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人物 > 中国义理高僧 > 正文

宗密年谱简编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7-15)

圭峰宗密是中唐时代著名的佛教高僧、学者,他提出了融合的佛教建设思路,外以佛教为本,融会儒道,内以教门…

圭峰宗密是中唐时代著名的佛教高僧、学者,他提出了融合的佛教建设思路,外以佛教为本,融会儒道,内以教门为主融合禅宗,也主张禅宗内部的顿渐会通。这种融合,作为一种方法论,对于今人的佛教建设,包括佛教教育,都有深层的启发,比如说,宗密在谈到三教融合时,也在道德层面论证,五戒与五常同,由此可以反映,三教作为教化,都有其道德功能,因此,作为佛教的一个重要内容,是道德教育,培养人的完善的道德人格,高尚的道德情操,提升人的道德境界。在此,特将宗密年谱的初步研究结果,就教于诸学者、大德。

780年(唐建中元年),1

是年,宗密生于果州西充一个富裕并且世代习儒的何姓家庭,裴休《圭峰碑》称其家为豪家。赞宁《宋僧传》卷6称其家本豪盛。续法《圭峰传》称其家世业儒。但其家庭显然没有权势的背景,因此富而不贵,宗密对此感受颇深,在其《遥禀清凉书》中自称贱士。宗密少年时代遭受的最大不幸,是其双亲早亡,这对其心灵创伤极大,他在《盂兰盆经疏》中谈到每履雪霜之悲,永怀风树之恨。所以他对生死、贫富、贵贱等社会、人生问题很早就予以关注。

786年(唐贞元二年),7

是年宗密开始习儒学,历10年,《大疏》之自序中宗密自述为髫专鲁诰,《大钞》卷1之下又载七岁乃至十六七岁为儒学。广泛学习儒学经典,使其对儒学思想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裴休《圭峰碑》和赞宁《宋僧传》都称其少通儒书。其间可能参加过科举考试而没有成功,受阻的原因可能和计吏有关,故赞宁称其负俊才而随计吏。其科举的命运由计吏掌握。宗密具有好道不好艺(《遥禀清凉书》)的哲学情怀,对重艺轻道的儒学产生失望之意,感觉到在儒学中,心灵无所归趣,每觉无归。(同上)

797年(唐贞元十三年),18

在对儒学感觉无所归趣之时,宗密又自发地转向佛学,历4年,《大疏》本序称冠讨竺坟。《遥禀清凉书》称复傍求释宗。《大钞》卷1之下称十八九岁,二十一二之间,素服庄居,听习经论。接触了佛教的小乘和大乘法相教之类的思想,余先于大小乘、法相教中发心习学数年。(《大钞》卷13之下)即指此事。但并没有从佛学中找到所思问题之答案,与习儒阶段一样,俱溺筌蹄,唯味糟粕无量疑情求决不得。(同上)但以学亏极教,悟非圆宗,不造心源,惑情宛在。(《遥禀清凉书》)

800年(唐贞元十六年),21

据《韩昌黎诗集编年笺注》卷2,是年韩愈作长诗《送僧澄观诗》,诗中云:皆言澄观虽僧徒,公才吏用当今无。澄观与韩愈交往较深,韩愈又是儒家的杰出代表,而宗密则是澄观的弟子,因着澄观与韩愈的这种交往,宗密对韩愈的思想应有更深的接近和了解。

802年(唐贞元十八年),23

在习佛也难以解决心中疑惑的情况下,宗密又重新回到儒学,到遂州上正规的义学院,再次准备科举考试,历2年,二十三又却全功,专于儒学。(《大钞》卷1之下)遂州有义学院,大阐儒学,遂投诣进业。(同上)《景德录》卷13明确称宗密此次习儒是将赴贡举

804年(唐贞元二十年),25

是年宗密弃儒向佛,乃至二十五岁过禅门,方出家矣。(《大钞》卷1之下)基本原因在于道圆禅师到遂州,宗密拜谒之,感到心性相投,一言之下,心地开通(《大疏·本序》)。就决定从其出家,归依禅宗。道圆的法系,宗密认为是荷泽一系,遂州大云寺圆和尚法门,即荷泽之裔也。(《遥禀清凉书》)

