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历史 > 中国佛教历史综论 > 正文

西来庵事件前后台湾佛教的动向——以曹洞宗为中心(下)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3-22)

35 《宗报》第六一号,页15,明治32年7月1日。36 《宗报》第五九号,页1~2,明治32年6月…

35 《宗报》第六一号,页15,明治3271日。

36 《宗报》第五九号,页12,明治3261日。

37 《宗报》第六五号,页16,明治3291日。

38 《宗报》第八八号,页14,明治33815日。

 

296

81假基隆天后宫内设布教所,40 同年121日芳川雄悟由凤山转任于此地之后,积极地展开布教,于星期日开禅学会(对象内地人居多),并布教于基隆卫戍医院。41 还有担任基隆慈善会的会务,照顾因淘金梦来到台湾,却找不到工作,穷愁潦倒于街头又无法归国的日本人。42 到了明治32531日,原大泉来到基隆港玉田街的大本山布教所,43 之后有助理相川得宗的协力,于626日于卫戍医院开大幻灯会,强调卫生教育的必要性。44 又于816日起每周日开禅学会,正科生读《碧岩录》、余科生则是《原人论》。45 由于当时日本人在基隆的人口约有一万多,46 又是日本人出入频繁的港口,所以基隆的布教师,布教的对象,似是以日本人为主。至于宜兰方面,则有小佐野玉眼,于明治30年赴任。47他热心地巡回各教会并说教,为该地官民讲《碧岩录》、《因明论》。又每周六定期向本岛人说法,之外军中布教,处理日本人的葬仪,亦是不可缺的工作。48最后谈到新竹方面,明治30年春足立普门由台中转任来此,设布教所于新竹城内太爷街城隍庙,一时曾使附近133寺院归属于曹洞宗。3512 月,将在此地的任务交于续任的田中石光,而往中国的厦门兴化寺布教。此时在俗的弟子陈普慈,建立了名叫普明山的至善堂,故在他出发前,举行了佛像安坐的仪式。这是曹洞宗在台湾开教以来,由宗门人为开山,最早诞生的寺院。49 足立师在新竹布教的成果,为曹洞宗吸收了不少本土人的信徒,而他的在台布教生涯实自台中开始。(2)台中县

39 《宗报》第十九号,页14

40 《宗报》第二一号,页14,明治30111日。

41 《宗报》第三二号,页16,明治31415日。

42 《宗报》第三七号,页26,明治3171日。

43 《宗报》第六一号,页16,明治3271日。

44 《宗报》第六二号,页12,明治32715日。

45 《宗报》第六五号,页14,明治32815日。

46 同注42

47 《曹洞宗海外开教传道史》页69,昭和551110日。

48 《宗报》第六六号,页1112,明治32915日。《宗报》第六八号,页14,明治321015日。

49 《曹洞宗海外开教传道史》页69

 

297

台中县的开教始于足立普明、长田观禅于297月赴任时。首先他们将据点置于彰化东门街天公坛,由于此天公坛壮丽宏伟,伽蓝的结构完整,堪称大寺,故到29年秋为止,是为陆军粮饷部所使用,后在足立、长田二师的奔走下成为曹洞宗的布教所,二师实时在此设立国语学校。此时在台中、鹿港虽有了官立的国语学校,但彰化距离二地各有三里远,这对居住于彰化一带的人来说,颇有不便之处,曹洞宗的国语学校的成立,正可弥补此缺憾。除了语言教育的推广外,二师于此坛先后开办禅学讲座,当时彰化守备队长锅岛大尉等将校以下的士兵们,都前来听讲。50 由此可知,此禅学讲座的对象,主要是日本人。不过对本岛人的布教亦是不遗余力。51又长田观禅,于3152日起启建尸罗会(即授戒会)于彰化同庄(介于大肚山与尔骂头山间),修七天光场法要。其仪式内容,可说是遵循了本岛人的惯例,如七天法会的标题︰初日苦功悟道、二日叹世无常、三日破邪显正、四日正信除疑、五日深根信果、六日三昧水忏演焰口普施孤魂、七日孝义宝卷天光完满送神谢师。而每天的仪式内容,大致如下︰子时设供,丑时,男女大众进堂读经,请师父请空上表。卯时,献四方诸神斋供。已时,开讲,讲诵三昧经上部第一部上卷苦功悟道经文。午时,奉献茶敬诸神及鬼神斋筵。未时,开吊新众各人历代九玄七祖至佛堂顶礼安位座灵,并开演第一部下卷苦功悟道完满。申时,奉献晚茶敬诸神内外鬼魂。戍时,设莲台对诵经文。

