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历史 > 中国佛教历史综论 > 正文

禅宗流变:从离世禅到混世禅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9-05)

宋朝禅宗巨星大慧宗杲禅师,也就是公开烧了《碧岩录》书板的那位,自己也有部差不多的大作《正法眼藏》。这…

宋朝禅宗巨星大慧宗杲禅师,也就是公开烧了《碧岩录》书板的那位,自己也有部差不多的大作《正法眼藏》。这本书的特色(或者我认为是毛病)就是不分古今、宗派、禅风,把各派祖师上堂示众之语句杂编在一块儿,加以他本人的按语、评价与演绎。他说:“所以集正法眼藏,不分门类,不问云门、临济、曹洞、沩仰、法眼宗。但有正知正见可以令人悟入者,皆收之。”好像从古到今,只要是开悟的禅宗法师,其思想都是一致无区别似的。

    其实,在我看来,禅宗的发展,各时各地都有很大的差异。证诸从唐至宋,乃至元明清老法师们的语录、灯录,光从他们与俗世之间的关系来探讨,其禅风就有一个变化的趋势。我把它概括为:从离世到到混世。

    这个题目很大,还带点厚古薄今的味道,想来是会遭到很多人批判的。所以我打算多引一些引文,少写一点自己的议论,这也是写文章偷懒的好办法。

    达摩祖师与梁武帝应对不契,一苇渡江,后来在少林寺面壁的故事大家都不会陌生。虽然其中夹杂有传说的部分,但他飘然于世外,与举国的佛教主流不合拍的形象大体是不错的:

    菩提达摩。南天竺婆罗门种。神慧疎朗,闻皆晓悟;志存大乘,冥心虚寂。通微彻数,定学高之。悲此边隅,以法相导。初达宋境南越,末又北度至魏。随其所止诲以禅教。于时合国盛弘讲授,乍闻定法多生讥谤。

    时魏氏奉释。禅隽如林。光统律师.流支三藏者。乃僧中之鸾凤也。覩师演道。斥相指心。每与师论义。是非蜂起。祖遐振玄风。普施法雨。而偏局之量。自不堪任。竞起害心。数加毒药。至第六度。以化缘已毕。传法得人。遂不复救之。端居而逝。

    其结局,竟然是被当道的法师们毒死的。

    而他的弟子,也就是传说中断臂立雪求法的慧可,更是特立独行,不与世相浮沉,结果为世所忌恨的典型:

    释僧可。一名慧可。……独蕴大照,解悟绝群。虽成道非新,而物贵师受。一时令望咸共非之。……年登四十。遇天竺沙门菩提达摩游化嵩洛。可怀宝知道,一见悦之。奉以为师。……后以天平之初,北就新邺,盛开秘苑。滞文之徒,是非纷举。时有道恒禅师……货赇俗府,非理屠害。初无一恨,几其至死。……遂流离邺卫,亟展寒温。道竟幽而且玄。故末绪卒无荣嗣。

    慧可的几名弟子,如向居士、那禅师辈,僧传中全都记载着他们“幽遁林野木食”,“兼奉头陀,所往不参邑落”,“一衣一食,但畜二针”的高洁行为。

    而到了四祖道信,虽然不再过头陀乞食的云水生涯,定居于双峰山,但仍不愿和俗世发生什么干系,即使皇帝以杀头来恐吓,终于还是坚拒了到京师帮闲的机会:

    贞观癸卯岁,太宗向师道味。欲瞻风彩。诏赴京。祖上表逊谢。前后三返。竟以疾辞。第四度命使曰。如果不起。即取首来。使至山谕旨。祖乃引颈就刃。神色俨然。使异之。回以状闻。帝弥加钦慕。就赐珍缯。以遂其志。

    五祖弘忍居于东山,名满天下,徒众众多,但他和弟子所始终坚持和实践的法门,仍是离世而幽居的白天劳作加晚上坐禅。《宋高僧传》记载他在四祖门下时就“习乎僧业不逭艰辛。夜则敛容而坐。恬澹自居。”到了弘化东山之后,更是亲自倡导农禅并举的理念,开后世百丈清规先河。有门人问他:“學道何故不向城邑聚落、要在山居?”他回答说:

