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历史 > 中国佛教历史综论 > 正文

略论中国早期禅法发展史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8-22)

东汉桓、灵之世,安清、支谶相继来华,佛经传译逐渐兴盛。至汉献帝时,计有中外译师十 人,分为两个系统:…

东汉桓、灵之世,安清、支谶相继来华,佛经传译逐渐兴盛。至汉献帝时,计有中外译师十 人,分为两个系统:一是安息系统,二是月支系统。安息系统译师有安世高、安玄、严佛调,是小乘学派,译传小乘典籍,而以禅法为主。其中以安世高为最著,所译大小《十二门》、《修行道地》、《明度五十校计》、《佛印三昧》均为禅经,尤以《安般守意经》为中土最初盛传之禅法,是说调息安心之数息观。月支系统译师以支娄迦谶最为卓著,所译《般舟三昧》、《首楞严》二经,是大乘禅法中最有代表性的两种。于汉晋间,前者有两译, 后者凡七译。支曜出《成具光明定意经》,亦是大乘禅藉,有二译。般舟意为佛现前,宣称得此三昧,十方诸佛悉立于面前,此为《般舟三昧经》所说之义。《首楞严经》说 入此勇健定,能统摄一切佛法,具有不可思议之神秘力量。

禅法传至三国,仍为两支。安息系统世高之学,传于弟子韩林、皮业、陈惠,而再传于康僧会。惠、会二人合注《安般守意》,弘传小乘禅法,月支系统大乘禅法,由支谶传支亮,再传于支谦。支谦为三国著名译师,号曰智囊,改定《首楞严经》,又译《慧印三昧经》 ,宣扬修持慧印禅定,能得无上智慧,诸罪皆除,来世成佛。

两晋时期,禅经之译传,续出不绝。两晋时 罽罽宾文士竺候征若,携《修行道地经》至敦粕,遇支月沙门竺法护,共与演之,出译此经。竺法护又译《勇伏定经》、《身观经》、《法观经》等禅籍,通行于世,使修习禅法僧人日渐增多。西晋康法朗弟子令韶,特善禅教,每入定竟数日不起。僧光游想岩穴,志得禅慧。东晋初南渡僧人竺僧显、竺昙猷、支昙兰等人,皆以精于禅法著称。蜀地有广汉阎兴地贤护,以禅定为业。蜀郡石室山法绪,常处石室,且禅且诵。江南禅法之流行,于此可见。

东晋时中国北方有五族十六国先后继起,其中北凉禅法在晋末最盛,而禅经之译传则以后秦 为多。后秦鸠摩罗什译有《坐禅三昧经》、《禅秘要经》、《禅法要解》、《思惟要略法》、《菩萨呵色欲法》,对当时禅法起很大作用。其影响所至,波及江南。但是随着佛教深入发展 ,一些禅僧渐感昔时禅法不够系统,又无人专事传授,因而希望有新禅法传入。僧睿曾从罗什习受禅法,感到此土先出《修行》、《大小十二门》、《大小安般》,虽是其事,既不根悉,又无受法,学者之戒(指制约),盖阙如也”(《关中出禅经序》,载《出三藏记集》 卷九)。庐山慧远亦因江东阙禅法,使弟子西行求之。虽得罗什所译《禅要》,尚不满足。 是时,西行求法之人群起,此中智严自凉州西到罽罽宾,从佛大先谘受禅法。佛大先其人,乃西域之后,禅训之宗。其高足弟子佛陀跋陀罗,以禅律驰名当时,遂被智严邀往长安,大弘禅业。因事被摈南下,入庐山应慧远之请译出《达磨多罗禅经》。是为罽罽宾禅籍传入中国之始。此经重在宣说不净观,兼说数息观。慧远禀受此禅,知名当世。其弟子法安等人在新阳讲说众经,兼学禅业,昙邕与弟子昙果在庐山营立茅茨,澄思禅门。自此罽罽宾之禅流布江左,泽被后世。

