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历史 > 中国佛教历史综论 > 正文

南方陆上丝绸之路与佛教传入大理的线路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7-28)

佛教传入大理的路线至今学术界众说纷纭,没有定论。有西藏来说,有汉地来说,有缅甸来说。翻开历史…

    佛教传入大理的路线至今学术界众说纷纭,没有定论。有西藏来说,有汉地来说,有缅甸来说。翻开历史文献,古人对此地有所考虑。《南诏中兴二年画卷?文字卷》载∶“大封民国圣教兴行,其来有上∶或从胡梵而至,或於蕃汉而来……”大封民国指南诏国,圣教指佛教密宗。来大理的僧人有胡僧(西北人)、梵僧(印度人)、蕃僧(藏族人)汉僧(中原汉人)四种。

  云南地处中国西南边陲,其东北部地接四川、贵州,其南及西北近缅甸、印度,西北面毗邻西藏。自古以来政治、经济、文化、宗教受到多方面的影响。佛教的传入也当是多条途径的。传入路线大体有三条∶一是从中原汉地来;二是从西藏来(天竺僧经吐蕃);三是由缅甸来(天竺僧经缅甸古道)。传入的途经虽多,但总有一条是主要的。据我们多年调查研究认为主要来自中原汉地,即沿唐长安至四川,由四川流入云南大理的。这条路,古人称之“蜀身毒道”,当今学者们称之为“南方陆上丝绸之路”。

  
其理由如下: 

  ⑴大理地区发现的南诏时期的写经除几种经咒是梵文的以外,全都是汉文的。有白文,但都是用汉字记白族语。从语言文字的角度来研究,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从佛经的文字看,凡是在少数民族地区布道中起主要作用的僧侣是印僧,或是受印度佛教文化影响很深的民族僧侣,他们就会用印度拼音字体制造当地民族文字来作布道工具翻译经典,而南诏大理国时期佛经没有这种情况。关于大理国、元、明墓碑和塔砖上的梵文经咒,如佛顶尊胜陀罗经咒等都是摹写上去的,当时就很少有人会念了。关于白文经典,是汉字白读,像日文一样有音读和训读两种方式。 

  ⑵从大理地区现存的唐宋南诏大理国时期的佛教建筑--古塔的造形艺术、建筑风格都是仿汉地唐宋时期的建筑,当然有创造有发展,最后形成的自己的风格,但从总的期势来看受汉地佛教的影响是主要的。

  南诏时期的大理古塔有大理崇圣寺千寻塔、下关佛图塔、大理海东罗荃塔。大理国时期的有大理崇圣寺南、北塔,大理弘圣寺塔、祥云水目塔、洱源旧州龙塔和火焰山塔。这些大理古塔透过它们的地方民族特色,我们可以看到它们无论是在建筑技术处理上,还是在造型艺术上,都与中原古塔有着一脉相承的关系。它们源于中原唐代,具有浓厚的汉地唐风,除崇圣寺南北塔之外全都是密檐式砖石结构的方形空心塔。如千寻塔在造型上与中原汉地同时期建造的西安小雁塔大体相似。这些塔的塔刹的制作也几乎与中原汉地的大同小异,大体都是三个部分∶刹座、刹身、刹顶,共同都有覆钵、仰莲、宝瓶、相轮、宝盖、火珠等重要部分,只不过中原汉地的塔刹在此基础上比大理地区的塔刹稍加复杂一些而已。塔门建筑形式也和中原汉地一样,早期的为圭角式门,大理国以后演变成券洞式塔门,仅只是由于地方材料的关系,其塔门上方过梁由早期的木过梁一变而成石过梁。在造型艺术上,受早期的SU堵波式影响甚微。这种塔只能从装饰图案和出土文物中找到一鳞半爪。这正好说大理地区佛教受外域的影响不大,而受中原汉地佛教的影响深刻。

  另外,从大理古塔出土的文物看,也是如此。在一般砖石上和器物上,除佛教典籍常见的梵文外,其余均为汉字。南诏、大理国时期的这些古塔出土的文物上,大都沿用唐代武则天所创的异体字,此外,还有“开元通宝”铜钱及“湖州”、“成都”制字样的青铜镜。更为重要的还有唐代高僧法藏,早期的鸠摩罗什,中期的实义难陀等著名的经译家为汉文的《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大方广佛华严经》、《金刚般若波罗密经》等重要佛典。这证明大理佛教主要是由中原汉地传来。其道路由西安至四川抵大理。

  ⑶从南诏大理国时期的重要佛教艺术作品∶石雕方面的剑川石钟山石窟;绘画方面的《南诏中兴画卷》、《大理国梵画长卷》来看深受中原汉地佛教艺术,尤其是四川佛教艺术的影响。剑川石窟与四川大足石窟相比较的话,无论在开凿起止年代、用石质的选择、一些主要造像艺术都有很多相同之处。李霖灿先生指出∶《大理国梵像卷》上的标题书法使人想到唐人写经,因为二者是如此之相似,字代表“菩萨”则又使人想到了敦煌。同样我们也知道由中原到边陲的文化推移需要时间的稽迟,因此我总觉得张胜温和吴道子在某一些地方十分相像,不但拥有一大群生徒,而且自己的造诣确实惊人。更重要的这一脉文化命线,显然和边陲的本地文化无关而与唐代以降的中原文化是一脉相承的。举一个例来说,在《梵像卷》上的‘释迦牟尼佛会图’上的释迦文佛就常使我联想到龙门奉先寺的毗卢遮那佛,二者的造型和表情都有极端相似的地方,长眉修目,具备了无限的慈悲和庄严,同时更具备了无任何欠缺的圆满之相,使人一见,顿生回向皈依之心……。因此李霖灿先生甚至怀疑“张胜温氏很有可能是一位具有汉族血统的伟大画家。南诏帝国武力强盛的时候,曾经征服了四川成都等地,并掳回大批工人巧匠到云南大理,所这项推测亦是有很大可能的。”我们认为因为边疆地区出了一位大画家,有唐代吴道子之风,就怀疑他是汉人血统这是错误的。据我们考证张胜温是位白族艺术大师,但他的绘画技术却得到汉地中原艺术文脉的正统嫡传。这是毫无疑义的。从大理唐宋时期的佛教艺术源于中原汉地,这可以证明大理佛教的主要来源是中原汉地。

  从以上四个方面的论证,我们可以断定云南大理的佛教密宗主要来源中原汉地。但这不是唯一的来源,我们说过大理佛教的来源有三个方面,除汉地之外,西藏和缅甸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