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人物 > 中国义理高僧 > 正文

会泉法师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3-25)

700){var s=(700/this.width);this.width=700;this.he…

会泉法师

700){var s=(700/this.width);this.width=700;this.height=this.height*s}” border=0>图片简介:  释会泉,俗家姓张名侃,出家後法名明性,别号印月,字会泉,自署华满,晚年自称莲生道人。他是福建省同安县人。清同治十三年(一八七四年)岁次甲戌八月十五日,出生于同安县小西门乡。父张善绩公,世代业农。母吴氏,育二子,会泉居次。少入乡塾受学,七岁之年父善绩公逝世,家贫无以维生,乃随母迁徙至厦门。十三岁时,见母为生计艰难所迫,操劳致病,恻然伤之,自思人生于世,应习自立,乃助兄经营市廛,以减轻母亲负担。虽然如此,而他母亲终於在他十四岁之年病逝。益发使他感到身世飘零,人生如梦,而有出家之想。
  光绪十八年(一八九二年)癸巳,会泉年十九岁,投入厦门虎溪岩,依温善和尚剃度出家。翌年於漳州龙溪南山的崇福寺,礼佛学老和尚受具足戒,与转道和尚同坛。会泉以戒法为僧伽的规范,遂依止堂头佛乘老和尚学律,复不时到南普陀寺向喜参和尚请益,学业乃日有长进。光绪二十年(一八九四年),会泉二十一岁,出外行脚参访。他航海初至宁波,於太白山天童寺,听谛闲法师讲《妙法莲华经》,并入禅堂参究向上一乘。翌年夏天,渡海朝礼南海普陀山。时印光大师初到普陀山,安单於法雨寺藏经楼,会泉曾至法雨寺参谒,为大师礼座。返回天童寺,听幻人老法师讲《楞严经》,冬天再入禅堂,勤修禅定。他在天童寺前後三年,宗教并参,解行互证,各有进益。光绪二十三年(一八九七年)离开天童寺,以後数年间,他初到镇江焦山定慧寺,听智通老和尚讲《楞严经》。是年冬天於金山大彻堂坐禅,参究生死根本。时虚云和尚亦在金山,二人是为同参。在金山住了三年,其间曾到悦州,听月霞法师讲《楞严经》,学贤首五教仪。
  光绪二十六年(一九○○年),朝礼九华山,礼地藏王菩萨真身,发弘誓愿,以地藏王菩萨不畏苦趣的精神,弘法度众。是年夏天重回宁波天童寺,再听智通老和尚讲《楞严经》,受到老和尚青睐,为老和尚入室弟子。冬在天童,於禅七时,忽感整个身心世界,融入无有所得的大光明藏中,灵明照耀,身心泰然。会泉在江南参访前後八年之久,见识及学问均有大进,光绪二十七年(一九○一年)回到厦门南普陀寺。
  是年适值南普陀寺住持喜参老和尚欲传授三坛净戒,请得天童寺净心和尚为开堂,及以会泉为陪堂,并负责戒期中一切事务。此次戒子中,有转逢、性愿、转物、转法、瑞进、妙月等,後来都是弘化一方的佛门法将。南普陀寺戒期圆满,光绪二十八年(一九○二年),会泉到南安杨梅山雪峰寺,亲近他的法祖佛化老和尚。佛化老人精通《易经》,著有《禅理妙谛》,一一都传授於会泉。翌年,雪峰寺喜宗和尚为他传法授记,会泉成为雪峰寺喝云堂法脉的传人。光绪三十年(一九○四年),他在厦门半山堂开讲《楞严经》,闻法者僧俗百馀人,风雨不移。後来到菲律宾弘化,开创菲国大乘佛教的性愿法师,时任会公侍者,亦随众听讲。讲经圆满,二度再赴宁波天童寺,听道阶法师讲《阿弥陀经疏钞》、《唯识三十论》及因明等论,并与圆瑛法师同研究因明三支比量及唯识法相之学,这时已到了光绪三十二年(一九○六年),是年夏天,听慧明老法师讲《金刚经》。会师此次在天童寺前後经年,於光绪三十二年(一九○六年)秋天回到泉州。会师在天童寺多年参学,深受天童方丈敬安禅师的器重,许之为佛门龙象。