宗密在道圆会下当沙弥时,有过三次重要的经历,一是宗密曾多次向道圆请教平常所思身心因果和色空等问题,道圆给了宗密一部《华严法界观门》,宗密和同道好友多方研习,同志四人,琢磨数载(同上)。此是宗密和华严的渊源之始,他从此著中悟得的是融合之理,净刹秽土,非坏非成,诸佛众生,何起何灭?由是念包三世,同时互促互延;尘与十方,全体相即相入。(同上)二是在府吏任灌家得《圆觉经》,宗密从此经中化释许多疑情,一轴之中,义天朗耀(《大疏·本序》)。并在此后的几年中,注意搜求有关此经的注疏,先后收集到上都报国寺惟悫法师的《疏》1卷,先天寺悟实禅师的《疏》2卷,荐福寺坚志法师的《疏》4卷,北都藏海寺道诠法师的《疏》3卷。三是到过一些讲场听习讲法,甚不满意,历诸讲场,不添己悟。名相繁杂,难契自心。(《遥禀清凉书》)

通过这些修学及思考,宗密已经解决了人生的根本性的问题,于始终根本、迷悟升沉道,已绝其疑。(《大钞》卷13之下》)但是随着研究和思考范围的扩大,还有一些问题难以理解,至于诸差别门,心境本末,修证行位,无量义门,及权实教,犹未通决。(同上)这些问题成为宗密新的思考点。

和道圆相见并从其出家的年份,裴休记为元和二年(807年),元和二年印心于圆和尚。(《圭峰碑》)此年宗密应是28岁,后各种资料均依此说,与宗密的自叙有异。依裴休和后来赞宁的记载,似乎宗密在从道圆出家的当年,就受具外出游方,其实非也,所谓同志四人,琢磨数载,是在道圆门下,这些同志,也应该是同门的好友,宗密并没有带着他们一起游方。因此,裴休所记的元和二年,就可能是受具的时间。

得《圆觉经》后,宗密将其感悟告诉道圆,道圆建议他外出寻访高僧,汝行矣,无滞一隅。(《圭峰传》)

807年(唐元和二年),28

是年宗密从拯律师受具足戒,并外出游方,此年,进具于拯律师。(《宋僧传》卷6)拜访的第一个高僧,是活动于四川的益州南印(荆南唯忠,俗姓张),南印给予宗密很高的评价,并鼓励他到首都发展,传教人也,当盛于帝都。(《圭峰碑》)宗密接受建议出川,行诣百城(《大疏·本序》)。并继续研究《圆觉经》,收寻相关的研究成果,继续思考未有答案的问题。

810年(唐元和五年),31

是年,宗密游方到湖北襄阳,跋涉江山,至于襄汉。(《圭峰碑》)襄为襄阳,汉指汉水,汉水在襄阳以下一带称襄河,因此,所言襄汉,即指襄阳。

在襄阳恢觉寺,遇病重卧床数月的华严宗僧灵峰,他对宗密观察了解3天后,将其所藏的《华严经》80卷和澄观所著的《华严经疏》60卷、《华严经疏钞》90卷赠予宗密,未及示法,就圆寂于此寺,相见三日,才通其情,愿以同声之分经及疏钞,悉蒙授与,议论未周,奄然迁逝。(《遥禀清凉书》)

宗密立即对这些作品加以研习,攻《华严》大部,清凉《广疏》,穷本究末。(《大钞》卷1之下》)心中所有的疑惑,全部释除,一生余疑,荡如瑕翳,会所习义,于此大通,外境内心,豁然无隔。(《遥禀清凉书》)具体而言,宗密开始形成宗教和会的观念,五周四分,一部之网在纲;六相十玄,三乘之流会海。义则色空同于中道,教则权实融于圆宗,理则体用即寂而性相宛然,智则凡圣混同而因果不坏。显随缘而不变,弘经则理趣周圆;指幻而识真,修观则禅心使旷。荡九会经文,无不契心,由斯可谓契经矣!使一真心地,无不印经,由斯可谓心印矣!是知执三藏文者,诚为失道;局一性义者,犹未圆通。(同上)由此反观其余各种经论及禅宗、天台等宗,不知和会,不重顿法,不直接指示真灵之心,每览古今著述,在理或当,所恨不知和会。禅宗、天台,多约止观,美则美矣,且义势展转滋蔓,不直示众生自心行相,虽分明入处,犹历渐次,岂如《问明》释文殊偈,印灵心而心识顿祛?(同上)

至此,可以总结对宗密的思想影响最大的三因素,即荷泽南宗之法、《圆觉经》和华严大法(《华严经》及澄观的疏钞),吾禅遇南宗,教逢《圆觉》,一言之下,心地开通;一轴之中,义天朗耀。今复得此大法,吾其幸哉!(《圭峰传》)