    “大廈之材。本出幽谷。不向人間有也。以遠離人故。不被刀斧損斫。一一長成大物後乃堪為棟梁之用。故知栖神幽谷。遠避囂塵。養性山中。長辭俗事。目前無物。心自安寧。從此道樹花開。禪林果出也。”

    综上所述,禅宗初期,坚持的是在行为和心理上离世独行,不随顺、不妥协的修行方法,他们对于俗世的当权者和佛教的当道者,都是不同流相合的。

    这一渊源,到了唐代的南禅,仍然是禅师中的主流:

    六祖慧能大师虽然有过“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的偈颂,但从其个人行状来看,实际上还是不出世的。他离开黄梅后,隐遁于四会、怀集二县间十余年,日与流人、樵猎者为伍,后来为印宗法师赏识,得到剃度和受具足戒后也很快辞众入山,归曹溪宝林寺居住。山中说法三十余年,仅应韶州刺史韦璩之请入城,于大梵寺讲堂开法,兼授无相戒。武则天、唐中宗从神秀处闻名,曾遣内侍薛简往曹溪召他入京。他以久处山林,年迈风疾,辞却不去,后终老于曹溪。

    其弟子如行思、怀让,声名不彰、独处山林,身后却流出了源远流长的南禅五家七派。而广为人称道的“一宿觉”永嘉玄觉禅师,在其《永嘉证道歌》中也唱赞道:

    “入深山,住兰若。岑崟幽邃长松下。优游静坐野僧家。閴寂安居实萧洒。”

    之后百丈、沩山、仰山等南禅的传人都深居在江西、湖南的野山中,过着清贫自守的生活。“沩山峭绝,夐无人烟,虎狼纵横,莫敢往来,师(沩山)拾橡栗充食者数年。”

    后来徒众稍集,也主要靠开垦山田,自给自足为主。并且不分长幼尊卑,大家一律都得劳动,称为“普请”。我们在他们机锋呈换、隽语迭出的语录中,也能从侧面窥见这些禅者在山中采菌子、牧牛、锄田作务的情形:

    师。夏末问讯沩山次。沩山云。子一夏不见上来。在下面作何所务。师云。某甲在下面。鉏得一片畬下。得一箩种。沩山云。子今夏不虚过。师却问。未审。法师一夏之中。作何所务。沩山云。日中一食。夜后一寝。师云。法师今夏亦不虚过。

    四祖旁出的牛头系鸟窠道林禅师:

    见秦望山有长松。枝叶繁茂。盘屈如葢。遂栖止其上。故时人谓之鸟窠禅师。

    而在北方,即便过着“荒村破院实难论。解斋粥米全无粒”的生活,赵州禅师仍然漂泊行脚了七十年。

    有必要插叙的是,到了晚唐五代,从藩镇割据到天下交攻,城头上是变幻的大王旗,城脚下的杀戮和压迫更加丑恶。奇怪的是史传上的这些军阀和统治者倒都是“敬重佛法”之辈,这当然不是因为他们的佛性种子不灭,而是要替自己的残暴画上笑脸、为窒息的空气喷洒香水。即便有些禅师被当政者胁迫着要充门面、粉饰太平,仍然在言行上保持了的距离。

    例如赵州禅师八十岁后,定居赵州观音院,受到当地军阀的供养,但他仍然“僧堂无前后架,旋营斋食,绳床一脚,折以烧断薪,用绳系之。每有别制新者,师不许也。住持四十来年,未尝赍一封书告其檀越。”其风节坚持乃尔。

    他们在统治者身边消极地抗拒,脸上露出苦涩而怪异的微笑。例如临济禅师的弟子兴化存奖禅师充满寓意的事迹:

    (后唐庄宗)帝悦赐紫衣师号。师皆不受。乃赐马使乘之。坠地损一足。帝复赐医。师唤院主与我做个木拐子。师接得遶院行。问僧曰。汝等还识老僧么。众曰争得不识法师。师曰。跛脚法师,说得行不得。至法堂令维那声钟众集。师曰。还识老僧么。众无对。师掷下拐子端坐而逝。

    真正清醒者走得更远。例如著名禅诗“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纔动万波随。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的作者,华亭船子德诚禅师就自谓“予率性疎野。唯好山水。乐情自遣。无所能也。”于是“泛一小舟,随缘度日,以接四方往来之者。时人莫知其高蹈”,后来传法夹山善会,嘱咐他说:“汝向去直须藏身处没踪迹。没踪迹处莫藏身。吾三十年在药山。祇明斯事。汝今已得。他后莫住城隍聚落。但向深山里。镢头边。觅取一个半个接续。无令断绝。”夹山辞行后,这位老师竟然“覆船入水而逝”,飘飘不知所终了。