  回到泉州,地方上有疫疠流行的迹象,泉州缟绅及缁众,於承天寺启建冥阳两利水陆法会,会师适逢其会,参与襄助。四十九天法会圆满,使阖邑疫疠消灭於无形。继而受南安雪峰寺两序大众的邀请,在雪峰寺开讲《楞严经》。听众百馀人,都是闽南缁众中的菁英分子。这时佛化老人欲退居,希望会泉继任雪峰寺住持,甚至於令合山大众跪请,会泉谦辞不遑,他说∶「化翁在世一日,则仰仗一日。」老人见他恳诚,此事乃作为罢论。
  宣统二年(一九一○年),会师三十七岁时,他於虎溪岩创办了「虎溪莲社」,提倡禅净双修。宣统三年(一九一一年)秋,朝礼五台山礼文殊菩萨道场。返回途中,经宁波接待寺,与圆瑛、太虚二位法师见面,共同讨论如何振兴中国佛教。未几武昌起义,民国肇建。民国元年(一九一二年),应台湾佛教人士的邀请,乘船到了台湾,与佛教界人士见面。并在基隆月眉山灵泉寺开讲《金刚经》。当时台湾名僧善慧、心源、德融等,都在座下听讲。灵泉寺安排了一个十四岁的男童作为会公临时侍者,这个男童就是後来台湾大学名教授、佛教学者李添春居士。会师是最早受请到台湾讲经的高僧,开台湾佛教法运的风气。
  民国元年(一九一二年)壬子岁十一月,天童寺敬安禅师,为保护庙产,以中华佛教总会会长的身份晋京请愿,示寂於北京法源寺。中华佛教总会於十二月二十七日在上海静安寺开追思大会,会师感念禅师教诲之恩,哀悼不已,特赶到上海参加追思大会。会後回到泉州,未几,承天寺住持云果和尚为报师恩,敦请他本师莲鹫老和尚传戒,请会师任开堂,兼理戒坛一切事务,他处理得井然有序。翌年果云和尚示寂,遗命推举会师继任承天寺住持。他在承天寺住持任内,重修殿宇,整理园林,於大殿前辟於生池。民国六年(一九一七年),在寺中办了一所「优昙初级学林」,得僧俗学员四十馀人,施以普通及初级佛学教育。会师住持承天寺十馀年,德望日隆,教化所及,远至菲岛、仰光、棉兰、台湾、星马等处,先後皈依弟子数千人,出家贞女一百数十人,剃度门徒如宏扬、宏西、宏识、宏船、宏念、宏圆、宏聪、宏宣等,後来皆弘化一方。
  民国十二年(一九二三年),时在新加坡弘化的转道法师,与圆瑛、转物二师,发愿重修泉州的古刹开元寺,请会泉法师就近协助。开元寺是唐代垂拱年间所建的古刹,唯年久失修,殿宇破坏,僧侣零落,转道、圆瑛等发愿重修,会师就近协助照料。後来圆瑛法师出任开元寺住持,并在寺内办了一所开元慈儿院,收容无依孤儿,会师多年予以支持。
  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年),南普陀寺的住持转逢和尚,他是喜参和尚的法嗣,继喜参出任南普陀住持,他在外游历参访二十年,具有前瞻性的眼光,接任住持後,效法天童寺敬安禅师的作风,化私为公,把原来是子孙庙的南普陀寺,改为十方丛林。手订〈十方常住公约〉二十条,明订住持的产生,由继承制改为选贤制。并依照所订的规约,选出会泉法师为改制十方丛林後的首届住持。会师晋山後,与转逢和尚计议,兴办僧侣教育,培育佛门弘法人才,实为当务之急。乃请得安庆迎江寺「安徽僧学校」校长的常惺法师,到南普陀寺共同创办「闽南佛学院」,佛学院成立,会泉法师任院长,常惺法师任副院长,蕙庭法师任主讲。到了民国十六年(一九二七年),会师住持任满,常住共议,推举太虚法师继任。四月底太虚法师晋山,会师交卸了住持的职务,驻锡泉州的南山寺。是年冬,会泉法师与常惺法师,联袂到福建省会福州弘法,事後,曾任福建省长的海军上将萨镇冰,以「大觉世间」的匾额一方,赠予会泉法师。
  早在闽南佛学院创立之初,为了使初剃度的沙弥也有受教的机会,另有小学部之设立,称为幼僧班。翌年幼僧班迁到漳州南山寺,民国十七年(一九二八年),会师驻锡南山寺,把幼僧班改为「南山佛化学校」,命瑞今法师到南山寺担任监院,兼任佛化学校的主任。当时负责教务的是觉三法师,他如达如、广箴、慧云等师,都在佛化学校任教。