值得注意的,是此尸罗会开始的前三天,前来参与者是百二、三十人,但进入第三天之后,人民逐渐去除疑虑使参加者增至四、五百人,且受戒者多达八十四位。52 由此可知,长田师致力于投入本岛人的布教热忱。又长田师,也致力于彰化监狱的布教。53 他在36年冬开始于台中巿新社庄兴建台中寺,根据当时台湾新闻的报导,该区已有一个教务所、二个说教所、二位布教师,信徒人数有内地人103人,本岛人1417人,总计有1520人。54 此中二位布教

50 《宗报》第八号,页11,明治30415日。

51 同上注。

52 《宗报》第三十七号,页27,明治3171日。《曹洞宗海外开教传道史》页67

53 《宗报》第五十二号,页13,明治32215日。

54 《宗报》第一八一号,页8,明治3771日。

 

298

师即是长田师外,加上隅氏师。此时二师的布教方式,一方面采用了相当先进的幻灯片,一面也利用了相当本土的布袋戏。他们开始了街头布教,因得力于本土僧侣东性师及苏郑德合力演出木偶像,故使得布教发挥了很大影响力,而吸引了当地人的皈信,55 台中寺的兴建,也得以顺利进行,而在376月,举行了佛像安坐的仪式。56 谈到台中寺的兴建,当时是以八千五百圆的预算,要建大殿,而当时来自本山的补助款,仅有二千圆而已,且当时居住在台中的日本人也仅是四、五百户,其中除去真宗、净土宗的檀家,属于曹洞宗的,不超过二百户。因此要二百户,捐出六千五百圆的经费,毕竟是不太可能的,所幸得到台湾人的信徒,大力的支持使得大殿能顺利完成,57 这也告诉我们,当时二师是如何地致力于本岛人的布教工作了。

3)台南县

明治295月,于台南首先打开曹洞宗布教之帘的是若生国荣、芳川雄悟二师。二师抵达台南之后,即致力于县内各处斋堂的布教。其结果,很多寺院斋堂同曹洞宗缔结了本末关系。但由于台南县内寺院、斋堂特别的多,因而促成了各宗派在此有了激烈的竞争现象,其情况仅次于台北而已。芳川师首先于台南城内万福庵,创设了曹洞宗立国语学校,甲乙两班的学生有二十余名。此外,每日到大天后宫通学接受国语教授的学生也有数十多名。芳川师除了教育台湾人学习日本语之外,自己本身也认真地学习台湾话,由此可知其布教的精神。58 后来他于301月转任于凤山,59 同年121日又由此转任于基隆。60 至于若生师,后则转任于新竹。61 继他俩之后来到台南的是陆钺岩,他在303月赴任。62 由于他有感于推广教育,必有助于布教,尤其是对台湾人布教,学校教育事业更是不可或缺。因为他认为以台湾人的性情来看,虽一时皈依了曹洞宗,也决不是出自内心真正的皈依,只不过是为了一时的方便而已的缘故63 。为此,他在就任之后,除了照常经营万福庵内的国语学校