东晋以后,进入南北朝时期。南朝禅法,包括从宋武帝永初元年(420)到陈后主祯明二年(58 8),在南方宋、齐、梁、陈四代之禅法。北朝禅法,包括从北魏明元帝泰常五年(420)到北周静帝大定元年(581),在北方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诸代之禅法。宋齐时代之禅 法,以宋初为盛。当时以宋都建业为基地所传之禅法,属罽宾之禅。此禅法译籍日多,践行者日众。佛陀跋陀罗弟子慧观、宝云均一代名僧,共住道场寺。观作《不净观经序》,云译《观无量寿经》,均弘定业。 罽宾昙摩蜜多特深禅法,自凉州经蜀至江陵,于长沙建立禅阁,元嘉元年(424)到建业,译出《观普贤菩萨行法经》、《观寿虚空藏菩萨经》、《五门禅要用经》、《观无量佛经》、《禅秘要经》(后二本阙佚)。并大行禅业,学者远集,号曰大禅师,亦称连眉禅师。僧审从受禅法,曲尽深奥,审传慧嵩,沮渠京声是北凉王沮渠蒙逊之从弟,曾在于阗从 罽宾佛大先受禅,北凉亡,于宋初奔建业,译出《观弥勒上生经》、《治禅病秘要经》。 罽宾求那跋摩由师子国到广州,入建业讲《法华》、《十地》、善于禅法,入禅常累日不起。罽宾佛驮什,于景平元年(423)至建业,译出《五分律》,兼达禅要,未及弘阐而去。 罽宾系禅法还有凉州玄高传之。玄高幼在长安从罽宾佛陀跋陀罗习禅,妙通禅法。为陇西著名禅师,而后游化于北魏,出入尽于数随,往返穷乎还净,其禅力之深,人莫能及。太平真君五年(444)为魏主所杀。其上座弟子玄畅逃往建业,以其明经通禅,且善占卜,无不验,故能耸动帝王达官,名显于世。寂于齐武帝永明二年(484)。玄畅门入法期,十住观行,所得有九,唯师子奋迅三昧未尽。玄高又一弟子玄绍,究练诸禅,神力自在。刘宋初期及北魏统一中国北方前后,罽宾禅法行于南北,多有著名禅师传持。

梁、陈之世,禅业微薄,原自宋末以来,江南僧人群趋义学,外国僧人来华甚少,禅法亦随之而衰落。荆、蜀稍有行者,亦是鳞爪之介。唯慧文一系之禅法,由北而南,最后定居于浙江天台山。其传承自成一系。慧文是西魏、北齐时著名禅师。其禅法远以《安般守意经》、《般舟三昧经》所述禅意,而以般舟系大乘禅法为其心要;近取北地六家禅师明、最、嵩、就、鉴、慧用心之法而予发展;以三论师观行为基础,兼取瑜伽师之观行,提出多用觉心之禅观方法。其徒慧思,从受观心之法,悟法华三昧之旨,践行随自意三昧及四安乐行。著《大乘止观法门》、《诸法无诤三昧法门》、《法华经安乐行义》、《随自意三昧》、《南岳思大禅师立誓愿文》。慧思之高足智,禀受安乐行,得入法华三昧,发旋陀罗尼,照了法华,如高山之临幽谷;达诸法实相,如长风之游太虚。著作甚多,立一大体系,成为后来隋代所建天台宗的实际创始人。思、二师,于衡岳、天台一带弘扬禅法,使陈朝禅业不甚寂寞。

北魏禅法,在其初期传布很广,罽宾禅较为流行,其间以玄高为最著,前已述之。到太平真君七年(446)太武帝毁法之时,稍至衰歇。几年以后,文成帝即位,明令重兴佛教,禅法为之一振。至孝文帝即位,禅法大行北土,历久不衰。其禅风特点大凡有三:一是一般僧人悉皆禅讽,不以讲经为意,至使坐禅者不明经义,徒事修持。二是禅居石窟与山寺之风盛行。坐禅僧人,宜栖穴处,则凿窟以为禅居。当时鹿苑凿石窟以供僧寂尘,于武州凿石窟乃为禅居,俱在平城郊外。孝文帝迁都洛阳,又于龙门凿山造窟。建立新禅寺,往往设在山区,其中以嵩山最为典型。太武帝时,僧周已居嵩山头陀坐禅,此山渐为禅僧集居之地。其后坐禅师创立嵩阳寺,集众虔诚禅寂,六时靡辍。又有少林、间居、栖禅诸禅寺之创建,使嵩山之法誉遐迩,流芳后世。三是印土东来之大师所授禅法,均有其理论根据。北魏后期著名禅师佛陀扇多和勒那摩提所受禅法,当属瑜伽师宗。另一禅学巨匠菩提达摩所授禅法,源出性空之宗,兼有瑜伽禅意。