是年宗密于襄阳讲澄观的《华严经疏》1遍,元和五年于襄州初讲一遍。(《大钞》卷1之下)讲得非常成功。由是,宗密也萌生了从师澄观,皈依华严的想法。

811年(唐元和六年),32

是年宗密到东都洛阳,礼荷泽神会祖师塔,襄阳讲罢,暂住东都,礼祖师塔。(《遥禀清凉书》)元和六年,往东都礼祖塔,驻锡永穆寺。(《圭峰传》)

得知宗密在洛阳的消息后,在襄阳听宗密讲疏的一些信众又追到洛阳,要求再讲一遍,宗密应允,六年,于东都再讲。(《大钞》卷1之下)其中一位叫泰恭的听众听后自断一臂,表达修学华严大法的决心。

是年,宗密在洛阳拜访东京神照,神照称赞说:菩萨人也,谁能识之?(《圭峰碑》)

913日,宗密在东都洛阳写信给上都长安的澄观,叙述自己的学问生涯和思想变化,表达归宗华严、从师澄观的意愿,并派弟子送上,于1012日送到澄观手中(《遥禀清凉书》)。

10月某日,澄观给宗密回信,认可其法子的地位(《清凉国师诲答》)。

1023日,宗密收到信后,回信表达喜极成悲的心情(《裁书再拜》)。

是年底,宗密到长安拜见澄观,澄观称赞宗密:毗卢花(华)(藏,能随我游者,其汝乎!(《圭峰碑》)在执弟子礼的最初两年,宗密随侍澄观,不离左右。

813年(唐元和八年),34

是年,宗密开始在京城诸寺讲学,但有疑问时,还随时向澄观请教,初二年间,昼夜不离,后虽于诸寺讲传,每月长两上听受菩提心戒,乃至无量法门,有疑则往来咨问不绝。(《大钞》卷1之下)同时大量阅藏,继续对《圆觉经》的研究,又遍阅藏经,凡所听习、咨询、讨论、披读,一一对详《圆觉》,以求旨趣。(同上)同时开始扩大社交面。

815年(唐元和十年),36

是年,宗密离长安,到京城南郊的终南山专门写作,整理思想,因为他撰成的第一批作品,是在次年的正月完成的,至元和十一年正月中,方在终南山智炬寺出科文科之,以为纲领。(同上)至少在正月之前,就到了此山,因而可以推断为元和十年离京。

816年(唐元和十一年),37

在终南山智炬寺撰成《圆觉经科文》和《圆觉经纂要》2卷,在禅界传阅,元和十一年春,于南山智炬寺下笔科判,及搜检四家疏义,集为两卷,私记检之,以评经文,被于禅学之辈。(《大钞》卷1之下)

同时在智炬寺大量阅藏,坐探群籍(《大疏·本序》)。宗密比所遇释门中典籍,未有不探讨披览,且终南智炬寺,誓不下山,遍转经藏三年。愿毕,方下山。(《大钞》卷1之下)智炬寺藏经丰富,宗密发誓不读完这些经,决不下山,这样一读就是3年,所阅经典,无所不包,这次的阅读为其下一步的写作奠定了更为扎实的学问基础。

819年(唐元和十四年),40

此年,宗密回到长安,在兴福寺写成《金刚般若经纂要》和《金刚般若经疏钞》各1卷,元和十四年于兴福寺采集无著、天亲二论,大云等疏,肇公等注,纂其要妙,以释《金刚般若经》也,勒成《疏》一卷,《钞》一卷。(《大钞》卷1之下)

此年冬,宗密在长安兴福、保寿两寺,根据玄奘所译的《成唯识论》和窥基的《成唯识论述记》的精纯正义,解释世亲的《唯识三十颂》,开始撰写《唯识论疏》。

820年(唐元和十五年),41

继续撰写此疏,于是年春天完成《唯识论疏》2卷,元和十四年冬至十五年春,于上都兴福、保寿等寺,采缀大论、大疏精纯正义,以释三十本颂,勒成两卷,显发彰明唯识宗趣,令人易见诸法唯是自心之义理。(同上)

821年(唐长庆元年),42

在写作的同时,又要化缘,太费心神,是年,宗密又回到终南山中,居草堂寺,后自觉化缘劳虑,至长庆元年正月,又退在南山草堂寺,绝迹息缘,养神炼智。(同上)宗密的许多著名作品,就是在此寺完成的。草堂寺也是澄观造疏之寺,澄观曾在此写成《华严经疏》10卷(《宋僧传》卷5),选择此寺,亦有纪念澄观之意。