55 同上注,页7

56 同上注。

57 《宗报》第二六七号,页44,明治4121日。

58 《宗报》第八号,页12,明治30415日。

59 《曹洞宗海外开教传道史》页69

60 见本文页296

61 同注59

62 《曹洞宗海外开教传道史》,页68。《宗报》第二七号,页11,明治3121日。 

299

外,同年45日还设一校于支局(台南寺),又于416日在此支局设立夜间学校。开设初期的学生,合计多达九十多名。64 但过了一年,学生就增加到156人,成为台湾有数的私立学校之一。65 此中,以台湾人为对象的夜间学校的学生人数的成长是值得我们注目的。到了32年,国语学校的学生则增加到236名,毕业生或修业生中,有被诸官厅采用为通译或书记者。又为教授日本人的官民台湾语,而于315月开设土语学校,由通达台湾话的冈田原龙、竹岛文伶督导三名台湾人的教员(如陆振芳、叶寿臣、邱锡三)教授之,当时学生有82名之多。除了语言学校之外,也为日本人的妇人设立裁缝学校,教导裁缝、编织、看护等,当时学生也有53名之多。66直到3396日陆钺岩转任曹洞宗大学林总监,归国离台为止,辅助陆师的从僧,先后有30年到任的冈田原龙、大村佛心;67 311123日赴任的冈田原龙、竹岛文伶、大场道贤;68 及到了32年增加了岛津博岩、井上秀夫诸师。69 以上诸师在台南的布教,除了努力经营上述的学校之外,还于306月组织台南妇人教会,会员有267人,每月28日共修。又有31年成立的台南佛教会,会员有182人,每月15日共修。70以每月共修的方式,来培养与会者的信仰心。又为将校已下有志者,于3161日,在台南卫戍医院内成立了碧岩会,共同研读《碧岩集》等禅书及支那哲学。71 又从开教的初期,因有通译王庆的协力,所以能经常拜访当地的城隍庙、岳帝庙、开隆宫、德善堂、观音亭等,为当地人作定期的说法布教。到了32年以后,也都经常在夜间,分别由冈田、大场、岛津、井上诸师到德化堂、广

63 《宗报》第四一号,页10,明治3191日。

64 《宗报》第二七号,页11,明治3121日。

65 《宗报》第四一号,页10,明治3191日。

66 《宗报》第六二号,页16,明治32715日。《宗报》第一○四号,页5,明治34415日。

67 《宗报》第二○号,页15,明治301015日。

68 《宗报》第四九号,页17,明治3211日。

69 《宗报》第六一号,页15,明治3271日。

70 《宗报》第六六号,页10,明治32915日。《宗报》第六二号,页16,明治32715日。

71 《宗报》第六五号,页13,明治3291日。《宗报》第四六号,页12,明治311115日。《宗报》第六二号,页16,明治32715日。

 

300

慈院、万福院等末寺共修并说教。72继陆师之后任支局局头的是山口县吉敷郡小郡村正福寺的住持松村道隆,他于3311月抵达台南。随后,他在支局内成立了育英会,3441日起授课,分有汉学部(日本人二十多名)、英学部(十名)。73 此外,井上秀夫师随陆师游历南清印度之后,343月再抵台南,独立兴办台南义塾,集该地巡查宪兵、军人及诸官衙的官吏四十余名,置有汉学、英语、数学、簿记学的科目,并聘请数名讲师,热心地教学。74嘉义方面的布教事业,始于铃木雅吉,之后是铃木雄秀。他们的布教事业,也是不离监狱布教、台湾人布教、内地人说法及土人说教。75 凤山方面,布教师芳川雄悟于301月,取得了龙山寺为末寺,76 并于730日于派出所内设立土语研究会,并从事于监狱布教、对军人开办禅学讲座。121日芳川雄悟转任于基隆,由平岛高董继任。芳川雄悟于324月归国,并从台湾携回一尊明代古铜像,9月就转任于北海道。77 金子曹岩师是平岛高董的从僧,二位除了演说说教外,时时为有志者,讲《学道用心集》、《四十二章经》及《谛观录》等,培养日本人的学佛兴趣。又设凤山曹洞语学校,教育台湾人子弟,据说成果比公立学校好。78 平岛师的任期是到 323月止,其继任者是佐贺县实聚寺的住持染川齐源师,从僧助员也还是金子师。染川师赴任之后,曾参访过台南县陆师的布教之后,设立了国语学校,以台湾人学龄儿童为对象;又设立夜间学校,集合公学校毕业或同等学历者,教授他们高等的国语作文、算术,傍作佛学演讲;又为各将校官吏于每周三、六午后,在布教所讲《修证义注心经》、《佛祖三经》;还开英汉讲义,教授英文、讲汉籍;也设妇人教会;军队的演说、监狱的教诲、于凤山天后宫、旧城观音亭、打狗天后宫的巡回演说,弘扬佛教等

72 《宗报》第六二号,页12,明治32715日。

73 《宗报》第九一号,页12,明治33101日。第九六号,页16,明治331215日。第一○四号,页5,明治34415日。

74 《宗报》第一四三号,页7,明治35121日。

75 《宗报》第三八号,页14,明治31715日。第五二号,页12,明治32215日。第六五号,页14,明治3291日。

76 《宗报》第一七号,页14,明治3091日。

77 《宗报》第二七号,页10,明治30121日。第五九号,页14,明治3261日。第七○号,页8,明治321115日。

78 《宗报》第六二号,页13,明治32715日。

 