    但也是从五代进入宋朝之际,我看到这种风气在渐渐变淡,如同大海变成了溪流,溪流又被另一股滚滚浊流所吞没。禅僧中主动去和士大夫乃至皇帝厮混的人反而多了起来。

    此前南阳慧忠国师在皇帝身边,虽然逃不了帮闲二字,但好歹应对不算低三下四,还有些大隐隐于市、游戏三昧的味道。到了那时则不同了。

    著名诗画双绝的贯休禅师奔走藩镇问,先谒吴越主钱镠,献诗五章,每章八句,甚得钱镠赏识。后谒荆州割据者成汭,也颇蒙礼遇,后来被人诬告,成汭黜退贯休。贯休投奔蜀主王建,王氏正在图谋称帝,招募四方名士,贯休来投,大得王氏优待,赐号为禅月大师。

    法眼宗巨子永明延寿禅师为吴越国王钱俶所赏识,应命复兴灵隐寺,弘法永明寺,得到“智觉禅师”的赐号,从学多至二千余人。“高丽国王覧师言教。遣使赍书。叙弟子之礼。奉金线织成袈裟、紫水精珠、金藻罐等。”

    重新编定《六祖坛经》的明教契嵩禅师,多和官僚交友,观察李公谨还向仁宗皇帝推荐赐紫。于是契嵩索性毛遂自荐,抱着自己一堆著作“以游京师,府尹龙图王仲义,果奏上之。仁宗览之,诏付传法院编次,以示褒宠,仍赐‘明教’之号。仲灵再表辞,不许。朝中自韩丞相而下,莫不延见而尊重之。”

    还有苏东坡故事中经常出现的了元佛印禅师:“出为宗匠。九坐道场。四众倾向。名动朝野。神宗赐高丽磨衲金钵。以旌师德。”

    南禅五家中临济宗是宋朝最为繁荣兴盛的一宗。且让我们用放大镜集中对他们一代代宗师的言行作一个局部研究:

    (杨岐方会禅师)遂升座。拈香云。此一瓣香。奉为今上皇帝。圣寿千秋。永昌佛日。次一瓣香。奉为州县官僚。檀那十信。

    (杨岐方会的再传弟子五祖法演禅师)拈香云。此一瓣香。先为今上皇帝。伏愿。常居凤扆永镇龙楼。次拈香云。此一瓣香。奉为州县官僚。伏愿。乃忠乃孝惟清惟白。永作生民父母。长为外护纪纲。

    (五祖法演禅师的弟子圆悟佛果禅师)便升座拈香云。此一瓣香。奉为今上皇帝。祝严圣寿万岁万岁万万岁。伏愿。叡算等乾坤。圣明逾日月。龙图凤历弥亿万年。玉叶金枝亘百千刧。次拈香。奉为权府通判朝请检法。在坐尊官诸衙勋贵。伏愿。高迁禄位永固寿基。

    (还是圆悟佛果禅师)拈香云。奉为祝严今上皇帝圣寿万岁万岁万万岁。伏愿。道齐尧舜德冠羲轩。南山寿逾亿万年。北极尊亘河沙劫。第二瓣香。奉为判府尚书诸衙勋贵。伏愿。膺一人简在。副四海具瞻。为周邵甫申。作皐夔益呙。

    (圆悟佛果禅师的弟子大慧宗杲禅师)拈香云。此一瓣香。恭为北阙之至尊。上祝南山之万寿。次拈香云。此一瓣香。奉为留守大丞相洎文武官僚常居禄位。

    (还是大慧宗杲禅师)拈香云。祝延今上皇帝圣寿无疆。恭愿。尧仁广被。齐日月之盛明。汤德弥新。并乾坤之久固。皇太后中宫皇后大内天眷。伏愿同明般若正因。悉获金刚种智。

    (虚堂智愚禅师)拈香云。此一瓣香。爇向炉中。恭为祝延。今上皇帝圣躬万岁万岁万万岁。陛下恭愿。尧仁广被。舜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