在回草堂寺之前,宗密还到过五台山,北游清凉山,回住鄠县草堂寺。(《景德录》卷13)如果此记载有据,很可能在此时。澄观曾在大历十一年(776年)游五台山,又游峨嵋,再回到五台,居大华严寺(《宋僧传》卷5)。澄观卒于元和十二年左右(汤永彤据《宋僧传》之澄观传考证,见其《隋唐佛教史稿》)宗密这样做,也是有怀念其师之意,也说明汤氏的考证也是有据的。同样的事,宗密做过多次,比如礼荷泽塔,祭双亲墓。

822年(唐长庆二年),43

是年,宗密在终南山草堂寺,将以前所撰《圆觉经科文》、《圆觉经纂要》及所收集的诸种《圆觉经》的注疏,对照各种经论,加以进一步的研究,开始撰写《圆觉经大疏》,二年春,遂取先所制《科文》及两卷《纂要》,兼采数十部经论,数部诸家章疏,课虚扣实,率愚为疏,至三年夏终,方遂终毕。(《大钞》卷1之下)所参照的经论,涉及面很广,其中包括《起信》、《唯识》、《宝性》、《佛性》、《中观》(《摄大乘论》自有数本)、《智度》、《瑜伽》(同上)等如来藏系统和唯识系统的经典。

是年在终南山丰德寺又以《圆觉经大疏》的思想会通《华严经》,撰成《华严纶贯》5卷,长庆二年,于南山丰德寺以《疏》中关节纶次贯于一部经文,令讲者克意记持经文,经将释于此疏,勒成五卷,题云《华严纶贯》。(同上)这种会通,是华严禅的集中体现,惜此书已不存。

823年(唐长庆三年),44

继续撰写《圆觉经大疏》,并于冬季完成,长庆二年于草堂寺再修为疏,并开数十段章门,至三年秋冬方得终笔。(同上)

据续法《圭峰传》分析,《圆觉经大疏钞》13卷也在是年完成,至于《圆觉经略疏》2卷、《圆觉经略疏钞》6卷也许是此年完成,也许稍后。宋僧观复在其《圆觉经钞辨疑误》中说,《略钞》并不是宗密自己一人略出,而有其弟子参预其中,加以刊板添改的问题,因而错处较多。

是年,宗密在丰德寺撰成《四分律疏》3卷,因遍讨大毗尼藏五部律等,又听《四分》新章,见律文繁广,事数重叠,或是天竺风俗之事,不关此方,传者融于重重句数,致令修持者不知克实要用之处,遂以长庆三年夏于丰德寺因听次,采集律文、疏文行人要行用者,提举纂出,接引道流,勒成三卷。(同上)此是针对中国佛教的实际状况,将《四分律》有关适合中国僧人有条目纂要举出,以严僧律,也是将教门之律中国化的尝试,极有价值,惜已不存。

对宗密这一年的经历,有人表示怀疑,观复在其《圆觉经钞辨疑误》中说:岂有身在草堂寺造疏,同时又在丰德寺听《四分》,故作提挈等取?况二年、三年,皆在丰德寺,为造疏之资,又二年、三年,皆在草堂寺造疏,不审何得?对此,元僧清远在其《圆觉经疏钞随文要解》中的解释很简明,今谓草堂、丰德,同在一山,有何不可?所以研习佛教,也应该了解佛教地理学。

824年(唐长庆四年),45

据《昌黎先生诗文年谱》,韩愈是年作《原人》。此论对于断定宗密《原人论》写于《大疏》之后有决定意义,因为宗密的《原人论》在很大程度上也是针对韩愈《原人》所代表的唐代儒家思想而发的。

是年五月,史山人制诚向宗密提出十个问题,宗密在当天就作了回答(《祖堂集》卷6)。

827年(唐太和元年),48

是年9月,宗密开始在圭峰撰写《圆觉经道场修证仪》18卷,于同年冬天完成,此忏悔、劝请、随喜、回向、发愿等五门,并是宗密,大和元年,从九月终一冬,独自初入圭峰,结方丈草屋,自述己心迹,从始至今,迷错之念,而忏、愿等文已,后觉此文亦通一切修行人心,诸便删减偏属己之事,润饰之,以通诸人用之。(《修证仪》卷8)这是对《四分律疏》所做工作的深化和系统化。

828年(唐太和二年),49

宗密的《大疏》、《大钞》等作品给其带来极大的声誉,是年,唐文宗诏宗密进宫,垂问佛法,赐紫方袍,赐号大德大和二年庆成节,徵入内殿问法要,赐紫方袍,为大德。(《圭峰碑》)这使宗密声望益隆,宗密此次在京居留3年内,中间被追敕入内,住城三年,方却表请归山也。(《都序》卷1)在此期间,宗密结交了一大批达官贵人和文人墨客。