301

的布教活动,79 可说是不比台南少。总之曹洞宗在明治33年以前的布教活动,有语言教育(此中包含了日本语、台湾语、英语)、禅学佛学讲座(以日本人,尤其是将校为对象)、巡回通俗布教(对象是台湾人)、组织妇女会、佛教会、兴办诊所医院、军中布教、监狱说法等,可说是符合了总督府的政策。由此也可明白曹洞宗欲取得台湾当地的佛教资源,以继续开拓其在台的势力。但是如此以缔结本末关系的方式,随着时局渐趋安定有了变化,使得曹洞宗的在台布教方针不得不作调整。今根据明治41年的宗议会《宗报》第267号议案第四号教学部长新井石禅师的报告,将相关部份翻译于下︰

非常地想置一言叙述自台湾开教以来至今日的经过,我承认明治二十八年底着手于台湾的开教,而在二十九年、三十年几乎还是混沌的时代,宗门各布教师是非常热心地致力于布教的扩张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在那个时代里,台湾人既不了解日本政府的方针,又在日本人方面,也不清楚台湾人的性质,彼此事情没作沟通。特别是台湾也有无数的寺院、有庙宇、其中因为主要属于禅宗系统的寺院是占大部分,比较其它宗派,如曹洞宗、临济宗能够较早与台湾人缔结关系,且和台湾寺院结合的缘故。那是说到了今天看来,反而陷于招来不幸的结果。其理由是如众周知,在明治三十年前后,台湾的寺院或是庙中,像完成契约,说是属于曹洞宗末寺的,有一百多所左右的事实,曹洞宗像是一举席卷台湾的表象。可是像台湾人,是寺也好、庙也好,都有其主任,有其责任者,其保护者是固定的,这些人对其祖先的时代以来就附属的寺或是庙,都拥有充分的权利。那些人为了所有的制度一旦变更,台湾归属于日本占领,因为不知道自己所拥有的寺院或庙,会陷于怎样的命运?认为如果这些寺院、庙藉由日本佛教僧侣的手保护的话,就没有问题的缘故。那是为图自己所持有的寺院、庙的安全,暂时附属于曹洞宗的意思。到了台湾的秩序逐渐回复,而日本政府的方针也像是决定了的情形,在总督府方面、专用怀柔政策,而致力于保护当地人的权利,欲以使当地人满足的方针,处理诸般事务的结果,使一时属于曹洞宗的寺院或庙,更希望独立而逼总督府,或向曹洞宗交涉的情形。一方面,总督府对寺院制定了制度,以至于到了不可以擅意地以彼寺作为曹洞宗寺院而收容的地步。总之认为台湾全体的寺院很多是已经与本宗结了末寺因缘,但是一朝而陷于无关系的情景。如此,另一方面,为了有特殊方便的缘故,以其为依赖的事是一种疏忽大意,宁可在无权宜之处,虽是小规模而设定用地建

79 《宗报》第七二号,页13,明治321215日。

 

302

寺院,然后计划布教的独立。80从以上新井石禅师的视察报告,可以知道日本治台初期,台湾本土的寺庙与日本宗教团体缔结了本末关系的动机,是基于国家王朝的更替,在社会混乱中,为求保护自己的寺产,且由于台湾寺院的僧侣来自福建鼓山者,或者赴福建鼓山、怡山、黄檗受戒参学者居多数,是属于禅宗的缘故,自然与曹洞、临济两宗较易结合,尤其是曹洞宗。但实际上其动机,也不是仅限于此,其中也有的是想得到总本山恩赐的金品,81也有的藉日本佛教的保护,图谋私利而惹官司的如开元寺住持宝山常青。82 如此的本末关系,到了社会秩序逐渐恢复稳定,且在总督府为了安抚人心,打出了保护台湾人权益的政策之后,遂告瓦解。日本佛教界欲取得当地佛教资源的美梦也随之惊醒,不得不重新评估、调整作法,尤其是有关于布教的场所,直到今日都是使用当地佛教寺庙的作法。为求布教工作能有更大的发挥空间,所以取得土地,建立属于自己宗门的寺院,也就成为重要的指标。可以说,从明治40年代起,曹洞宗进入了在台建寺的时期。如此情势的演变,总本山方面也有认知,为了巩固在台布教的基础,所以决定在台北、台南、台中、新竹各建一所寺院,且在兴建时也多与相当的补助。又决定从这些寺院中,选择台北的寺院作为两本山的台北别院,并由曹洞宗宗务局直接管辖之,特选具有临机应变才能的人当住持,期待专心振兴台湾各地的布教。83