北魏之禅法,上承北凉、后秦之脉络,下续隋唐之法绪,继往开来,替相转递,终于在其冶炼禅法之熔炉中,酿出一股新的禅流,即达摩禅法,自菩提达摩由南天竺东来中土,传其禅法,另辟新径之后,中国乃有如来禅与祖师禅之分。凡诸经论所说之禅法,名如来禅;后秦鸠摩罗什所译之禅经,为其初传之禅籍。祖师禅则是以经论以外之禅法,祖祖以心传心,心印相递,不立文字,即是菩提达摩初传禅法。菩提达摩大师,神慧疏朗,闻皆晓悟。志存大乘,冥心虚寂,通微彻数,定学高深。其讲《楞伽》乃是宋译四卷之本,谓依南天竺一乘宗,即上乘《般若》法性之义,亦即取法于大乘虚宗。大乘虚宗,以无分别智,无所得心,悟入实相。依此正观,立证菩提。《楞伽经》虽为法相有宗之典籍,属瑜伽之学,但内容,着重于破除妄想,遣荡一切诸相,显示体用一如,即真如法身,所明在无相之虚宗。又达摩壁观之谓,乃真俗不二之中道。壁观者,喻如墙壁,中直不移,心无执著,遣除一切执见。以无著之心,契彼真实之理。正是中道所诠之实相。此为达摩所修之大乘禅法,名曰壁观。其教法之主旨是以忘言、忘念、无得正观为宗,与时不合,遭传经律之人讥谤,门下只有慧可、道育二人竭诚事奉,经四、五年,达摩为其精诚所感,诲以二入四行之法 ,并四卷《楞伽》授慧可以为印证。慧可传璨禅师、那禅师等人,并口说玄理,不出文记,或言或行,亦以四卷《楞伽》为其心要,其后达摩禅法之传承,门叶繁茂,成一学派,名曰楞伽师。续及隋唐,立一大宗派,即是禅宗。北魏后期,达摩禅法一脉,是一主干,影响最 大。其主要禅籍有《楞伽阿跋多罗宝经》、《二入四行论》、《少室六门集》等。

北魏至孝静帝,分袭为东魏和西魏。二魏之时,禅法之传承,达摩一系仍著。慧可于东魏天平元年(534)到邺都(今河南安阳市北)大弘禅法,达三十四年之久,但因屡受异派学者迫害,其后流离于邺卫(今河南安阳、汲县)之间,其禅法影响渐至消沉。慧可传法,承达摩理 入之旨,深信一切众生具有同一真性,如能舍伪归真,就是凡圣等一之境界。指出生死无差别之义理,直显达摩正传之心法。

上接东、西二魏,即是北齐、北周二朝。慧可于北齐天保三年(552)授法于弟子僧璨,但可、璨二师于时传法影响不及僧稠。北周武帝毁法时,僧璨往亚地舒州(今安徽潜山)司空山,十余年无人知之。后来僧璨南住皖公山,传法修禅,广弘定业,遂使禅法极盛于南地。

北齐禅师,僧稠最著。其禅法依《涅槃·圣行品》四念处法以修心。此法观身、观受、观心 、观法,其阶籍所由,步骤井然,故情事甚显,易于领会,遵行者众。僧稠之禅法,原在北魏末期业经弘传,于嵩岳、怀州、邺城各地练众千百,与达摩一系禅法并行于北土。入齐以来,更形宏盛,齐文宣帝躬自郊迎,礼貌优渥。其影响超越其他各家禅之上。撰有《止观法》二卷。北周禅师特尊僧实,曾受禅于勒那摩提,周朝上下,甚为礼敬。有弟子昙相等人,续至唐初传灯不绝。

自晋以来,北方传持禅法称盛,中外著名禅师多会萃于北地而后南下,遂使定业遍及南北。 但诸大禅师多兼立义学,凡谈义理,必依观法。而隋唐新兴之各大宗派,均有其独特观法,又悉以定慧双修自许。由此可见,禅法在整个佛学中地位十分重要。佛教禅法最重视师资传承,对隋唐各宗派之形成起过重大影响。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