  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年)夏,会师在石井慧月精舍,讲《大乘起信论》,并撰写了《大乘起信论科注》一卷。十九年受请出任南安碧云岩住持,他并没有移锡碧云岩,只是委派弟子到碧云去照应。
  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会师应泉州承天寺住持转尘和尚之请,於承天寺讲《楞严经》。是年十月,是在新加坡弘化的转道老和尚六十寿辰,圆瑛法师、转物法师,及开元寺两序大众,请转道老和尚传戒,请会泉法师为教授阿 黎。因道老有病,会公代为说戒。戒弟子一千馀人,开福建历年来未有之盛事。传戒事毕,翌年在虎溪岩设立了一所「楞严学舍」,从学弟子四十多人。有一位杨世时居士闻法欢喜,发心皈依,并供养数千元,助师修葺万石莲寺。民国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年)春正月,弘一大师在厦门妙释寺开讲《四分律含注戒本》,是年会公年届花甲,每日列席听讲,对弘一大师更为心仪,老辈风范,有如是者。而弘一律师对会公则以长老尊之,他尝有联赠会公曰∶
  会心当处即是
  泉水在山乃清
  联後附注云∶「印月法师归卧虎溪,书此以呈之。後学月臂,时庚午居丰州。」
  印月是会泉法师的号,月臂是弘一法师的笔名之一;庚午是民国十九年(一九三○年),丰州是泉州南安县的古称。
  是年,会公在万石莲寺开办了一所「佛学研究社」,对外公告招生,台湾、潮、汕各地来学的学僧六十多人。是年冬天,会公又创刊了一份《佛教公论》月刊,自任社长,弘扬佛法。《佛教公论》创刊,编辑慧云法师,於创刊号上刊出〈会公传略〉及六十道影,并於其《烟水庵诗稿》题句曰∶「若论边地开荒者,公是闽南第一人。」
  民国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年),南普陀寺原任住持常惺法师任满辞位,两序大众推举会公继任,他乃於二十六年初,二度出任南普陀寺住持,是为第五届方丈。未几日寇侵华战争开始,二十七年六月厦门沦陷,日寇特务以会公在地方众望所归,威胁他出任伪职,会公不从,避居鼓浪屿,继而乘隙登轮到了香港,由香港转赴新加坡,驻锡龙山寺。
  会公初到新加坡,在龙山寺及光明山普觉寺讲经。过了几个月,赴仰光朝礼佛迹,并乘便游历南洋各地。继而到槟榔屿弘化,当地的护法居士林炳照、林炳坤昆仲,共同捐资在槟城升旗山麓,建了一座妙香林寺,作为会公弘法的道场。会公在此遍洒法雨,皈依弟子逾千。民国二十八年(一九三九年),荷属棉兰的信众请他去讲经,他到苏门答腊住了几个月,为信众讲经,受其感化而皈依者甚众。
  民国二十九年(一九四○年),太虚大师率团访问东南亚佛教国家及印度、锡兰,回程中途经吉隆坡,四月三日抵槟榔屿,与会公在极乐寺见面。老友重逢,分外欣喜,但在欣喜中也有感慨,因为会公是年已六十八岁,健康衰退,已不知往昔硬朗了。两年之後,他於民国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年)壬午岁正月十六日,在槟城舍报归西,世寿七十,僧腊五十有一,戒腊五十。
  会公的著作,有《大乘起信论科注》、《金刚经讲义》、《阿弥陀经集讲》、《普门品讲义》、《佛学常识易知录》等多种行世。

下一篇:
上一篇: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