此一时代曹洞宗在台建立的寺院,有如下几所︰

1)基隆久宝寺︰

位于台北州基隆巿字哨头一八○,现址︰基隆巿义二路128号基隆巿警察局第二分局,此处是自铃木雄秀以来曹洞宗布教师在基隆活动的场所,法堂落成于4110月,寺号公称得到认可则是在大正51027日。84

2)新竹巿新竹寺︰位在新竹巿南门町二丁目三二九,现址︰新竹巿南门町一五之一二号,从初代

80 《宗报》第二六七号,页4142,明治4121日。

81 《宗报》第二八号,页20(录自大阪朝日新闻〈台湾宗教〉),明治31215日。

82 《宗报》第十五号,页15,明治3081日。《教报》第一号,页21

83 《宗报》第二六七号,页41

84 《宗报》第三一二号,页44,明治421215日。《曹洞宗海外开教传道史》页240上。

 

303

的足立普明起,历经田中石光,至今西大龙的时代,亦即是明治41年起开始兴建本堂,直到第五代松山宏堂的时代才得到寺号公称的许可。85

3)台中巿台中寺︰

位于台中州台中巿荣町五之五,现址︰台中巿双十路。首任的布教师长田观禅于36年冬,就开始兴建占地五○坪的库里(住众住的地方),37年完工。86本堂占地五十七坪则于423月动工,87 时布教主任是隅龙童。88

4)台南巿台南禅寺︰

位在台南巿台町二之一八二,现址︰台南巿新美街三一六、三一八号,在陆钺岩的时代,就有所谓的台南寺。二者是否是同一个尚不得而知。但台南禅寺于41年购地五百余坪,89 时主任是松村道隆90 正着手企划兴建。

5)台北别院︰

41年,院主大石坚童等于台北州台北巿东门町六八,现址︰台北巿仁爱路一段二一号,购入四千五百余坪的土地,91 预计在此土地建立两本山的台北分院。该年1024日,因台湾南北纵贯铁路全线通车,于台中举行开通典礼,92 总督府邀请闲院宫载仁亲王殿下主持,并邀请真宗二派、净土宗、临济宗、曹洞宗、日莲宗的管长,因此因缘曹洞宗管长石川素童即大圆玄致禅师来台。114日石川素童为该分院举行破土仪式,并亲植记念树。93 此别院以明治43528 日举行佛像安座大典,主神是坐像释迦牟尼佛,而奉两本山之命,代理管长莅临的山腰天镜师渡台主持大典。时列席者有各宗僧侣、台湾佛教会总代梅山

 

85 《宗报》第三一二号,页9。《曹洞宗海外开教传道史》页240上。

86 《宗报》第二六七号,页44,明治4121日。

87 《宗报》第三一二号,页42

88 《宗报》第二九○号,页15,明治42115日。

89 《宗报》第二八九号,页27,明治4211日。

90 《宗报》第二九一号,页18,明治4221日。

91 《宗报》第二八九号,页26。《通志稿》作参仟五百余坪土地可能有误。

92 《宗报》第二九二号,页1314,明治42215日。

93 《台湾大年表》明治41114日。《宗报》第二九三号,页11,明治4231日。《通志稿》云︰兴工之时日本曹洞宗管长,勒特赐大圆玄致禅师亲临台湾举行典礼。此说有误。

 

304

玄秀、本岛人僧侣总代、内地人信徒总代荒井泰治、本岛人信徒总代辜显荣等数百名。94 此别院,在大正元年917日因台风来袭而大殿倒榻,后再重建之。此外,为接引本岛人信佛,而随顺本岛人的信仰于大正2年起,增建台湾人专用的佛堂观音堂。95 此堂即今日台北东和禅寺。

以上就明治40年代曹洞宗为适应时局,而于基隆、台北、新竹、台中、台南所兴建的寺院作一介绍。如上所述,台北别院是两本山的别院,故具有统辖其它寺院、末寺、布教所、出张所的权力。而史实也告诉我们日后曹洞宗的在台事业也都以别院为中心而展开。特别是在西来庵事件后,台湾劝业共进会(大正541日起举办四十天期间),在第二会场,有临时成立的「台湾佛教青年会大讲演会」。上台演讲者有︰院主大石坚童的开会致辞。黄玉阶的「精神上之青年」。江善慧的「专治悭吝之症」。沈本圆的「上天梯」。林德林的「惰人与私生儿」。沈德融的「新册子旧历日」。林学周的「为什么要除杂草」。渡边灵淳的「天堂有木耳」。连雅堂的「东洋哲学与佛教」。96以上除了渡边灵淳是日本人之外,其余都是台湾人,其中除了连雅堂之外,不是僧侣就是斋友。由于当时的台湾人听众,似有上千人之多,97 故别院方面,有感于任用台湾人僧侣来教化台湾人的效果不错的缘故,于别院内结合了在台布教师、内地人、本岛人的信徒及关系寺院的住持,成立了「台湾佛教青年会」。其主旨是在于

