吃蔬菜,只为了大家上山不再为她供养蔬菜,她说,为了我一个人吃菜,让大家受麻烦而且还吃不了浪费了,心里过意不去,据说她不吃蔬菜已经八年了。

    去年看她时,竟然还自己搬着梯子上茅蓬缮盖屋顶,说是屋里都是木头,将来要盖大殿用的,不能让雨给侵蚀腐朽了。当时听到这话,心里一种莫名的难过与惭愧,若大高年,自身安危尚且不顾也要守护寺院,而且心存修建寺院的愿望,我们年纪轻轻还有什么资格怠惰与抱怨,有什么理由不精进努力呢!无论修行还是做人,与老尼师相比,真是太惭愧了。

 

    有时候坚定的信愿比知识更重要。

 

    这次探望才文老尼师,也许是有些感应,走着走着,竟然下起今年一直在祈盼的雪,漫步在密林中,踏着溪流上的坚冰,我们感到一丝久违的清凉与喜悦,雪尽管不大,但是一直伴随着我们,我坐在平日是瀑布今日却是“冰毯”的河道里,深深的呼吸着这一丝清凉。郭风说,干脆我们就在这冰天雪地里埋锅造饭吧,于是,大家开始行动,不一会流淌的溪水被液压锅烧开了,方便面这时候竟然也能发出勾引胃口的馋人味道,宝忠还带了茶叶,更让我感动是,他还专程买了一个户外用的杯子送给我,真是感受到清凉境里的人情温暖,感谢宝忠的细心。

    站在冰天雪地里喝了一壶茶,欣然上路,一口气来到净居寺,在园照法师舍利塔前我放下行李,深深的问讯一礼,凝视着舍利塔,心中在想,一个人走了,有人为她建一座塔纪念,有人为她扫塔而老守山林,难道仅仅是一种信仰么?

    环视群山,不知道什么时候山间起了云雾,半隐半现的山林似乎更加神秘。

 

       

踏雪访僧云深处

 

    老尼师正在门口,见我们来很开心,进佛堂拜了佛,抬头猛然看到园照法师的黑白照片,那嘴角的微笑似乎在向我打招呼,不知为什么,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我赶紧礼拜完站起身,询问了才文尼师的生活与身体情况,她依然非常精神,眼神依旧清澈透亮,她还说,看了我的工作报告,去年做了不少事情,很不错。并要她的小徒弟为我们做饭,我们说已经吃了,幸好郭风有先见,自备干粮,要不然又要给师父添麻烦了。

    去年,一位来自东北的女大学生在才文尼师座下剃度出家了,这也了了我心头的挂念,要不然老人家越来越年迈,总是需要人照顾的,或许真是菩萨有灵为老尼师派了一个弟子。我对小沙弥尼说,很感谢你对老人家的照顾,她平淡的目光透过眼镜,淡淡的对我说:“都是因缘”,声音淡定祥和。

 

       

踏雪访僧云深处

 

     郭风与宝忠要再继续向上走,去看高山草甸,李燕与王娟则留下来与老尼师聊天,我则脱了鞋在炕上美美的睡了一觉,醒来时,她们说我鼾声如雷。我则伸了伸腰还想把美梦继续做下去,怎奈再好的美梦毕竟还是梦,是梦总归要醒,一切如梦幻嘛!

    下山途中,郭风为了找角度拍照竟然跌进冰窟里,一条腿的裤子都湿了,嘴里还在念叨,走了这么多年山路,今天还是第一次“湿身”,众人大笑,我说,看来今年你是注定要“失身”的,大家会意的看看郭风,笑的更厉害了,末了还写了一首打油诗:

                           扶杖过寒林,迈步踏坚冰。

                        岭头清凉地,闲卧老僧家。

                        一觉梦春回,溪畔百花发。

                        莫恋眼前景,归途路湿滑。

 

                                         己丑年正月初七深夜。(文:心一;图:郭风)

                                                                                              

心一按: 

  • 南山居士(李利安教授)对我新诗深意赏析:“扶杖过寒林,迈步踏坚冰”,比喻众生现实生活的严酷艰辛危险,用词极妙,也非常形象,符合佛教对人生的观察。“岭头清凉地,闲卧老僧家”,点出在众生苦苦迈步的山岭之头,有一片清凉之地,象征在苦难中挣扎的众生以及苦难的娑婆世界,有清净的解脱之法可循,而“闲卧……”则表明作者已经觅得佛法并开始修学佛法。“一觉梦春回,溪畔百花发”比喻修学佛法之后豁然省悟,犹如长梦初醒,严冬中初露春色。“莫恋眼前景,归途路湿滑”,比喻佛法修正是一个漫长的“回故乡”的“归途”,每一步都有美景,但不能见好就收,而且修学佛法回归故乡的路上依然有许多艰辛,稍有执着或停滞,都会带来麻烦,需要时时提醒时时谨慎。

  •  此文作于今年正月,今日有人询问圆照尼师相关情况,贴出分享。但是据最近一次郭风师兄去探望老尼师时见到依然是她一个人,说小徒弟今年受戒后便去上佛学院了,净居寺还是她一个人住着。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