与宗密关系最密切的是裴休,应裴休之问,宗密回答了关于禅宗的一些问题,后人整理成文,为《中华传心地禅门师资承袭图》。

宗密与温造相交也较深,温造在太和初年(827年)任尚书右丞,太和四年(830年)任礼部尚书,宗密曾回答他提出的一些问题,而成《答温尚书书》,阐明顿悟渐修之理。

831年(唐太和五年),52

是年,宗密上表,要求归山,

归山之前,可能回过家乡扫墓,与双亲诀别,写下《盂兰盆经疏》2卷,阐述中国佛教的孝论,比较儒之孝和佛之孝的异同,作者标为充国沙门。宗密外出游方之前,也可能回家扫墓,但还不可能写疏,因为对三教还没有系统的思考和比较,只有此次学业已成的情形下,才有能撰写此疏。

是年10月,刘禹锡在苏州刺史任上,写下《送宗密上人归南山草堂寺因诣河南尹白侍郎》一首,宿习修来得慧根,多闻第一却忘言。自从七祖传心印,不要三乘入便门。东泛沧江寻古迹,西归紫阁出尘喧。河南白尹大檀越,好把真经相对翻。(《刘禹锡集》卷29)此诗显示宗密和刘禹锡的极深交往,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宗密对于唐代儒学的了解之深。

宗密终南山中写下一批晚年的著作,总结一生的思考,这些作品包括《华严原人论》、《禅源诸诠集》(《禅藏》)等。

833年(唐太和七年),54

是年,白居易作《赠草堂宗密上人》一首,吾师道与佛相应,念念无为法法能。口藏宣传十二部,心台照耀百千灯。尽离文字非中道,长住虚空是小乘。少有人知菩萨行,世间只是重高僧。(《全唐诗》卷454)此诗显示宗密和白居易的交往之深。

834年(唐太和八年),55

《禅源诸诠集都序》可能作于是年或稍后,据《都序》卷1载,宗密舍众入山,习定均慧,前后息虑,相计十年(云前后者,中间被敕追入内,方却表请归山也)。“”舍众入山在长庆元年(821年),敕追入内在太和二年(828年),这段时间为7年。居京3年,太和五年(831年)归山不出,加3年,应是太和八年(834年),前73,相加是10年。这个太和八年是撰写《都序》的最早的年限。以此年为准,可以推断《禅源诸诠集》的大致写作时间,当然要区分序文是在此集之前或之后的情形。

835年(唐太和九年),56

是年宗密好友李训发动甘露门之变,清除宦官,失败后逃到终南山投宗密,宗密欲将其剃度为僧,被手下制止,后李训逃往凤翔,被宦官仇士良追杀。仇以藏奸之罪逮捕宗密,意欲置于死地,宗密表现得很有骨气,亦为宗密赢得声誉。后经中尉鱼恒志调停,宗密得以生还(见《宋僧传》卷6)。

841年(唐会昌元年),62

是年16日,宗密卒,遗嘱勿墓,勿塔(《圭峰碑》)。22日,在圭峰全身供奉,23日火化。唐宣宗谥号定慧暨宣宗再阐真教,追谥定慧禅师,塔号青莲。(《景德录》卷13)碑文由裴休撰写。

同年,诗人贾岛作《哭宗密禅师》一首:鸟道雪岑巅,师亡谁去禅?几尘增灭后,树色改生前。层塔当松吹,残踪傍野泉。唯嗟听经虎,时到坏庵边。

 

 

 

参考资料:

宗密:《圭峰定慧禅师遥禀清凉国师书》(简称《遥禀清凉书》),《续藏经》第1辑第15套。
宗密:《宗密裁书再拜》,《续藏经》第1辑第15套。
宗密《圆觉经大疏》(简称《大疏》),《续藏经》第1辑第14套。
宗密:《圆觉经大疏钞》(简称《大钞》),《续藏经》第1辑第1415套。
宗密:《盂兰盆经疏》,《续藏经》第1辑第35套。
宗密:《圆觉经道场修证仪》(简称《修证仪》),《续藏经》第2编乙第1
宗密:《禅源诸诠集都序》(简称《都序》),《大正藏》第48卷。
裴休:《圭峰定慧禅师碑》(简称《圭峰碑》),三秦出版社19856月影印版。
赞宁:《宗密传》,《宋僧传》卷6
道原:《景德传灯录》(简称《景德录》),《大正藏》第51卷。
续法:《五祖圭峰大师传》(简称《圭峰传》),《法界宗五祖略记》,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六月金陵刻经处本。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