94 《宗报》第三二五号,页10,明治4371日。《台湾大年表》明治43528日。

95 《宗报》第三八四号,页8,大正元年1215日。《宗报》第四○八号,页87,大正21215日。《宗报》第四三三号,页51,大正411日。

96 林德林〈台湾佛教新运动之先驱—-《中国佛教史论集》台湾佛教篇,页83,大乘文化出版社,民国681月初。

97 林学周《台湾宗教沿革志》上篇,页2

 

305

「会员互相涵养智德尊仰佛教,重教育语之精神为基础,而鼓吹世道人心奉圣虑(第一章总则第三条)」,而其事业,令人注目的是第十三条及第十四条的规定,今先将其条文列之如下︰

第十三条︰关于宗教上之重要事情务须调查及研究布教上的权巧方便。

第十四条︰应适当之处,分设研究会(学校、讲习所等)或开设临时讲演会。98如前所述,曹洞宗在台布教事业中,曾先后于台北、彰化、台南等创办国语学校,亦有相当的成果。但381129日私立学校规则发布,99 可能因校地、师资设备等的因素,到了不得不废止的情况。100 虽是如此,对在台布教师们来说,兴学布教应是弘法事业不可或缺的事,这从第十四条的内容也可明白。基于如此的认识,佛教青年会遂推动台湾佛教中学林的成立。其设立经费约壹万圆,此中,以黄玉阶为中心的斋友(攻玉会)出资壹仟柒佰元、荒井泰治氏等内地人寄附壹仟柒佰元,台湾关系寺院(应是指月眉山灵泉寺、观音山凌云寺)也出了壹仟柒佰元,101 其余约伍仟元则是由在台布教师向两本山申请补助。这从大正5年的宗议会议案第九号台湾佛教中学林设立费补助金支出之件可以知道。又我们从宗议会上的讨论,了解到其设立的目的,是在于怀柔教育台湾人的僧侣、斋友,进而以他们在学校所受的教育,再去感化教育台湾人,所以此学校不是普通日本人的学校。这也是始政20年来,总督府有感于对本岛人的教育并没有发挥多大效果的考虑下,允许曹洞宗台北别院成立台湾佛教中学林的原因。102 在宗议会上历经充分讨论之后,同意别院成立台湾佛教中学林,并补助三千圆(大正7年又追加壹仟)。此中学林,于大正641日正式创校,是属三年制,第一年度招有25位学生,林长是大石坚童(18681934),学监是善慧师、教授则有富田禅宏、讲师有陈金福、林普树、吴传经;103 课程有修身、语学、日本历史、地理、通佛教宗义、曹洞宗的宗乘;校舍则是别院拨

 

98 同上书,页4

99 《台湾教育沿革志》页990,台湾教育会编,南天书局199512月二刷。

100 《宗报》第四八○号,页94,大正51215日。

101 《宗报》第五○三号,页59,议案三,大正6121日。第四八○号,页95,议案九。

102 《宗报》第四八○号,页95

103 《宗报》第四八七号,页1,大正641日。《传道史》页72,作大正4年创校是错误的。

 

