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历史 > 中国佛教历史综论 > 正文

中国佛教的过去和现在——赵朴初居士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7-09)

中国佛教自公元四世纪中东传朝鲜,公元六世纪初东传日本,先后同包括泰国在内的东南亚各国有着频繁的交往。…

中国佛教自公元四世纪中东传朝鲜,公元六世纪初东传日本,先后同包括泰国在内的东南亚各国有着频繁的交往。到了近代,尤其是近半个世纪以来,中国佛教在世界上越来越受到重视。

自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实行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使旧中国恹恹一息的佛教一度呈现欣欣向荣的局面,在修复寺庙、保护名胜古迹,整顿僧伽制度,发展佛教文化事业,培训僧伽人材等各方面都取得很大成绩。经过十年浩劫,佛教也蒙受巨大损失。粉碎四人帮以后,人民政府重申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在新宪法中规定了保护宗教信仰自由的具体条文,保障信徒的正常宗教活动。就佛教来说,短短数年中所取得的成绩可以说远远超过文革前的十几年。重点寺庙的恢复,佛教院校和各种培训班的开办,名胜古迹的整修保护,佛事和各种节日活动的开放,出家僧团的后继人的大规模培训,佛教经籍印刷发行业务的恢复等等,所有这些说明在恢复和发扬优良传统方面已经进行了大量的工作,并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但是,还有更值得注意的一面就是我们正在使人间佛教的思想与现代人类文化和文明的新趋势、新水平相结合,力求为自己国家的现代化建设和世界和平事业作出积极的贡献。

()我们同许多国家的佛教界进行了友好联系和多种形式的佛教文化学术交流,开展了互访,互派留学生,互相馈赠经典和出版物等方面的活动。同时,成立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开展多学科的系统研究工作。

()各著名大学及研究机构有越来越多的年青一代学者开展对佛教的学术研究工作,不断发表有关论著,对佛学的具体问题进行探索,并取得不少可喜的成果。当然,其中有相当数量的论著是从批评佛教的立场出发的。但是,我们注意到:一、论文中肯定佛教的成绩和贡献的趋势正在日益增强;二、批评的矛头正是指向背离人间佛教宗旨的消极成分。因此,也可以说批评者正是从相反的方面抑制和清除消极因素,为人间佛教的发扬光大开辟了道路。另外,不少出版社制定了系统出版古籍的长期规划,出版了汉文和藏文的佛教经籍,包括有关佛教的历史、传记、医学、文艺等的古代名著,数量日益增多。这是一种非常可喜的现象,增强了我们恢复中国佛学研究在国际上占领先地位的信心。

()在政府的大力赞助支持下,开展了大规模的调查、搜集经版、经书和文物的工作,并设法予以集中、整理、修补、保存。如南京金陵刻经处对于汉文木刻经版,四川德格印经院对于藏文木刻经版,北京佛教图书文物馆对于房山石经,都已进行了巨大的努力,或恢复和扩大了原有业务,或已取得积极成果。尤其重要的是在人民政府的支持下《中华大藏经》正在编印出版。这是一个极其浩大的工程,其汉文部分,收书二万余卷,是迄今为止的最完备的汉文佛典的总集。另外,有关佛学研究工作的各种工具书的编集出版也是值得注意的一方面,如《藏汉大辞典》的编辑出版,《佛学大辞典》的重版等等。这些工作的完成必将对佛教研究工作的开展提供更多的方便。

总之,中国佛教的现状是十分振奋人心的,它在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在全国佛教界和佛学界的共同努力和积极工作下,已经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其前景是非常乐观的。中国佛教是在中国土地上孕育成长的,它将满怀信心迈向未来,迈向人间佛教的理想境界,一个全人类和平幸福、共同繁荣、昌盛的华藏庄严世界。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