306

出五十坪兴建的。但由于是属教育僧侣斋友的学校,故学生必须住校。不过是台湾人僧侣斋友的关系,在生活上必须有其空间,所以从观音堂住众的地方,辟出空间,建造学生的宿舍。104 当初以如此的阵容出发的台湾佛教中学林,以后每年也都争取到两本山宗务院的经常费补助金。105大正10131日,善慧师升任为林长,时院主伊藤俊道为监督。106 善慧师任内(直至昭和81215日),台湾佛教中学林于大正11年扩建校舍,并改称为私立曹洞宗台湾中学林。107 大正13年,两本山改任水上兴基为院主,学林的监督。108 昭和211月任狩野政美为学监、沈德融师为副学监。109 昭和41115日,台湾布教法发布实施,110 院主改称布教管理。6年布教管理改任大野凤洲,随着中学林的监督亦改任大野凤洲。111 昭和81215日善慧师卸任后,由当时的监督岛田弘舟兼任林长。112 到了此时,中学林的经营方针已不得不作调整,因为原本中学林的创立是为教育台湾人的僧侣、斋友,但据统计当时僧侣的人数是三百多位,113虽然是不论学生的宗派属向,但随着岁月招生对象就成了问题的缘故吧!因此到了昭和10年,三年制的中学林升格为五年制,同时改称台北中学,开放原来的宗门教育,进一步希望将来依一般中学校令,升进为中学校。故除了两本山的经费补助金外,学校当局及该校毕业生都努力地募款。时至昭和10年,该校的毕业生有四百多位,多散在台湾各地。有的在地方拥有寺院、布教所,114 如大正14年毕业的

104 《宗报》第四八○号,页9294

105 《宗报》第五二八号,页12,宗令第五号,大正71225日,曹洞宗台湾佛教中学林经费补助金支出件」,大正71215日。

106 《宗报》第五八一号,页2,大正1031日。

107 李添春《台湾佛教史资料》上篇曹洞宗史—-《台湾佛教》页12,下。

108 《宗报》第六四九号,页11,大正1311日。

109 《宗报》第七三三号,页16,昭和311日。

110 《宗报》第七七八号,页1,昭和41115日。

111 《宗报》第八○五号,页18,昭和611日。

112 《宗报》第八七六号,页1,昭和81215日。《南瀛佛教》十二之一,页54,昭和911日。

113 《宗报》第四八○号,页92

114 《台湾佛化》创刊号,江木生〈佛教各宗台湾传来变迁及现势〉。根源生〈台湾佛教教育—-并中学林存在意义—-〉(《南瀛佛教》十一十二,昭和8121日)。

 

307

林德林,在台中州创立台中佛教会馆及图书馆。115 而如他在〈台湾佛教改革前提(三)〉一文中云︰自中学林创立后,岛内佛教渐见有向上的形势,卒业生派遣于各地开教或住职,一部分使之内地留学。由是佛教新人物续出如雨后笋(《南瀛佛教》119,页8

又在他引《台湾于神社及宗教》页7中云︰至近来,(佛教徒)渐醒之,或开讲习会,或建设私立学校,或使青年僧侣往内地或支那去留学者,依之,其(僧侣)社会的地位亦渐次向上矣(同上)。由此可知中学林培育台湾僧侣人材,似是有了一些成果。

不过此时的台湾佛教界,也面临了国家行政措施的调整,随之而来的宗教也要整理的考验,加上日本式佛教移植台湾,逐渐产生影响的情况下,改革台湾佛教的呼声也随之而起,在如此的时代风潮之下,台湾人僧侣如何对应?如此的课题留待后述。在此先来看曹洞宗两大本山,在此时局中,作了怎样的应变?对此曹洞宗从昭和441日起即就明治30年公布实施的「台湾岛布教规程」,作一全面的检讨,历经半年的讨论,终在1115日发布实施,此即依宗法第九号议决的「台湾布教法」116 其内容,译之如下︰

第一条︰宗务院在台湾枢要之地,设置本宗寺院及布教所企划布教的扩大。

第二条︰宗务院于台湾置布教管理一名,布教师布教师补若干名。

第三条︰布教管理驻在两本山台湾别院,承宗务院之命,宣扬教义及监督台湾开教并布教事务。布教管理兼摄两本山台湾别院的院务。

第四条︰布教管理为教线扩张,尽可能每年选定二处以上的开教适地,派遣布教师使从事开教。

第五条︰布教管理招徕教育台湾在来的僧侣,使其所管理的寺院,与本宗的关系密切连系。第六条︰宗务院依曹洞宗特别寺院法第七条,将台湾总督府各支厅所在地、其它枢要土地的寺院作两本山直末寺院。其寺院位置以宗令告示之。

─────────

115 《宗报》第六八七号,页47,大正1521日。

116 《宗报》第七六三号,页36,昭和441日。

第七六五号,页11951日。第七七八号,页111

15日。

 

308

第七条︰两本山直末寺院的住持是管长特选之。

第八条︰两本山直末寺院的住持,不碍作其它寺院住持。

第九条︰依曹洞宗特别寺院法第八条,视两本山直末以外的寺院为一般寺院。

第十条︰前条寺院住持的任免,是适用曹洞宗寺院住持任免法。

第十一条︰对驻在于新着手的土地,从事开教的布教师,宗务院应其难易,开始的第一年,从台湾开教费中,补给若干的衣资。

第十二条︰以新寺创建的目的,设置布教所。又创立新寺时限一次,从台湾开教费中给付若干补助金。

第十三条︰在创立的新寺中关于法地免牍的给付,免除其义财。

第十四条︰在创立的新寺及布教所,从得到寺号公称又设立认可年开始,满十年,免除宗费的赋课。但系宗门整体的寄附金及庆吊费,对两本山特别的纳金及地方费是不在此限。

第十五条︰在设立认可后满十年的寺院及布教所,准据曹洞宗寺院阶级查定法,定阶级,赋课宗费。

第十六条︰新寺创立者而住持于该当寺院时,免除教师检定及关于住持的义财。

第十七条︰新寺创立者未转衣而申请转衣时,免除其义财。

第十八条︰宗务院宜特派临时布教师,令巡回各寺院及布教所。

第十九条︰僧侣及檀信徒而关于开教及布教有特殊功劳者,施行相当的赏典。

第二十条︰无正当的理由而有阻碍寺院及布教所的创设,又妨害布教者,依曹洞宗惩戒法处分之。

第二十一条︰需要本法施行细则,于宗务院别定之。117此布教法自实施以来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才终止,而由上述的规则看来,可以知道此一时代曹洞宗在台湾的最高指导者,是为布教管理。他管理台湾别院的院务外,尚需监督曹洞宗在台宣教及开拓宗务的事业。为达到此目的,除了与本土寺院加强连系外,鼓励创建新的寺院及布教所,并给与一些补助奖励的措施,如台中佛教会馆附属图书馆、台湾高雄布教所(移转新筑)、台南寺(移转新筑)、基隆灵泉寺等,都是接受过补助的寺院。118 借着奖励补助及恩赏惩戒,加深别院及直末寺院、布教所的关系,当然也可以说是巩固别院的管理权,尤其是对住持的任免权。直至昭和10年曹洞宗在台湾拥有宗门的寺院十二、布教所二十四、檀家信徒有四万三千余

117 《宗报》第七七八号,页12,昭和41115日。

118 《宗报》第七六三号,页14;七六五号,页127;七八五

号,页14;八○六号,页5

 

309

人,联络寺庙有五十余所。119 此中宗门的寺院,应是指︰

基隆巿久宝寺

台北别院

新竹巿新竹寺

台中巿台中寺

台南巿台南寺

高雄巿南禅寺(高雄巿凑町三之一)

高雄州屏东街护国院

嘉义郡阿里山寺

台中州员林街员林寺

基隆巿灵泉寺

大湖郡大湖庄法云寺

中坜郡中坜街圆光寺

高雄巿外左营庄兴隆寺120

以上等诸寺吧!至于联络寺庙者,是指旧惯寺院,也就是在来佛教的寺庙、斋堂。121 在前揭江木生氏文中,提及曹洞宗在昭和10年时拥有50余所的联络寺庙,但杨天送氏文〈台湾佛教事情概说〉一文中,却谈及曹洞宗获有一百二十余所、临济宗有一百七十余所的联络寺庙。如此联络寺庙的数目说,差距甚大,原因为何?尚待日后的研究,在此想先就此做个暂时的结论。

结论

以上就曹洞宗在台布教事业来作叙述,以此作为了解日本佛教各宗派在台活动的线索之一。我们知道大正年间,因西来庵事件的发生,台湾劝业共进会的举办,台湾佛教界呈现了一个新气象,它促使了台湾佛教中学林及南瀛佛教会的成立。前者成为培育台湾现代佛教人材的摇篮,所造就的人材有林德林、沈德融、李世杰及李添春等,而后者由于本部设于总督府内务局社寺课,课长为该会的当然会长的缘故,看起来该会的官方性质浓厚,又定期举办演讲会、讲习会、按时发行杂志,故不失上令下达的效果,这从昭和10年以后,逐渐推行的皇民化运动与佛教互动的情形,就可以窥知,这也是日后笔者研究的课题。

─────────

119 前揭江木生氏文。

120 《宗报》第八五三号,页26,昭和811日。

121 杨天送〈台湾佛教事情概说〉(《台湾佛化》一之三,五月号,昭和10年)。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